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三、“铁军”部队奔赴抗日最前线

正当八路军一一五师及三四三旅不断取得抗战胜利的时候,在山东地区国民党军队由于惧怕日军入侵,纷纷溃逃。山东民众抗日热情高昂,许多地方成立了抗日游击队,这些抗日游击队既缺经验,又缺干部,他们急需党的统一领导,党中央派主力部队去山东建立抗日根据地已是刻不容缓。鉴于这种情况,中共山东省委领导人黎玉同志向毛泽东请求,派正规的八路军部队到山东建立抗日根据地,发展和壮大抗日武装力量。

面对黎玉同志的请求,毛泽东认为开辟和扩大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关键。无论什么力量,如果失去了活动的基础,就如无源之水,是没有办法继续生存下去的。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之所以在很短时间内变得十分强大,就是开辟了中央苏区,有当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同样,要想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使八路军的游击战得以进行下去,也必须开辟抗日根据地,赢得群众的支持。 开辟抗日根据地,不但可以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而且还可以扩大八路军和共产党在群众中的影响,使共产党的政策深入人心,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

毛泽东马上决定,派八路军一一五师的主力部队分批分期到山东去。

一九三八年六至七月间,以一一五师三四三旅“铁军”部队六八五团第二营为基础组成的永兴支队(支队长曾国华)和一二九师工兵连与抗大分校的四十八位干部组成的津浦支队(支队长孙继先),奉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的命令,首先挺进山东省北部德州附近的冀鲁边地区。他们是最早进入山东的八路军主力部队。七月上旬,这两个支队到达乐陵、宁津县,协同当地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先后在庆云县西北黑牛王庄、宁津城歼灭伪军2000余人,打开了抗战的局面。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又决定调一一五师政治部副主任兼三四三旅政委萧华(一九五五年授予上将军衔)率一批干部去冀鲁边区,统一领导那里的武装斗争。随后,萧华率领旅部机关干部100余人由晋西南进抵山东省乐陵县。九月二十七日,成立了冀鲁边军政委员会,并将该地区部队整编为八路军东进抗日纵队,萧华任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邓克明任参谋长,符竹庭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五支队(永兴支队)、津浦支队和第六支队(由冀鲁边地方武装编成)。第五支队就是原“铁军”部队六八五团的一部分,支队长曾国华(原六八五团二营长),政治委员王叙坤,参谋长刘正,政治部主任刘贤权,下辖第四团(团长褚连三,政治委员朱廷宪)、第五团(团长龙书金,政治委员曾庆洪)、第六团(团长张策平,政治委员赖国清)。这是“铁军”部队在抗日战争时期第二次分开一支部队到山东,这支“铁军”部队归八路军东进抗日纵队管辖。 八路军东进纵队组建后,第五支队在曾国华支队长的指挥下,积极开展抗日游击战,有利打击日军,扩大八路军的政治影响。

六八五团在二营挺进冀鲁边之后,又组建了新二营,这时“铁军”部队还是三个营的编制。一九三八年十月,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派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整个部队去山东微山湖以西地区,进行抗日斗争,这支“铁军”部队要全部开往山东。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间,八路军总部向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和师政治委员罗荣桓正式下达了命令,要求已到达晋东南附近的六八五团以苏鲁支队名义先行入鲁。在这个时候,“铁军”部队六八五团团长扬得志被调往冀鲁豫支队,任支队长,这个支队由一一五师的三四四旅一部组成,直属八路军总部指挥,扬得志到达冀鲁豫地区后,在这一地区建立了抗日根据地,后来到解放战争时期,扬得志所辖部队已发展成兵团级部队,号称扬罗耿兵团,扬得志任兵团司令。

在扬得志被调走后,彭明治升任为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五团团长,一九三八年冬,根据中共中央“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决策,他奉命率领这支“铁军”部队开往苏鲁边区,从晋西到苏鲁边区约3000余华里,途中要穿越日军的几道封锁线。在行军过程中,部队遇到了很多困难,因此,有的人就把这次东进称作“小长征”。在这次小的长征途中,这支“铁军”部队先是首战韩庄、崔庄,歼灭伪军王显臣部800余人。不久,苏鲁支队到达湖西与湖西人民武装起义力量组成的山东抗日义勇队第二总队进行合并,并改称苏鲁豫支队(支队的活动范围还包括河南的夏邑县)。当时,彭明治任支队长,吴文玉(吴法宪)任政治委员,苏鲁豫支队的任务是巩固和发展湖西抗日根据地。

随后,按照中央军委部署,一一五师师部和六八六团在陈光代师长和师政治委员罗荣桓的带领下,也于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晚从山西西部的灵石县双池镇出发东进。部队冒着纷纷大雪,越过日军封锁的汾河和同蒲路,翻越了白雪皑皑太行山,穿过平汉路, 到一九三九年三月二日,八路军115师在代师长陈光和政治委员罗荣桓的率领之下到达鲁西地区,东进成功。

三月十四日,陈光代师长和罗荣桓政委率一一五师师部及六八六团,与中共泰西地委和由泰西人民抗日武装编成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在东平县常庄会合。随后,驻在鲁西北的区党委也赶到常庄,与一一五师一起活动。于是,八路军一一五师在山东又顺利地开辟了泰西这一立足点。

一九三九年五月下旬,一一五师接到中央军委的指示,苏鲁豫支队(即第六八五团)应继续分兵到徐州东南。为此,要跨越陇海和津浦两条铁路,任务十分艰巨。六月初,八路军总部来电,明确指示:“六八五团(苏鲁豫支队)应归还第一一五师建制,直属陈、罗指挥。”陈光同罗荣桓商量后,决定亲自到湖西去,指挥苏鲁豫支队向徐州东南展开。

八路军苏鲁豫支队奉命向苏北地区发展。一九四0年八月编为八路军第五纵队第一支队,彭明治任支队长,南下华中,增援新四军。同年十一月改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教导第一旅,彭明治任旅长。在这一段时期,彭明治始终是“铁军”部队的领队人。

一九四0年七月,陈毅、粟裕率苏南新四军主力北渡长江,进驻泰洲黄桥地区,北上抗日。但驻江苏省国民党军将领韩德勤不思抗日,却一心要消灭抗日的新四军,于是他部署兵力,攻击新四军,企图将陈毅、粟裕所领导的新四军“赶到长江里喝水”。新四军部队身处险境,“铁军”部队八路军第五纵队一支队,彭明治部接到增援新四军的命令,八月,在淮阴西边强度运河进入淮海区。彭明治指挥一支队在淮阴地区有力打击国民党顽军常备第七旅,打得顽军狼狈逃窜。九月,彭明治率部在高沟、扬口地区击退自涟水、新安镇出动的日伪军近千人的进攻,歼灭日伪军一百一十人,并击毙日军酋松本司令,战斗的胜利,大灭日军的锐气,大振八路军的威风。

九月三十日,驻江苏省国民党军将领韩德勤集中三万兵力,大举进攻黄桥,企图消灭陈毅、粟裕所领导的新四军。十月一日、二日,韩德勤的进攻部队受阻于暴雨,三日,雨过天晴,即分兵三路,气势汹汹地向黄桥扑来。

彭明治部受命前去支援新四军,他指挥“铁军”部队一路势如破竹,进展神速,在涟水境内突破韩德勤部署的盐河防线,相继攻克佃湖、东沟、益林、阜宁、东坎、建阳、湖垛、苏家嘴、凤谷村等村镇,直下盐城,动摇进攻黄桥的顽军侧背,威胁韩德勤的大本营兴化,并与南面的新四军配合,形成对顽固派韩德勤的南北夹击之势,有利地配合了黄桥之战。

当彭明治指挥“铁军”部队正在向南运动时,获悉新四军在陈毅、粟裕的指挥下,已取得黄桥决战的胜利,国民党军韩德勤部已被击溃。彭明治部当即改道东台截击溃逃的韩军残部。十月十日,在东台县以北的狮子口,彭明治部与北上的新四军胜利会师。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会师,扭转了华中战场的局面,确定了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在华中的主导地位。

在这次会师之后,彭明治部被改编为新四军第三师七旅,彭明治任旅长。从此,在抗日时期,彭明治率领新四军三师七旅驰骋在苏北的抗日战场上,转战苏北、淮北、淮南等地,作战一千五百余次,击毙日伪军五千余人,有利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被新四军军长陈毅称为:“华中主力的主力,党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的钢铁部队。”为建立巩固发展华中抗日根据地作出了贡献。在长期革命战争时期,七旅作战勇猛,屡建战功,新四军第三师一位老将军在一首诗中称赞彭明治:“姓字犹叫敌胆寒”,彭明治真不愧为是从老叶挺独立团里战斗成长起来的著名“铁军”将领。

十四、坚持抗战到底

彭明治所属的“铁军”部队被编入新四军建制,他心情格外激动,因为这时新四军军长由叶挺担任,在北伐革命战争时,彭明治是“铁军”叶挺独立团的一名排长,在抗日战争时期,彭明治已是一名“铁军”部队的旅长了,他要在老团长叶挺的指挥下,与日军作战,心中特别兴奋,他也特别想见到叶挺军长,但是事与愿违,不久,于一九四一年一月发生了皖南事变,新四军军长叶挺被俘,副军长项英和参谋长周子昆牺牲,新四军军部及近一万人新四军部队除约两千人突围外,其余七千人大部壮烈牺牲。彭明治知道这个消息后,痛心疾首,他下决心要为皖南事变牺牲的战友报仇血恨。

皖南事变后,中共中央军委发布重建新四军的命令,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彭名治所部为新四军三师七旅,三师下辖七旅、八旅、九旅,三师长由黄克诚(一九五五年授予大将军衔)担任,彭明治任七旅旅长。

这时,正是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抗日的形势非常严峻。一九四一年七月,日军集中了独立第十二混成旅团全部、第十五、第十七旅团各一部、以及当地伪军17000余人,采取分区“扫荡”、分进合击和包围迂回的战术,分四路直扑苏北盐城,企图压迫新四军退至滨海地区而歼灭之。

日军以百余支特制的装甲汽艇,利用苏北水网地区夏季涨水易于行驶之便,往来冲击,辅以飞机低空扫射轰炸,使新四军部队平时难以行动。

新四军指挥部面对日军的大兵压境,决定盐城新四军的部队撤退,彭明治所部七旅负责阻击,掩护大部队撤退。“铁军”部队在阻击中,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在敌机猛烈的轰炸下,七旅一部在益林、东沟英勇抗击来自建阳日伪军1000余人的进犯,毙伤日伪军二百余人,击毁汽艇两艘。七旅另一部在盐城西北一线阻击日伪军的进犯,共毙伤日伪军八十余人。“铁军”部队七旅在完成阻击任务后,主动撤除战场,又迂回与敌人作战,进行了二十多次残酷的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日伪军,与新四军其他部队配合,胜利地粉碎了日伪军对苏北抗日根据地第一次“大扫荡”。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日军第十七师团藤原联队2400余人,伪军三十六师七十二旅及各县伪保安大队3000余人,开始对抗日根据地淮海区进行“大扫荡”。

日军采用分进合击的战术,分八路合击淮海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小胡庄、张圩子,妄图扑灭淮海抗日根据地领导核心。淮海区新四军主力部队进行转移,“铁军”部队七旅在丁集阻击由淮阴进犯的日伪军,部队在阻击中打得很英勇,七旅红二连遭日军三百余人的围攻,最后被敌人压缩在一个池塘里,敌人还释放了毒气。该连指导员郝利民号召全体指战员与敌人拼到底,并烧毁文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全体指战员在指导员的鼓励下,顽强抗敌,歼灭日伪军一百余人,坚持到天黑,顺利突围。七旅官兵就是这样的英勇地阻击敌人,掩护主力部队转移。在主力部队转移后,七旅又积极与淮海地方武装和民兵配合,采取袭击、围点打援的战术,对六塘河两岸的日伪军发起进攻,先后攻克了马厂、岔庙、灰墩等十余处据点,破坏交通线300余华里,使淮海区的严重局面有了好转。

一九四三年是抗日战争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二月中旬,日军开始向苏北盐阜区扫荡,日军以第十七师团为主,集中日伪军14000余人,采取拉网战术,以盐河以东、射阳河以北为重点,由南向北,由西向东,压迫新四军三师主力及地方党政机关于阜东、滨海地区,企图聚而歼之。同时在盐阜以北地区,日伪军兵分两路,采取闪击战术,自北向南构成一个弧形大包围圈,以舰艇封锁沿海港口,在飞机的掩护下,开始实行“梳篦式”的搜索“扫荡”。

面对敌人最疯狂的“扫荡”,新四军三师采取了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作战方针,通过运动战、游击战、伏击战打击敌人,在这次反扫荡中,新四军第三师“铁军”部队七旅在苏北各地英勇抗击敌人的进攻,专门打击敌人的交通线,给敌人以颇重的杀伤,并涌现出许多动人的抗战场面,如“铁军”部队七旅红四连进行的刘老庄战斗就是一例。

在一九四三年七月十三日,苏北抗日根据地的《解放日报》曾登出这样一篇文章:“刘老庄战斗”,对参加刘老庄战斗的红四连如何顽强抵御日军的进攻,作了详细的描写,文中写到:“今春敌万余大举扫荡苏北盐阜区……,那是3月18日,队伍走了一夜,……进入宿营地刘老庄。连长已经熟睡了,忽然带哨的班长匆匆跑进来喊醒连长,报告……敌人到了前面五里地的地方了,连长……马上集合队伍,战士们个个警惕着准备战斗,每个人…….都有战斗到底的决心。敌人的骑兵跑到50米距离的地方,连长的驳壳枪先响了,接着投了几个手榴弹,先头敌10余个骑兵落了马。连长带领战士爬上交通沟,准备突围,但敌人大队骑兵蜂拥冲上来。附近没有树,没有土堆,没处掩身,不得不退回交通沟。身经百战的白连长看到这种情景,知道形势不利,坚决下了作战命令,叫各排长督促大家看好地形,上起刺刀,坚持到底。敌人扑过来了,象一片乌云压了下来,战士们在干部和党员坚定的模范的影响下,保持了镇静,机枪、手榴弹、步枪瞄准着敌人射击,敌人的死尸堆满了田野。敌人接连地冲了六次,都被打垮了。敌人指挥官知道这样的硬攻是不行的,经过一刻恼怒,就在距离交通沟一里路的地方架好了炮,在半里路的地方架好了机关枪。战斗停止了短短的一分钟,接着敌人的炮弹和机枪子弹象暴风雨降落在交通沟前后左右。沟里的战士们死亡的更多了,战士们依着作战的沟墙也逐渐被催平了。战士们的血沸腾了,对敌人仇恨的心也随着敌人的狂暴而增长着,在敌凶猛的火力下,连抬一下头都不容易,但战士们仍尽量利用一切可能寻找有利地形,做好准备,不放松射击敌人的机会。敌人见这边的沟已经打平了,对方已很少还枪,默默的看不见动静,于是得意洋洋的纠合一群冲了过来,上起刺刀,准备打扫“战场”。红四连只剩下一个排了,和敌人的数量比起来差23倍,但看着死了的战友,复仇代替了眼泪,大家把刺刀上起来,和冲上来的敌人作了最后的搏斗。敌人又是一批一批地被打倒了,而红四连英勇的战士们也一次次的减少了,子弹用完了,手榴弹也用完了,敌人一步步地逼近着,未死的战士们看着沟里所有的武器,这是多么可爱的武器呀,每一支枪都是有一段值得回忆的历史,真的就叫敌人拿去了吗?战士们痛苦地咬紧了牙关,迅速地把枪支拆毁,丢出远远的,他们向阵亡的战友们说道:‘别了,心爱的战友们!’,这时一阵风夹着尘土吹来了,凶暴的敌人猛冲过来,剩下的战士立即与敌人短兵相接,展开肉搏战,终寡不敌众,全部阵亡。红四连的崇高的勇士们,为了保卫祖国河山壮烈的殉国了,交通沟里睡着光荣的82个英雄,田野里却躺着100多个黄狗。村庄是空空的,……敌人在有气无力的撤退。红四连全体指战员壮烈地牺牲了,阳光抚慰着战士们肃穆庄严的面孔。几天后,离开敌人不远的这个交通沟的附近,群众筑个公墓,82烈士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

开国大将黄克诚(当年任新四军第三师长,红四连归新四军第三师七旅管辖)在一九四三年七月一日写的《盐阜区反扫荡》一文中是这样阐述“刘老庄战斗”的:“刘老庄战斗打得最坚决与最壮烈,四连在敌人千余围攻下,从清晨到黄昏激战整日,指战员82人全部阵亡,阵亡前将全部武器破坏,无一人投降。他们为国尽忠,可歌可泣,战斗结束后,当地人民为这种伟大牺牲所感召,建立82人墓,焚香祷告者不断,敌人战后亦表示佩服。”

由于新四军三师七旅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历时两个月,在这最困难的一年里,最终粉碎了敌人的扫荡,赢来了反扫荡的胜利,结束了苏北与日伪顽三角斗争的复杂局面,为夺取抗战胜利奠定了基础。

在一九四四年,国际局势发生急剧变化,希特勒德国面临总崩溃,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在中国,八路军、新四军对日军的反攻开始了,日军处处被动挨打,日本侵略者的末日即将来临了。

为了挽回败局,侵华日军不得不采取“安插据点”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地位。在苏北的高沟、扬口就是日军插入淮海根据地的中心据点, 敌人利用这据点不断蚕食和骚扰苏北根据地,新四军三师决定要拔掉这个据点,首先由三师十旅来执行这个任务,十旅长在刘震(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旅长的指挥下,经过五昼夜激战,打下了高沟这个据点。可是在攻打阳口据点时,日伪军的援兵不断涌来,驻连云港日军的飞机也来助战,新四军三师长黄克诚不得不把“铁军”部队七旅调到前线。七旅赶到前线后,向敌人一顿猛打,很快打退敌援军,七旅又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配合十旅猛攻敌扬口据点,取得了扬口战役的胜利,毙伤日军140人,打死打伤760人,共歼灭伪军2500余人,收复土地150平方公里,解放民众八万余人,打响了新四军反攻的前奏曲。

在扬口战役取得胜利不久,“铁军”部队七旅又配和八旅攻占了盐阜区滨海县境内的陈家港,拔除了这颗长期钉在苏北根据地的钉子,打破了日伪军对苏北根据地军事、经济及海上交通的封锁,缴获食盐48万吨,解决了日伪军造成的严重的盐荒。

在一九四四年六月,“铁军”部队七旅在彭明治旅长的指挥下,向射阳县境内的合顺昌发起攻击,首先扫清外围据点。伪军司令陈浩天率领部队退守合顺昌大圩内,凭借坚固的碉堡工事负隅顽抗。彭明治调集火炮集中轰击,将大圩内四角的碉堡摧毁,战士们勇猛冲入圩内,仅用40分钟就攻克了敌司令部,消灭了日伪守军,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毛泽东代表党中央向全国发出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号召“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的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八月十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命令各解放区的人民军队迅速进占所有城镇交通要道,实行军事管制,收缴日伪军的武器,接受日军的投降,如遇日伪军拒绝投降,应予以坚决消灭。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正式宣布投降。

这时,在苏北残余伪军却依仗蒋介石的支持,摇身一变,被改编为国民党军,拒绝向根据地军民投降,“铁军”部队七旅接到命令,向占领淮安而拒绝投降的伪军进攻。

淮安古城位于运河东岸,自古为“水陆要冲,南北咽喉”,是华中地区的军事战略要地,日军投降后,淮安仍是敌人控制的据点,而且是北起台儿庄,南至高邮300余里运河线上敌人控制的唯一据点。

淮安城墙长约2公里,城墙高12米,系有古砖垒砌而成,四门皆有子城,且筑有门楼,城中心建有一座古楼,名为镇淮楼,俯视全城,城内和四周河渠纵横,城固水深,易守难攻,自古既有“铁打的淮安城”之说,城内驻守的是伪军改编的国民党淮安独立旅6000余人,独立旅旅长吴漱泉夸下海口:“我这个淮安,天兵也难攻破!”

九月十五日,“铁军”部队七旅进入淮安城下,做好了攻城的准备,不断向淮安城内的敌军喊话,展开政治宣传攻势,指令城内的敌军全部投降。

但敌军旅长吴漱泉心存侥幸,拒绝投降,还组织120人的敢死队,于九月二十一日拂晓从西城墙上沿绳索坠下,企图打开缺口突围,结果40人被打死,剩下的80人举手投降,当了俘虏。

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八时总攻开始。担负总攻的七旅战士们顶着自制的“土坦克”,运动到城墙脚下,架起云梯就往上冲。第一次登城受阻,云梯被掀下。部队重新组织进攻,第二次架起云梯,战士们勇猛地往上爬,突破守军城墙的一线防御,顺利地占领了城东南角敌炮楼,并迅速向两翼发展,很快地将城墙上的残敌肃清。然后分头向城内纵深穿插,对敌人实施分割包围。经过两个小时激战,淮安守敌的防线被全部摧毁,攻城部队从各个方向迅速向城中心推进,战至上午十时,城内守敌大部被歼,残敌被分割成互相孤立的几小块。

在城西北角,一部分残敌占据了一座古塔负隅顽抗,为保护文物古迹,战士们停止了攻击,用政治攻势瓦解敌人,战士们一边喊话,一边向古塔四周开炮,威慑敌人,在强大的攻心战术下,敌人被迫投降,打出了白旗。

时至中午,枪声渐渐稀落,战斗接近尾声,敌军旅长吴漱泉与淮安城防司令李云霈带领残敌200余人逃到钟鼓楼和楚王台附近,凭借坚固的工事和制高点,作最后挣扎,部队很快对他们展开攻击,敌人全部被歼,吴漱泉化装逃跑时被当场击毙,李云霈被活捉。

下午三时,淮安城宣告解放,淮安之战,全歼守敌,共计击毙敌军旅长吴漱泉以下400余人,俘伪城防司令以下官兵4350余人,缴获小炮59门,平射炮2门,轻重机枪50挺,长短枪支3876支及其他大量军用物资。淮安的解放,使华中的苏中、苏北、淮南、淮北四大解放区连成一片,台儿庄以下、高邮以上全长的500公里运河线,完全为抗日军民所掌握。

淮安城解放后,新四军三师七旅接到命令,进军东北。


本文内容于 2009-5-3 9:15:57 被边防守卫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