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幅老照片再现中日甲午战争(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船坞中的“镇远”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镇远”舰上的累累弹痕(白线标出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占领威海卫文庙充做司令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895年2月4日自爆后的“定远”舰。


中日甲午战争已经过去了110多年,但这场战争的惨败却在国人心中留下了永久的创痛。日前,在这场战争的主要战场之一——山东省威海市,民间研究者通过网络得到了600幅甲午战争老照片。通过这些照片,我们能够细致地回望那段历史,去体会战争的惨烈、惨痛和战争中中国军民的壮烈精神。


这些照片由当年日本军队的随军摄影师拍摄,照片的原版在日本一家档案馆里原样保存。得到这些老照片的是威海“定远”舰景区策划总监、北洋水师网站创办者陈悦。该网站的一位日本网友将这些照片原件复印后通过网络传给了他。这也是国内首次得到甲午战争图片纪录的原版复印件。陈悦介绍说,这些照片补充了以往历史研究只有文字资料的不足,有可能促成国内甲午研究的新发现,甚至会修正某些已有定论人物的评价。



日籍华人传回老照片


甲午战争的老照片在日本发现并不奇怪,陈悦获得这些照片也并非机缘巧合,而是经过了一番有目的的追寻。



陈锐今年29岁,儿时第一次看到电影《甲午风云》,就给他产生了强烈的心灵震撼。除了那场战争带给中国人的屈辱感外,梳着长辫子的清军操作钢铁战舰的强烈反差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因为男孩子对军事、武器与生俱来的偏好,陈悦开始收集甲午战争中中日双方的武器资料。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识积累的丰富,陈悦开始成为一个甲午战争史的民间研究者。



1997年,互联网刚刚在国内兴起,正在苏州大学读法律专业的陈悦开办了北洋水师网站。为给网站丰富资料,陈悦跑遍了包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故宫博物院等涉及清史的史料部门,到处收集北洋海军史料。但他发现,中国近代海军的技术史料大都在国外,而日本的史料最多。最让陈悦遗憾的是,国内的图片资料多是从国外的出版物上复印而来,不够完整,也不清晰。在查找资料过程中,陈悦也渐渐发现了一些线索,一个叫小川一真的摄影师署名经常出现在图片资料旁,一些研究文件还注明了图片出处等。



网站人气渐旺,很快聚集起包括美、日、英、俄等国民间研究者在内的3000多名同好。2000年的时候,陈悦在网上认识了一位日籍华人网友,便把这些线索提供给他,委托他帮忙寻找图片。



历时6年多的查找,这位网友才在日本的一家档案馆里陆续发现了600幅老照片,并将其逐一扫描存储。在采访中,陈悦没有透露网友的名字和具体的档案馆名称,只介绍其为日本籍华人。不过,目前在日本的关于甲午战争的档案量虽然非常大,但日本国内实际对这场战争并没有多少人注意了。这批资料在日本已经被冷落。



今年初这些照片的扫描文件陆续通过网络传给了陈悦,直至上个月才全部传完。而把这些照片存入电脑后,其图片数量之多、记录之详细让陈悦也大吃一惊。



图片全部来自原始照片



“想到日本会存有甲午战争的老照片,但没想到能有这么多,更没想到能找到第一手的照片。”陈悦说。



甲午战争时,摄影还主要使用玻璃底版(即将感光药水涂于玻璃片上作底版)。这些老照片即为当时冲洗出的照片原件。照片上附带的注解很多都是手写的,还有一些是后来贴上去的纸条。一些照片点明了拍摄时间、地点、人物(部队番号)、事略等要素,另一些则标注了后期整理成册时间(多为明治二十八年11月即1895年战争结束当年年底)。



用这些照片原件扫描后得到的数码文件数据量非常大,一般每张都在10兆左右。为了保证细节的清晰、真实,陈悦让网友保持原有大小传送,有时传送一张照片就要花费半天时间。



“打开第一张照片时我就呆住了。”陈悦兴奋地说,“那些照片的清晰度和细节的丰富程度完全超乎想象。”图片说明显示,这些照片绝大多数是由当时的日本陆军“陆地测量部”工作人员在战地拍摄的,这些拍摄者既包括小川一真等专业摄影人员,也包括龟井兹明这样的摄影爱好者。



陈悦介绍,小川一真是日本陆军随军摄影师,以他为首的陆地测量部不但拍摄了当时日本陆军在旅顺、威海、台湾等地的登陆作战,而且还登上军舰,参与了黄海海战等海上大战,可以说他们拍摄的照片贯穿了甲午战争的始终。而且,几年后的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小川一真也随军拍摄,那些照片也通过网络得到了一部分。



龟井兹明是一位日本伯爵,充其量是个民间摄影发烧友,带着随从跟随日本陆军第二军参加了部分陆上战斗。



这些照片题材广泛,既有人物或事件特写,也有大场景写真。从日军在佐世保军港起航出征、登陆朝鲜到入侵中国辽东,从海上攻击到打败北洋舰队占领威海,一直到掳获北洋残舰,再现了那段铭记在中国人心中的耻辱历史。



“镇远”首现真容



600幅原版老照片,弥补了以往对甲午战争史研究只有文字资料的不足。图片给我们讲述着最真实的历史场景,众多图片资料在国内的首次出现就更显得弥足珍贵。其中,北洋水师曾引以为傲的“镇远”号铁甲舰还是第一次让现代国人目睹“真容”。“镇远”是与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同级别的铁甲舰。铁甲舰在当时海军中的地位类似今人眼中的航空母舰,“定远”、“镇远”二舰堪称当时“亚洲第一巨舰”。北洋水师成军时,军力曾达亚洲第一。1886年,这两艘铁甲舰停泊日本长崎补给、维护时,坚甲巨炮引得日本朝野一片恐慌。在晚清这个孱弱的封建政权时期,“定远”、“镇远”是为数不多的荣耀之一。



然而,因晚清政府的昏聩无能,对北洋水师后期投入严重不足,“亚洲第一”的位置仅保持了一两年,就被日本联合舰队超过。对记者讲述这段历史时,陈悦言词沉痛。在他的眼中,北洋水师在甲午海战之前就已经被清政府断送了。



但就是在这样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中,“定远”、“镇远”还是用它们的巨炮发出了悲壮的怒吼。



两舰均参加了1894年9月17日的黄海大战。此战北洋水师10舰中,沉四、逃二、伤二,只余“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面对12艘敌舰仍毫无惧色。海战中日本舰队旗舰“松岛”被“镇远”305毫米的主炮命中,被迫退出战场。“定远”被日本舰队围攻,中弹数十发犹自奋勇相抗,引得日本军士惊呼“永不沉没的‘定远’!”



然而,“定远”最终还是沉没了。在威海卫保卫战中,“定远”被日军鱼雷艇偷袭击伤。在此情况下主动搁浅,作为海上炮台仍战斗不止,直至刘公岛失守前自爆沉海殉国。



而“镇远”在战前进港时因不慎触礁,已不可能出海作战,后被日军掳去,编入日本舰队,成为日本海军的第一艘铁甲战列舰。1911年作为武器靶舰,1912年被出售拆解,所遗铁锚、铁链被日本政府陈列于东京上野公园,以此羞辱中国。



在此次获得的老照片中,“镇远”舰、“平远”舰、蚊子船等众多舰船的原始照片都是首次发现。“镇远”被日军掳去后维修的一张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船体上的累累弹痕,但其威武雄姿仍震撼人心。看后让人不禁慨叹:有如此雄壮巨舰,甲午一败涂地,情何以堪!



而且,此次还获得了大量的日军舰队照片。其中,日军旗舰“松岛”的照片上,被“镇远”击中的巨大弹痕清晰可见。日军主力舰“赤城”,还有被击断桅杆和被击中后散乱的驾驶舱的特写。


明年将公开展出



对此次获得的600幅老照片,陈悦表示将先进行系统整理。目前他只是根据战争地点和时间对其进行了简单分类,他将逐一实地考证照片中的地点,最大限度地还原历史。同时,将尽快促成这些照片的公开展出。而目前,已经有部分照片添加到了北洋水师网站上。



今年,威海市甲午战争博物馆翻新过程中,陈悦已经无偿提供了大量的老照片。明年博物馆翻新完工后,将能够对这些照片进行首次公开展示。



陈悦目前的身份是威海“定远”舰景区策划总监。而实际上,陈悦已经由最初的业余“发烧友”变成了甲午战争的专业研究者。



2002年底,威海酝酿重造“定远”舰,对北洋水师有着深厚知识储备的陈悦受邀参与讨论。2003年7月,陈悦辞掉了在老家靖江的工作,赶到威海“监造”定远。可以说,新“定远”从龙骨结构、舰体涂装到军官仓门把手、家具雕花式样等细部,全部出于陈悦的拍板。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剧《走向共和》,片中“甲午海战”一幕即由陈悦监制。



而对甲午战争史研究来说,百余年历史的老照片更是难得的资料。陈悦介绍,这些照片为甲午战争中很多历史事件提供了佐证,补充了细节。比如《马关条约》签订后,日军进军台湾遭到了台湾军民的顽强抵抗。这段历史以前只有文字记载,而此次发现了日军在台湾登陆、行军和祭奠战死军士的照片。



日军攻打旅顺的时候,旅顺的清军曾经组织过一次规模很大的反击,以前国内只见过一幅照片,而此次发现了一系列,还有日军被压制在一个山头上的实景。此外,旅顺炮台、威海卫炮台等众多建筑的照片对研究当时的海岸防御建筑也能提供很大帮助。



陈悦总结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已经于去年出版了《北洋海军舰船志》,现在,他又开始把自己结合这些老照片的研究成果结集成《碧血千秋——北洋海军甲午战史》。“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照片,才能体现出它们的价值。”陈悦说。RJ025本版图片由陈悦提供



观点



北洋水师并非不堪一击



北洋水师网站现在已经发展成为甲午战争百科全书式的专业网站,其创办者陈悦,虽非专业历史学者,但凭着一腔热情和潜心钻研,现在也是甲午战争史专家,对甲午战争史特别是北洋水师有着自己的见解和研究成果。



陈悦认为,北洋水师实际上是一支悲剧性的精锐部队。装备,买的军舰都是当时世界的著名型号,现在在舰船史上仍赫赫有名;军官,全由近代化的学堂教育培训出来,部分还有出国进修的经历;水兵也和当时随意招募的陆军不同,要经过严格的教育培训逐渐选汰。这是一支已经非常近代化的舰队,船坚炮利,将英兵勇。但这支舰队的背后,是一个不近代化的昏聩封建政权。二者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北洋水师的覆灭也就成为必然。



成军之初的北洋水师称雄亚洲,排名世界第四。但晚清政府却没有继续投入军备以提高、哪怕是维持北洋水师的战力。再加上整个甲午战争期间,晚清政府懦弱无能的战略,北洋水师终于被彻底断送。即便如此,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中仍打出了荡气回肠的战斗气势和英雄气概,也给日本舰队造成重创,绝非一般人所认为的不堪一击。甲午虽败,但北洋水师绝大部分将士的英勇不能抹煞。



近几年,陈悦结合自己的研究陆续发表了一些文章,纠正人们对北洋水师的偏颇认识。



“主炮晾衣”说法不实



在国内的甲午战争研究中,有一个例子被反复引用,以证明北洋水师管理混乱、纪律松懈。1891年“北洋水师”访日,日本军官看到水兵在“定远”舰主炮上晾衣,并摸到了一手灰,从而认为“北洋水师”不堪一击。



而陈悦分析定远主炮的架退式结构、甲板高度和有效利用长度后,认为“水兵不会因晾晒几件衣服而费力冒险攀爬一个3米高、长不到2米、直径半米的短粗铁柱”。而水兵的衣服应该是晾在船舷栏杆、天棚支柱等处。此外,他还找到了同期美、日、俄、德等国的军舰上“衣裤飘飘,蔚为壮观”的大量照片。“‘主炮晾衣’一说是不懂海军常识者的夸张和编造。”中日弹药存在“代差”



海战战力的主要载体是弹头装药,陈悦通过分析来自日本的文字资料,发现中日舰队的火药性能存在“代差”。



日本海军于1893年启用装填烈性“下濑火药”的炮弹,下濑火药灵敏度高,炸后能引发高温大火,这与北洋旧部很多人后来不约而同地提到“敌人火药甚异,中炮之处随即燃烧,难于扑灭”相引证。



而北洋舰队用的还是黑火药,只能通过爆炸碎片和冲击波杀伤敌人、敌舰,威力有限,这也是北洋舰队的大口径火炮多次击中敌舰却从未击沉一艘的直接原因,像排水量不足千吨的“赤城”被定远305毫米巨炮击中居然能逃脱。



为邓世昌爱犬正名



北洋水师著名将领邓世昌在“致远”舰上养了一条名叫“太阳”的爱犬。1894年9月17日在大东沟海战中,“致远”舰撞击“吉野”未果沉没。邓世昌坠落海中后,爱犬“太阳”游至其旁,口衔其臂以救,邓世昌誓与军舰共存亡,毅然按犬首入水,自己亦同沉没于波涛之中,壮烈殉国。



上世纪90年代,电视剧《北洋水师》再现了这一情节。但有人认为这是演绎,更有人认为舰上养狗不务正业,进而把军舰上养狗的现象扩大为北洋海军军纪涣散的象征。



陈悦经过多方查找历史资料,确认“太阳”确有其事。虽然“太阳”的品种和名字的来历已经不可考,但在纪念邓世昌的挽联中、当时的《点石斋画报》都有“太阳”救主的记载,而且在北洋水师水兵的回忆中,直接说出了“太阳”的名字。



而对“舰上养狗不务正业”一说,陈悦表示,在军舰上豢养宠物是19世纪各国海军的传统——风帆时代船上养猫防止老鼠咬坏船材,铁甲时代舰上宠物更是五花八门,德国军舰上养过狗熊和小猪,甲午黄海大战中,日本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号甲板上就养了一头牛作为吉祥物。



“邓世昌是悲壮英雄,‘太阳’是忠诚义犬。”陈悦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