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6/


徐虎日记 2001年5月30日


残酷的野外生存训练结束了,班长这几天正在军区医院住院,听连长说,班长伤的不轻,都是因为我不好,班长为了救我才……我想去看看班长,不知连长会不会答应……


——————————————————————————————————


野外生存训练暂告一段落,连长张杰对这次的集训还是挺满意的,虽然它的爱将三班班长薛成受了伤,但经过这件事,全连官兵却深受教育,他们表现的更加团结,训练热情更加的高涨。


今天是星期天,刘涛一大早就来到了三班。“虎子,快点走,我们去看薛班长。”一进门,刘涛就朝着徐虎叫到。


“呆会儿,我还没和连长请假哪”


“就你这速度……我早帮你请好假了,再说,今天是星期天,连长已经同意了,快点,我们早去早回,晚点名前,我们得赶回来。”刘涛拉了拉徐虎,催促着说道。


解放军总医院位于南京市区,距离部队驻在地有相当一段距离,两人结伴而行,不行了一个小时,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客车站。


“同志,买两张去南京市的票”刘涛对着售票员说到。


“每人10块,一共20块”售票员冷冷的说道。


上了车,两人见车厢后方还有座位边坐了过去。


“刘涛,对不起啊,去看班长还要叫你陪着,浪费你休息时间了。”徐虎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话,我们是兄弟嘛,再说,在部队带了那么久,我也好久没出来了,正好几天出来透透气。”刘涛看着徐虎这个呆头呆脑的样子,忍不住地想笑。“对了,虎子,在部队,今后,你打算干什么?”


“我……”徐虎挠了挠头,“我还不知道,我现在就想好好训练,别再给班长添麻烦。”


“你的早点做做打算,部队2年生活很快的,提干,转志愿兵还是怎么的,该考虑一下了。”


“我想留在部队……这里是我的家。”徐虎望着窗外,喃喃的说道。


刘涛看着徐虎这个样,轻轻地谈了口气,“对了,虎子,我已经报考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了。”


徐虎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刘涛,眼前这个富家大少爷竟然会考军校,他想都没想过。


“怎么,不可意思吧。人要获得有意义,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这可是在新兵连的时候,你教我的啊。其实现在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的部队这种生活,再说,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一个好兵嘛,我和我爸也谈了,真没想他他也很支持。”


看着眼前刘涛的变化,徐虎打心里的高兴,伸出了右手,“祝你成功!”


“啪”两只粗糙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经过1小时的车马颠簸,两人终于来到了南京市,人来人往的人流,高楼鼎立的城市对于徐虎来说,是那么的新鲜。在衣着鲜艳的人群中,两人那绿色的军装,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面对少男少女们纷纷投来的好奇的目光,徐虎显得非常的尴尬,不知不觉地不敢正视前方。


“虎子,以前没来过这么热闹的地方?”看到徐虎这番表情,刘涛笑着问道。


“没,以前我们村哪有那么多人,那么高那么漂亮的房子,对了,刘涛,为什么,他们老是盯着我们看?”


“傻小子,那是因为我们帅呗,走,以后带你去我家玩,上海比这里更漂亮。”


解放军总医院就快到了,徐虎越走越急,他真的好想早点见到班长,刘涛一把把他拉住,说到:“你就这样进去?”


“是啊,不这么进去怎么进去?”


看到徐虎这个木纳的样子,刘涛真是又气又笑,拽着徐虎往一边的药店走去。“空手去看你的救命恩人,你好意思。”


走进药方,橱柜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药品和补品,看得徐虎眼花缭乱。刘涛也不客气,不等徐虎发话,直接跟营业员说到:“同志,来两盒YST牌龟鳖胶囊,两个LH牌壮骨粉。”


“好的,请稍等,一共868元。”


一旁的徐虎看傻眼了,868元,估计从小到大,他都没一下花过那么多钱。他拿出军人证,看看里面夹着的钱,一共才300来块,这是他辛辛苦苦从每月津贴中存下的钱,顿时不知如何是好,小声的说道:“刘涛,我没带那么钱,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呗”刘涛笑了笑,看了看挂在营业员身后的那块铜牌,伸手将自己的军人证掏了出来。



营业员好像看出了什么,笑着说道:“解放军同志,我们是军民合作先进单位,请出示一下您的军人证,我们可以为你打8折。”


“谢谢”


“现在打完折后,一共是694.4元”


刘涛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了7张大团结,递了过去。


“谢谢,这是您的找钱,这是您的货,请拿好。”


徐虎拿着补品,紧紧地跟着刘涛,逃似地走出了药方。“刘涛,这钱,回去后我一定还给你。”


“算了,把我当兄弟的话,就没提钱的事了。”


来到医院,两人来到总台前问到:“同志,请问XXX部队的薛成住在几号病房,我们是他的战友。”


“请稍等”看到眼前漂亮的女护士对着自己笑了笑,徐虎有些尴尬,把头低了下去。


“他在2号楼634病房。”


“谢谢”


两人飞快地向薛成病房所在的房间跑去,“634,到了”徐虎激动的忘了敲门,愣愣的闯了进去。


班长薛成看到有人闯了进来,先是一惊,定眼一看,原来是徐虎和薛成,不由得高兴起来。


“报告班长,对不起,刚才虎子太激动了,忘了敲门”刘涛不好意思地向薛成敬了个礼,说到。


“没事,两个臭小子,过来让我看看,几天没见面还挺想你们的。”薛成笑了笑说到。


“班长……你的身子怎么样了”徐虎看着薛成右臂上厚厚的绷带,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没事,傻小子,别担心,医生说再过1个星期就好了,你瞧,我现在多精神。”说着朝徐虎作了个鬼脸。


被班长这么一逗,徐虎憨憨的笑了,这时,刘涛好象突然想起了时候,轻轻地用胳膊顶了徐虎一下。这下,徐虎也明白了,他把手上的补品放到了病床的床柜上,说到:“班长,这些补品是给你的……刘涛说对你的伤有好处。”


“你们这是干什么?”薛成看了看这些价值不菲的补品,有点生气。


“这……”徐虎看到班长生气了,一下子不知说什么是好。


“班长,你就收下,这些都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再说,买都买了,没法退回去了。”刘涛笑着替徐虎解围道。


“我们之间可别来这套啊,我可是把你们当作我的亲弟弟,下次绝不能这样啊”薛成说然口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点喜滋滋的。


两人在病房里又坐了一会,和薛成聊了聊最近连队的训练情况,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便起身告辞。离别之际,徐虎还是恋恋不舍,在门口深深的向班长敬了个军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