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红杏出墙生子担心丑事败露谎称人工授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昔日情深似海的父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曾经和睦的母子三人)


“本人50岁,因为儿子娶媳妇,家里近段时间缺钱用,特向社会公开卖淫。本人长相较好,身材丰满,淫价低廉,每次5元。”不久前,在郴州某医院的家属楼内,竟出现了这样一张“卖淫公告”。


这张进行恶意人身攻击的“公告”为什么会出现?贴“公告”的人与受攻击对象究竟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


就在贴“公告”后的9月1日上午,一位姓张的女士向记者投诉,称她的前夫和妻子虐待她和前夫通过“人工授精”所生的儿子阿兵,并将17岁的儿子赶出了家门。


随着记者调查的逐渐深入,这起看似简单的家庭之间的纠纷背后竟然扑朔迷离,迷雾重重。


婚后夫妻离多聚少


由于张女士的儿子阿兵目前下落不明,张女士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秘密。儿子阿兵其实并不是她和前夫所生,而是17年前实施了一场“人工授精”手术后,才有了儿子阿兵。因前夫离婚后再娶,而前夫的现任妻子还有一个儿子,所以才逐渐对阿兵冷淡。自从1997年他们离婚以后,本来性情乖巧的阿兵突然性情大变,发展到现在更是沉迷网络,彻夜不归。


张女士介绍,她是郴州永兴县人,父母均在西藏的部队工作。1972年,刚读初中的她跟随在部队工作的父母来到了西藏,并且一呆就是十多年。


1979年,经人介绍,张女士认识了当时正在西藏军区某医院工作的前夫王先生。王先生是湖南桂阳人,异地他乡认识老乡格外亲切。不久,他们就开始谈婚论嫁。结婚后,他们很快就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


不久,张女士被招工进某运输队,并被吸纳为工人编制,在空气稀薄的青藏高原上做着艰苦的修路工作。从此,他俩总是离多聚少。然而,夫妇俩都希望再生一个儿子。


儿子是“人工授精”所生?


于是,他们想方设法弄了一个女儿残疾的医学证明,准备再怀一胎。张女士说,这时候,长年奔波在高原的王先生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经检查,原来他患上了严重的甲亢,而患上这个病,男性的精子活动能力很小,并且导致胎儿畸形的比率很高。无巧不成书的是,这时候在部队的驻扎地来了一支医疗设备先进的上海医疗队,他们掌握着一整套人工授精的医学技术。


张女士说,他们夫妇俩权衡再三,决定经过人工授精再生一个儿子。1988年底,他们走进西藏波密县人民医院的手术室,实施了异体人工授精手术。手术很成功,不久,张女士的肚子就开始显山露水了。


让他们更感高兴的是,经过努力,他们终于在1989年顺利转业回到郴州,王先生还以中校副处的待遇进入当地一家经济效益很好的医院工作,张女士则随夫转业在该医院担任开票挂号的工作。


让小俩口欣喜若狂的是,他们这个“人工授精”的孩子竟然是个男孩。但是好景不长,这对恩爱夫妻,在生活看起来走入正轨后,性格却越来越格格不入。1997年11月4日,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记者看到郴州北湖区人民法院一份855号民事判决书上写着:“因为两人感情长期不和,特准予离婚,婚生女孩阿娟由原告张女士抚养至成年,婚生男孩阿兵由被告王先生抚养至成年,各自抚养的小孩由各自负担抚养费。”


记者向张女士再三核实和求证当年“人工授精”的细节,张女士称当时王先生也在手术意见书上签了字。然而,张女士翻遍了整个房屋的抽屉,都没有找到当年有丈夫签字的家属手术意见书。张女士说,手术意见书可能被老鼠咬烂并且遗失了。


“冤家”见面针锋相对


据张女士介绍,她已内退在家,而王先生目前则仍然承担着繁重的医务工作。为了求证张女士所说是否属实,记者决定到王先生所在的医院去了解情况,张女士也执意跟着去了。


在这家医院的门诊部,记者等到了正好下班准备回家的张女士的前夫王先生。这对“冤家”,一见面就大吵起来。王先生在医院内始终一言不发,出了医院大门,王先生想乘一辆摩托车快速离开,被张女士挡在了前面,王先生显然被她这一行为激怒了,骂了一句让记者惊谔的话:“你偷人养的野崽,还要我来抚养,不可能!”


据了解,两人离婚后,不久王先生又再婚,而张女士则仍然是一个人过。医院新建了家属楼,碰巧张女士与王先生又被分配在同一个家属大院里。


记者和王先生、张女士一起乘坐公共汽车,回到医院的家属大院里。在汽车上,两人依然针锋相对毫不相让。经过协商,王先生才勉强让记者进屋。张女士没有跟着上楼,却一直在楼下的草坪里骂骂咧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