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密:为什么唯独江青没有辩护律师

当时指定为江青辩护的律师、辩护组组长张思之,在“两案”之后20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问:你当时被任命为“两案”辩护组组长,这是谁指定的?为什么要指定你?


张思之:当时的司法部副部长陈卓要北京市出4个专职律师,上海出2个专职律师,一共由18个律师组成辩护组,组长原定为北京大学的法学教授陈守一,但是陈说他身体不好,坚决不肯干。结果陈卓就要我出任辩护组组长。


当时上海有个韩学章,我认为她给江青做律师是比较合适的,不只是因为都是女性的关系,韩大姐也是老律师,水平很高,但当时她说不舒服,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绝对不肯出任江青的辩护律师。


在北京,我是主管业务的,而我自己的业务还过得去,别人都可以退,但我不可以,这是组织上的任务。


问:当时是江青主动提出要请律师的,但后来在电视上看到都是江青自己在为自己辩护,这是怎么回事?


张思之:后来,我最终没有成为江青的律师。我和华东政法学院的朱华荣一起去见了江青。主要是要搞清楚江青是不是真的需要我们做律师,如果真的需要,我们才可以真正着手。


不过我预料到,我态度再好,我再客观、公正,最后我和江青还是谈不成的,她不会要我做她的辩护律师的。她对我们只是一种试探,她并不想要我们真正地做她的律师。她说,我是要律师,但我要找史良,找周建人,找刘大杰,找毛主席的女儿李敏,你们肯定是叶剑英邓小平派来的。她根本就不相信我们。


问:后来是江青拒绝让你为他辩护的?


张思之:对,她拒绝。


11月13日上午,我和朱华荣一起到看守所和江青见面的时候,会见室里给江青安排了一把椅子,她就规规矩矩地站在椅子后面,把头发还捋了一下,我说,“请坐”,她这才坐下。我开始讲话,她就说,“请你声音大一点,我的耳朵不好,因为我得过癌症,用镭治疗过,伤了我的耳朵,现在听觉不好,所以请你声音高一点。”我说,可以。然后一段时间里,我的声音就适当放高了。“你的声音不要那么高,好不好?你的声音震得我受不了!”江青开始抗议。朱华荣在旁边就说了,“你不是说你的耳朵不好,声音要高一点吗?”


“那是刚才……”


江青还说:“办我这案子不容易,这是我们党内的事。当然你们要办也可以,不过,你们要学习‘十六条’,要学习‘九大的文件’,要学习‘五·一六通知’。”我说:“江青,我跟你讲清楚,我们要学什么,不需要学什么,用不着你指点。”最后我觉得基本上已经无法再谈下去了,就告诉江青:“今天你必须明确,你究竟要不要委托律师;如果你要委托律师,是不是要委托我们两个人做你的律师,或者你提交特别法庭说要另请律师。”


江青说,“让我考虑考虑。”我说,“可以,但是必须在13时以前答复我。”她说,“那不行,因为我要睡午觉。”我扔下一句话:“你必须在13时以前答复我,你睡不睡午觉,与我无关。”然后我们就走了,我们刚一出门,她就跟押她回去的政委说,“那个姓张的太猖狂,太坏,我绝对不要他做我的律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