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无不胜的红色“铁军”之十七、十八

十七、参加平津战役后“南下”当先锋

在东北全境解放后,为了加速全国解放的步伐,党中央毛泽东于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向东北野战军发出电令:“望你们立即令各纵队以一两天时间完成出发准备,于21日或22日全军以最快速度行进,突然包围唐山、塘沽、天津三处敌人。”

于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东北野战军共计七十万兵力开始出发,在十二月上旬东北野战军各纵队陆续入关。“铁军”部队六纵队,在纵队司令员洪学智、纵队政委赖传珠的率领下,分两路过长城,直奔河北遵化。十二月十二日六纵队接到命令,实施割断平津之敌联系的任务,十二月十六日,六纵队按时到达预定地点——马头镇,并与其他纵队相配合,完成了对北平的割断包围,与此同时,其他纵队又完成了对天津和塘沽的割断包围。华北国民党傅作义集团军被分割在北平、天津、塘沽三个地区,已成了笼中之鸟。

在一九四九年一月三日,东北野战军完成了对天津之敌的包围,“铁军”部队六纵队十七师赶到预定地点——杨柳青,与其他部队共同做好攻击天津的准备工作,参加攻打天津的战斗。在这时,“铁军”部队六纵队实际上是分别执行两个任务,其一是六纵队的十六师和十八师执行对北平的割断包围任务,其二是六纵队十七师执行攻打天津城的任务。在解放战争时期,“铁军”六纵队十七师是善于打攻坚战的部队,在攻打四平,攻打锦州,攻打天津,这支部队都出色地完成了攻城的任务,立下了不可磨灭的战功。一月十四日,总攻天津的战斗开始,万炮齐轰敌人的阵地,炮声停止后,“铁军”部队六纵队十七师和其他部队迅速发起了冲锋,经过二十九小时的激战,全歼天津国民党守敌十三万人,天津解放。塘沽之敌得知天津失守,大约有五万多人,从海上乘船逃走,塘沽很快解放。北平守军最高将领傅作义不得不从犹豫之中走出来,被迫与解放军进行和平谈判,一月三十一日,北平城内最后一批国民党军队开出城外,欢迎解放军入城。北平和平解放,二月三日,东北野战军进入北平市。至此,平津战役胜利结束。

一九四九年三月十一日,东北野战军正式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取消东北野战军的纵队番号,“四野”下辖四个兵团,即十二兵团、十三兵团、十四兵团、十五兵团。“铁军”部队六纵队改编为四十三军,归十五兵团管辖,十五兵团司令由“铁军”将领邓华担任。

当时在“四野”部队中,“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将革命进行到底!”等口号很流行,“四野”部队改编后,派出先遣部队,向中南挺进,“铁军”部队四十三军就是这支先遣部队,接到命令后,这支部队迅速向中南挺进,进军武汉。

平津战役结束后,四十军、四十三军从北平市郊出发,冒着陡峭春寒,长途跋涉二十多天,于三月下旬,先后到达郑州以东、隆海铁路以北地区,队伍刚停下不久,四十三军接到命令,进击黄陂之敌,四十三军作为先遣部队日夜兼程,渡过黄河。

五月十四日,洪学智指挥四十三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江北敌军发动进攻,当日,一二七师攻克黄岗,一二八师攻占兰溪,一二九师攻占浠水,开辟了渡江通路。

“铁军”四十三军已做好渡江战斗的准备,可敌人守卫长江的部队听说“铁军”要过长江,日夜不安,他们怎么敢同“铁军”作战呢?与“铁军”作战的下场会是怎样呢?敌守卫部队只好放弃作战。

五月十四日下午,四十三军三八三团进至江边,团长孙干卿一面从望远镜里观察对面仍在敌人手中的黄石港,一面寻找百姓隐藏起来的船只,准备渡江。

天色渐晚,江风渐凉,孙干卿回到团部坐下,几个战士便押着两个国民党军官来找他,这两个人是受黄石港守军三0五师九一五团团长郭坚之命,来江北联系起义事宜的。

孙干卿一听大喜,问对方起义有什么条件。

一个国民党军官回答“关于起义条件,请你们派人到我军团部商议。”这时候派人过江,简直无异于赴鸿门宴,孙干卿团长正在犹豫,洪学智恰好来到三八三团部,听到这一情况,洪学智当机立断,无论敌人是真降还是假降,一定要派人去,这是一个好机会。随后,洪学智又亲自向两个国民党军官解释了我军的政策,对其好言鼓励、抚慰一番。

四十三军三八三团年轻的参谋张志诚接受了这一危险的任务,月黑风高,一叶小舟载着几个人向江南翩然划去。

在敌团部,参谋张志诚开门见山,讲明了我方条件,要求对方就地改编,留守黄石港,负责掩护我军渡河。敌军团长郭坚起义的决心已定,连如何对付附近国民党军的作战计划都定好了,谈判毫不费力,而且,这个团长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没有执行敌三0五师师长毁掉沿岸船只的命令。他要戴罪立功,想用留下的船运送解放军过河。

任务圆满完成,四十三军三八三团参谋张志诚带着敌团长回到江北。洪学智听完敌团长郭坚的汇报后,为了防止意外,立即让敌团长速回江南,尽快组织船只,运送解放军过江,敌团长旋即折回黄石港。

凌晨三点多钟,第一批渡船由南岸驶来,包括汽艇一艘,大小帆船十余只,四十三军三八二团和三八三团二营安然渡江,随即展开,掩护大部队源源不断地渡过长江。

过江之后,大雨瓢泼而至,四十三军顾不上天黑、雨大、路滑,向残敌展开连续追击,不久解放了鄂东地区的鄂城、大冶、阳新,紧接着又解放了九江、南昌。在“铁军”部队四十三军渡江后,湖北省武汉国民党守军和湖南省长沙国民党守军先后起义,这两个省会城市陆续回到人民的怀抱。

“铁军”部队四十三军进入江西大地,这是红色的土地,当年红军就是在这块红色土地上战斗、成长、壮大起来,中央革命根据地就是在这片红色土地上建立起来的,在五次反围剿中,红军凭借大无畏的勇敢精神,狠狠打击了在武器弹药上和兵力数量上占优势的国民党军队,但同时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有数不清的红军官兵牺牲在这块红色土地上。这时“铁军”部队又进入了这块红色土地上,但这次与以前不同,“铁军”部队是在胜利进攻中,南下横扫残敌来了。本来四十三军想在江西大地上多消灭一些敌人,可是驻防江西的国民党军队听说共产党的“铁军”部队四十三军来到江西,早就把魂胆吓没了,纷纷溃逃。四十三军在江西大地上,转战多日,仅消灭了四千余敌,敌人主力部队望风而逃,“铁军”部队四十三军乘胜前进,没有多久,就来到赣粤边界,准备进攻广东。

历史有的时候也会有巧合,在当年北伐战争时,叶挺独立团就是从广东出发的,这支共产党最早的正规武装部队是北伐的尖刀部队,从南往北打,打到武汉,第二次北伐中,打到河南境内,叶挺独立团是北伐的先锋队,打败了北洋军阀,为北伐立下卓著战功。在解放战争中,这支由叶挺独立团发展起来的“铁军”部队四十三军又成为了解放军先遣部队,从北往南打,从东北的黑土地打到了广东,成为解放大军的一支劲旅,不间断地击败国民党军队,所向无敌。

十八、攻占“两广”

“铁军”四十三军到了赣粤边界后,又以泰山压顶之势,先后取得攻占广东、广西两省的胜利。

在祖国正在筹备举行开国大典之际,毛泽东发出命令:“向广州进攻!”从此广东战役开始。

“铁军”四十三军接到进攻广东的命令,全军立即行动,日夜兼程,向广州方向杀来,由翁源、新丰一带直插向佛冈、从化、增城,跑在最前面的是四十三军前卫师127师,这支部队在师长王东保、政委刘锦屏率领下,从南康出发,跨越广东门户梅岭关,跋涉在大庾岭和滑石山脉里。

十月九日,路过翁源时,侦察连长带着刚抓到的两个俘虏,向师长王东保报告说,前面佛冈县、花县有敌三十九军103师号称“钢铁团”的307团据守,该敌共计两千余人,全副美式武装,已占领佛冈河两岸山地,并构筑坚固的工事和地堡。

佛冈离广州仅一百公里,显然敌人想在此阻止解放军向广州挺进。“铁军”根本就没把敌人这支所谓“钢铁团”放在眼里,什么“钢铁团”,在“铁军”面前也许是“豆腐团”,“铁军”准备用最快的速度歼灭这支敌人的“钢铁团”。

四十三军127师立即急行军七十公里,包围了佛冈,并于十月十五日发起总攻。在强大炮火支援下,经过两个小时激战,歼灭敌“钢铁团”,俘获敌团长王家桢,并占领了佛冈。与此同时,四十三军128师也加快行军的速度,从佛冈以东向花县、广州方向挺进,于十月十三日,夺取高塘铁路桥,歼敌两个营。

至此,解放军已从东、北两个方向逼近广州,听说“铁军”来了,沿途国民党军队闻风丧胆,纷纷溃逃。广州以东和以北的国民党部队,除广九路的109军一部逃亡潮汕外,其余均缩进广州。广州国民党守军将领余汉某对“铁军”部队“进攻勇猛”的特点是很了解的,面对“铁军”部队四十三军要攻打广州的态势,他已丧失信心,首先就觉得自己是守不住广州的,他手里虽然有十五万部队,但他认为无法挡住“铁军”的进攻。他在忧心重重中,开始在广州城边布防部队,防止“铁军”的进攻,但这种布防是很脆弱的,在“铁军”部队发起进攻时,还没有交战,国民党守军纷纷弃阵南逃,“铁军”四十三军几乎就没有遇到顽强抵抗,迅速向南挺进,直奔广州城。

余汉谋见形势大为不妙,立即按蒋介石的“保存实力,撤往海南。”的部署,开始紧张地布置总撤退。

“铁军”四十三军向广州攻击前进最快的是128师,他们一路追击退出三道防线的残敌,于十月十四日下午追至广州城下。

没等“铁军”四十三军128师攻打广州城,广州城内顿时乱成一片。广州城内的国民党守军无心与“铁军”部队作战,纷纷逃离广州,一些国民党特务正在城内搞破坏活动。四十三军128师在广州城下,迎面而来的不是广州的守敌,却是一群挥舞三角彩旗的学生。

“解放军同志!”学生们象见到了亲人似的高声大喊:“国民党大部队已经逃跑了,市民们正准备欢迎解放大军进城,你们快去阻止特务的破坏活动吧。”

“铁军”四十三军的先头部队一二八师的官兵听说城内的特务们正在炸桥、烧仓库,急令部队跑步前进,他们没有遭到敌人的任何反抗,就迅速入城,顺利地接收了城内的广播电台和警察局,并先后占领了国民党李宗仁的总统俯、阎锡山的行政院、白云机场,紧接着四十三军整个部队入城,至此广州城解放。

“铁军”部队四十三军攻占广州后,马不停蹄,展开兵力,兵分三路,一路是由一二七师占领广州城,在城内清扫残敌,另两路分别是一二八师和一二九师,向西杀去,清扫广东残敌。

十一月二十六日,四十三军一二九师向西攻击前进,在信宜的战斗中,获悉国民党军十一兵团驻防在容县,立即集中全部兵力进攻容县,敌十一兵团沿途层层阻击却一路败退,兵团副司令胡若愚见解放军进军凌厉,决定亲赴一线坐阵指挥,不想在乱军中被当场击毙。敌十一兵团主力第五十八军也被大部歼灭,敌十一兵团司令鲁道源无力再战,只好化装逃跑了。

一二九师在容县歼灭了敌十一兵团,击毙该兵团副司令胡若愚的消息传开后,同属“铁军”四十三军的一二八师也想立个同等的大功。

机会也就在这个时候来了,十一月三十日,四十三军部发出命令,“敌第三兵团已进至博白以东地区,各部立即组织兵力将其就地歼灭”,一二八师立即将进攻重点转向博白,在沿途的进攻中得知,敌第三兵团司令张淦正在博白。一二八师三八二团一马当先,日行六十多公里,迅速摸到博白城外,经过认真研究,他们决定趁着敌人对解放军兵临城下尚未知晓,趁夜入城,活捉张淦。

夜色降临后,三八二团卸下背包,轻装行进,两个小时急走二十多公里,顺利潜入博白城中。当时已是半夜,敌兵营哨兵正在打瞌睡,见面前出现一队武装人员,丝毫没想到是解放军来了,还以为是自家部队,半梦半醒地问道:“你们在前方不好好打仗,退回来干什么?”

解放军战士将计就计,说:“我们是十一兵团的,有紧急情况向张司令报告。”

马上有一名敌兵带着他们几经折转,来到一座图书馆门前。张淦正在这座图书馆的后院,守在图书馆前面的敌人卫兵见来了一群人,立即问道:“哪一部分的?”

解放军战士答:“十一兵团的通信兵,有急事报告张司令官。”

“通信兵怎么会来这么多人?”敌人卫兵提高了警觉,这时又有些卫兵走了出来。

不能在犹豫了,解放军战士立即扑向前去,一番短暂近身搏斗,没放一枪,动作十分迅速,将所有的敌人卫兵全部擒拿。

门口一阵响声还是惊动了睡在后院的张淦,他按老习惯披衣起床,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当他走出房门时,忽见一队武装人员冲了进来,猛地惊醒,感觉形势不对,立即回身跑回屋子里,他想躲起来,可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情急之下,一头扎到床底下。

解放军战士破门而入,很快发现张淦露在床外的一支脚,上前将其拉出来,这位当了十八年的国民党军中将司令官只好战战兢兢地举起手来。

“我要将功赎罪。”张淦在三八二团团部说,脸上还挂着钻入床下时擦破皮后留下的血迹:“我立即命令我所属的部队,放下武器,向贵军投降。”

但在这个时候,张淦所属的部队早被“铁军”部队打得七零八落,敌三兵团的许多部队已被打散。

“铁军”部队开始向广西进军,同其他解放军部队共同参加广西战役,目标对准了国民党白崇禧的部队,向国民党桂系大本营发起进攻。

国民党桂系总头目白崇禧面对解放军各路人马,自感无力回天,陷入迷惘之中,在蒋介石的诱惑下,他丢掉自己几十年经营的桂系部队,乘飞机逃往台湾。

白崇禧放弃广西后,残留在广西各地的国民党军队仍有数万之众,他们准备翻过十万大山,经钦州进入越南,逃避解放军的追歼。

国民党军的残敌集中在钦州,十二月六日,解放军分五路大队人马进逼钦州。敌人早已乱作一团,各种军用大汽车、吉普车、水陆两用汽车摆满公路,汽车拖载着崭新的美制重炮、机枪、步枪、电台、工兵器材、弹药等等,数不清的军用物资,在公路边上,一群群国民党残余力量慌慌张张地忙碌着。

在这种草木皆兵的气氛中,解放军各路部队飞一般冲进钦洲。国民党军队无力抵抗,一触即溃,留给解放军的任务主要是抓俘虏,“铁军”部队四十三军来个抓俘虏比赛,四十三军有一个营的兵力抓了两千人俘虏。在整个钦州地区,解放军一举歼灭了国民党军队四万余人。国民党军队的残部四处乱逃,解放军的大追击开始了。为了阻止残敌逃出国境,“铁军”部队四十三军行动迅速,抢先进入越南境内,从南向北截击敌人退路。

这个时候,在距镇南关不远的隘店,战争仍在进行中,守在那里的国民党军队是刚刚抵达不久的黄杰兵团九十七军残部,他们准备从这里逃往越南,不想被解放军追上了,尾追这股敌人的是“铁军”四十三军一二七师的一个团和一二九师。“铁军”连日来冒着绵绵细雨,翻阅十万大山,拼命追击,十二月八日进至上思城地区,当晚与国民党军一八八师残部遭遇,俘敌两千余人。十二月九日“铁军”继续向思乐、明江、凉江前进,十二月十日上午在迁隆岗又歼敌千人,黄昏时进至思乐,当晚即获悉黄杰兵团残部由明江撤至思陵、峙浪一线,企图向越南逃窜。“铁军”当即兼程追击,于十二月十三日抵达思陵西南国境上的隘店。这时国民党军的一部分已逃出国境,“铁军”四十三军的战士们展开战斗,将未来得及的逃出国境的黄杰兵团后卫主力九十七军截在中越边界公母山上。国民党军做梦也没想到,“铁军”会来得这么快。当“铁军”发起攻击,一发发炮弹在敌人眼前爆炸时,敌九十七军参谋长伍国光还以为是驻在越南的法国人打错了,他愤愤地骂道:“是谁与法国人交涉的?一点都不会办事,倒叫法国人打起我们来了!”但现实立即纠正了他的错误看法,冲进他的眼帘的却是一队队穿着解放军服装的“铁军”战士,无奈,国民党军只能拼死抵抗。

经过四个小时的战斗,国民党九十七军军部、两个主力团和一个补充团全部被消灭,副军长郭文灿、参谋长伍国光以下四千人成了俘虏。广西战役至此结束,从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六日至十二月十四日,在历时三十九天的战役中,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除约两万人逃入越南法国占领区外,其余全部被歼。广西战役结束后,“铁军”部队四十三军一二七师参加了在广西境内的著名“荡平瑶山”的剿匪战斗,与友军相配合,消灭四大匪首,肃清了瑶山土匪,歼敌八千余人,平定广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