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五、东北战场上第一个胜仗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把目光投向东北,这是一块及其重要的战略要地,地大物博,物产丰富,而且有关东军留下的大量军用物资,谁能抢先占领东北,再挥师南下,谁就有可能独占中国,赢得最后的胜利。

蒋介石连续下了三道命令:一是命令解放区的人民军队“原地驻防待命”“不得擅自行动”。二是命令国民党部队“积极推进”“勿稍松懈”。三是命令伪军“切实维持地方治安”“抵抗人民军队受降”。

为了争取时间,蒋介石又连续发电报给毛泽东,要举行重庆和平谈判,目的是拖延时间,为了从后方调动兵力到东北,占领东北地盘。

毛泽东也未放松对东北的控制,他一直在调兵遣将,及早控制东北。一九四五年年九月十四日先期到达沈阳的八路军冀热辽第十六分区司令员曾克林,乘苏军飞机经内蒙飞到延安汇报。当时,毛泽东已去重庆进行国共两党和平谈判,曾克林只好向中央政治局汇报了东北的情况,刘少奇主持中央政治局连夜开会,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研究了全国军事部署,决定成立东北局。

中央的意图是山东军区的部队都要转到东北去,让山东军区的部队充当东北共产党武装力量的主力,而把山东解放区的控制权交给新四军。在全国各解放区中,中央明显地把东北放在了最为重要的地位上。

从一九四五年十月底开始,山东军区的部队陆续出发,除个别部队是走陆路外,其他绝大多数都是分三批乘船到东北的。先期到达东北的部队被称为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委,罗荣桓任第二政委,肖劲光任参谋长。

随后在十一月中旬,山东军区第一师梁兴初部约7500人,沿陆路到达锦州以西地区。在同一时间,山东军区海军支队约1000人沿海路经辽东半岛到达牡丹江地区。

山东军区直属机关警卫部队几个独立营,约4000人,沿海路分别于十月和十一月到达安东及沈阳地区。

鲁中军区司令罗舜初率领第三师及鲁中警备第三旅共9000余人,从海路到达辽东半岛,于十二月上旬到达辽阳、鞍山地区。

在这期间,“铁军”部队新四军三师七旅在彭明治的率领下也来到东北,这支部队与梁兴初指挥的第一师都被编入东北人民自治军直属部队,林彪直接指挥这两支部队,特别高兴,他常说这两支部队是一一五师的老部队,第七旅是“铁军”部队,第一师里也有在抗日初期原六八五团新二营的“铁军”部队,第一师长梁兴初就是铁军将领(梁兴初是抗日初期原“铁军”六八五团三营长),林彪在战斗关键的时候,必须使用这两支部队。

以上部队共6万人。除正规部队以外,山东军区还派往东北20个基干团,约3万人。

在东北民主自治军组建后,蒋介石也抓紧一切时间,不分昼夜地向东北调兵遣将,但是国民党的军队节奏略慢了半拍,共产党的军队从四面八方抢先来到了东北。

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一日,东北人民自治军成立的第二天,国民党军队在秦皇岛登陆集结,开始大规模向山海关的东北人民自治军发起进攻。

守山海关的是原八路军山东军区六师的部队,这支部队刚刚到达,便与敌人展开激战,但由于敌人部队数量与武器装备都比六师强,六师只好打了一阵子,主动撤退。十一月十六日,敌人占领了山海关,国民党军长驱直入,又占领了绥中。十一月二十一日,山东军区一师八千余人在师长梁兴初、政委梁必业(一九五五年授予中将军衔)的率领下,终于赶到了兴城,这个师的前身是八路军一一五师“铁军”六八五团新二营和六八六团,是在抗日初期林彪指挥的老部队。在十一月二十六日,黄克诚率领新四军三师到达锦西。林彪率领这些部队继续撤退。

紧接着国民党军又进占了锦西、兴城、锦州。十二月东北人民自治军撤到阜新,国民党军也跟到阜新,林彪只好率领梁兴初师和彭明治旅撤退到彰武、法库,而黄克诚率领三师余部退向通辽一带。这样国民党军基本控制了山海关与沈阳的铁路沿线,切断了关内解放区与东北的联系。随后,国民党军在东北最高司令长官杜律明下令,国民党军队兵分两路,南下占领营口,西进占领朝阳,国民党军队控制了辽沈西南地区,蒋介石十分满意。

一九四六年一月,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为东北民主联军,林彪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将战斗力最强的两支老部队——山东一师(梁兴初部)和新四军三师七旅(彭明治部)划归总部直属。林彪率部撤到法库秀水河子,他想与国民党军打一仗。这时国民党军第十三军八十九师孤军深入,向秀水河子扑来。林彪不禁心情激动,立即启动战前部署。二月十一日,国民党十三军八十九师的两个团进至秀水河子,梁兴初的一师和彭明治的七旅正式行动。二月十三日,两支部队抵达预定位置,像包饺子一样将敌人紧紧包住,当夜二十二时发起总攻,东北的冬夜是漫长的,又很寒冷,夜幕降临后,天地之间一片清寂,夜里二十二时整,总攻信号弹闪着亮光升上天空,划破了死寂的夜幕,骤然之间,枪声四起,梁兴初带着一师全面开火,埋伏另一面的彭明治率领“铁军”部队七旅也及时打响了山炮。

国民党军此时如梦方醒,原来自己早已被装进了死亡之网,无奈此时受到东北民主联军两面夹击,仓促之中不知如何应战,慌乱中已退到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

东北民主联军的“铁军”部队七旅配合友军从四面八方涌来,步枪上的刺刀在寒夜中闪光,短兵相接的巷战持续到二月十四日凌晨。

天已破晓,秀水河子战斗胜利结束,这是东北民主联军的“铁军”部队打的第一个胜仗,共打死打伤国民军五百余人,俘获九百余人,另缴获各种炮三十八门,轻重机枪九十八挺,弹药七万多发,汽车三十二辆,电台两部,及其它战利品。

虽然秀水河子一战打胜了,但在二月十六日,国民党军廖耀湘的新六军从盘山、沟帮子一带进至沙岭,在沙岭一战,东北民主联军的另一支部队失败了,国民党军继续向北推进。

东北民主联军准备在四平一线阻击敌军前进,著名四平保卫战即将开始。

国民党大军平推,廖耀湘率领新六军,与新一军会师,两大国民党王牌军构成了对东北民主联军在四平塔子山阵地的三面包围。塔子山位于四平东北方,距四平仅有十余里,是这一带最高峰,站立山顶,可以清楚地俯视四平全境,失去塔子山,四平危在旦夕。

敌军大兵压境,派哪支部队去阻击敌人呢?一向冷静无言的林彪想起了“铁军”部队七旅,他“腾”地站了起来:“立即派三师七旅轻装前进,速至塔子山。”,此时正是五月十七日的黄昏。但是在七旅未赶到塔子山之前,塔子山的守军在敌军的猛烈的攻击下,阵地失守,林彪只好命令已赶到四平前线的七旅到东南高地阻击敌军,掩护大部队全线撤退。“铁军”部队七旅接到命令后,在东南高地上英勇阻击敌军,将敌军牢牢地挡住,但伤亡也比较大,许多当年从井冈山走下来的红军老战士,他们历经万里长征、八年抗战,最终却过早地捐躯于东北这片黑土地上。“铁军”部队七旅终于完成了阻击任务,在大部队安全撤退后,他们边打边撤,敌军占领了四平也就停止了追击。

自四平被敌军占领后,东北民主联军一直退到松花江以北,部队进行休整,以利再战。

十六、转战东北三省

在东北国共两军战争时期历时三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一九四五年十一月至一九四六年六月)可称为东北民主联军主动撤退阶段,或称为“让开大路,占领两厢”阶段;第二阶段(一九四六年十月至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可称为国共两军“拉锯”阶段,也可称为“南打北拉”“东拉西扯”阶段;第三阶段(一九四八年一月至一九四八年十月)是东北野战军大反攻阶段,也可称为“解放全东北”阶段。在东北国共两军战争的三个阶段中,国民党曾三次更换国民党军东北最高司令长官,第一次是杜律明,第二次是陈诚,第三次是卫立煌,但无论换上什么人,无论采用什么军事战略,都挽救不了国民党军在东北的败局。

东北战场第一阶段结束后,东北民主联军主力部队即第一、第二纵队及总部直属部队撤至松花江以北地区,当时称为“北满部队”;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第四纵队撤至辽东地区,当时称为“南满部队”,两支部队在不同地区进行休整,同时加强根据地建设,“北满部队”在这段时期还进行了有效的大规模“剿匪”活动,长篇小说《林海雪原》的故事主要反映了“北满部队”“剿匪”活动的生动片段。于一九四六年十月,“北满部队”休整完毕,东北民主联军“北满部队”新增编六纵队,“铁军”部队七旅被编入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由陈光任六纵队司令员,从此人们就将以七旅为骨干的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称为“铁军”部队,这支部队也确实保持了“铁军”风格。

在一九四六年十月后,东北战场进入第二阶段,在这个阶段,东北国民党军重点进攻“南满部队”的临江根据地,防御“北满部队”从松花江南下,国民党军的这种军事战略,被杜律明称为“南攻北守”。鉴于此,东北民主联军进行了著名的“三下江南”和“四保临江”的战斗,每当国民党军进攻南满临江根据地时,林彪就指挥北满部队南下松花江攻击敌人重镇。南满部队曾四次进行保卫临江根据地的战斗,北满部队曾三次南下松花江攻击敌人,经过这样“南打北拉”,弄得敌人十分疲惫,东北民主联军的作战能力进一步提高,军事形势发展越来越有利于东北民主联军。

在东北民主联军“北满部队”三下江南的战斗中,“铁军”部队第六纵队立下了许多战功。在一九四七年一月五日,国民党军开始进攻北满,占领了其塔木。东北民主联军由一纵队主攻其塔木一带的敌军,六纵队策应一纵队的军事行动。陈光司令员率领“铁军”部队六纵队向焦家岭行进时,忽听前方枪声不断,知道前方有敌情,立即命令部队攻击前进。敌军依靠几个院落负隅顽抗,据侦察员说敌军只有七八十人,陈光司令员立即下命令,派一个团的兵力去围歼这股敌人,可是打起来却相持不下,陈光司令员暗暗怀疑,这股敌人到底是多少人?据抓来的俘虏说:“院落里至少有一个营的人。”

“在加上一个团兵力攻击敌人!”陈光司令员喊道。

但一个团投入后,进展仍不如意,打到当日黄昏,六纵队经过七次冲锋,才打下一个大院,据新抓到的国民党军俘虏说:“焦家岭远远不止一个营,新一军五十师的一五0团团部及一、三两个营还有当地保安队一部全部驻守于此。”

“在加上一个师的兵力攻击敌人!”陈光司令员怒吼了。

焦家岭的国民党军被紧紧围在中心,外围的东北民主联军六纵队兵力越聚越多。一月九日的晚上,国民党军终于挺不住了,敌团长率众溃逃,东北民主联军六纵队消灭了焦家岭的国民党军队,获胜而归。这就是一下江南“铁军”部队六纵队取得的战果。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林彪命令二下江南,越过松花江,攻打城子街。东北民主联军刚一出动,守在江南的国民党新一军长孙立人就得到了消息,他电告守城子街的国民党部队立即撤退。

第二天刚亮,守城子街的国民党军八十九团副团长罗顺辅第一批率众撤退,刚出城门,便遭到东北民主联军的迎头痛击,罗顺辅中弹负伤,仓促退回城内,敌军第八十九团团长曾琪没想到东北民主联军来得如此之快,忙登上了望台,举起望远镜一看,吓出了一身冷汗,东北民主联军从四面八方将小小的城子街围得水泄不通。

曾琪立即向外发电求援,可是援兵未到,只是来了几架飞机,空投一些弹药就飞走了。

上午九点钟,负责主攻的“铁军”部队六纵队在新任司令洪学智指挥下,对城子街发起猛烈的进攻,打到下午十六时,敌人的弹药基本耗尽,国民党军八十九团全部投降。这是“铁军”部队六纵队二下江南的胜利成果。

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东北民主联军打响了三下江南的战斗。此时国民党新一军、七十一军听从蒋介石的命令,准备渡江,攻打东北民主联军指挥部,七十一军已到松花江南岸的靠山屯,新一军也到了德惠以北,做好了一切进攻准备。

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第二纵队接到命令,攻击国民党七十一军八十八师二六四团,二纵队在靠山屯将敌八十八师二六四师包围,国民党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紧急调动农安的八十七师和德惠的八十八师去解围。哪知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此时已到了此地,在万毅的带领下,第一纵队向西急进,当日即把敌八十八师的3000多名援军围堵在郭家屯和姜家屯的两个小村子里,激战随即开始,一纵队一鼓作气,敌八十八师转眼间成了瓮中之鳖,共有810人被毙伤,263团团长以下1193人被俘。

第二纵队得知援军已被万毅解决,立即发起对靠山屯的进攻,经过猛烈的炮火轰炸,敌军被迫投降,360人都乖乖地做了俘虏。

迟迟来援的敌八十七师见八十八师先后失利,掉头就跑,却被洪学智带领的“铁军”部队六纵队扑住了踪影,“追!”洪学智一声命令,六纵队如猎人发现猎物,死咬着敌八十七师不放,一直追到敌八十七师老巢农安,终于形成了包围圈,打得敌八十七师急忙溃退。三下江南胜利结束。

三下江南的战斗,历时三个多月,国民党军的机动力量在东北民主联军的不断打击下严重减弱,逐渐丧失了主动进攻的能力,转为被动防守,而东北民主联军由被动防御转为主动进攻,东北的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

一九四七年四月,在“三下江南”取得胜利的基础上,东北民主联军开始向国民党军发动新的攻势。在东北的黑土地上,各纵队活跃地打击敌人,“铁军”部队六纵队更是首当其冲,这支部队在独立三师、四师和两个炮兵团的配合下,组成东线兵团,自五月十三日起渡过松花江,通过吉林以东的天岗、江蜜蜂等地,在老爷岭一带,消灭国民党新三十八师的一个团。随后转向海龙,驻守海龙的国民党暂编二十一师弃城逃跑,六纵队奋起直追,在烟筒山、双阳镇一带与独立一师会师,将已走入包围圈的国民党暂二十一师就地歼灭。顺利将东满和南满解放区打成一片,北满部队与南满部队形成合力,从此可以联合作战了。国民党军在东北各地受到严重的打击后,士气大为低落,国民党军的一些将领被迫放弃了一些中小城市,将兵力集中收缩在沈阳、长春、四平、吉林、锦州等重要城市中,积极修筑城防工事,以守待援。

在东北民主联军不断取得胜利的形势下,开始准备攻打四平。一九四七年六月,攻打四平的战斗打响,由李天佑指挥的一纵队和邓华指挥的七纵队负责主攻。“铁军”部队六纵队的十七师也参加了攻打四平的战斗,六纵队的十六师、十八师和其他部队机动于四平以南和东南地区,准备阻击来自沈阳的北援之敌。攻打四平的战斗进行了十六天,由于四平国民党陈明仁守军顽强抵抗,沈阳的北援之敌已出动,东北民主联军不得不放弃攻打四平,主动撤除阵地,历时半个月的四平攻坚战结束。

在四平攻坚战结束后,不久,东北国民党军最高司令长官杜律明以养病为名,离开东北,蒋介石派出自己的心腹陈诚来到东北任东北国民党军最高司令长官。在陈诚来到东北之后,他采取向辽西地区进攻的战略,主动进攻辽西地区的东北民主联军。而东北民主联军集中兵力,采取了“东拉西扯”的战略,在辽西一带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三战三捷,切断了国民党军队关内与关外的联系。东北民主联军又集中兵力,在辽北一带展开秋季攻势,直逼开源、铁岭,气势咄咄逼人,大有攻打沈阳的态势。

在东北战场第二阶段,东北民主联军对付东北国民党军最高司令长官杜律明时采取“南打北拉”的方法,折腾得杜律明疲惫不堪。杜律明离开东北后,新到任东北国民党军最高司令长官陈诚自以聪明,转而将进攻主方向改在辽西,东北民主联军却转而采用“东拉西扯”的打法,国民党军依然仗仗吃亏。在这次历时五十天的秋季攻势中,东北民主联军共歼灭国民党军六万余人,收复或一度攻克城市十五座,从此,在东北战场上,国民党军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在秋季攻势过后,东北民主联军马上又展开了一九四七年与一九四八年跨年度的冬季攻势,各纵队分散行动,分别包围了法库、彰武、新立屯。国民党军在东北最高司令长官陈诚,见东北民主联军分散行动,以为机会来了,便集中兵力,分三路向西北推进,企图同东北民主联军决战。机动分散的东北民主联军正好抓住这个机会,集中兵力速往公主屯,准备围歼国民党军的一路——新五军。“铁军”部队六纵队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公主屯、黄家山一带,首先与国民党新五军交火,牢牢地牵制住敌新五军,东北民主联军各纵队大军纷纷赶到战场,将敌新五军包围,历时四天的战斗,全歼敌新五军,俘敌一万三千余人,击毙七千余人,国民党新五军军长和两个师长都当了俘虏。公主屯之战结束后,气得陈诚肚子直痛,陈诚来到东北并没有改变国民党军被动的局面 。

一九四八年一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为东北人民解放军,共管辖十二个纵队,六纵队依然是人们公认的“铁军”部队。

陈诚到东北也就是半年时间左右,便以有病为名,学着杜律明的样子,狼狈地离开了东北。蒋介石在一九四八年初,将卫立煌调到东北任东北国民党军最高司令长官。卫立煌一到东北,重新进行了军事部署,固守要点,静观时局,将国民党军队主要兵力分别集中在沈阳、长春、锦州三大块,想以此在作扩张。

东北人民解放军在一九四八年初,向国民党军展开了全面军事攻势,东北战场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即“大反攻”阶段。“铁军”部队六纵队在冰天雪地之中攻占辽阳后,又马不停蹄,继续向南攻击前进,在友军的配合下,很快地攻占了鞍山,基本上控制了辽南一线,沈阳之敌几乎成为孤军。

在一九四八年三月,东北人民解放军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攻占了四平。

在东北人民解放军不断取得胜利成果的时候,党中央毛泽东决定集中兵力攻打锦州,切断国民党军队关内与关外的联系,攻占锦州后,将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彻底消灭。

在一九四八年八月,东北人民解放军正式将东北军区与东北野战军分开。一九四八年九月,东北野战军各纵队向辽西地区运动,做好攻打锦州的准备。“铁军”部队六纵队的十六师、十八师与其他部队集结与彰武、新立屯地区,准备截击沈阳西援之敌,而六纵队的十七师与其他部队则参加攻打锦州战役,从此辽沈战役的序幕拉开。

一九四八年十月十五日,东北野战军攻占锦州,锦州之战,全歼国民党军第六兵团,消灭敌人达十五万余人。

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受锦州之战的影响,长春国民党守军第一兵团司令郑洞国率部投诚,长春和平解放。

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沈阳国民党军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率部已到新立屯,并正式下达全线攻击黑山的命令。这时,原在彰武以北的“铁军”部队六纵队与其他部队进至黑山东北的厉家窝棚、郑家窝棚、二道岗子一线,打阻击,切断廖耀湘九兵团回沈阳的退路,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截断敌人后尾。

廖耀湘指挥国民党部队多次攻打黑山,都没有奏效,于十月二十五日,命令部队停止攻击,全线撤退,向东转移。

东北野战军司令林彪立即下令,东北野战军各部,立即行动,堵截敌军。“铁军”部队六纵队行动最快,他们从彰武以北出发,一天两夜强行军125公里,于十月二十五日进至北宁线姚家窝棚和厉家窝棚,并于二十六日凌晨三时,率先向追上的国民党新三军发起了突然袭击。国民党新三军顿时乱作一团,也不知解放军来了多少人,纷纷夺路而逃。六纵队打得国民党新三军四处溃散,紧接着六纵队用最快的速度继续向东追赶敌人,为了堵住廖耀湘兵团,六纵队减轻负担,加快行军速度,扔掉行李和干粮代,只留下枪支和弹药,部队二十多个小时未休息,既无时间埋锅做饭,又无时间架设电台,终于在于家窝棚一带,堵住了廖耀湘兵团的主力。六纵队立即与敌人廖耀湘兵团摆出决战的态势,当时六纵队还不足一个军的兵力,敌人却是三个军的兵力,但六纵队士气高昂,“以少胜多”是“铁军”的拿手好戏,“铁军”已有信心打败眼前的敌人。敌人慌作一团,敌人已失去了战斗能力。

东北野战军司令林彪知道“铁军”六纵队堵住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主力的消息后,特别兴奋,立即从指挥所的椅子上站起来,高声喊道:“好样的!六纵队!”,他马上命令:“各部队要以最快的速度向六纵队靠拢。”

此时六纵队犹如万吨水库的闸门,因恰恰堵在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退回沈阳的要道上,国民党军一批接一批地涌来,新三军、新一军接踵而至,六纵队与不断到来的敌军主力激战了一昼夜,直到十月二十七日凌晨四时,东北野战军五纵队、十纵队纷纷赶到,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再次乱作一团。

不久,东北野战军二纵队、三纵队也从敌人后方杀过来。国民党军廖耀湘惊慌失措,一路逃到新一军三十师师部,立即呼叫各军长向他靠拢。国民党新一军长、新六军长、七十一军长先后来到,被打散的兵团指挥官员也陆续前来会合,这些残兵败将聚在一起,廖耀湘焦急万分地命令道:“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尽早突围。”随后即匆匆乘车赶到新六军二十二师,临走时命令新一军三十师就地抵抗。

廖耀湘已无法挽回败局,整个兵团已被撕得七零八落。

十月二十七日,林彪向各纵队发出命令,对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发起最后决战,各纵队暂时先不睡觉和休息,要将敌人一举清扫干净,“哪里有敌人就往哪里打,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追”。从此时开始,战斗的场面完全改变,战场上已不分前方后方,一线二线,东北野战军各纵队的建制也乱成一团,只好“以乱制乱了”。野战军人员各个上阵,抓俘虏,缴武器,忙得不可开交,甚至宣传队员、医生护士、炊事员也全上了战场。国民党军已全无斗志,只要有人让他们投降,他们就一点都不会反抗,举起双手。

十月二十八日早晨,围歼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的战斗基本结束,辽西大地硝烟散去,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东北国民党军最精锐的廖耀湘兵团绝大多数官兵被消灭,廖耀湘被俘。不久沈阳解放,辽沈战役胜利结束。


本文内容于 2009-5-3 9:13:05 被边防守卫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