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和谐台湾 第九节 宝岛谍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在小梅的刻意安排下,龙天与马雯婷冰释前嫌,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上午两人还吵得不可开交,到了晚上又和好如初了,阳明山的山洞内传出了悠扬的乐曲,偶而也会传出几声粗重的喘气声。


一场初试“民主”的盛会就此搁浅,龙天也为他的咆哮会场行为付出了代价,在马雯婷的坚决要求下,龙天写了二百多份检讨书,分别交给每一位与会代表的手中,并且自请禁闭三天,罚俸一年,不过后面的两样也是走走过场,虽然龙天的确走进了禁闭室,不过也就相当于把办公室挪了个位置而已,谁敢去看守他呀?至于“罚俸一年”,龙天根本不领军饷,上哪儿罚他去?


不过这一次“咆哮”也收到了出奇不意的效果,从这个时候开始,“台独”的呼声日渐微弱,直至最终销声匿迹,没有人再敢提“独立”二字,也没有再提及“登基”一词,的确有人因为一时间没有管住自己的臭嘴,而被扇了大耳光,大大地长了一回记性,搞分裂?谁都不会拿自己的命,拿妻儿老小的命开玩笑,龙天就有这个本事,他说一那就是一,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他说明天太阳从西边升起,嘿嘿,对不起,新落成的台湾医院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了。


“首长,有情况”,公安局长张继宗匆匆忙忙地走进了龙天的办公室。


张继宗是龙天招的第一批战士,原先是警卫班长,后来因形势需要被龙天划了出去,单独成立了公安局,他成了首任局长,不过在张继宗的身上依然留着很深的军人印痕,在他的手上,楞是把警察队伍训练成了军队,作为他本人来说,虽然受马雯婷直接领导,不过龙天的话一句顶马雯婷一万句。


看着张继宗满脸紧张的神情,龙天的心里“咯噔”一下,预感事情有些不妙,“别急,坐下慢慢说”,龙天起身给他倒了一杯茶。


“果然不出首长所料,朝庭的人真的早就已经到台湾了,是锦衣卫,根据首长的指示,我彻底清查了一遍外来人员,最终发现他们就住在镇上的‘谢恩客栈’,要不是见到了熟人,我还真不敢肯定他们就是朝庭派来的锦衣卫”,张继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有些气喘吁吁地说道。


“赵得利?对吧”,龙天的眼睛晃动了一下。


“对,就是他,前年大闹淡水镇的那位,我查了一下,发现他们在年初九就已经到台湾了,一行共十二个人,都是打着探亲的名义来台的,根据谢恩客栈的陈掌柜说,这些人时常昼伏夜出,行事相当诡密,首长,我们是不是。。。。。。”,张继宗边说边张开双手,做了个掐脖子的手势。


龙天皱了皱眉头,思考片刻之后摇了摇头,“不行,现在还不能动,一方面他们是朝庭派来的,如果抓了他们,肯定会引起严重的后果,第二,他们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走,说明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什么问题,所以我的意见是,你派人严密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尽量不要打草惊蛇,根据事态发展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你要随时跟我保持联络,咱们现在要静观其变,懂吗?”。


张继宗点了点头“明白了”,敬礼之后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当他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又突然间走了回来,神情明显开始恍惚不定,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的,似乎心中有着重大的隐情,他看着龙天,嘴唇动了几下之后又闭上了,转身又准备离开。


“回来,妈的,你小子,有屁快放,哪来那么多的小动作,快说,到底什么事?”,龙天被张继宗莫名其妙的举动给惹火了。


张继宗先是走到门前看了看门外,然后又把门给关上了,这才犹豫不决地开口说道:“首长,先说好了,听完你可不要生气,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目前还在进一步的核实之中,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我说张继宗,你小子今天是不是撞见鬼了,说话老是不利索,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快说,到底什么事?”,龙天已经很不耐烦了,如果这个时候张继宗再不开口的话,估计龙天一脚就过去了。


“首长,是关于倭国的那个办事处的,我听到一些风声,他们自从来到台湾之后,一直在四下里活动,而且他们好象经常派人到各个军营外转悠,我还听说部队的个别领导和他们走得挺近,不过首长,这只是听说,你先不要当真,行吗?”,张继宗犹豫再三之后,还是说了出来。


龙天一听立即瞪大了眼睛,不过很快他就笑了起来,重重地拍了拍张继宗的肩膀,“我以为什么大事呢,这个我也有所耳闻,那个倭国办事处我一直让王长胜那边负责盯着,我也知道他们有点问题,倭国现在做梦都想从我们手中得到马枪,也难怪他们会四下里活动了,不过这个倒不用怎么担心,我的部队我心里有数,张继宗,你的警惕性的确很高,值得表扬,这样,目前你的任务就是盯死朝庭的锦衣卫,这件事办妥了,我奖你一把冲锋枪怎么样?”,龙天指了指挂在墙上的AK47。


“行,行,行,嘿嘿,这玩意儿我做梦都想要一把,首长,你就瞧好吧”,张继宗的眼睛立即变得亮晶晶的。


龙天的第六感觉的确很强,当绝尘告诉他朝庭有异动的时候,他就已经预知到朝庭肯定会派人前来调查,所以他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包括迎接朝庭钦差,不过迟迟都没有见到官船的影子,疑惑之余,他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在想到了锦衣卫这个朝庭的密探机构之后,他就立即想到,朝庭可能会先派锦衣卫来台湾进行秘密调查,所以他立即安排张继宗进行排查,果不其然,张继宗不负所望,很快便查到了锦衣卫的踪迹,并且这次负责前来密查的还是老熟人赵得利,前年龙天曾经力劝郑和免他一死,否则他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好啊,都来了,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啊,哼哼,跟我玩猫捉老鼠,老子是你祖宗”,送走了张继宗后,龙天独自一人在自言自语,稍后他拿起电话,接通了内卫支队的支队长王长胜,在电话里嘱咐了几句,让他盯紧倭国的办事处,免得出现疏漏。


现在在台湾一共有四股势力,正统当然是龙天和马雯婷,朝庭算一股,倭国也算一股,还有一股目前为止只有龙天最清楚,就是绝尘和她背后的那股势力,这三股势力都在私底下暗流涌动,在小小的台湾岛,四股力量开始了新一轮的交锋,一时间风声云集谍影重重,一场“宝岛谍报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谢恩客栈位于台北镇最繁华的统一路上,砖木结构的三层楼房在整条街上显得豪华气派,客栈的陈掌柜与龙天有过几面之缘,是龙天给了他三十两银子,才建成了这座气派的客栈,为此陈掌柜将客栈起名为“谢恩客栈”,谢的正是龙天,不但如此,陈掌柜特意留下了天字一号房,平时概不接客,按照他的说法,这间上房是给龙天预留的,尽管龙天从来没有踏足过一步。


客栈三楼的天字二号房里,赵得利正躺在床上听取属下的禀报,“妈的,一群废物,来了一个多月了,一点消息也打听不出来,让本官回去怎么和上面交差啊?”。


“大人,咱们来了这么多天了,兄弟们都很卖力地查,也没有发现问题,小的觉得可能那些传闻也是空穴来风吧,再说咱们老呆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我看是不是。。。。。。”,旁边一位獐头鼠目的人插话了。


赵得利气乎乎地坐起身,正想开口骂娘,门外响起了一长两短三下叩门声,很快两个精壮的年青人走了进来,看他们满脸兴奋的样子,赵得利顿时眼前一亮。


“大人,我们看到小蝶了”,当中一人禀报道,神情异常兴奋。


“小蝶?哪个小蝶?本官认识吗?”,赵得利非常疑惑。


“大人,难道你忘了那年的宫中大火了吗?”,另一人凑了上来。


赵得利猛地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地说道:“噢,想起来了,她在哪儿?你们是怎么发现她的?会不会认错人啊?”,赵得利连连追问道。


“大人,小的绝不会看错,今天我们是在镇子上无意之中发现她的,小的一路尾随而去,发现她进了一座军营之中,就再也没有出来,而且她还穿着军服”,小卒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赵得利猛地站了起来,来回走动了几步之后一拍桌子,“好啊,竟敢窝藏朝庭钦犯,你赶紧带两个人继续盯着军营,小蝶既然在这里,那么本官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也都藏匿在这里,好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七年了,皇上到处搜寻他们的下落,本官还跟随郑公公下过西洋寻访,没想到他们竟然躲在小琉球,正是天助我也”,赵得利一想到这件事,眼睛都绿了,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乌纱和赏银在向他招手。


“哗啦”,隔壁传来了椅子的翻动声。


“谁?”,赵得利一声大喝,连忙带人夺门而出,闯进了隔壁的天字一号房。


公安局的两名便衣警察正躲在天字一号房里贴着墙壁在偷听,没想到一紧张把凳子弄翻了,惊动了隔壁的赵得利。


“你们是谁?竟敢偷听我们的谈话”,赵得利打量了一番之后,开口怒斥。


警察小吴倒是不慌不忙,“你们又是谁?竟然私自闯进我的房里来,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走走走,到派出所评理去”,说完之后开始与赵得利拉扯起来。


“大胆”,赵得利一声怒吼,后面的两名随从立即从衣袖内亮出了短刀。


小吴轻蔑地笑了笑,这种架式作为警察来说,根本吓不住他们,“好啊,无故闯进我的房里,还手持凶器,存心是想来打劫的吧,我看你们谁敢行凶,别忘了对面就是派出所,我只要叫一声,看你们谁能跑得了”。


小吴的话还真把赵得利给唬住了,他们此行是秘密查访,暴露身份他们倒无所谓,不过如果因此而白白地失去眼前这大好的升官发财的机会的话,很显然赵得利也是不愿意的,刚刚查到了一点重大线索,他现在急于追查下去,好向朝庭邀功请赏。


“误会,误会,打扰了,打扰了”,赵得利权衡利弊之后,抱拳表示歉意,然后转过头对着两名下属怒斥道:“快把你们的家伙收起来,一帮废物”。


赵得利带人很客气地退了出去,临走时还留下了二两银子,算是用来向小吴二人赔礼道歉的,出门之后赵得利又重新回到了房内,压低了声音开始布置盯哨任务。


“小刘,你赶紧回局里向局长报告,我在这里继续盯着”,小吴朝门外看了看后吩咐道。


赵得利自从进了张继宗的视线之后,张断宗便着手安排得力人手日夜跟踪,包括锦衣卫盯哨语蝶回军营的事,都被张断宗尽收眼底,很快结合小刘的汇报之后,张继宗的电话打到了龙天的办公桌上。


“嗯,好,知道了,你们继续盯着,我马上安排”,龙天放下电话之后,长吁了一口气,心里的那股子不安情绪立时就涌了起来。


得知语蝶被发现的消息,龙天心中大呼不妙,一旦这个消息传到朝庭和朱棣的耳朵里,那么以朱棣的性格,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将不可避免,除非龙天把绝尘和她在台湾的势力全部交出来,否则的话朱棣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为了寻找绝尘等人的下落,朱棣已经苦苦地搜捕了他们七年,必欲先除之而后快,不过龙天既然已经和绝尘达成了协定,并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那么他也不会轻易食言。


“是该行动了,免得夜长梦多”,龙天在喃喃自语。


龙天先是想到了将赵得利等人秘密除掉,对他来说一点困难也没有,这种事交给侦察大队的张小海,保证干得不留下一丝痕迹,不过如果除掉了赵得利等人的话,接下来的问题会更多会更大,锦衣卫是朝庭的直属密探机构,受皇帝直接派遣,赵得利此行也是朱棣密旨安排的,如果他们在台湾失踪,那么龙天也是难辞其吝,作为他来说,绝对不希望看到两岸手足相残的局面。


“怎么办呢?”,龙天开始左右为难了,但这事也无法这么一直拖下去,万一再让赵得利嗅到绝尘的踪迹,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更麻烦了。


“妈的,失算了,早知道把她们都送到台南就好了”,龙天开始懊悔不已。


在办公室里踱了几个来回之后,龙天突然间眼前一亮,奸诈的笑容挂在了他的脸上,不过心里面却总有些矛盾,几番权衡利弊之后,龙天还是咬着牙找来了张小海,让他到阳明山的山洞里去一趟。


“赵大人,别来无恙啊,赵大人到了我这里,也不事先派人通知一声,好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龙天带着王小柱进了谢恩客栈,敲开了天字二号房的房门,满面春风地看着赵得利。


赵得利是认识龙天的,现在龙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心中顿时凉了半截,看来此行已经暴露无遗,他当然知道龙天的手段,为此冷汗开始冒了出来,“是龙首长啊,失敬失敬,赵某也是刚刚才到贵宝地,本想等安排妥当之后,再登门造访,没想到龙首长倒先来了,赵某惭愧之至”,赵得利毕竟也是经验老到的,连忙笑容满面地回敬道,不过心里面却是一直七上八下。


“呵呵,无妨无妨,赵大人既然已经来了,相请不如偶遇,在下在李记酒楼略备了一些薄酒,还望赵大人不吝赏光”,龙天非常客气地发出了邀请。


“这个,这个。。。。。。”,赵得利开始左右为难了,不过在想了一想之后,“既然龙首长这么客气,赵某当然不能驳首长的面子,只是赵某还要等几个朋友,他们还在路上,赵某此番前来并非是为了差事,而是前来探亲访友的,几个朋友生性粗鲁,怕是会辜负了首长的一番美意啊”。


龙天心中冷笑了几声,暗道:“你还等得来吗?他们现在都在军营里蹲着呢”。


侦察大队早就已经把除赵得利之外的十一名锦衣卫秘密地“请”到了军营里,而且用上好的酒菜好生招待着,只是暂时失去了行动自由而已。


想罢之后,龙天大笑两声,“赵大人客气了,赵大人的朋友就是我龙某人的朋友,要不赵大人先行随在下前去,我留人在此等候他们,然后一并赴宴如何?”。


赵得利的脸上抽动了几下,心一横说道:“那好吧,就有劳龙首长了,请”。


李记酒楼里,龙天与赵得利推杯换盏一见如故,包间里传出了欢声笑语,赵得利初时怕龙天在酒菜里下药,一直不敢动筷子,这一点龙天早就预料到了,所以他自己把所有的菜都沾了一遍,然后自行喝了一杯,赵得利这才彻底放下心来,随着龙天越来越客气,赵得利的警惕性也慢慢地松懈了下来。


晚饭用过之后,香茶端了上来,一起随茶端上来的还有白银千两,“一点小意思,还请赵兄收下”,龙天举起了茶杯朝着赵得利示意道。


赵得利,人如其名,贪财绝对是他的毕生所好,见了白花花的银子,连端茶的手都开始颤抖了,假意地客气了几句之后照单全收。


龙天也非常客气,一路拉拉扯扯地将赵得利安排到了镇郊的“逍遥楼”,此楼高三层,院落宽敞,占地达五六亩之多,不过里面的营生可就让人不敢恭维了,赌场、妓院全都集中在逍遥楼里。


本来按照龙天的想法,对于这些龌龊行业他准备扫灭干净的,不过却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在这个时代里赌与嫖都是合法的,任你如何严打都不能剿灭干净,无奈之下,龙天采用了马雯婷的建议,变堵为疏,由县政府出资盖了一座逍遥楼,变严厉打击为严格管理,并且课以重税,同时再取谛一些地下赌场和流莺,竟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赵得利已经被龙天给唬弄得晕头转向,身在温柔乡里已经找不着北了,龙天依然客气无比,对于赵得利在逍遥楼里的花销一概全程买单,整整招待了五天时间方告结束,不过这个时候赵得利感觉不对劲了。


每天他总感觉脑子里有一群蚊子在嗡嗡直叫,眼前的桌椅不停地在晃动扭曲着,然后浑身开始发冷,并且不由自主的在抽动着,骨头里痒痛难忍,想挠又挠不着,只能晃动身体想借着皮肉的甩动去摩擦骨头企图止痒,发作的时候涕泪俱下,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其实何止是赵得利,他的十一名手下也都跟他差不多,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当然除了龙天,还有蒙在鼓里的马雯婷。


几天之后,赵得利带着锦衣卫一脸颓废地登上了回程的客船,龙天亲自将他们一行送到了淡水港码头,临行前龙天把赵得利拉到了一边,“赵大人,回去之后你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最好也管住你的属下,否则的话,嘿嘿嘿”,龙天奸笑了几声,手里扬了扬一大包粉末状的东西,赵得利顿时变得附首贴耳,对龙天惟命是从。


“首长,你可真有办法,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锦衣卫给驯服了,厉害啊”,张小海竖起了大拇指由衷地叹道。


“唉。。。。。。”,龙天长叹了一口气,显得异常失落和哀愁,迈出这一步的确是情非得已,作为一名刑警,竟然会想到用毒品去控制别人,龙天的心里一直过不了这道正义的门坎,这件事情也让龙天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能释怀。


不过龙天也是迫于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如果任由着赵得利调查下去的话,即使查不到绝尘等人的线索,但如果语蝶在台湾的消息传到朱棣的耳朵里,他也一样会派出大军来逼迫龙天就范,这一点龙天深信不疑,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了朱棣的痛处和难言之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