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无不胜的红色“铁军”

战无不胜的红色“铁军”

沈阳 张曙光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面对国民党反动势力疯狂屠杀革命志士的局面,中国共产党决不屈服,坚决走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奋斗,终于取得了胜利。我每当翻开这段革命历史史册,有一支“铁军”部队,时时激荡我的心,这支“铁军”部队,在中国革命武装夺取政权道路中,南征北战,指哪打哪,所向披靡,一往无前,为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立下汗马功劳,许多人把这支部队称为战无不胜的红色“铁军”部队,今天我们重温这支“铁军”部队战斗历程,回顾那火红的战争年代,必将鼓舞现代人向上进取的斗志。

一、 北伐革命战争当先锋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也就是在清王朝灭亡后,封建军阀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三大军事势力拥兵数十万,分别盘距在湘、鄂、豫、冀、苏、皖、浙、闽、赣及东北各省,对外勾结帝国主义,出卖民族利益,对内实行专制独裁统治,血腥镇压革命人民,成为中国人民凶恶敌人,因此打倒封建军阀是全国人民共同要求。

于一九二六年上旬,北洋军阀吴佩孚不满足自己管辖的势力范围,故将军事势力向湖南延伸。驻守湖南的国民革命第八军由于兵力不足,在湘北作战失利,被迫放弃长沙,退至衡阳一带,固守待援,接二连三地向广东国民党革命政府求援。当时蒋介石心里很矛盾,他没有同北洋军阀作战经验,又不了解北洋军阀的军事状况,担心出战不利,会伤了国民革命军的元气,但是又担心北洋军阀得寸进尺,进犯国民革命军势力范围广东省。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当时任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等共产党人,为解除北洋军阀进犯的危机,以共产党的名义,与广东国民政府商定,先派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叶挺独立团作为北伐先遣队,入湘援助国民革命第八军唐生智所部,粉碎北洋军阀吴佩孚军队南犯的计划。

叶挺独立团隶属于国民革命第四军十二师,当时国民革命军的总司令由蒋介石担任,同时蒋介石还兼任国民革命第一军军长。国民革命军共八个军,但实际上,蒋介石只掌握国民革命第一军的兵力,其余各军都和他有不同程度的矛盾。李济深任国民革命第四军军长,陈可钰任国民革命第四军副军长,张发奎任国民革命第四军第十二师师长,叶挺独立团虽然归张发奎指挥,但由于叶挺与副军长陈可钰个人关系颇好,过去在陈可钰任国民党最高领导人孙中山警卫团长时,叶挺曾任该团营长,陈可钰对叶挺素来器重,所以叶挺这个团又可以在陈可钰直接指挥下作战,陈可钰也有明确的指示,叶挺这个团在作战中有相对的独立性,这就是叶挺独立团的来由。叶挺独立团是于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在广东肇庆组建,士兵多是来自于广东、广西、湖南失去土地的农民,全团约两千人,团长叶挺(于一九二七年是著名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的最高军事指挥者之一,抗日战争爆发后,是新四军创始人,并任新四军长,皖南事变中被俘,一九四六年出狱后飞机失事遇难)是共产党员,参谋长周世第(于一九二七年参加南昌起义任师长,一九三四年参加红军长征后任红十五军团参谋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一二0师参谋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司令员,一九五五年授予上将军衔)是共产党员,营长曹渊(一九二六年九月五日参加北伐军攻打武昌战斗中牺牲)是共产党员,营长许继慎(在土地革命时期,被党中央派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从事军事工作,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一九三0年曾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红一军长,后由于与张国焘军事观点不一致,被张国焘杀害)是共产党员,营长卢德铭(于一九二七年是著名秋收起义最高军事指挥者,在秋收起义后率队转移途中牺牲)是共产党员,全团连、排、班长多数是共产党员,是当时惟一由共产党领导的正规武装部队。这支部队接到命令后,于一九二六年五月一日由广东肇庆出发到广州接受战前动员。在广州周恩来代表党向独立团作指示,周恩来用“饮马长江”这句话鼓励全团指战员,出征前,他与团干部一一握手,并表示到“武汉见面”,预祝他们圆满完成党的重托。

叶挺独立团领命之后,精神振奋,大踏步地向北开进,孤军突入湖南境内,在湘南一带看见国民革命第八军唐生智所部正在撤退,叶挺很不理解,即令自己的部队全速前进,开赴作战前线。这时叶挺独立团面对敌人六个团的兵力,稍有不慎,就会遭到敌人的多面夹击,叶挺独立团又是一支孤军部队,没有外援,怎么办?叶挺决定采取猛冲猛打猛追战术,自己带领一队,参谋长周世第带领一队,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电般”地分别向敌人突然猛冲,敌人只好败退,叶挺独立团乘胜追击到攸县长岭一带,只见攸县敌守城部队不允许敌败军入城,便向敌败军开火,敌败军用机枪向敌守城部队猛烈射击,敌人自相残杀,叶挺独立团没管三七二十一,勇猛冲锋,一举攻下攸县城,取得全胜,首战告捷。叶挺独立团孤军奋战,深入敌人腹地,以少胜多,第一次打得敌人拼命自相残杀,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知道后,极为震惊,又很兴奋,从而提高了北伐的自信心。

在当年七月,蒋介石决定国民革命军分三路全线北伐,西路取湖南、湖北,这是主攻方向,当时称为两湖战场,叶挺独立团是两湖战场的先锋部队;中路取江西;东路取福建;蒋介石亲率国民革命军(共八个军)十万人马向北洋军阀开战。

按照北伐的军事部署,由国民革命四军(军长李济深)、七军(军长李宗仁)、八军(军长唐生智)共计五万余人在两湖战场作战。在两湖战场上,叶挺独立团历来是“尖刀”似的主攻部队,其他部队是助攻部队。六月五日叶挺独立团已拿下了湖南境内的攸县城,时隔一个月后,七月上旬,北伐后续部队(四军第十师、七军、八军)才跟了上来。按照前线指挥部的命令,攻打湖南的醴陵,叶挺独立团负责正面佯攻,牵制敌人的主力,其他部队从侧面攻入醴陵城。七月十日发起总攻击后,叶挺独立团按照预定佯攻计划,吸引敌人的主力部队,可是其他部队畏缩不前,没有攻击的迹象。这时敌人已将主要兵力压在独立团的正面佯攻上,叶挺急了,命令独立团变佯攻为真攻,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由于部队突入敌重兵之内,立刻遭到敌人包围夹击,叶挺率部猛冲,直冲到醴陵城下,由南门冲入城内,迅速占领全城,取得醴陵之战的胜利。打下醴陵之后,国民革命第四军乘胜向湖南长沙逼近,很快攻占长沙。

长沙被国民革命军所占,北洋军阀吴佩孚引起了极大恐慌,急忙调兵遣将,在湖北南部布置防线,阻止北伐军前进。

叶挺独立团始终保持凌厉攻势,于八月二十七日奇袭汀泗桥后,全团马不停蹄地继续北进,追歼逃敌,又是一次孤军奋战,首当其冲进入湖北境内,仅以一个团的兵力面对北洋军阀吴佩孚全部主力部队,叶挺独立团毫无胆怯,全团忍饥挨累地向前疾进。国民革命第四军十二师师长张发奎派骑兵送来一封注有三个“+“号的特级信件,内容是为避免遭敌伏击,要求叶挺独立团追击不得超过十五里。叶挺见敌人败退得非常狼狈,沿途都有走不动的敌兵和丢弃的枪支、弹药、军用品、文件等,认为战机不可错过,把张发奎的加急信件扔在一边,便催军继续猛追逃敌,直至攻占湖北咸宁城,敌人纷纷逃往贺胜桥。十二师师长张发奎得到这个消息,又惊又喜,连连称赞叶挺独立团真是神勇,立即率领全师兵马进入湖北境内。

这时叶挺独立团在攻下咸宁城后继续前进,于八月三十日趁夜色进至桃林铺以南铁路东侧,叶挺命令部队摸到距敌人只有百余米的地方,隐蔽待机,敌人的炮火彻夜不断,炮弹子弹掠空呼啸而过,但官兵一枪不还,一动不动,只管借敌人射击的火光,寻觅冲锋的道路,察看地形。凌晨,进攻的冲锋号已吹响,部队闻号群起冲锋,与敌人勇敢地展开肉搏战,几经剧烈厮杀,攻破敌桃林铺第一道防线,但是作为后续部队的国民革命第七军未跟上来,叶挺独立团又一次出现孤军前出的危险形势,又一次孤军深入敌人腹地,独立团的正面、左右面都有敌人,三面受敌,桃林铺两翼的敌人开始用机枪、步枪、火炮向独立团射击,正面是敌人的主力部队,独立团的处境异常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被敌人吃掉,真是“进不易、退不许、停不宜”,全团就看叶挺如何指挥了。叶挺表现得相当沉着,他迅速而冷静地考虑了一下,果断下决心坚决向敌人主阵地印斗山攻击。当时印斗山和桃林铺的敌兵足有两万余人,而独立团才两千人,叶挺挥舞指挥鞭,高声命令部队:“只准前进,不准后退!”,十多把军号已吹响,响彻云霄,全团官兵亮出雪亮的刺刀,高喊“冲杀!”二字,“以一当十”,拼死向敌人主阵地冲锋,这是一个十分震撼的战场场面,独立团的官兵在敌人的“心脏”勇猛冲杀,敌人吓怕了,敌人的阵地乱了,有的敌人开始退却,有的敌人举手投降。据有关史料记载是这样描述这场战斗的:“独立团全体官兵端着雪亮的刺刀,杀入敌人阵地,真是猛虎入羊群,只见几万敌人连跑带滚,山崩一样垮下去。”

敌人乱了阵脚,后续大部队国民革命第七军在李宗仁的指挥下,趁势也跟了上来,叶挺独立团依然象“尖刀”似的遍山冲杀,压着敌人打,敌人溃兵群密如蝗虫,拼命向山背后的铁路桥逃跑,互相践踏。

吴佩孚命令督战队集中火力截击退逃者,面对如洪水决堤般的败军,督战队杀不胜杀,无可奈何,只打得桥上桥下尸横累累,跳水溺死者不计其数,宽阔的河面殷红一片,只见浮尸不见水,被叶挺独立团打退的吴军士兵又被吴佩孚的督战队截击,面对这种凶残杀戮,他们被激怒了,纷纷调转枪口,拼命围攻督战队,在自相火并中,杀开一条血路,继续逃命。这是叶挺独立团第二次打得敌人拼命互相残杀。

叶挺独立团冲杀得眼睛都红了,更加勇猛,踏尸冲过铁路桥,率先打进贺胜桥市街,独立团全体官兵杀得眼热,进入贺胜桥市街后,已经止不住步了,继续冲杀,一直追至贺胜桥以北三十里才罢休。

叶挺独立团在北伐中,曾两次不仅打得敌人自相残杀,而且打得敌人拼命而勇敢地自相残杀,这是为什么呢?敌人为什么不用拼命与勇敢的精神同叶挺独立团战斗呢?仔细剖析一下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不难发现,原来敌人是用勇敢的精神去逃命,这与叶挺独立团作战思想不同,叶挺独立团是为了打倒腐败的军阀统治,解放生活在水深火热的贫穷百姓,打起仗来一不要命,二不图钱,这样的一支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的为人民利益着想的革命军队才能具有真正的勇敢精神,才能打胜仗。而为黑暗腐败军阀统治服务的反动军队,只能是贪生怕死的与人民为敌的军队,这样的军队能不打败仗吗?从而看出,为人民利益着想的革命军队必胜,与人民为敌的反动军队必败,从古至今,历来如此。

取得贺胜桥大战胜利后,北洋军阀吴佩孚的主力部队已被歼灭,他不得不率残部逃亡武汉。不多日北伐军就追至武汉,叶挺独立团又首当其冲,于九月五日一营长曹渊率全营官兵攻入武昌城,但因寡不敌众,曹渊营长及全营官兵全部牺牲,叶挺独立团继续同其他北伐友军奋力合攻武汉三镇,终于拿下武汉,夺取了两湖战场的决定性胜利,吴佩孚逃亡河南郑州。在北伐战争中,叶挺独立团勇猛机智,果敢顽强,屡建战功,为国民革命第四军赢得了“铁军”的光荣称号。

叶挺独立团在五月到十月的历时半年的北伐战争中,从广东打到武汉,对于叶挺独立团在这次千里远征中,以其两千人的一支精干队伍担任开路先锋,首战湖南安仁、攸县,打破北洋军阀吴佩孚的南进计划,继克军事要塞汀泗桥、贺胜桥和最后攻破武汉城的决定性战役中,叶挺独立团驰骋数千里,伤亡数以千计,斩关夺隘,屡建奇勋,表现出一往无前和坚不可摧的战斗风格,对消灭北洋军阀吴佩孚军事集团作出重大贡献,创造出史诗般的英雄业绩,有口皆碑,永载史册。

二、南昌起义后南征北战

北伐军占领武汉后,北伐部队进行了改编,以叶挺独立团为基础的部队扩建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二十五师,原叶挺独立团直接改为七十三团,归二十五师的管辖,周世第由原来参谋长升任为七十三团团长,原叶挺独立团营长卢德铭升任为武汉警卫团长,卢德铭将原叶挺独立团的一个营的兵力带到了武汉警卫团,并成为武汉警卫团主力营,所以武汉警卫团也是以原叶挺独立团为军事骨干而组建的一支英雄团队,可以说七十三团与武汉警卫团是息息相通的两支“铁军”部队。叶挺在北伐中表现杰出军事指挥才能,对北伐战争作出了重大贡献,被公认为北伐战争名将,荣升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副军长,兼第二十四师长。本来叶挺应该任二十五师师长,二十五师辖七十三团、七十四团、七十五团;七十三团是由原来叶挺独立团直接改编的,七十四团和七十五团都有老叶挺独立团的军事骨干来当部分营、连长,按理说叶挺任二十五师师长是得心应手的,但叶挺是共产党员,蒋介石对此很不放心,所以将叶挺调到他所不熟悉的二十四师任师长,而国民党员李汉魂任二十五师师长。尽管如此由于二十五师部队内有大量的共产党员,所以二十五师是受共产党影响较深的部队,李汉魂是难以控制这支部队的。

在北伐军攻占武汉后,北伐军另外两路部队先后占领了南昌、福州、杭州、南京等地,消灭了封建军阀孙传芳的主力部队,北伐革命席卷长江流域。这时在陕西省的冯玉祥、在山西省的阎锡山先后率部加入北伐革命队伍。冯玉祥直接把部队拉出来,向河南省进军,逃往河南省的北洋军阀吴佩孚只好带领少数人员逃往四川,从此北洋军阀吴佩孚的部队被全部歼灭,孙传芳只剩下少量的残余部队,而奉系军阀张作霖军事势力依然很强大。张作霖的部队已占据了北京,他的军事势力范围已经扩大到河南、山东及江苏的北部,但张作霖本人也有后顾之忧,因东北是张作霖的军事大本营,日本国对东北虎视眈眈,而且日本的军事势力已经渐渐向东北渗透,所以对张作霖的压力很大,张作霖既要面对南方的国民革命北伐军的进攻,又要面对日本军队的军事威胁,他心有余悸,无所适从。西路北伐军在这种历史的背景下,开始第二阶段的北伐战争,目标直接对准张作霖的奉系部队,周世第奉命指挥具有光荣传统的七十三团率先开到河南省与张作霖的部队作战,当时国民党军二十五师师长不主张与奉军正面交战的情况下,周世第主动请缨作战,二十五师师长知道周世第系“铁军”出身,七十三团素以不怕死著称,只得顺从周世第等主战军官的意见。周世第率部主动出击,运用“猛冲”的作战风格,打败奉军十二旅,为北伐军进攻河南奠定坚实基础。

正在北伐革命不断取得胜利的时候,蒋介石背叛了革命,于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在上海对共产党人进行屠杀,四月十八日蒋介石在南京建立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联盟的反革命政权。在广州、长沙等地国民党的右翼势力开始迫害共产党人,于七月十五日,国民党要人汪精卫在武汉召集会议,宣布正式同共产党决裂,公开背叛革命,并提出“宁可枉杀千人,不使一人漏网”的反动口号,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至此,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了。

在革命失败的危急关头,一九二七年七月下旬,党中央临时常务委员会决定发动南昌武装起义,在七月二十七日,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在南昌成立,研究起义准备工作。参加起义的部队主要是共产党掌握和影响下的国民革命军,包括贺龙指挥的第二十军、叶挺指挥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蔡廷锴(在一九三0年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总指挥,一九三二年蔡廷锴违抗蒋介石的命令,在上海率部抗战日军的入侵,成为国民党著名的爱国将领,全国解放后,蔡廷锴回归大陆,热衷于祖国统一事业,成为国民党进步人士)指挥的第四军第十师,这些部队迅速向南昌集结,同朱德指挥的第三军军官教导团会合,于八月一日在南昌起义。当时还有一支受共产党影响较深的部队国民革命第四军二十五师还在河南省南浔铁路马回岭一带驻扎,七十三团(原叶挺独立团)就是这支部队的主力团,在南昌起义前,党中央“前委”派南昌起义军第十一军党代表聂荣臻到七十三团联系参加起义一事,共产党员周世第团长积极响应和筹划参加南昌起义,背着国民党军二十五师师长李汉魂,秘密与二十五师七十四团、七十五团中共产党掌握的部队取得联系,拟订起义计划。七十三团长周世第是共产党员,周世第直接控制这支部队,可以将全团带出来,七十五团三个营长是共产党员,可以带出来三个营,七十四团参谋长王尔琢是共产党员,但他只能控制一个重机枪连,也只好带出一个重机枪连,聂荣臻与周世第经研究决定这些部队利用午休时间,以军事演习为借口,将部队拉出来,到德安车站集结。在八月一日下午一时,各有关部队在聂荣臻、周世第的指挥下,走出营房,聂荣臻带领七十五团在前,王尔琢带领七十四团重机枪连居中,周世第带领七十三团在后,迅速向德安前进,在德安,将乘火车追来的敌卫队营包围缴械,八月二日部队开进南昌,与南昌起义部队会师。

南昌起义是在八月一日胜利举行,七十三团这支“铁军”部队没有赶上起义的当天,但是叶挺看到由自己带出来的部队来到南昌,心里由衷地高兴,有这样一支坚不可摧的英雄部队,使叶挺看到了南昌起义的未来。由于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引起敌人极大的恐慌,蒋介石立即调集兵力,围攻南昌。南昌起义部队决定撤离南昌,南下广东,前卫部队由蔡廷锴指挥的第四军第十师担任,“铁军”部队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担任后卫任务。

蔡廷锴本人不是共产党员,他对南昌革命起义军南下疑心重重,他带前卫部队走不多远,便脱离了南昌起义军,投入国民党的怀抱,这样南昌起义军失去了一个师的兵力,但是南昌起义军仍然保持足够的战斗力。起义军长驱直入,南下直指广东,引起南京蒋介石集团的极大震惊,蒋介石与驻广州的国民党第八路军总指挥李济深密谋,成立以国民党桂军头目黄绍肱为首的总指挥,统帅国民党军钱大钧的四个师和桂军黄绍肱本人的两个师,进入赣南、粤东,堵截起义军。

当时的敌人军事布阵是国民党军钱大钧部第二十师、第二十八师、新编第一师及补充团共十个团,集结于瑞金以南会昌一带,以会昌城为中心,在城东北、城西北、城西一带构筑防御工事。国民党桂军黄绍肱部两个师约七个团,集结在瑞金以西白鹅墟附近地区,与会昌成犄角之势,企图与起义军决战。

八月十八日,贺龙指挥起义军二十军在瑞金以北击溃国民党军钱大钧两个团的兵力,起义军占领了瑞金,其他起义军部队也陆续进入瑞金,在瑞金城从敌军机密文件中得知国民党军钱大钧的主力部队正在会昌一带设防,起义军要想进入广东,必须攻打会昌,叶挺和贺龙当即决定攻打会昌。

攻打江西省会昌城,这是一场硬仗,叶挺指挥十一军二十四师担任主攻,朱德指挥二十军第三师担任助攻,贺龙指挥二十军主力担任总预备队,策应各方部队。岚山岭主峰是整个战场的制高点,国民党军钱大钧将大部分兵力集中在这里,自称是攻不破的阵地。攻打会昌城,必须先拿下敌人岚山岭主阵地。叶挺指挥二十四师攻打这个主阵地过程中,伤亡很大,久攻不下,这使叶挺想起二十五师七十三团,要想打掉岚山岭这样的坚固阵地,没有七十三团参加战斗是不能奏效的,叶挺即令后卫部队二十五师七十三团迅速赶往前线。

起义军部队由南昌南进时,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一直担任后卫,赶到瑞金后,接到进攻会昌的命令,部队夜间由瑞金附近出发,后来才发现走错了路,走了去洛口的路,由洛口附近转向会昌前进,绕了一个弯路,影响了按时到达作战地点。

叶挺急盼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及早参战,叶挺调离二十五师时间不长,对这支由独立团发展起来的部队非常熟悉,有这支部队上来,就不愁打败敌军。当这支部队上来后,叶挺的精神为之一振,立即向这支部队布置任务。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一天没有吃饭,又饿又累,他们接受任务后,忘记了饥饿和疲劳,斗志昂扬地直奔阵地,马上投入战斗,全线进攻,一阵猛打,七十三团作为尖刀部队连续占领几个山头后,就向二五三一高地以北的几个山头上猛攻,这是敌人岚山岭的主阵地,敌人在这一带构筑了许多坚固的工事,配备了许多兵力和很强的火力,七十三团组织了几次进攻,都遭到了顽强的抵抗,敌人用密集的火力向七十三团射击,几个战士中弹倒下,又有几个战士中弹倒下,但部队仍然冒着弹雨猛冲上去,一步步逼向敌人,这情景不禁使人想到叶挺独立团在打汀泗桥、贺胜桥奋勇作战的情形,这真是一支英雄的部队。这时,站在前沿阵地上的周世第令司号员吹冲锋号,各营、连的冲锋号声响彻整个山谷,七十三团六挺机关枪一齐以猛力的火力向敌人射击,掩护部队进行冲锋,经过反复冲杀,攻下敌人的主阵地,敌人向会昌城方向溃逃,七十三团率先迅速向会昌城追击,七十四团跟进,二十五师七十五团从另一个方向也冲了上来,随后二十四师全体官兵开始冲锋。朱德看到叶挺部队发起全线进攻,大柏山这边敌人顿时显得恐慌,他便不失时机地命令二十军第三师反击敌人,转守为攻。下午二时,叶挺指挥的二十五师和二十四师先后登上寒栋和岚山岭,敌人全线动摇,争相逃命,叶挺的部队在冲锋号声的激励下,穷追不舍,尤其是七十三团踏河时想喝口水也顾不上喝,一口气打进会昌城内。

下午四时,即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加入战斗三个小时后,攻占会昌全城,这是南昌起义军南下途中取得的第一个大胜仗,杀伤大量敌人,俘虏九百余人,缴获大批枪炮物资,敌右路军总指挥钱大钧仓皇逃跑,连轿子也扔掉了,南昌起义军入城时,看到他留下的茶杯里的水还是热的。

据有关史料记载,起义军进攻会昌时,国民党桂军黄绍肱的部队离得很远,但他被叶挺布置的疑兵营和二十五师走错路而发生往返路过现象弄得迷离懵懂,担心起义军有更大的军事动作,始终没敢到会昌来援助国民党军钱大钧,等到起义军打下会昌,他还蒙在鼓里,反而在九月二日早晨,他才把部队开了过去。对此起义军也无准备,这时二十军的部队已撤回瑞金,会昌只剩下十一军的两个师,叶挺闻报后,指挥部队紧急应战,由于事出仓促,在城北丘陵地带里你来我往打了几个钟头,仍是僵持不下,未分胜负,叶挺急了,把周世第找来,对他说:“这样打法,不关痛痒,再拖下去,对我们不利,现在我把一部分机关枪组织起来,集中压制敌人,你们各级长官亲自带领士兵冲锋,号声一响,便投掷手榴弹,冲上去与敌人拼刺刀,要在半小时之内把敌人打垮。”

英雄的“铁军”部队七十三团到了前沿,在冲锋号催促下,七十三团的官兵投出一排排手榴弹,杀声震天地发起冲锋,随后二十五师和二十四师也冲了过去,素以顽强著称的国民党桂军被压倒,丢盔卸甲地退出阵地。

两次会昌战斗都是恶战,不仅敌众我寡,而且敌人的战斗力也很强,如果不是七十三团这样作风勇猛的“铁军”部队担任主攻,很难想象会在短时间内,连打两个胜仗。

起义军部队占领会昌后不久,开始进入广东,主力下了潮汕,二十五师留守三河坝,由朱德指挥,保护叶贺部队主力侧背,作第一次分兵。

起义军在潮汕休整三天后,将二十军第三师留下来警备潮汕,这样经过三河坝和潮汕两次分兵,西进的主力只剩下了十一军的二十四师和二十军的一、二师,总兵力六千人,起义军把有限的兵力分在三处,实际上已失去了打击敌人的能力,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军事失误。

国民党敌军方面,以陈济棠为总指挥,调动了三个整编师,开到丰顺地区寻找起义军决战,起义军面临各个击破的险恶局面。

当西进起义军进至汤坑,与敌人相遇,汤坑遭遇战开始,双方伤亡很大,敌人是越来越多,叶贺领导的起义军主力部队败走汤坑。

起义军在汤坑失利后,国民党桂军黄绍肱又组织部队两个师重兵攻击潮洲,二十军第三师被包围,突围的少量部队向汕头撤退。

国民党军钱大钧指挥三师之众,扑向三河坝,朱德指挥二十五师的七十五团、七十四团、七十三团进行反击。敌军三个师攻打起义军二十五师的三个团,三个师对三个团,敌人的兵力很强大,在敌军疯狂攻击下,起义军七十五团伤亡很大,七十四团也有伤亡,而七十三团依然保持较强的战斗力。七十三团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铁军”部队,是共产党领导的最早的武装,在历次战斗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从来没有打过败仗,这支部队在三河坝给予敌军有利的反击,多次向敌军进行反冲锋,有时还支援友邻部队。七十三团保住了阵地,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在朱德、陈毅的领导下,为了保存军队实力,部队主动撤退。

部队撤出三河坝,只剩下两千人,他们在南下寻找叶贺部队途中,与二十军第三师的余部相遇,才得到潮汕失陷和叶贺部队失利的消息,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朱德将第三师的余部官兵和会集到这里的其他起义人员收拢起来,进到闽西地区,开始向闽赣方向作战略性转移。由于连续行军作战,部队减员很大,加上一些意志不坚定的战士和干部,对革命产生动摇,陆续离开部队,到南康时还剩下一千多人,到达大庚时只剩下七、八百人,朱德将部队整编为一个团,全团共有七个连组成,朱德任团长,陈毅任团指导员,王尔琢任参谋长,当时林彪任七连长,粟裕任五连党代表,林彪和粟裕都是这支团队的连级干部。这支“铁军”部队,几经艰苦转战,由闽西转战到赣南,在前有土匪武装堵截,后有国民党军钱大钧追兵,部队官兵在伤病交加,饥寒交迫的险恶环境中,转战赣南信丰、大庾、崇义、湘南桂东、汝城、资兴和粤北仁化、韶关等地,于一九二八年初发动了湘南宜章、郴县、资兴、永兴、来阳五县的“年关暴动”(史称湘南起义)后,于四月将部队开往井冈山根据地,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成为红军最初的来源之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