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天已经渐渐放亮,但是拼死保护黄金的南宫盛等人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变化。秦中鹰怎么样了?不会被他们给做了吧,南宫盛很担心,但是却不敢放下手中的黄金去寻找。“大人,那边有人来了。”徐广盛一指前方,只见远处掀起阵阵烟尘,似乎是较大规模的部队。“秦大人,是我,我把部队从北凉城带来了。”对面传出的声音一下子让南宫盛兴奋了起来,“是李一中,这小子终于到了。”

士兵们疲倦的站起身来活动着四肢,有的直接躺下就睡,一个晚上的紧张警戒让他们都疲惫不堪。李一中飞身下马,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来,“秦大人呢?”“秦大人失踪了。”南宫盛喘着粗气回答,其实整个晚上消耗精力最大的是他,“敌人把秦大人诳了出去,然后伏击了我们,接应秦大人的一队人全军覆没。”“怎么会出这种事情?”李一中大吃一惊。“水。”南宫盛一伸手,李一中急忙把随身的水壶递了过去,南宫盛拿起水壶一饮而尽,他已经一天多没喝水了,“你带来多少人马?”“王爷特地派了凉城营3000人马跟我前来。”“留下1000人马给我,其他人你带着押送黄金先回北凉城,我要去找秦大人。”“我留下跟你一起找。”“不,把黄金运会北凉是最重要的,还有。”南宫盛从怀中拿出一个纸包,“秦大人曾经说过,如果他有事就把这个交给王爷,现在你带兵回北凉,顺便把我们战死官兵的尸体和那几个俘虏都带回去审问,还有,把这个东西交给王爷。”李一中郑重的接过纸包,“里面的内容我还没看,不过秦大人神机妙算,说不定他已经猜到幕后黑手是谁,所以你一定要保护好,千万别给别人看。”南宫盛叮嘱,“放心,我就是掉了脑袋也不会让这东西落到别人手上。”李一中把纸包塞进衣服里,然后转身跑过去跟一个校尉摸样的人说了几句,对方点了点头,然后凉城营的人开始接管黄金……南宫盛坐下休息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对留给他的1000名士兵大声命令,“全体分散开来搜索,一定要找到秦中鹰大人。”“是。”士兵们立即以整齐的散开队型展开地毯式搜索。

秦中鹰觉得自己死了,按理说一个人死掉了就不会再有痛苦,再有什么烦恼了,或许就是这样,秦中鹰活动了一下身子,钻心的疼痛立即扩散到全身,看来我还没死,秦中鹰身体的所有器官顿时重新运做起来,大脑飞速旋转处理这些信息,自己似乎躺在一张木头的床上,身上的伤口也似乎被包扎过了,手脚没有被捆上,鼻子里闻到一股清香的气味,耳边是清晨小鸟的鸣叫声,眯着眼睛看了一下,似乎身在一间简陋的小木屋里,综上所述,自己是被人救了。秦中鹰立即挣扎着起身,没想到一下子又重重的摔倒在床上,此时他才发现双臂已经用不上力气了,雷霆霸王枪使用过度了,秦中鹰有些害怕,万一这个时候遇上敌人,自己就死定了,不过总不能因为双手不能用就一直躺着吧,秦中鹰一运腰力,坐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环境,这是一间虽然简陋但是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小木屋,几件平常的摆设,墙上挂着竹筐和镰刀,桌子上摆着铜镜,门窗上都插着几朵小花,看来还是艳福不浅,被个姑娘救了,秦中鹰开始回忆自己的经过,从瀑布上落下,那么肯定现在自己是在瀑布底下了,不过地图上并没有这里有人家的记录。

秦中鹰站起身,走到门口,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门外简直是花的海洋,各种各样鲜艳的花朵让人目不暇接,中间大部分是他连听说都没听说过的品种,也只有一两种是他能勉强叫出名字的,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此时正在花丛中撒水,少女头带斗笠,脸上蒙着一条白色的面纱,白色的衣服上也一尘不染,散发出一种纯洁而神秘的美丽,秦中鹰不禁看呆了。

“军爷如果醒了,还请帮小女子把那边的水桶提过来。”少女没有回头,甜美的声音就飘入秦中鹰的耳朵。“好。”秦中鹰一转头看见旁边的水桶,伸手便提,水桶刚离开地面就掉了下去,而秦中鹰的双臂发出剧烈的疼痛来,“可恶。”秦中鹰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曾经叱咤沙场的他现在连一桶水都提不起来。“看来军爷伤的不轻啊。”悦耳的声音从秦中鹰的身后传来,不过这次秦中鹰没有去欣赏的意思了,他意识到对方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到了自己的身后而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发觉,如果她是个杀手的话,自己应该已经死了。秦中鹰猛的回身却发现少女已经走进了屋子里,她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跟猫一样,这份功夫可不是短期能练就的,秦中鹰想,然后跟着她走进了屋子。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秦中鹰抱拳行礼,少女没有回答,只是专心的摆弄一些奇怪的瓶子,“在下是北凉军的一名普通士兵,承蒙姑娘相救,无以为报,姑娘有任何用的着的,尽管开口。”秦中鹰看了一眼,对方简直当他不存在一样,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在下一定帮姑娘治好耳聋的病。”秦中鹰有些恼火了。“你才聋了,没看见本姑娘正忙着吗,别捣乱。”少女头也不回的说。秦中鹰没办法,只好走了出去,找了块地方坐下,没一会儿,少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秦中鹰旁边蹲了下来,“你胳膊的伤很奇怪,因为从外表没有任何的伤口,但是却有比较严重的内伤,但是又没有严重到要你残废的地步。”秦中鹰抬起头,正看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看得有些入迷了。少女轻轻的一按秦中鹰的胳膊,秦中鹰顿时叫了起来,“疼,疼,快松手。”“知道疼就好,起码还有感觉。”少女抬起秦中鹰的胳膊,从身旁的瓶子里用筷子夹出一种黑色的药膏仔细的涂在秦中鹰的胳膊上,秦中鹰这才注意到,少女的手上也带着一双白色的手套。“姑娘是郎中?”秦中鹰问。“略懂一点医术而已。”少女专心的涂药药膏,没有抬头,秦中鹰从上到下把少女打量了一遍,“姑娘住在这里?”“不错。”“敢问姑娘平日做何差遣?”“平日从谷内采集些珍贵药材拿出去卖勉强糊口。”“这里有出去的路?”秦中鹰顿时兴奋起来,“有一条小路可以直通山外,但是崎岖难行,一般我一个月只出谷一次。”“还是烦劳姑娘带路,在下有要事必须出谷。”少女面纱下的脸笑了一下,“秦大人何事如此着急啊?”秦中鹰大惊,另一支手本能的去摸身后的剑,却发现自己背后根本没有苍天剑,“秦大人的长枪在瀑布旁边的岩石中戳着,恐怕很难拿,秦大人的剑在屋后,如果秦大人想杀小女子的话最好还是等手臂恢复再考虑。”少女的眼睛透着一丝得意,“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秦中鹰警惕的看着对方。“小女子秋雪,不过是一介草民,不过有幸见过秦大人而已,秦大人不必多虑,况且如果小女子想对秦大人不利,根本不用救大人上岸。”“有道理。”秦中鹰一下子软了下去,自己或许能够指点江山,运筹帷幄,决战于千军万马之间,但是眼下却拿这个叫秋雪的神秘女子毫无办法,“不过我记不得在哪里见过姑娘了,不过如果姑娘能把面纱摘下来让秦中鹰一睹芳容,说不定在下可以想起来。”少女默默的把秦中鹰的另一支手臂涂好药膏,然后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秦中鹰,“小女子见过秦大人,但是秦大人一定没有见过小女子,所以不看也罢。”“谷中就你我二人,姑娘何必遮遮掩掩的,秦中鹰保证,在下绝不是好色之徒,只是有些好奇,而且将来秦中鹰必然报答姑娘,若无法认出姑娘那如何报答。”少女笑了,“秦大人以为我为何在自己家里带面纱呢?”说完转身走开,秦中鹰则垂头丧气的苦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纵横天下却拿眼前这个小女子毫无办法。

“大人,那边捉住一个。”士兵向南宫盛报告,“马上审问,要是不说就把他的手指一根根给我跺下来。”南宫盛大声命令。“是。”士兵随即走了下去。“南宫校尉,快来看这边。”一个士兵远远的招呼,南宫盛带人跑了过去,只见一片惨不忍睹的战场残骸七零八落的散落在草地上,随行的士兵都吃了一惊,南宫盛则欣喜若狂的跑了过去,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起来,少倾,他站起身来,士兵们跑到他身后,“没错,是秦大人。”南宫盛兴奋的说,“除了秦大人,谁也无法做出这种事情。”“秦大人真是厉害啊,一个人杀了那么多敌人。”“听说他的雷霆枪,碰上就碎,天下无敌。”“当初长城决战的时候,他一个人杀入敌阵如若无人之地,战后风灵族人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了。”后面的士兵议论纷纷。“大人。”一个士兵飞快的跑来,“那小子招供了,说他们在这里围攻秦大人,是个叫高俊的杀手带头的,但是交手后看见秦大人神勇无比,他们一时害怕,纷纷溃逃了。”“又是一个吓破胆的胆小鬼。”南宫盛骂到,而他后面的士兵则觉得可以理解这个敌人,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秦中鹰这种打法……

秦中鹰正依靠着大树闭目养神,秋雪拿着一碗饭走了过来,秦中鹰老远就闻到香味了,吃了很长时间的军粮,现在一闻到香气,秦中鹰的口水都流了出来。她走到秦中鹰面前蹲下身来把碗筷递到秦中鹰面前。“多谢姑娘。”秦中鹰伸手去接,但是一拿到碗,手就承受不了重量,饭碗一下子掉落了下来,秋雪眼疾手快,一把托住饭碗。“在下真是没用,连一个碗都拿不住。”秦中鹰恼火的说,秋雪叹了口气,然后拿起筷子从碗里夹起饭菜往秦中鹰的嘴里送,秦中鹰无奈的笑了笑,张嘴接着少女夹过来的饭菜……

“大人,弟兄们也忙了一天了,让大伙轮流休息一下吧。”士兵说。“找不到秦大人,怎么休息得好?”南宫盛怒气冲冲的说,“秦大人血战一夜,不知死活,而且说不定还在被那个叫高俊的杀手追杀着,万一在我们休息的时候他被人杀了,那我有什么脸面回去见殿下,见王爷。”士兵们都低头不语,“扩大搜索范围。”南宫盛命令,“同时一定要小心,那个高俊很可能没有死,还在这一带活动,一旦发现就通知大家,把他们生擒活捉,我要问问幕后主谋。”“是。”肚子饿的直叫的士兵们有气无力的回答……

入夜了,秦中鹰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就在昨天晚上,也是这样的星空他不会忘记那场追杀战,但是今天,他只能无奈的坐在树下。木屋很小,秋雪更不可能同意让他进屋来,估计晚上只好就着这棵树陪伴自己过夜了。秦中鹰把身体蜷缩了一下,白天还好,一入夜就透心的凉啊,自己的甲胄已经破损的无法使用了,衣服也非常单薄,秦中鹰的脸猛的红了,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是掉进水里了,那么衣服裤子应该都湿透了才对,但是今天早上穿的确是很干爽的衣裤,他想起屋子后那堆烧过的柴火……秋雪抱着一床被子走了过来,一下子扔到秦中鹰身上,“夜晚比较凉,小心别冻着了。”“姑娘。”秦中鹰面红耳赤的说,“我昨天是不是掉到水里了?”“没错。”“那我的衣裤不是都湿了……”“我帮你烤干了,穿着湿衣服不好。”对方满不在乎的说,“那……那。”秦中鹰已经说不出话了,“没什么好怕的。”秋雪把蒙着面纱的脸凑近了一些,“你的浑身上下我都看过了。”然后发出恶作剧般的笑声,留下秦中鹰不知所措的呆坐在那里……

“南宫大人,你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士兵说。南宫盛却丝毫不在意,“几处血迹查的怎么样?”“大部分已经排查过了,都不会是秦大人的,还有几处正在排查中。”“加快速度。”“大人,这么晚了,要不您先休息等有了消息,我再通知您。”“秦中鹰大人没有消息,我怎么睡的着啊。”南宫盛恼火的说。“大人,那边树林里发现了一件甲胄,是我军的校尉甲胄。”“快带我去看看。”南宫盛的精神又亢奋起来,士兵则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晚上是别想睡觉了。

与此同时,瀑布上方,高俊等9人也到了这里,“太暗了,看不清下面的情况。”“得想办法下去。”“我们可以找人系着绳子慢慢下去。”“但是如果秦中鹰还活着呢?”众人顿时都不说话了,避免跟秦中鹰出现1对1的情况是必须的,高俊看了看周围,“一定有路可以到达谷底,大家仔细找。”“高大哥,秦中鹰从这里下去必死无疑,我们还是尽快回去吧,北凉军的搜索已经开始了。”一个手下建议。“不行,秦中鹰这小子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高俊恶狠狠的说。

秦中鹰此时并不想去管这两拨人,他抱着被子睡的正香,什么国家大事先一边去,现在首要考虑的问题是怎么跟这个神秘的少女秋雪在这里相处,当然,如果她真叫秋雪的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