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9/


姚存胜去杨家岩那里回来,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对官场上的一切,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县官不如现管。丰湖县的天地变了,他今后的升迁和今天的命运,已经掌握在县委书记李林仲手里,市委副书记杨家岩已经鞭长莫及。

尽管县委书记李林仲把他划到杨家岩的线上,但他们是上下级关系,并没有直接矛盾。李林仲喜欢拉帮结伙,只要揣摩透李林仲的脾气,紧紧地跟随上李林仲,表面上再对杨家岩疏远一些,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关系就会慢慢地和解,而最后成为李林仲的心腹。

在他姚存胜面前,还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他相信金钱是万能的,靠煤矿雄厚的经济实力,完全有希望和新的县委书记李林仲建一层牢不可破的关系。他手里有一座年产三十万吨的煤矿,每天从五百米井下挖出来的钱捆起来,像一块一块砖头那么厚重结实。他要用这一块一块沉甸甸的砖头,狠狠地扔向李林仲,一阵下来要把对方砸倒砸死,直至让对方把他当作心腹加兄弟!

姚存胜矿长把他和李林仲的上下级关系,看成了一个小问题,解决这个小问题,要比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和杨家岩扯上关系容易一百倍。他和杨家岩的关系像路口的一盏绿灯,使他这辆人生的车一路畅通。

杨丽芳作为中专毕业生,同年和大学毕业的姚存胜一道分配到工业局。当他们相处一段日子熟悉之后,闲聊无事聚在一起,各自谈起了他们如何选择的工业局。杨丽芳向姚存胜摆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夸夸其谈毫不保留,亮出了她的社会关系:

杨丽芳毕业后,农民父亲杨家举不懂得要女儿到哪里去工作,焦急之中突然想到在丰湖县当书记的杨家岩。父亲从家里拎来十斤绿豆,二斤芝麻,怀着一种忐忑不安投石问路的心情,来到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家里。

杨家岩的妻子李英,仅结婚时候随丈夫去过一次老家,对家族里的情况她是一无所知,除了公婆和家里人没有任何关系。“文革”后她似乎增长了见识,凡是丈夫老家来人,认不认识她是不敢怠慢的。

李英陪着杨丽芳父女说了好一阵子家常,杨家举一再说,家乡的人们老老少少都想念杨家岩书记。杨家岩是他们那里走出来最有出息的大官,穷苦人出身,“文革”中不该受那种不公正的待遇。他的目的来试探一下路子,女儿中专毕业,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工作。

在杨家举父女等得急躁不安,准备抬腿要走的时候,杨家岩下班回来和他们遇了个满怀。杨家岩热情地说:这叫什么事呢?到了吃饭时间,吃口咸菜喝碗糊粥哪能让大哥走呢。李英快置菜,我陪着大哥喝两杯。

李英端出几个菜:大哥见你老不回来,心里着急要回去,我一再挽留他,是他不想住呢。

杨家岩看看菜嫌数量少,一碟子一盘子虽然上讲究,却不够农村人吃的:我陪大哥先喝酒,叫闺女帮忙,再多置几个菜。

尽管是一个村的族家兄弟,身份的悬殊,杨家举感到有些拘束。他揉搓着两只满是汗水的手,站在那里述说他来的目的:我为闺女的事。她不是毕业了吗,往哪里安排我不懂,只好来麻烦你。

杨家岩见杨丽芳人长得干净利落,过二年城里日子,打扮出去保准是个美人坯子。他问了杨丽芳所学的专业,当场表态要她到工业局里去。为了孩子的分配问题,他可以给人事局长打个招呼,他高兴地说:没想到咱庄上又出了个女秀才。

杨家举心里很激动,嘴里嗫嗫嚅嚅地说:她是个什么秀才,小闺女家家,有个饭碗子端就行,还能比你这个大学生。孩子要是在这里工作,你多照看着点,当自己的闺女待。

杨家岩满口应承着:咱自己的孩子,说话别客气。闺女,将来单位要是饭菜不好吃,就到咱家来吃。

杨家岩为了缓和气氛表示热情,拉起了小时候和杨家举一块玩耍的事:大哥你还记得吧,小时候咱好打坷垃仗,你总是跑到我头里护着我。有一回你为了我,被人家对方一坷垃扔过来,把你的头砸了一个鸡蛋大的疙瘩。

不知道杨家举记不记的,可他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前额,嘴里直说:记的记的,到现在还有一片疤瘌唻。

杨丽芳见两个本家兄弟说说笑笑无拘无束,那颗心马上进入到他们孩提时代的氛围里。

杨家举父女吃饱喝足动身要走的时候,李英赶紧拎出她们父女俩带来的东西:大哥家里不宽余,这东西再给你带回去……

杨家举认为对方看不起他,自尊心一下子受到了伤害,脸上唰地冒出一层汗珠子:这不是得罪人吗?这几斤绿豆是坝上收的,没上过化肥,我知道俺兄弟从小喜欢喝绿豆汤才带来的。你要叫我带回去,还不如骂人唻,还不如照我脸上扇几耳刮子。

杨家岩弯腰从布袋里抓一把绿豆,放一粒在嘴里嚼着,赞不绝口:这绿豆好,一嚼就感觉没上过化肥。咱大哥老远背来了,老沉还能再叫他背回去。

李英楞怔在那里,用征询的目光直望着丈夫。

杨家岩很大度地笑笑:这可不叫送礼。他是咱大哥,一家人的东西还不能吃?家里还有什么另样的东西,带上回家换着吃就是。

杨家举斜着身子要走,嘴里说着那能呢那能呢。

杨家岩一把拽住大哥:不是给你自己的,带回去和大伙分着吃。

大女儿已经出嫁,女婿几天前送来两瓶好酒孝敬丈人,被李英用来借花献佛。女儿为李英买了一条高档的纱巾,颜色太嫩花哩胡梢不适合自己,只好送给杨丽芳。按照价钱计算,杨家举父女带来的东西,还不够人家的三分之一。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