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90.html


刘涛怕时间拖久了情况有所变化,于是决定冒一次险。

在他格开穿越的一次进攻后,他啊抓住时机,用力跳起。双腿向穿越猛踢了过去。招式显得毫无章法。

船越一愣,心想“这是什么套路?”但是想归想,他还是本能的身子一侧,躲开了刘涛的这一脚。同时手中的刀由下而上的向刘涛挑去。

这下,船越的上身就暴露出了一个不小的空档。刘涛的人还在空中呢。当他的双腿刚刚从穿越的身前踢过时,刘涛用尽全身的力量,大吼了一声,身子一拧,手中的大刀冲着船越狠狠的劈了下去。

随着一股鲜血呈喷射状的喷出,刘涛完成了对穿越致命的一击。

刘涛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的那一下摔得不轻,加上他身上的刀伤,差点就让刘涛昏了过去。可他还是站了起来,只有战斗结束了,他才能真正的放松。

船越慢慢的跪在了地上。胸口上被砍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上面的肉和衣服向外翻翻着。正不停的往外冒着血。地上还有一截握着军刀的手臂。这是被刘涛一起砍下来的。脸上的五官由于剧烈的疼痛都拧在了一起。他可能到死都不会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会死在这个无名的地方。

刘涛走到穿越的身前,捡起了他的指挥刀。这是一把名贵的军刀。刀柄用黄金打造,以鲛皮、丝带、大漆为装。其光亮如珍珠,细碎如樱梅之盛开,柄鞘均雕镂镶嵌,把日本的金工业发挥到了极致。刀的一侧有铭法“国之柱石”四个字。另一则有一“御”字。想必是日本天皇的御赐之物。

刘涛抬起头来,看着只有出气没进气的穿越,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的刀法不错,是我第一个有力的对手。可惜啊-------你不该到中国来。你永远也当不了国之柱石!”

船越再也听不到了。他艰难的看了刘涛一眼,只抽搐了一下,就再也不动了。

“同志们,鬼子的指挥官死了!他们完了。杀啊!”刘涛仰天大吼着。好像在发泄着什么。

战士们都听到了,这仿佛给他们打了一针兴奋剂。因为他们在刘涛的声音里听到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和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战士们都和疯了一样,向日军发起了最后的进攻。日本人狠,我们比他们还狠!日本人打仗不要命,我们比他们还要不要命!日本人手里拿的是武器,我们手里也不是烧火棍!这就是战士们此时的想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很简单,但非常实际的想法。

战场上,枪支相磕的“喀嚓”声,和冷兵器相交的刺耳的金属声渐渐的小了。当最后的一名日军被砍死,这场惊心动魄的伏击战结束了。

刘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实话,在这场伏击战之前,连他自己也不能肯定,他的队伍到底有多少战斗力。而且当他知道这支日军是日本的关东军的时候。他心里更没底了。这下证明了,他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带出了一支比关东军还要强悍的部队。

“什么?这么大的伤亡?!”在听了马贵的伤亡报告后,刘涛一下子就蒙了。刚才那点自豪的感觉霎时间被冲的干干净净。

“是的,营长。日军一共282人,全被歼灭。但。。。。。。我们也付出了近300人的代价。敌我双方的战损比例为一比一。其余的战况还在统计,估计很快就有结果了。”

马贵机械的向刘涛报告着各种数据。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场战斗下来,大半个营没了。刚才还活生生的面孔,这会就没了。”一想到这,刘涛就心痛的直哆嗦。

刘涛一屁股坐在一块山石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有理由难过,这些人都是他刘涛一手带出来的,是创建根据地的老底子。一下子就没了,这让年轻的刘涛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中,不能自拔。

“石震,叫民兵马上打扫战场,救治伤员,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要快!”郑海大声的吩咐着,自己却朝刘涛走来。

眼看刘涛满身是血的坐在那里,可把他下了一跳。“老刘,你怎么样了?伤在哪里了?卫生员!快,营长受伤了。快!”

刘涛拉了郑海一下说到:“老郑,别喊了,我没什么。队伍这么大的伤亡,我心痛。这么多的好战士啊,说没救没了。他们可都是我的老人啊。怎么就。。。。。。”话没说完,刘涛又陷入到无边的痛苦中去了。

郑海在刘涛的身边蹲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刘涛。一字一句严肃的说道:“刘涛同志,这是在打仗,打仗就会有伤亡。我知道战士们都是好样的。我们是军人,军人的职责是什么?你我都清楚。这次战斗伤亡是大了点,说不定哪天我俩也会死在战场上。没办法,这是军人的宿命。也是军人的荣誉。战士们为国牺牲,重如泰山!你以后有的是时间去痛苦。但是现在日军的援军说不定马上就会到。你还在这里像个娘们似的哭天抹泪。你是这支队伍的军事主官,你要没了主心骨,那战士们怎么办?武器没有,我们可以去鬼子哪里夺。队伍打光了,我们可以在拉。但是心要是死了,就什么都完了。”

郑海一把抓住刘涛的衣领,大声的向他吼着:“同志,你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日军,而是你自己。你自己都打不赢自己。你还怎么和日本人打?刘涛,你他娘的别让我瞧不起你!”

郑海的一通大骂,把刘涛彻底的骂醒了。

“是啊,我在干什么?我这是在对战士们的犯罪啊。心里光想着伤亡。眼光太短浅了。”

刘涛使劲的摇了摇头。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猛地站了起来,用力的握住了郑海的手说到:“谢谢你。”

郑海这下放心了,他知道以前的那个刘涛又回来了。因为他从刘涛的眼神又找到了那种沉稳、自信和威力足够大的杀气。

“妈的,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傻在这里了呢。”

刘涛冲郑海眨了眨眼睛,小声的说道:“政委,原来你也会骂人啊。”

郑海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一拳砸在刘涛的肩膀上笑骂道:“娘的,还不是被你给逼的。”

“啊!我说政委,你轻点行不行。没死在鬼子的手里,要是死在你的手里可就太冤了。”

郑海连忙扶着刘涛,不停的赔罪:“对不起,对不起,忘了你负伤了。下次让你还过来就是了。”

刘涛稳了一下,对郑海正色说到:“政委,现在时间紧急,伤员转移走了以后,那些实在是拿不走的物资,就一把火全烧掉。要快。”

郑海点头说到:“我已经吩咐好了。战果以后再算。我的意思是日军又吃了一个大亏。肯定不会善罢的。我建议,派人马上通知根据地的老乡。即刻转移到大山里去。防止鬼子的疯狂 报复。带不走的就地掩埋。”

刘涛说到:“政委说得不错。这事要马上办理。另外,这次缴获的军火。要分批的藏在大山里。地点要绝对的保密。而且不能和老乡们在一起。太危险了。”

郑海说到:“我同意,这事我看就让马贵去办好了。”

刘涛看着郑海说到:“政委,老乡转移的事,还要你去负责。你带上三个大队的民兵。我这里留下一个。来牵制住日军。和他们玩捉迷藏。。。。。。”

“不行,让我带着老乡转移,我没意见。可你这里就留一个大队是不是太少了。我看还是你留下三个大队吧。刚打过一仗,能打仗的战士不多了,还要长途转移。人少了不行啊。”

刘涛急了,大声说到:“政委,你那里比我们这里重要。老百姓是根本。没有了老百姓,我们能干什么?!再说了。我们人少,目标也小。这里方圆几百里都是大山。鬼子地形没有我们熟。他能来多少人?一个联队撑死了。就凭鬼子的一个联队就想抓住我?你放心,我还年轻,还不想死。这是就怎么定了。”

“那。。。那就怎么办吧。”郑海见刘涛很是坚决。也就不说什么了。

“老刘,你多多保重!”

“你也一样,保重!”

“保重!”

“对了,老刘,你去看看二柱子吧。他。。。。。。他伤的很重,恐怕。。。。。。”

“什么?他在哪?”

当刘涛在看到二柱子的时候。他正躺在一副担架上。肚子上裹着厚厚的纱布。脸色苍白的吓人。

刘涛看着自己这位表哥。虽然是名义上的。但是他是刘涛来到这个时代的唯一的一个亲人。不管在什么时候,他总是在关心着刘涛。支持着刘涛。虽然刘涛不时的教训他,有时还骂过他。但在刘涛的心理,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的真正的亲人了。现在看着二柱子静静的躺在那里,刘涛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哗得流了下来。

刘涛摸着二柱子的脸,轻轻的喊道:“二柱子,表哥,你醒醒。我是小六啊。我来看你了。你不能扔下我一个人啊,你不许当逃兵啊。你不是说过的吗?你算过命的。你会活到八九十岁的。你会子孙满堂的吗?你醒醒啊。。。。。。”

刘涛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呜呜的哭了起来。身旁的卫生员也跟着哭了起来。在他的眼里,此刻的刘涛,已经不是什么战斗英雄,也不是什么营长。而是一个弟弟在呼唤着自己的哥哥。脚下也不是什么杀气冲天的战场。而是充满了浓浓的亲情。此刻这感人的一幕,怎能不让他感动的放声大哭?

“哦”二柱子仿佛听到了刘涛的呼唤,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他,醒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