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一、大战平型关

在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中国抗日的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全国人民抗日的呼声更加强烈,尤其是发生了“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被迫停止内战,开始了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国共两党共同抗日的局面基本形成。但是蒋介石从心里不愿与共产党合作,对红军改编的问题迟迟不予以解决,一拖再拖。红军改编的问题不解决,红军的枪支、弹药及服装的供给就成问题,所以红军高层领导要求红军改编的愿望很强烈。这个问题一直到“七七事变”爆发后,才使蒋介石改变了态度。这是由于“七七事变”使蒋介石极为震惊,他认为不抗日是行不通的,日本人已侵入中原,并有向全国蔓延的趋势,再不抗日必遭国人痛骂,这时蒋介石不得不面对严峻抗日的形势,被迫产生了国共两党合作共同抗日的愿望。所以说,“七七事变”为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七七事变”是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催化剂,“七七事变”才表明实质性的全国抗日战争爆发了。

红军在“七七事变”爆发后,正式开始改编。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并同意设总指挥部,下辖三个师,每个师一万五千人。

八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发出改编命令,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为八路军总指挥部,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左权任副参谋长,任弼时任政治部主任,邓小平任副主任,下辖一一五师,一二0师,一二九师和总部特务团。

红一方面军改编为一一五师,红二方面军改编为一二0师,红四方面军改为一二九师。

八路军一一五师主要是由红一方面军组成,包括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林彪(一九五五年授予元帅军衔)任一一五师师长,聂荣臻(一九五五年授予元帅军衔)任副师长,罗荣桓(一九五五年授予元帅军衔)任政治部主任,周昆(一九三八年擅自离开抗日部队,下落不明)任参谋长。一一五师由两个旅组成,红一军团改编为一一五师三四三旅,陈光(建国后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任旅长。红十五军团改编为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徐海东(一九五五年授予大将军衔)任旅长。一一五师三四三旅由六八五团和六八六团组成,扬得志(一九五五年授予上将军衔)任六八五团长,邓华(一九五五年授予上将军衔)任六八五团政治部主任,彭明治(一九五五年授予中将军衔)任六八五团参谋长,刘德胜任六八五团一营长,曾国华(一九五五年授予中将军衔)任六八五团二营长,粱兴初(解放战争时期和抗美援朝时期先后任三十八军军长,一九五五年授予中将军衔)任六八五团三营长。六八五团是“铁军”部队,是在原红一军团红二师红四团基础上扩建的,参谋长彭明治是原叶挺独立团的排长,是这支“铁军”部队唯一保存下来的原叶挺独立团成员,这支部队是一一五师的主力部队,“铁军”的精神影响着六八五团的作战风格,这个团始终保持叶挺独立团那种“猛打猛冲猛追”的光荣传统,关键性的战斗必须有这支部队参加,这是一支过得硬的部队。一一五师师长林彪、三四三旅旅长陈光、六八五团团长扬得志都是从红色“铁军”部队成长起来的红军将领,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们又成为八路军主力部队著名将领。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一一五师作为八路军抗日先谴队先于其他部队出发,随后其他八路军部队也陆续奔赴山西前线。这个时候,日军第五师团已侵占山西阳泉、蔚县,并向深源、灵丘发动进攻,企图突破平型关,协同沿同蒲铁路南进的日军向察哈尔派遣兵团,击溃国民党军第二战区主力,实现右翼迂回,配合华北方面军,歼灭平汉铁路沿线的国民党军第一战区主力。

为配合国民党军队作战,一一五师作为八路军抗日先遣队最先到达抗日现场。八路军一一五师,不但是八路军编制上的第一师,而且也是八路军中最先从陕北出发的,渡过黄河,并第一个与日军交战的部队,他是名副其实的八路军第一师,而一一五师的先锋部队就是“铁军”部队六八五团。

在日军向平型关进军时,国民党军第二战区调整了兵力部署,将两个集团军的兵力分别部署在平型关和雁门关一线,企图凭借长城一线和山地有利地形阻止敌人进攻,保卫山西腹地,同时国民党军要求八路军先头部队迅速挺进至晋东北协同其坚守长城防线。

当时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渡过黄河,“铁军”部队六八五团首先进入山西,当到侯马地区,就接到上级下达的北上平型关命令。侯马在山西的西南,平型关在山西东北,也就是说从侯马到平型关几乎要穿越整个山西南北,路程比较远,不过这次一一五师三四三旅的行军没有步行,这是由于山西省国民党军最高军事长官阎锡山派出了接兵火车,准备沿同蒲路北上,把一一五师的官兵用火车运到平型关。“铁军”部队六八五团的指战员在乘火车北上途中的所见所闻,非常感动。在火车经过临汾、霍县等车站时,成千上万群众携带慰问品,在风雨中迎送八路军的出征的将士,车站两旁贴满标语,人们喊着很响亮的口号:“热烈欢迎抗日的八路军将士上前线!”“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用鲜血保卫我们的每一寸土地!”“中华民族万岁!”“抗战胜利万岁!”

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极大地鼓舞和教育了“铁军”部队的指战员。民族的需要,人民的希望,自己的重任,一切的一切都摆在了“铁军”战士们眼前,那些在列车开动时一闪而过的老百姓身影,深刻地印在战士的记忆中。

在“铁军”部队到达太原前,路上还算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但到了太原,就经常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当“铁军”部队进入原平车站时,接到了通知,说前面的铁路已被炸毁,这时离平型关还有一百多公里,为了抢时间,根据阎锡山的安排,“铁军”部队改乘汽车。

在向晋西北挺进的过程中,一一五师“铁军”部队六八五团指战员发现,越往北走,遇到国民党败退下来的士兵就越多,这些残兵败将有的是在战场上一触即溃,有的就根本没见到日本鬼子,一听说日军来了,他们就望风而逃,在他们向南溃逃的路上,有的甚至跑到一一五师六八五团的“铁军”部队驻地来了。

六八五团团长扬得志在驻地见到一个溃退下来的国民党老兵就问:“你们为什么不在前线打日本?”

那个老兵魂不附体地说:“日本人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你们见到日本人了吗?”

“没见到。”那个国民党军老兵摇晃着脑袋:“连日本鬼子的影子还没见着,长官就命令我们撤了。”

扬得志团长对国民党军溃兵很不理解,当即号召全团官兵“做好打仗准备,用我们的“铁军”精神与日军作战,坚决打败日军!”

“铁军”部队的全团官兵情绪高昂,战士们不断高呼“打败日军!打败日军!”。

对于国民党军溃逃的现象,当时任一一五师副师长的聂荣臻回忆说:“在山西省原平一带所见,使人触目惊心。在日军进攻面前,国民党军队垮得一塌糊涂,真是兵败如山倒,一批又一批的溃兵,他们用步枪挑着子弹、手榴弹和抢来的老百姓包裹、母鸡等东西,像潮水般地涌下来。他们看见我们要往前走,感到非常奇怪,向我们的战士散布失败的情绪,说日军如何如何‘厉害’。我们的战士与他们争辩,有的溃兵说:‘你们别吹牛,上去试试吧。’战士们问:‘你们为什么退下来?’他们说:‘日本人有飞机坦克,炮弹比我们的子弹还多,不退下来怎么办?’战士们问:‘你们究竟打死多少敌人?’回答说:‘我们还没见到日本鬼子的影子呢!’又问:‘为什么不同日本鬼子拼一拼?’他们回答:‘找不到长官,没人指挥,打不了哇!’当时国民党军在日军大兵压境的情况下,处在恐怖之中,许多国民党部队不敢反抗日军的军事进攻,但是我们八路军已做好了与日军作战的准备,部队的情绪很高昂,战士们都决心战胜日军。”

日本军队碰上了软骨头的国民党军队,是日军的幸运,现在八路军来了,“铁军”部队来了,“铁军”要和日军真刀实枪地打一仗,“铁军”可不怕日军,虽然“铁军”的武器装备不如日军,吃的穿的都不如日军,但“铁军”要打败日军,“铁军”要同日军作战,到底谁输谁赢,平型关大战即将开始,平型关大捷这一历史性的胜利证明了“铁军”部队是战无不胜的。

为了积极配合第二战区国民党友军防守平型关和雁门关的内长城一线,八路军总部即令一一五师进至平型关以西的大营镇待机,准备伏击进犯平型关之敌。

九月十四日,林彪率领一一五师先头部队三四三旅进抵大营镇,并派出侦察分队查明平型关地区有关情况。平型关位于恒山,太行山两大山脉的交接处,两山谷中纵贯一条通道,即蔚代公路,公路从灵丘城伸出,沿唐河河谷西行二十公里经东河南镇,在蔡家峪村脱开河谷,转向西南平型关山区,再前行二公里,从小寨村入狭沟,至老爷庙出口,全长四公里,沟深十米至三十米,宽十米至二十米,沟左侧是高山,势如峭壁,沟右侧状如刀削,上沿与沟底平行,沟的出口处,左侧山势平缓,老爷庙傍山西沟,距出口处约四十米,右侧是一片不大的开阔地。行进方向二百米处是交太沟谷,此沟东西不能通行,公路则沿西沟而上,前行一公里至辛庄攀山,再前行三公里至跑池村而达山顶,这里是平型关北侧隘口。总的来说,从灵丘到平型关的三十公里的地段,分为三种地形,灵丘城至蔡家峪村的二十公里段是河谷山道,自蔡家峪村开始有二公里的地形转为复杂,小寨至老爷庙有四公里是险要地段,老爷庙至平型关有四公里地形复转开阔。在这三种地形中,小寨至老爷庙的四公里地段非常适合于伏击,因为这一带地形狭长,如果敌人进入这段狭长地段,那么敌人的火力无法展开,敌人就会不能守也不能攻,如钻入风箱里的老鼠,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林彪师长一下子看中了这地方,他准备在这里布阵。

在关沟至东河南镇十三公里的地段,沟深路窄,地形非常险要,两侧高地便于我军隐蔽部署兵力,发扬火力和展开突击,是伏击歼敌的理想战场。根据当时的情况,林彪师长决心抓住敌军骄横狂妄,梳于戒备的弱点,利用平型关东北的有利地形,出其不意,以伏击手段歼灭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之敌,配合友军作战。为此,他令第三四三旅由大营镇前出至平型关东南的上寨地区隐蔽集结,并进行战前准备,同时,命令正在沿同蒲路北上的三四四旅迅速向平型关靠拢。

九月二十二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部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并占领东跑池地区。

九月二十三日,八路军总部命令一一五师向平型关、灵丘机动,准备迎击敌人。

九月二十三日一一五师召开战前动员会,开始部署伏击作战,命令师独立团和骑兵营在灵丘和涞源方向活动,扰乱敌人的后方,牵制和打击增援之敌。命令以三四三旅的两个团为主攻,三四四旅的一个团到平型关北面断敌退路,另一个团作师的预备队,攻击部队全部在平型关东侧山地设伏,准备给敌以猛烈打击。

九月二十四日,国民党第二战区第六集团军给一一五师送来“平型关出击计划”,拟定以国民党第七十一师加上新编第二师及独立第八旅一部,配合八路军一一五师向平型关以东的日军出击。

这时,一一五师已详细的确定了兵力部署,明确各部队的具体任务。

根据师部的部署,三四三旅“铁军”团六八五团在团长扬得志的指挥下,占领老爷庙南至关沟地域。“铁军”团的任务很重要,他们不仅阻击东跑池之敌回援,还要协同防守平型关的国民党军夹击东跑池之敌,更重要的是这支“铁军”部队要成功地拦截日军的先头部队,并要取得战斗的主动权,这就说明“铁军”部队打得好不好,会影响全局。

六八六团占领小寨村至老爷庙以东高地,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灭沿公路开进之敌,尔后,向东跑池方向发展进攻。

六八七团占领西村、蔡家峪和东河南镇以南高地,断敌退路,并阻击由灵丘、涞源方向来援之敌。

六八八团为师预备队。

当时之所以要采取这样兵力部署,目的是要拦截敌之先头部队,切断敌之退路,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敌,这样做即可保证在伏击敌人上的优势,又保证有足够阻击援敌的兵力。为隐蔽行动企图,发挥作战的突然性,一一五师决定各部队当晚利用夜间天黑进入伏击阵地,并要求各部队于第二天拂晓前完成各项作战准备。

九月二十四日夜,部队开始向作战地域运动。为了隐蔽,大多数部队都选择了最难走的羊肠小道。当天夜里,天空布满了乌云,而且越来越浓,天也越来越黑,黑得像是罩了一口锅,不一会儿,瓢泼大雨下了起来。战士们都没有雨具,身上的灰布单军装被雨冲得湿淋淋的。由于大雨如注,狂风不止,加上天黑路滑,部队行动十分困难,所有参战人员衣服都淋透了,有的战士却成了“泥人”,最糟糕的是山洪爆发,而有些部队却要越过一些河谷,在平时,这些河谷是没有水的,但一旦下起雨来,河谷里很快就会浪涛咆哮。当天晚上雨很大,时间不长,战士们感觉到河水以近齐胸深,为了完成任务,有些战士奋不顾身跳进水里,但由于洪水太急,一些战士就被卷走了。这些战士中有些是从中央苏区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来到陕北的老战士,能够亲自同日本鬼子作战是他们多年的宿愿,可是在没见到日本鬼子之前,他们被洪水夺取了生命。

天亮前,由扬得志和陈正湘率领的“铁军”部队六八五团,李天佑(一九五五年授予上将军衔)和扬勇(一九五五年授予上将军衔)率领的六八六团,按计划占领了预定的伏击阵地,并迅速完成了伏击准备。

扬成武率领的独立团于九月二十三日,向平型关东北开进,二十四日,独立团在灵丘与涞源之间的地段与日军遭遇,毙敌三百余人,为平型关歼敌开了一个好头。

九月二十五日,天刚蒙蒙亮,敌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的后卫部队乘作一百辆汽车,携带二百余辆大车的辎重,共计约两千余人,沿灵丘至平型关一字前行。

“铁军”部队六八五团的战士们,在伏击阵地上警惕地注视公路,经过一夜的冒雨行军,虽然相当劳累,但谁也没有困意。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和日军“拼”一场,让日军偿一偿“铁军”的厉害,他们手中的武器并不精良,他们穿的衣服还很破旧,但是他们战胜日军的斗志特别高昂。大战之前,大家即紧张又兴奋,他们先是听到远处传来的马达声,接着就隐隐约约地看见敌人汽车的影子,汽车越来越近,这才发现汽车后面还有马车一大溜,只见头一辆汽车上插着一面“膏药旗”,坐着几十个日本兵,头带闪光的钢盔,身着黄呢大衣,带刺刀的步枪抱在怀里,这些日军士兵的装备精良,侵华以来他们还未遇到过有力的抵抗。自从他们侵占中国领土后,他们所得到的都是日本东京来的贺电,上级给的嘉奖,所以他们傲慢无比,他们在车上指手画脚,叽哩哇啦的不知在讲什么,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土地上,他们旁若无人似的,真是“不可一世”。这支日军部队第五师团长是坂垣四郎,这个人早在一九二九年就在关东军任参谋,“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在东北组织伪“满洲国”,就是由他代表关东军同蒲义谈判的,由于组织“满洲国”傀儡政府有功,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他已经升任中将师团长了,此人非常崇尚武士道精神,在日军中很有些名气,他当时之所以选择平型关作为他的迂回路线,因为他知道这是山西和河北的交界的地方,是比较薄弱的环节,自从中国全面抗战以来,坂垣在华北遇到的却是些“不战而退”的国民党军队,因此,他的气焰非常嚣张,在日本人眼里,根本就没看得起八路军,八路军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支地方武装。

六八五团的战士们瞪大了双眼看着进入伏击地域的日本鬼子,一个个心中特别兴奋,对于他们每一个战士来说,“北上抗日”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但这时却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的真正的日本人,几乎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想把日本人看清楚,原来日本人与中国人没什么区别,没有三头六臂,只是他们比八路军穿的好一些,那么国民党兵为什么要怕他们呢?六八五团的战士都觉得奇怪,本来战士们还可以多想一些,但现在是大敌当前,更多的是临战时的兴奋和紧张,这时每颗心脏跳动得非常有力,仿佛已经带动整个伏击地域一起在跳动,战士们上好刺刀,在枪膛里压满了子弹,机枪射手已经瞄准好了,只等得一声令下。

早七时许,敌人全部进入六八五团的伏击地域,由于道路狭窄,雨后道路泥泞,敌人的车辆人马拥挤不堪,行动十分缓慢。六八五团接到开火的命令,在敌人不知不觉之中突然开火,给敌人以大量杀伤,并乘敌混乱之际,发起冲击。日军前面的汽车已被打坏,并着了火,后边的汽车、大车和骡马等互相拥挤,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伏击打晕,纷纷跳下车四处散开,也许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会在白天遇上这样勇猛的打击,这就是“铁军”的打击。

“大日本皇军”的精锐,第二十一旅团惊慌了,日本军队大多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指挥官与士兵的素质比较高,坂垣的二十一旅团更是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他们从最初的懵懂中清醒过来,其骄横、凶狠、毒辣和残忍的本性就开始发作了,指挥官举着军刀拼命地叫着,躲到汽车下面士兵爬出来,拼命往山上冲。

执行拦头和侧击任务的六八五团,是原红军的主力部队,又是“铁军”部队,下辖的三个营都有光荣的历史,一营是朱德从南昌起义带出来的部队,二营是跟着毛泽东参加秋收起义的部队,三营是黄公略(黄公略在一九二八年是平江起义的高级军事指挥员之一,一九三0年任红三军军长,第三次反“围剿”中牺牲)领导的红军底子,许多战士都是经过长征的老同志,三位营长都是红军干部,都做过团一级领导工作,一营长刘德胜,二营长曾国华,三营长梁兴初。这支部队是很有战斗力的,面对敌人的冲击,战士们勇敢地迎战,打乱了敌人的队型,这时有的敌人拼命地去占领制高点,企图顽抗。团长扬得志发现了这种情况后,立即派通讯员向各营传达命令:“附近制高点一个也不准日本鬼子占领!”刘德胜营长接到命令后,立即指挥一营把公路上的敌人切成了几段,马上指挥一连和三连向公路的两个山头冲去,山沟里的敌人也在往山头上爬,可是不等他们爬上去,被迅速登上山头的六八五团两个连队反冲下去,一顿猛砸猛打,把这群日军大部给消灭了。一营四连行动稍慢一步,被日军抢占了一个山头。四连长为了拿下山头,组成一个有五十人参加的攻击队,将全连的二十多挺机枪集中起来,他自己抱了一挺机枪,将机枪手排成一字行列,他在中间指挥,机枪手后面及两侧集中三十多名战士,这些战士每人身上保持有五枚手榴弹,全连的战士手持大刀,在攻击队后面,四连长一声号令,二十多挺机枪并排一起向小日本鬼子开火,与此同时手榴弹也向小日本鬼子投去,战士们的喊杀声响彻山谷,小日本鬼子面对“铁军”战士们的勇猛进攻,先是一愣,他们难以相信中国军队也会有这样的勇猛进攻,他们遇到了强硬的“铁军”,但他们很快恢复了战斗状态,仍然顽固地阵守山头,不过他们已被“铁军”的气势压倒了。“铁军”的官兵一步步逼向山头,这时四连长被敌人的子弹击中倒下,一排长马上喊道:“一切听我指挥,向前冲,坚决把山头拿下来!”。战士们又是一片喊杀声,更加勇猛地向前冲,很快把山头夺了回来,“铁军”将日军重新逼回沟底。

正当“铁军”部队六八五团与敌人争夺制高点时,两架敌机沿着公路来回盘旋,但敌我双方交织在一起,敌机无法射击和投弹,只好飞回。

最激烈的白刃战在“铁军”部队六八五团二营和三营的阵地上展开。二营五连长曾贤生,外号叫“猛子”。战斗打响之前,他就鼓动部队说:“靠我们铁军近战夜战的光荣传统,用刺刀、手榴弹和小日本鬼子拼,必要时与小日本鬼子打肉搏战,就是与小日本鬼子摔跤,也要把小日本鬼子的鼻子耳朵咬下来,坚决消灭小日本鬼子。”他自己在作战中也真够“猛”的了,发起冲锋后,他率先带领全连向敌人突击,二十分钟内,全连用手榴弹炸毁敌人二十多辆汽车,在白刃格斗中,他一个人刺死十多个敌人。他身上到处是伤是血,一群日军向他逼近,他就拉响了仅剩下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个连的指导员身负重伤,他依然指挥部队,排长牺牲了,班长顶替,班长牺牲了,老战士接上去指挥战斗,就这样前赴后继,打到最后,全连只剩下三十多个人了,仍坚强与敌人战斗。三营九连、十连冲上公路后,伤亡很大,但他们依然与敌人勇敢地拼杀,以一当十,没有子弹就用刺刀,刺刀弯了,就用枪托,枪托断了,就和敌人抱在一团扭打,或者用石块将日军士兵脑壳砸碎。“铁军”部队就是这样与日军勇敢战斗,打得小日本鬼子步步后撤,并不断取得了战斗的主动权。

在铁军部队六八五团首先对日本军队进攻后,六八六团在中段地区也向日本军队发起猛攻,六八六团副团长扬勇亲自率领部队向制高点老爷庙冲杀,将已占领老爷庙的日本士兵消灭。当部队抢占老爷庙制高点后,扬勇副团长身负重伤,但他没有下火线,依然指挥战斗,六八六团占领了制高点,居高临下,向敌人发起进攻,并粉碎敌人多次反击。

战斗进行了下午一时许,六八七团从敌人后面攻上来了,敌人的后尾顿时乱了。

一一五师师长林彪抓住战机,向伏击各部队发出命令,全线进击。

六八五团、六八六团、六八七团三个团的八路军战士们同时向敌人发起猛攻,彻底将敌人消灭在山沟里。

在这次作战中,八路军一一五师歼灭了日军精锐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共一千余人,缴获步枪一千余支,机枪二十多挺,击毁汽车一百余辆,马车二百余辆,取得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大胜仗,打破了“大日本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给企图在几个月内灭亡中国的日军一个迎头痛击,他极大鼓舞中国人民抗日斗志,激发中国人民抗日热情,提高了八路军在全国人民心中的威望,也增强了八路军战胜日本侵略者的信心。平型关战役后,一贯看不起八路军的国民党军最高统帅蒋介石也给八路军一一五师发来了贺电。

在平型关大战中,铁军部队六八五团在平型关战斗中付出的代价最大,牺牲的人员最多,作战最勇猛,因此在这闻名于世的平型关大战中,“铁军”部队六八五团的将士彪炳史册。

十二、取得“广阳”和“井沟”大捷

平型关战役后不久,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上旬,中共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决定,林彪率一一五师主力由五台山地区南下,留下独立团、骑兵营和两个连,共约2000人,由聂荣臻领导,在晋察冀三省交界地区,创建抗日根据地。十一月八日,晋察冀军区正式成立。这样八路军一一五师就一分为二,成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由聂荣臻牵头,另一部分(八路军一一五师)由林彪牵头。

晋察冀军区属八路军建制,由八路军总部直接指挥。中央军委任命聂荣臻为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唐延杰为参谋长,舒同为政治部主任。原“铁军”将领扬成武、邓华被调往晋察冀军区做军事指挥工作,一一五师“铁军”部队六八五团二营第六连也调往晋察冀军区,并成为军事骨干部队,这是抗日战争爆发后,“铁军”部队第一次派出一支连队,到晋察冀地区,参加创建抗日根据地工作,后来晋察冀军区在解放战争时期,已发展成兵团级的部队,著名“铁军”将领扬成武任兵团司令,这支部队在发展过程中,“铁军”从中起到重要的军事骨干作用。

八路军一一五师分为两支部队后,根据毛泽东和八路军总部的指示,林彪师长率一一五师师部及三四三旅南下,创建以吕梁山脉为依托的晋西南抗日根据地。在这段时期,“铁军”部队六八五团通过游击战的形式与日军作战,先后取得“广阳”和“井沟”大捷。

在十月三十日,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进至昔阳以西的地区,待机歼灭由平定、昔阳西犯之敌。十一月二日,日军第二十师团第四十旅团先头部队第七十九联队主力逼近马道岭。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的六八六团二营在马道岭一带节节抗击、迟滞、疲惫敌人,以掩护三四三旅主力部队完成伏击部署。日军在八路军六八六团二营的不断抗击和袭扰下,前进缓慢,日行程仅七公里。陈光旅长指挥第三四三旅其他的部队抓紧时机,迅速占领广阳及其以东道路南侧的有利地形,完成伏击作战部署。

第六八六团占领广阳镇南的瑶村及小寨以北的高地,担负主攻任务。

“铁军”部队六八五团三营在梁兴初营长的率领下,由狼窝沟北山出击,协同第六八六团歼灭进入伏击地域之敌。

十一月四日十三时许,日军先头部队两个联队通过广阳进至松塔镇,而日军辎重队处于一一五师及三四三旅的伏击地域之内。一一五师及三四三旅采取避强击弱的原则,放过其日军先头主力部队,对其日军辎重队发起突然攻击。“铁军”部队六八五团率先冲锋,将其分割数段,经过四小时激战,将敌人全部歼灭。在这次作战中,一一五师及三四三旅共歼敌一千余人,缴获骡马七百余匹,缴获步枪三百余支及其大批军需物资。一一五师三四三旅伤亡二百余人,这是一一五师继平型关战役后取得的又一次重大胜利。敌人遭到沉重打击后,不敢冒险前进,已进至松塔镇的敌两个联队也于十一月六日返回广阳。

八路军一一五师在正太铁路南侧地区的连续作战,有利地牵制了日军第二十师团、第一0九师团,迟滞敌军行动达一周之久,从而,掩护了防守娘子关地区的国民党军的撤退。

经一个月的作战,一一五师先后收复县城十座,并广泛袭击敌后兵站和据点,切断了张家口至代县的敌后交通线,有利配合国民党友军太原、析口保卫战,深得第二战区国民党官兵、特别是受到国民党高级将领阎锡山的称赞。

这时毛泽东指示,八路军一一五师要以吕梁山脉为依托,创建晋西南抗日根据地,于是一一五师开始由山西正太铁路南进,向吕梁山区转移。在一九三八年二月十九日,林彪率一一五师师部和三四三旅进至灵石、孝义以西地区,打击南犯日军。“铁军”部队六八五团主动袭击孝义以西的日军,销毁日军汽车四十辆,随即于二十日收复大麦郊。在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二日,“铁军”部队六八五团在行进途中,与西犯的日军相遇,日军大约有一千六百多人,六八五团立即投入战斗,袭击敌人,毙伤敌人二百余人,阻止了日军西进行动,对日军西进起到了牵制作用。

为了配合国民党友军作战,防止日军西渡黄河,在三月十日,师长林彪、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三四三旅旅长陈光,旅政委肖华率领三四三旅,北进汾阳、孝义地区。在这次行军中,林彪师长被国民党晋军士兵误伤,林彪只好离开一一五师,住院养伤。

八路军总部立即电令一一五师由陈光代师长指挥,陈光也是铁军将领,他参加湘南暴动后,随朱德、陈毅等上了井冈山,他在“铁军”部队红二十八团成长起来,曾任红十一师长,少共国际师师长,红一军团红二师师长。陈光任一一五师代师长后,李天佑从六八六团长的位置上升任为三四三旅代旅长,扬勇升任为六八六团代团长,“铁军”团六八五团长依然由扬得志担任。

在三月十六日,“铁军”部队六八五团赶到罗网镇,获悉日军第二十师团的部队要途径这里,便设伏,当敌人一到,六八五团猛烈侧击敌人,日军被击毙二百余人,敌人一百多匹骡马被八路军缴获。

不久,“铁军”部队六八五团与六八六团相配合,又将日军占领的午城镇包围,准备彻底消灭这股日军。

午城镇位于吕梁山脉中南部山区腹地,是交通要道的交叉点,地理位置很重要,消灭午城镇的日军,可以切断敌后方联络,使已西进的日军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铁军”部队六八五团派出两个连队的兵力,在三月十七日夜间向午城镇进击,很快将城北的日军阵地夺了过来,消灭了日军,六八六团从另一个方向配合六八五团行动,部队很快攻进了午城镇,消灭了午城镇的日军。

午城镇的日军被消灭了,一一五师代师长陈光判断,日军一定还会组织力量进行报复,于是命令各部队伏击敌人。

三月十八日拂晓,临汾的日军第一0八师团步兵约六百人,骑兵约二百余人和一个炮兵中队,奉命西进增援,由蒲县经薛关镇向午城镇前进。由于日军在以前作战中吃了不少八路军的亏,所以这次行动特别小心谨慎,他们用火力侦察着缓慢前进,上午十时左右,敌人的先头部队到达井沟、张庄,这时随着指挥官一声吆喝,日军的一路纵队马上变成了三路纵队,一个个日军士兵都十分警惕地注视大路的两侧,为了试探情况,还向东南面的山上打了几炮,当时八路军的埋伏部队离日军只有二百多米,对敌人的火力侦察那一套把戏根本就不理会,过了一阵子,日军见没有什么动静,指挥官又督促部队前进。

日军放松了警惕,攻击的机会来了。

“铁军”部队六八五团和六八六团同时发起了攻击,手榴弹一起投向敌人,各种枪支也喷出怒火,井沟至张庄二公里长的公路顿时硝烟弥漫,日军全部处在八路军的火力网下,一片混乱。

但是这种混乱没有持续多久,日军就从最初的惊慌清醒过来,其先头部队立即组织行动,占领井沟、张庄的石崖和井沟、张庄以南的龙王庙,进行抵抗。日军四门大炮也猛烈地向八路军阵地轰击,战斗呈现胶着状态。这时被围困的日军很怕被八路军一口一口地吃掉,立即向他们的指挥所求救,大约在下午一点多种,日军六架轰炸机从东侧飞来,朝八路军的阵地一连丢下一百多枚炸弹,同时日军的大炮也凶猛地射击,被困的日军乘机突围,并与“铁军”部队六八五团展开了肉搏战,战斗异常激烈,“铁军”部队有许多战士光荣牺牲。下午五时左右,战斗进入了决定胜负的关键阶段,日军曾两次派出飞机对八路军阵地进行轰炸,但也无济于事。“铁军”部队六八五团在公路南,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配合北面的六八六团向日军出击,战至黄昏,龙王庙、井沟一带的日军全部被消灭,五百余名日本鬼子命丧黄泉,缴获山炮一门,缴获枪支一百余支,机枪十挺,当时八路军一边打扫战场,一面以小分队逐个歼灭隐藏于窑洞的日军,肃清残敌,直到三月十九日早晨,日军除一百余人逃窜外,其余全部被歼,这次战斗不亚于平型关大捷。

在三月十四日至十九日的五昼夜作战中,一一五师及三四三旅共歼灭日军一千余人,俘敌十人,焚毁日军汽车七辆,缴获步枪二百余支,山炮二门,缴获骡马二百余匹,极其他大量军用物资。午城井沟战斗的胜利,有利地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切断了日军从蒲县至大宁的交通,迫使大宁的日军撤退,从而粉碎了日军西犯黄河的企图,丰富了八路军对日军作战的经验,对开辟以吕梁山区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本文内容于 2009-5-4 1:07:38 被边防守卫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