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7/


(二)年 事

乡下的年,和城里的年是有区别的,乡村的年里总是充满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有着自己的特色。寒冷的冬天 ,平静的乡村因年的到来而多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喜庆。

这不,刚进入腊月,挑个好天,女主人就要带领着全家大扫除。房梁上的蜘蛛网、柜子顶上的灰尘、犄角旮旯里的烂东西,全被清除了,积攒了一年的尘土被搅动起来,飞扬起来。大人们头上包着头巾、手里拿着扫帚、笤帚,仔细地清扫。等到窗明几净,洒了水的地上也清扫过了,整个屋子飘荡着一种好闻的带着泥土的气息。而后,盖帘、箅子、菜板、桌子等也都刷洗得干干净净地放在院子里向阳的地方晒一晒。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扫房”。

从腊月二十三祭灶开始就更忙了,杀猪、宰鸡,准备过年 的伙食。杀猪通常得找一、二个人帮忙才行,抓猪、杀猪、褪猪、给猪开膛等,这些都得够人手才能完成,小孩子们则是好奇地围前围后地转悠,偶尔也打个小支应。当灌好的猪血肠煮熟了,掺合着新鲜猪肉的香味很快就在院子里弥散开来,杀猪的程序就基本完成了。小孩子们更乐意干的事情是追鸡,家里的公鸡除了留下一只打鸣外,其余都会做了餐桌上的美味。不下蛋的老母鸡也会在年关成为人们口中的美味。追鸡是孩子们的事,追鸡要一鼓作气,直到追得鸡累了,跑不动了,才能擒住,不能让它再缓过气来,对于农村跑惯了的孩子这当然不在话下,不是 劳动,反倒是乐趣。

每年的这个时候 ,仿佛是要犒劳这一年的辛苦似的,蒸豆包、撒年糕,是家家户户不可缺少的节目,掏上几升今秋新打下来的黄黍米,上碾房碾成细细的、金灿灿的黄米面,煮几碗自家田里种的红小豆、花豇豆,蒸出各具特色的粘豆包和年糕,有的人家还要蒸几锅馒头、花卷,一起装到一个缸里放到冷屋子里冻着,随吃随热,可方便了。我最喜欢吃的是刚出锅的粘糕,想想,大冷的冬天 ,尤其是刚从天寒地冻的外面疯狂地玩了一阵子回来,走进热气扑面的屋里,吃一口香气扑鼻的粘糕,手暖了、身子暖了、心也暖了,是何等的幸福呀!

年前总要抽出时间去赶集,女孩子欢天喜地地去买衣服、头花、头绳、头巾、手套等,细细地挑选心爱之物;男孩子则是欢呼雀跃地去买鞭炮。

大年三十再清扫一下卫生,这多数是孩子们的活了。大人们则是在屋子里忙碌着,准备中午饭和年夜饭,小孩子们这时也变得特别听话、懂事,会按着大人的要求,把院子、畜棚细细地打扫干净,在畜槽里放上新鲜的草料,牲畜也是要一起过年的。

吃过中午饭,家家户户都要忙忙碌碌地贴对联和挂钱儿了,农家的对联多是村子里有文化的人手写的,记得当时爷爷就曾给许多人家写过对联,挂钱儿也是自家买来五彩纸自己切刻的,那时的对联和挂钱儿虽然略显粗糙,但是却蕴味十足,充溢着浓郁的喜庆之气。

天到掌灯时分,全家人就围坐在一起守岁了。孩子们总是耐不住寂寞的,不一会儿,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在一起,满村子按家按户地跑着玩,每个人都穿着新衣服,手里提着一盏小灯笼,虽然小灯笼和各家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相比逊色不少,但是,孩子们还是自得其乐地向小伙伴展示着自己的灯笼。盏盏红灯笼映红了小山村,小山村也变得红红火火。玩了一圈,跑累了的孩子们又都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实在困极了,就去躺一下,但仿佛刚刚进入梦乡,就听见有的人家的爆竹响了起来,大人们便开始忙活了,有的忙着叫醒孩子、有的抱柴禾煮饺子、有的去院子里放鞭炮,那清脆的爆竹声噼噼啪啪地响起来,火星四射,很快,整个村子的爆竹声就连成了一片······

天渐渐放亮了,拜年的人们一拨又一拨地来了,寒暄着、问候着,吃着瓜子和花生,剥着糖果,在推让声里喝着茶水······天大亮了,家家院子里都是满地的碎碎的红纸屑,飘荡着新的一年特有的韵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