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92/


第二天一早,肖力从报纸上看到关于刘抑志的枪案的报道,报道上只写明刘抑志正在抢救,没有写明是死是活,肖力不放心,打电话问杨少杰。杨少杰对肖力说:“经办这件事的兄弟向我报告说‘必死无疑’,怎么?肖总,有什么意外吗?”

“派人去查一查是住在那家医院,如不死的话,再给他补一枪。”

杨少杰答应了肖力。

肖力刚放下电话,又拿了起来,拨通了陈聪的电话。“你好啊!亲家!我刚刚在报纸上看到昨天晚上花市发生枪案了。”

“你知道那被追杀的人是谁吗?他是曹琪书记的女婿……”

肖力故作惊讶地说:“那是为什么呢?他伤得重吗?”

“伤得重,中了三枪,经过一夜的抢救虽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要昏迷几天,我也刚从红会医院回来,一夜未合眼才刚躺下。”

“好!好,你好好休息,不打搅你了。”

肖力结束了与陈聪的通话后,立即把杨少杰叫到了自己的密室里,他对杨少杰发火道:“那小子还活着,你们为什么不多开几枪?这点事都没办好,赶快去红会医院再给他补一枪,要是他醒来,警方追问他,他说出秘道的事,那秘道不天下人都知道了吗?我还要那秘道干什么?”

“肖总,我想……”

肖力打断了杨少杰的话,“别说了,去吧!办妥后再来见我。”

……

关厅长是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一早,他从枪击现场直接来到禁毒总队开会,中午开完会后本想眯一下,但想起昨天晚上针对刘抑志的枪案来,又没有了睡意。从现场提取的弹壳看,昨晚射向刘抑志的子弹达二十九发之多,且都是杀伤力巨大的军用子弹,是谁?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和能耐?又是为什么非要把刘抑志杀死呢?他越想越坐不住,拿起了电话给杨总打电话,问杨总案件有什么进展。

接到关厅长的电话,杨总对他说:“厅长,我们已对刘抑志身边的人进行了排查,但还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对那辆作案的无号牌吉普车,昨天晚上案发后就立即调动花市的警力,对各修理厂、停车场及城里各个角落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到目前也还没有结果,各出城路口的监控录像也都看了,没有发现这辆车出城,现省厅已下发了对这辆车的协查通报……”

“继续查,并加大对出城车辆的监控力度。”

杨总又接着说:“目前看来只有等刘抑志醒来后,看他能提供什么线索。”

提到刘抑志,关厅长又叮嘱杨总道,“记住,刘抑志醒来后,立即通知我,我要是第一个与他醒来后说话的人,你们专案组也要派人去看护刘抑志,一定要重视此案,要尽快破案,如不能尽快破案,不光刘抑志随时有生命危险,更重严的是,那些射杀刘抑志的枪支,将对社会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好的,我们一定想尽办法尽快破案。”

放下电话,关厅长想,只有从刘抑志口中得到线索,而有人又想制他于死地,立即站了起来,又拔通了厅指挥中心的电话,叫指挥中心通知在家的几位副厅长和杨总到厅里开会研究发生在刘抑志身上的枪案。

关厅长回到厅里,和几位副厅长和杨总分析了案情,他在会上决定:刘抑志立即秘密转院,不管红会医院的防范多么严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以防万一,原班在红会医院的警力不撤,让其给歹徒造成假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