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国欺负到家门口,与中国友好可抵百万大军

近日,俄罗斯媒体关于俄军事改革的报道密集,本报特邀刚刚卸任的中国驻俄罗斯武官王海运将军,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点评俄罗斯军队现状,纵论俄罗斯军事改革。 "太平洋舰队已经没有战斗力了" 应俄罗斯军方邀请,我曾于2002年到俄太平洋舰队某基地考察。

进入戒备森严的基地大门,映入眼帘的首先是5艘大型驱逐舰威武地停靠在码头边上。我对身边俄罗斯海军基地的军官说:"你们的战舰还是很威风呀。"但是这位军官告诉我,这5艘战舰中,只有一艘可以出海,其他的已经数年没有尝过汹涌的大海的滋味了。军官颇为无奈地说,我们的太平洋舰队已经没有战斗力了不仅是海军,空军的情况也不乐观。我们在俄罗斯空军某大型基地考察。那天一大早,在俄军官的陪同下远远地我就望见停机坪上分成几个区域,整齐排列着上百架米格23战斗机,阵势很是可观。但走近一看,这些战斗机都被满是灰尘的帆布覆盖着。我问陪同的俄罗斯军官:"为什么这些战斗机都停在这里?"军官的回答让我震惊。这位俄罗斯军官直率地表示,因为没有维修费用,没有汽油,这些飞机飞不了。他还告诉我,这些战机已经在这里停放了很久,最长的恐怕有10年了!基本上属于报废状态。同为军人的我不禁感到深深的惋惜。陪同的俄军军官无奈地说,国家没有钱管理维护,这些为国建立过功勋的战机,也就只能接受被打入冷宫的命运。转俄军自1992年组建以来已先后进行了4次重大改革。且每轮改革都以激进甚至"休克"方式进行,致使军队的战斗力不升反降,军队越来越难以胜任保障国家安全的使命。使俄罗斯面临严峻的安全威胁。 周边五大战略方向三边形势严峻 纵观俄罗斯五大战略方向,除东部方向俄中、俄蒙边界友好安宁;北部方向因濒临北冰洋有天然屏障而无重大威胁外,其他战略方向都面临来自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和***极端势力的双重威胁,形势相当严峻。

西部战略方向:由于苏联解体后从东欧撤军,使俄战略纵深缩短了2000余公里。加上北约经过两轮东扩,其军事力量已扩展到俄罗斯的家门口。如美国决定在罗马尼亚开设4个军事基地,北约战机在波罗的海国家上空巡逻,波兰反俄倾向急剧发展,乌克兰急剧背俄西靠等,无一不令俄罗斯头疼。最近又传说乌将向北约开放军事设施,俄罗斯黑海舰队因此可能受到极大钳制。《欧洲常规力量裁军条约》已名存实亡,俄与北约的军事力量对比劣势越来越大,北约对俄的潜在威胁正在上升为现实威胁。

南部战略方向:车臣战争迟迟难以平息,非法武装不断制造恐怖袭击事件;整个北高加索地区动荡不已,在***极端势力新一轮扩张的大背景下,该地区变成恐怖活动策源地的危险急剧增大。 外高加索的格鲁吉亚自发生"玫瑰革命"以来,走向西方的步伐不断加快,不仅强硬驱赶俄罗斯军事基地,而且酝酿引进北约军事力量。阿塞拜疆虽然还在俄美间搞平衡,但面对美国的巨大政治、经济压力,恐怕很难长时间顶住美国所谓"机动部署军事力量"的要求。 东南战略方向:虽然乌兹别克斯坦赶走了美国军事基地,与俄建立起联盟关系,但美国在吉尔吉斯巩固了军事存在,并且正在谋划在土库曼斯坦开设新的军事基地。

2005年初以来,美等西方国家将"颜色革命"的目标锁定为中亚国家,在各国建立亲美政权,改变中亚政治版图,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在"颜色革命"的影响下,吉尔吉斯和乌兹别克斯坦先后发生了***部族和***宗教极端势力的暴乱和骚乱。极端***势力的大本营阿富汗至今局势不稳,对中亚地区的威胁未见明显降低。虽然俄罗斯不断强化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中亚的军事部署,但是该方向的安全形势依然严峻。甚至存在俄罗斯传统势力范围不保、战略缓冲带丧失的危险。 与中国战略关系可抵百万大军

在俄罗斯国家杜马大楼里,时任俄罗斯杜马国防委员会主席的尼古拉耶夫大将,在一次吹风会上这样向我表达过他对俄正在进行的军事改革的不满。他说:"军事改革和裁军把俄罗斯军队搞散了,人心军心也乱了,曾经足以和美国抗衡的武器装备也完蛋了。"这位大将直截了当地表示,俄罗斯已经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了。

一位经历过辉煌的俄罗斯将军对现实的失望和气愤应该被理解。而前陆军总局局长(相当于陆军总司令)在和我交流时,也就军队改革中两次裁撤陆军总局等做法颇有微辞。他认为仅从陆军总局的设设裁裁就可以看出俄罗斯军事改革中出现的不慎重、不严肃、不理智的心态。作为高级将领,他非常羡慕中国军事改革的稳妥步骤。. 回顾俄军所进行的几轮重大改革,不论格拉乔夫改革,罗季奥诺夫的改革,还是谢尔盖耶夫的改革,以及近两年伊万诺夫所进行的改革,结果是问题越改越多,战斗力越改越低。特别是格拉乔夫的改革,几乎把整个俄罗斯武装力量搞垮。

那么俄军改革应当遵循何种方向?依笔者多年对俄军的近距离观察和对俄罗斯面临威胁的分析,作为俄罗斯的朋友,我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在新一轮改革中应予特别注意:

一是适当增加军费,加速武器装备的更新。俄罗斯军队过"紧日子"已多年,造成军心不稳、优秀人才大量流失。最近几年国家经济形势有好转,但毕竟前些年军费压得太低、缺口太大,不足200亿美元的军费难以还清欠账、实现发展。 二是调整军队指挥体制,加强危险方向的军事力量部署。国防部与总参谋部的职能划分,必须有利于军事指挥。将作战指挥权从总参谋部转交国防部是不适宜的,不仅破坏了俄罗斯军队的传统,而且直接影响到军队指挥的效能。取消以陆军为主的军区设置,改采合成程度更高的战略方向指挥部,符合现代军事发展的趋势和俄罗斯的地缘战略现实。早在格拉乔夫任国防部长时就曾提出过这种设想,谢尔盖耶夫改革方案也曾明确赋予军区以战役--战略指挥机构的职能,但均未能真正实行。在各个战略方向中,西部和南部是最危险的方向:西部北约大军压境,南部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活动猖獗,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难以实现局势的稳定。至于东南方向,目前的威胁主要来自小股***极端势力及美国的军事存在,不直接关系俄罗斯本土安全,因此军事部署不在数量多,而在快速反应能力强。 东部方向,与中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深化可抵百万大军,大幅缩减该方向的军事部署是完全可能的。与军事力量部署相关还有一个军队规模问题:对于一个横跨欧亚、周边安全环境极其复杂的大国来说,目前的军队规模已嫌过小,似无必要仅仅为了节约军费再刻意削减10万员额 三是增强战略威慑、战略机动、快速部署、远距离精确打击这四大能力,这对确保俄罗斯的国家安全至关紧要。今后的关键是尽快提高可突破导弹防御系统的第二次打击能力,增强威慑的有效性。俄军建设近年关注的另一重点是提高战略机动能力。在总兵力偏少的情况下,存在从一个战略方向向另一战略方向实施远距离战略机动的必要性,但这种情况不会太多、投入不必过大。相比而言,强化中小型部队的快速部署能力似乎更为紧迫,对解决安全威胁来得更直接、更有效。 远距离精确打击是现代军事发展的重要趋势,缺少这种能力的军队打不赢现代化战争。俄军军事科技具有发展这种能力的巨大潜力,只要加大投入,完全可以在较短时间里赶上军事上先进的国家。

四是强化同盟关系,扩大与友好国家的军事合作。主要是加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建设,加强俄白联盟、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军事合作。运筹好军事同盟和军事合作关系,对于像俄罗斯这样幅员辽阔、防御方向众多的大国来说尤其必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