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国体操选手改换国籍 日本夺冠非常自豪




和雪梅,女,30岁,现名高堰雪梅,女子体操运动员。


11月初,高堰雪梅在东京引起轰动,媒体争相报道她以30岁的“高龄”夺得日本全国体操锦标赛女子平衡木和团体冠军。她打败了十几岁的花季少女,打败了很多参加过最近一届奥运会和世锦赛的选手。高堰雪梅原名和雪梅,在加入日本国籍前,这位云南白族姑娘曾代表中国队参加过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16年后,如果能参加明年的北京奥运会,她会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呢?


记者在昆明街头等了几分钟,一眼就认出了挎着大包急匆匆赴约的和雪梅,她的打扮有些时髦。“我的打扮怎么了?日本满街都是穿超短裙的女孩,我不穿超短裙是因为我运动员出身,坐下来老记不住把腿并拢!”和雪梅用语速很快的昆明话,和记者聊起她的两段职业生涯。


日本夺冠非常自豪








记者:日本全国冠军让你没料到吧?


和雪梅:我料到了!体操凭实力,我的动作当时不是最好的,但都拿到了冠军。


记者:30岁还参加比赛,困难吗?


和雪梅:说老实话,太困难了,别的队员练习的时候,我只能羡慕地自言自语:“嗯,年轻真好。”为什么?运动员在比赛前不训练心会没底的,但是我知道自己一练,比赛的时候就彻底没劲了,所以,我是在吃老本。


记者:拿到这个冠军有什么感觉?


和雪梅:自豪,非常自豪。现在体操都是小女孩的运动,亚洲20岁以上的运动员都少见。像我这种年龄还在比赛的,可能就只有德国还有一个(丘索维金娜)。


记者:这说明你实力强还是日本女子体操实力太弱?


和雪梅:两者都有,我当时就给家里人说,这个冠军是因为我在中国练习的基本功扎实,日本女子体操最大的问题就是欠缺基本功。


很想参加北京奥运


记者:你接下来有什么目标?


和雪梅:准备奥运会选拔赛,今年我成绩排在日本9~11名这个水平,前12名都是日本国家队选手。我感觉还有上升空间,因为比赛失误有点多,所以我会努力比赛,等到明年5月,就知道能不能参加北京奥运会了,我当然非常想参加北京奥运会。


记者:现在还练习哪些项目?


和雪梅:四个项目都练,我最主要的问题是体能不行了,以前的自由操和平衡木功底都还在,但跳马的确不行了,现在难度越来越高,身体也没有以前灵活,集中力有些下降。


记者:到时候参加奥运会,你觉得自己会陷入“海外兵团”这个话题中吗?


和雪梅:我觉得不会,首先日本女子体操不会对中国队造成威胁,其次,我如果再次参加奥运会,是我个人一生的荣誉,也是中国的骄傲,我是凭着在祖国打下的基本功,获得参赛资格的。其实我去年底考虑代不代表日本队参加亚洲锦标赛,想通了这个问题,后来我就同意了。


记者:代表日本队参赛有什么不同?


和雪梅:没有什么,就跟旅游一样,日本国家队是个很松散的组织,队员随时更换,只要你排进前12,就是国家队队员。比赛时很高兴,因为毕竟再次证明了自己。


已经离不开体操了


记者:如果不能参加奥运会呢?


和雪梅:那我彻底退役了,真的,本来去年我和我先生就想要个小孩,说好今年如果排不进前12,就退役生小孩了。但是因为奥运计划把生小孩的计划延后,如果不能参加北京奥运会,我就要个小孩。


记者:之后还和体操打交道吗?


和雪梅:肯定会打交道,我练体操20年多了,感觉已经离不开体操了,现在只要训练方法得当,再练两年都没问题。以后可能会考虑任教,有很多学校和俱乐部邀请我去,但现在我不会考虑。


记者:在日本生活多年,印象最深的是啥?


和雪梅:节奏很快,每个人都很敬业。特别是练习体操的,很苦,有的队员还要打一份零工,只是因为爱好这个运动。


记者:回来探亲,适应昆明的生活吗?


和雪梅:太享受家乡的感觉了,非常悠闲,每天我都从父母家里走到步行街逛逛,也就10多分钟,或者会会朋友,晒晒太阳。


记者:和朋友谈论最多的是什么?


和雪梅:一个是明年的奥运会。还有就是房价,听说全国的房价都在涨,我在日本是买不起房子的,东京的房价几十万人民币一平方米,全世界第一!


像李东华一样坚持


成都人李东华是国际体操界的传奇,他曾三次在训练中与死神擦肩,最终登上了体操最高殿堂。头撞器材大出血,他失去了左肾脏和脾脏;双脚跟腱断裂,他就专攻鞍马;颈椎和胸椎多处错位,只要没瘫痪就继续训练。1989年李东华和一名瑞士女孩结婚,退出国家体操队。






坚持总会有回报,在移居瑞士后,李东华仍在练习体操。1994年,他获世界体操锦标赛鞍马铜牌,1995年李东华夺得世界体操锦标赛鞍马金牌,首次当上世界冠军。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李东华代表瑞士队出战,奇迹般地以29岁的“高龄”和全身的伤病夺得鞍马金牌。国际奥运博物馆在当年宣布永久收藏李东华曾用过的鞍马及比赛服装,国际奥委会拍摄纪录片《李东华的传奇》,收藏进百年奥运风云人物系列之中。


在李东华退出国家队的那年,和雪梅刚刚进入国家队,他俩都是全国冠军,都在退出国家队后克服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继续出现在赛场。在和雪梅身上,我们看到了李东华的影子。明年北京奥运会上,如果我们看到和雪梅辗转腾挪的优美身姿,还会质疑她“海外兵团”的身份吗?坚持,这两个字足以让我们感动。


体操牵线


在日本收获爱情


从1992年到2007年,从中国的奥运选手到日本的全国冠军,这段颇为传奇的人生道路,和雪梅15年来是怎样走过的呢?


巴塞罗那奥运无缘奖牌


由于家人从事体育事业,和雪梅4岁就接触体操,一路顺利成长为云南体操队的当家花旦。1989年年底,队里将和雪梅推荐到国家队集训,三个月集训下来,和雪梅靠实力留在了国家队,一待就是6年。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和雪梅的印象有些模糊了。虽然当时她率领云南队拿到全国冠军,但在奥运会舞台上,和雪梅没有拿回梦寐以求的奥运奖牌,之后作为队长参加了英国伯明翰世锦赛、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世锦赛和1994年广岛亚运会,和雪梅的最好成绩是亚运会团体冠军。


女子体操运动员运动寿命通常很短,特别是在竞争激烈的中国体操队。1994年日本广岛举办亚运会,1995年又在日本举办体操世锦赛,日本非常希望吸纳各国的体操高手,提高本国水平。同时,一大批14、15岁的女孩在国家队异军突起,和雪梅觉得快被取代了。1995年,教练询问她愿不愿去日本时,和雪梅回答:“我去!”


“当时想退役都想了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什么能支撑自己练下去,作为运动员,跟社会没什么接触,心想多学一国语言有什么不好,所以就这样去了日本。”


首次赴日 学会日语


就这样,和雪梅去了日本留学,和所有赴日留学生一样,生活非常忙碌。她一边在鲭江(1995年体操世锦赛举办地)训练,一边就读于当地的高等学校。“每天上完课就要坐车去一个小时车程外的训练馆训练,和日本的学生一起练习3~4个小时,每天练到晚上9点半,再坐一个小时的车回驻地,然后紧张地吃饭洗澡睡觉,第二天还要7点钟起床,8点半上课。最关键是别人说什么你不懂,每天自己练,肯定会孤独寂寞。”


读了一年高等学校,和雪梅升上了当地的九州女子短期大学念体育科,语言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只是睡眠一直不够。在日本期间,和雪梅的身份是特待生,学费全免,但不允许打工。念了两年大学,和雪梅感觉家里负担她留学的费用太高,在日本留学又特别辛苦,便回到中国。


“回来以后是我最迷茫的时候,由于我拿过全国冠军,又参加过奥运会,这样的资历在云南并不多,可以说我今后不会挨饿了。但是我在国家队那么多年,又去了日本几年,离开昆明时间太长了,回来反而让我感到陌生,没目标,还不如到日本去闯闯。”


再次赴日 收获爱情


再去日本,和雪梅通过云南省体育局下面的对外交流中心办理赴日的手续,准备签证材料。而对外交流中心可能是云南省体育局最繁忙的部门,高原和四季如春的气候,使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运动队都把这里作为冬季训练的首选地点。有日本足球队和田径队到昆明冬训,会日语的和雪梅自然而然成了翻译。2000年,和雪梅认识了来昆明带队训练的高堰崇,高堰崇是日本一家田径俱乐部的后勤部长。和雪梅2002年再次赴日本留学,在日本的日子,她也少不了跟着这家田径俱乐部在日本全国比赛中大喊“刚拔”(加油),和队员教练的关系非常好。后来和雪梅在日本体育大学教学生练体操的时候,竟又碰到了后勤部长高堰崇,日子久了,两人产生感情,很自然地走到一起。


第二次赴日本,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和雪梅停止了体操训练,转而当教练员。2006年她和高堰崇结婚,获得了日本国籍。按照日本的传统,和雪梅跟丈夫姓,改名叫高堰雪梅(Setsubai Takaseki),放弃工作,当上家庭主妇。“我们租房住在东京的卫星城,每天就是逛逛街,做做饭,很轻松。我有时候就做点中国菜来吃,因为日本菜太好做了,就是酱油和白糖,一炖就好了!如果想吃生的东西,一般都下馆子。”


结婚时,和雪梅把父母接到日本小聚,而高堰崇每年都带队到昆明冬训,并且学着用中文和岳父岳母沟通。和雪梅“数落”先生:“你说的中国话我一句都听不懂。”和雪梅回国探亲的同时,高堰崇正带队在海埂基地跑步,备战12月底的日本全国比赛。


为“女子体操”正名


和雪梅2002年第二次来到日本,她在位于东京的日本体育大学学习、任教。“那所大学有全日本最好的体操器械,当时帮着老师教学生练习体操,结果不管你怎么说,她们就是听不懂,干脆我上去做示范。嘿,没想到我还能做!”和雪梅不像日本同行,用打骂的方式教学,刚开始时,和雪梅非常郁闷,因为她带来的中国体操教学方法,居然没有人认同。教练们认为她那套行不通,队员也不想改变以前的习惯。“当然非常艰难,因为日本是个很保守的国家,要改变她们的观念非常不容易,我就只有自己比赛,我30岁都能打败日本顶尖选手,证明中国的方法是管用的。”和雪梅也经常表扬队员,这点其他日本教练是不大做的。


和雪梅还有一个野心,就是避免女子体操走上歧途,尽管她有些无能为力。“以前的女子体操都给人美的享受,所以还有些20多岁的选手,动作非常优美。但这两年修改新规则以后,所有的女孩都变成机器人了,上场的全是16岁左右的小孩子,咚咚咚,翻几个跟头下场了,看起来哪里有美感?女子体操都被弄得男性化了。”“我现在就想做一个样子,让大家看看成年人也能练习体操,让大家看到我表达的肢体语言,我相信过不了几年,体操界会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女子体操。”



文章评论


--------------------------------------------------------------------------------


标题:RE:前中国体操选手改换国籍 --作者:未注册网友 --发表时间:2007-12-10 04:28:38 (第1楼)

在日本拿冠军相当在中国拿省级冠军,当然也是了不起的。中国女人真的很优秀。




标题:RE:前中国体操选手改换国籍 --作者:未注册网友 --发表时间:2007-12-10 01:35:47 (第2楼)

吃大便去吧




标题:RE:前中国体操选手改换国籍 --作者:未注册网友 --发表时间:2007-12-10 01:57:54 (第3楼)

狗屁女人!!就知道替鬼子卖命真丢中国人的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