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和谐台湾 第八节 台独风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龙天最终还是没能等到朝庭钦差的到来,而片山小次郎等一干“黄鼠狼”们在多方努力无果之后,象征性地在台湾留下了一个贸易联络机构,就带着倭国使团匆匆结束了此次“和解之行”,灰溜溜地启程回国复命去了。


“嘿嘿,首长,你可真黑啊”,丁念祖在“欢送”走倭国的黄鼠狼们之后,笑嘻嘻地坐在龙天的面前。


“黑?黑什么?你没看见我回的礼也不少吗?嘿嘿嘿。。。。。。”,龙天虽然这么说,不过也是忍俊不禁,脸上挂着奸商的笑容。


丁念祖在与龙天一阵嘻嘻哈哈之后,突然间严肃了起来,凑到龙天的面前低声说道:“首长,我听到一个消息,这次的人民代表大会,可能会有人要提出让你登基的建议,而且我听说这个呼声还挺高,你看这。。。。。。”。


“什么?妈的,马雯婷是干什么吃的,我都说过多少遍了,谁敢闹独立我就废了他,这种提案怎么能让它出现在大会上呢?不行,我一定要阻止它”,龙天脸色一沉,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首长,这军政分离可是你说的呀,军不管政,当时我就怕出事,你看看,果然吧,要我说,干脆也别弄什么军政分离了,首长一个人说了算,这多好”,丁念祖小心翼翼地说道。


龙天歪着眼睛看着丁念祖,这一盯让丁念祖感觉浑身不自在,片刻之后龙天开口了,“丁念祖,你小子别跟我打马虎眼,我想这个建议你也是同意的吧?”。


丁念祖的眼睛转了一圈,略微地低了低头,猛地吸了一口气之后,终于开了腔,“首长圣明,这不光是我老丁这么想,部队的弟兄们都觉得合适,首长你想想,反正朝庭也不管台湾的死活,我们有必要再为这个朝庭卖命吗?再说了,现在在台湾,大家都只知道有首长,谁还会把朝庭、把皇上当回事啊?既然这是民心所向,首长,我看你还是。。。。。。”。


听得出来,丁念祖的这一番话已经憋在肚子里好久了,今天被龙天一点拨,终于象大雨般地倾盆而下,不过还没等他说完,龙天开始发作了。


“啪”,龙天一拍桌子,愤怒地站了起来。


“妈的,丁念祖啊丁念祖,枉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你小子怎么就这么点儿觉悟呢?是不是要送你进台北幼儿园,再从头开始学起啊?什么民心所向,全他妈的狗屁,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不再追究你的责任,不过如果以后再让我听到这样的狗屁逻辑,我可不会留情,我早就说过,谁要是闹独立搞分裂,我就要他的命,把老子惹急了,我还要他全家的命,他妈的”,龙天一边来回走动,一边愤恨地做了个砍人的手势。


丁念祖被龙天这一番抢白,顿时冷汗直冒,身体如坐针毡一般,眼睛里流露出巨大的恐惧感,坐在椅子上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等龙天走累了,骂够了之后,丁念祖弱弱地问道:“首长,那这次的大会。。。。。。”。


“我作为军方代表,当然要出席会议,这是我的神圣权利,我倒要看看,谁敢通过这个提案,老子真的会杀人的”,龙天没有再怪罪丁念祖,因为这种声音经常在台湾出现,作为一种口头言论,龙天也没有过多地去关注它,不过如果要正式提交到桌面上的时候,那么龙天就不得不有所行动了。


正月一过,首届台湾人民代表大会就将隆重召开,从台湾各地赶来的各村镇代表们都将出席会议,对他们来说,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了,“民主”在这个时代是一个相当陌生的新鲜事物,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手中的选票可以决定台湾的未来走向。


不过马雯婷也开动了强大的宣传机器,派出了大批宣传队和选举工作组,为了这次大会的代表选举工作,马雯婷几乎跑遍了整个台湾,也深入到了高山族聚居的山寨里,忙得团团转,连年夜饭都是在路上吃的,等所有的代表出炉之后,马雯婷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这种会议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弄不好将会以闹剧收场,不过对于人民代表大会,龙天却是一直持赞成态度,军营里的代表选举工作是最先完成的,龙天不出所料地以全票当选。


永乐七年二月初一,在新落成的县政府大礼堂里,来自四面八方的二百多位代表济济一堂,除了主席台上的龙天和马雯婷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新鲜和好奇,提案早就已经递上去了,不过到目前为止,基本上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的提案会受到重视,在他们的眼里看来,龙天和马雯婷就是台湾的“大当家”,他们说行就行了,所以这些代表们此次前来,更多的则是看热闹,特别是听说可以近距离地看见传说中的“首长”,这让所有的代表们都兴奋不已。


没有国歌,没有开幕式,除了掌声之外就只剩下了朝着龙天射来的齐刷刷的目光,把龙天盯得浑身不自在,脸红得差点连头都低了下去,这可是他第一次参加人代会,在21世纪的那个年代里,他可没有资本当选人民代表,更别提是坐主席台了。


“刷”,《义务教育法》全票通过。


“刷”,《刑法》全票通过。


“刷”,《民法》全票通过。


“刷”、“刷”、“刷”。。。。。。一天之内,县政府事先拟定十几部法律均以火箭般的速度全票通过,如此惊人的速度让马雯婷的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照这样的速度开下去,原定五天的会议只要两天就行了。


不过细心的马雯婷终于发现了一个现象,在场所有代表的视线始终都盯在龙天的身上,表决的时候,只要龙天一举手,在场所有代表的手均会高高地举起来,和“投票机器”差不多。


这些法律都是从21世纪抄袭而来的,不过都是简装本,十几页几十页的法律条文,到了这里就只剩下了两三页,不过刑法除外,这部刑法可是龙天根据回忆默写出来的,基本上没有多少删节之处,在那个时代里,龙天是法硕的在修生,所以对于法律的熟悉程度非同一般。


第一天的大会进展得异常顺利,不过第二天的提案表决差点酿成了命案,也正是因为如此,正如马雯婷所担心的那样,首届人民代表大会最终还是以闹剧的形式收场,代表们都灰溜溜地回到了原处,为此马雯婷和龙天翻了脸。


这次会议的提案并不多,才二十几条,不过让马雯婷难堪的是,这些提案几乎都是冲着龙天去的,而且有一半竟然是建议龙天登基称帝,把台湾从中国独立出去,对此在事先马雯婷已经有所估计,不过既然定下了“民主”的基调,她也不好食言,只不过当提案交上来之后,她独自思考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把这些提案提交到大会上进行表决。


象这样的提案,没有人再看龙天了,自古以来的皇帝登基,储君都会事先推托一番,说什么“何德何能”之类的言不由衷的话,然后在文武大臣的极力劝说下荣登大统,这似乎都已经成了千百年来的俗套了,所以当第二天就此类提案进行表决的时候,代表们把视线都转向了马雯婷。


提案一宣布,龙天并没有立即发作,而是和所有的在场代表一样,斜着眼睛看着旁边的马雯婷。


马雯婷一直低头不语,呼吸显得非常急促,额头微微地有汗冒出,连白嫩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终于会场在寂静了近十五分钟之后,马雯婷举起了右手,动作非常缓慢和迟疑,数次都想缩回去,不过最终这只“台独之手”还是举了起来,随之在场所有代表纷纷效仿,眼看着提案即将通过。


“哼”,龙天冷冷地笑了一声,只有马雯婷听见了,她埋头沉默不语,根本不敢抬头和龙天对视。。


“现在我宣布,表决无效,这份提案作废,谢谢大家”,龙天站了起来,声音非常宏亮。


马雯婷忽然转过了头,“龙天,这是人民代表大会,你无权否定大会的表决结果”,马雯婷声嘶力竭地叫道。


“是啊,是啊。。。。。。”,在座的代表们应声附和着,在他们看来,龙天又要落入俗套之中了,所以个个争相做起了“谏议大臣”。


“啪”,龙天拍案而起,突然间从腰里掏出了手枪,一把拍在了主席台上,两声响动之后,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我说无效就无效,如果你们非要承认的话,那么对不起,我要对会场进行军管,姜海”,龙天大喝一声。


“到”,姜海立即站了起来。


刚刚在表决提案的时候,只有十几位军方代表没有举手,丁念祖就此事已经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了,谁也不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龙天果断地一挥手,姜海快步跑了出去,很快会场外响起了武警战士齐刷刷的脚步声,四个出口全部被荷枪实弹的战士封锁,代表们面面相觑,整个会场静得可以只能听见急促的呼吸声。


龙天环视了一下四周,神情异常严肃,“对不起大家了,本来作为军人,不应该管地方上的事务,而且作为普通代表,的确没有权力否定大会的表决议案,不过我想对大家说的是,我龙天决不会干出分裂祖国出卖祖宗的行径,我知道大家都是为我好,在此我先谢谢大家”,龙天说罢朝着会场敬了一个军礼。


“但是”,龙天厉声说道:“但是,台湾问题是原则问题,原则问题是绝对不允许拿出来讨论的,台湾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谁都没有权力把它从中国分裂出去,今天我代表部队在这里表个态,以后谁要是敢说独立,就掌他的嘴,谁要是敢做出分裂行径,我就要他的命,希望在以后的大会中,不要再出现这样的提案,如果一定要提交上来的话,我希望他能够再交上来一样东西”,说到这里龙天又环视了一下四周。


“那就他的脑袋”,最后一句话龙天说得特别重,听到这句话时,每个代表都被吓了一跳。


说完之后,龙天又朝着会场敬了一礼。


“哼”,龙天看了看身边的马雯婷,脸上依然挂着愤怒。


“龙天,你不要把几百年后的东西拿到这里好不好?”,马雯婷的脸涨得通红,她忽然站了起来,眼眶里有泪光在闪动着。


“别说是几百年后,就是几千年后,台湾还是中国的”,龙天对着马雯婷咆哮着。


这回该轮到代表们傻眼了,主席台上龙天和马雯婷吵得不可开交,活脱脱两只斗鸡场上的公鸡,谁也不肯让步,谁也说服不了谁,龙天的情绪异常暴躁,对着马雯婷暴跳如雷,而马雯婷除了争辩之外,一个劲地流泪,伤心地无以复加,整个争吵过程中,有些话一直让代表们疑惑不解,什么“要不是那场该死的地震”,什么“无间道”。。。。。。


“哼”,龙天拿起桌上的军帽,愤怒地拂袖而去,只剩下马雯婷一个人站在台上哭泣。


马雯婷真的伤心至极,不顾会场上还有二百多位各地代表,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哭得惊天动地,哭得梨花带雨,会场又一次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傻呆呆地站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一场初试“民主”政体的大会,就这样在龙天的咆哮和马雯婷的哭声中草草收场,代表们陆陆续续了离开了会场,空荡荡的礼堂内,只剩下还在哭泣之中的马雯婷。


回到军营之后,龙天依然余怒未平,办公桌都快被他给拍断了,他对马雯婷恨得直牙庠,当丁念祖向他透露有人要在会上闹独立的消息之后,龙天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马雯婷询问,不过马雯婷支支唔唔,就是不肯明说,不但如此到了最后干脆挂掉了电话,理由是“你无权过问大会提案”,再加上马雯婷是第一个举手赞成的,这让龙天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有一种受人摆布的滋味,也难怪他会暴跳如雷了。


龙天正在气头上,他把自己关进了办公室独自生着闷气,门外站了一大堆干部战士,不过谁都不敢出声,这个时候进去不被龙天骂得飞出来才怪呢。


“乒乒乓乓”的拍桌声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如果不是小梅及时出现,估计这一晚上纱帽山军营没有人能睡得着觉了。


“今天不去了,没心情”,看见小梅进来,龙天还以为又要“黄昏之约”了,非常不耐烦地说道。


小梅关上了门,慢慢地走到了龙天的身旁,微叹了一声,“龙大哥,今天的事我都听说了,其实你和马姐都没错,不过马姐毕竟是女人,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她,无论换做是谁都不会开心的,你也不要生气了好吗?跟我出去吧,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说完动手拉了龙天一把。


“嗯,那好吧”,被小梅一番柔情地劝解之后,龙天的情绪开始慢慢地恢复了平静,两人再一次并肩走出了军营,不过今天他们并没有往镇上走,而是在小梅的拉扯下,进了阳明山的山洞里,龙天有些奇怪,不过小梅只是微笑着向他眨眨眼睛。


山洞里一个人也没有,小梅领着龙天走到了卧室外,然后会心一笑,“进去吧,有人在等你”,不待龙天回话,小梅转身就走,步履略显得有些艰难,龙天只看见小梅在行走时用手抹了抹眼睛。


马雯婷趴在床上,背部还在微微地抽搐着,屋内不时地传出低低的抽泣声,龙天在开门的瞬间楞了一下,伸进去的脚又缩了回来,不过最终他还是走了进去,坐在了沙发上,静等着马雯婷结束她的“哭泣马拉松”。


“你给我走,我不想见到你”,马雯婷一看到龙天,立即声嘶力竭地哭喊了起来,她也是被小梅给硬拖着进来的,和龙天一样,谁都不知道小梅竟然会安排他们见面。


“哦,那我可真的走了啊,再见”,龙天忽然间笑了起来,站起身慢慢地朝门外走去。


“你,你,你回来”,马雯婷又着急地喊了起来。


龙天回头一笑,“还没走多远呢,你就着急了呀,哈哈”,一边笑,一边坐到了马雯婷的身旁,马雯婷挪了挪位置,不过龙天也立即跟了上去,最后把马雯婷给逼到了床角方才罢休,两人并排坐在了一起。


“你今天太过分了,哪怕我真的做错了事,你也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我啊”,马雯婷在经过了不长时间的思考之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对龙天不再那么生气了。


马雯婷不生气,龙天也不再生气了,猛然间,龙天把马雯婷抱到了自己的腿上,马雯婷无力地挣扎了几下之后,选择了投降。


“其实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不过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一个贪慕权力的人,你我都是中国人,都应该明白台独的危害性,虽然现在我们到了另一个世界,不过我不希望因为台独,而给这个世界的人民造成伤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龙天在马雯婷的耳边低声说道。


马雯婷的脸变得绯红,胸部开始剧烈地起伏着,转过头两人的眼睛隔着两寸见方对视着,“你什么时候成了救世主了呀?真看不出来呢”,马雯婷的语气越来越软,声音越来越柔和,目光中充满了柔情深意。


龙天会意一笑,“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做一个魔鬼,不过那也是正义的魔鬼,因为救世主太累了,还是做魔鬼来得逍遥自在”,边说边抱紧了马雯婷,嘴唇也情不自禁地贴了上去,不过却被马雯婷的手给挡住了。


“别这样,你现在已经有小梅了,再说了你不是准备为另一个世界的女朋友守身如玉的吗?”,马雯婷想起了去年七月初七的那次 “突防未遂”事件,忍不住开了个善意的玩笑。


一听马雯婷提到了小薇,龙天立即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他放开了马雯婷,独自坐到了沙发上,木然地靠在了椅背,仰视着天花板长叹了一声。


“对不起,又揭开你的伤口了”,马雯婷坐在龙天的旁边,歉意地说道。


久久沉默之后,龙天把头贴在了马雯婷的额头上,右手一直就勾着马雯婷的脖子,“我想小薇一定以为我已经死了,两年了,我相信她这个时候已经摆脱了悲伤,而且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个男人陪在她的身边,替我照顾她了”。


“龙天,你,你终于想明白了”,马雯婷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嘴角微微地上翘,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龙天木然一笑,“即使是想不明白,可又能怎么样呢?还是好好珍惜今天吧,谁都不知道明天一觉醒来,又会面对什么样的现实,想那么多真的挺累的”。


马雯婷正想说点什么,不过龙天抢先开了口,“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给你在中国版图之外的地方打下一片领土,圆你的女皇梦,怎么样?”。


“为什么这么说?”,马雯婷惊讶地问道。


“难道这不正是你的真实想法吗?不用骗我了,其实你之所以这么希望我当英雄、当皇帝,除了感情之外,权力也有相当大的因素,你不用急着否认,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不会怪你的,原本这个时代没有女人施展抱复的空间,不过自从我们来了之后,就应该有一个全新的转变,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放心吧,我会帮你实现它的,行吗?”,龙天说话的声音很轻,不过字字句句在马雯婷听来都是如雷贯耳。


马雯婷沉吟了半晌之后,终于全身心地投入了龙天的怀中,“你这坏蛋,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你,真拿你没办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