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接生婆打催产针致孕妇胎儿双双死亡

如果一切正常,37岁的庞惠此时应该欣喜地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陪伴在妻子黄妹弟身边,但是,这个美好的愿望却在12月9日下午5时破灭了。8日晚上,当接生婆在家中连续为已经过了预产期的黄妹弟注射催产素后,黄妹弟与其腹中的胎儿就被引上了一条不归路。9日中午,黄妹弟出现不适症状,庞惠立即向120求救,然而,4小时后,医生还是宣布抢救无效,大人胎儿双双死亡。昨日,提供接生服务的接生婆梁某被警方带走进行调查。


拿不出3000元住院费


昨日上午,在江南大道中派出所门口,庞惠握着妻子的身份证神情呆滞地坐在马路边,身上的黑色夹克粘满了泥迹,一双光脚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此时他和家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派出所的调查结果,因为前天下午出事以后,接生婆梁某已经被警察带到这里,到现在还在里面没放出来。


“妹弟就这么没了,我现在只想派出所能替我主持公道”一想到妻子和孩子已经离去,这个老实的湛江男人双眼立刻被泪水湿润。


庞惠是湛江遂溪县人,2000年来广州靠做小生意为生,去年偶然认识了同样来自湛江雷州的黄妹弟,经过一段的交往两人在今年7月份办理了结婚手续。由于婚前黄妹弟已经怀孕了,为了生计,他每天不得不在外奔忙,所以怀孕生产相关的事情都是由妻子一人在忙碌。


“接生婆”上门服务


到了11月27日的预产期,黄妹弟还没有生产的迹象,医院检查后就要求留院待产。但由于近3000元的高额费用,家里实在无力承担,他就和妻子回到家中等待。12月8日,一名中年女子提着大包来到他们家中,黄妹弟说,这是她自己找来的接生婆梁某,在家接生可以减少很多费用。


当时,庞惠虽然有点担心,但这名接生婆梁某一再向他们保证,自己干接生已经十几年了,什么样的情况都见过,所以可以百分之百放心,而且整个只要收费600元。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情况,加上听了接生婆这番表态,庞惠也就默许了在家接生的这个主意。


孕妇胎儿命丧催产针


12月8日的晚上,由于已经过了预产期多日,产妇还没有生产的征兆,接生婆梁某于是从提包中拿出大量医用器械,准备给黄妹弟打针。当时梁某告诉庞惠要打的是催产针,只是帮助产妇尽快分娩,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在吊瓶注射没多久,黄妹弟就表示自己肚子开始有点痛,但梁某并未对此采取措施,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中午。


“当时妹弟一声大叫,我就知道出事了……”庞惠告诉记者,9日中午1点多的时候,突然就听到房间里的妻子大叫起来,捂着肚子不停地喊痛,他立即冲进去打算抱妻子去医院,梁某却一把拦住了他。就这样又相持了一段时间,看着妻子的脸色慢慢苍白,他连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很快,救护车赶到,将黄妹弟送往医院抢救。


到医院不久,医生就告诉庞惠,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不行了,现在只能抢救大人,但情况非常危险,很可能大人抢救过来也会失去正常生活能力。庞惠哭着央求医生,“救救我老婆,就算活下来是个废人,我也愿意养着她。”


从9日下午1点半到5点半,经过近4个小时的抢救,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挽回黄妹弟的生命。下午5时40分,医院将死亡证明书交到了庞惠的手中。


“接生婆”涉嫌非法接生


昨日中午,记者跟随庞惠来到位于海珠区紫丹路附近的一间出租屋,这里就是他和妻子黄妹弟在广州的安身之所。不足15平方米的房间被分成内外两间,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内间的大床上凌乱不堪,床头的镜子边还插着几张7月份两人办理结婚证拍的大头照。9日中午黄妹弟就是从这里被送去医院,之后一去不回。


“医院的医生说,这个催生针打得有问题!”黄妹弟的弟弟气愤地告诉记者,9日下午他接到姐夫的电话赶到医院时,姐姐已经快不行了,当时就听到医院的医生正在问那个接生婆打催生针输液速度的情况,那个接生婆好像说了一个50的数据,医生立即斥责说,这已经是正常速度的2倍了,肯定要出问题的。而且,由于接生婆是姐姐自己联系来的,家里人都不知道具体情况,也不知道这个接生婆有没有行医执照,用的药物是不是有问题。


记者之后在房间内看到,一个大旅行袋中摆放着听诊器等多种简单医疗器械,一个铝盒内多把手术钳浸泡在黄色液体中,医疗器具极其简陋。庞惠说,这些都是那个接生婆自己带来的,事发之后,警察已经过来将那些打剩下来的药水带走,那个接生婆也被带去了派出所,现在还没出来。


在接生婆的旅行袋中还摆放着一本成人高考的英语教材,黄妹弟的弟弟告诉记者,之前他们在梁某的手机里还看到她朋友提醒她参加什么中诊考试的信息,所以他们怀疑,这名所谓的接生婆根本就没有相关的接生资格。


目前,相关责任人及事故详情警方正在调查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