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科索沃危机和世界分裂主义浪潮


12月10日是俄、美及欧盟三方就科索沃未来地位问题谈判以达成协议并上报联合国的最后日子,然而由于分歧严重,谈判已经破裂。由于在塞尔维亚科索沃省占人口多数的阿尔巴尼亚族声称,一旦12月10日最后期限一过而无法达成一致的话,将会单方面宣布独立。而塞尔维亚政府则表示,将会动用一切手段捍卫国家主权,除了动武别无选择。不过,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随后表示,该组织将不会容忍暴力活动再次出现。夏侯雅伯在北约外长会议开幕式上说,北约对企图使用暴力的人将坚决采取行动,“坚决反对任何人使用暴力解决问题。”也就是说,一旦科索沃宣布独立,如果塞尔维亚政府真得要动用武装部队前去平叛,北约就会再次出动军队帮助科索沃,第二场科索沃战争就会再次出现。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直在背后支持科索沃走向独立。12月6日,美国国务卿赖斯再一次向外界表明,美国支持赋予科索沃“受监督的独立”的权利,并且形成联合国决议案。据悉,所谓“受监督的独立”,是指在欧盟监督和北约派驻维和部队的前提下,承认科索沃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实体。据称,一旦科索沃宣布独立,包括美国、英国、法国、阿尔巴尼亚、波罗的海三国、***国家(印尼除外)在内的大约60个国家将迅速予以承认。但是并非所有的西方国家都支持科索沃独立,俄罗斯、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塞浦路斯、马其顿、保加利亚、匈牙利、斯洛伐克等国将不承认科索沃独立。这些反对科索沃独立的西方国家中,有些已经吃过分裂的苦头出于道义反对科索沃,有些则是现实存在着类似科索沃的分离主义倾向,俄罗斯、西班牙、塞浦路斯、马其顿等国更多的是出于兔死狐悲的感受予以反对。其实,那些鼎力支持科索沃独立的西方国家中,也有国家存在分裂主义倾向,比如英国。作为未明确表态的国家,比利时也正在遭受国家分裂的困惑,加拿大的魁北克省闹独立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从整个世界来看,无论发展中国家、不发达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分裂主义浪潮正在席卷世界,这恰恰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浪潮形成对冲。

值得注意的是,一旦科索沃顺利独立,整个巴尔干地区将更加不安。阿尔巴尼亚族除了集中于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外,还散居于黑山、希腊和马其顿。科索沃独立后倾向于并入阿尔巴尼亚,而散居于黑山、希腊和马其顿的阿尔巴尼亚人也倾向于建立“大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因此,科索沃的独立将会把分裂主义浪潮推广到黑山、希腊和马其顿,黑山、马其顿作为危险因素最多的国家将首当其冲,届时科索沃、阿尔巴尼亚、黑山、马其顿、希腊再加上塞尔维亚,整个巴尔干将会成为一个巨大的火药桶。而且这还没包括塞浦路斯,因为北塞浦路斯在土耳其加持下已经成为事实上的独立王国,因而造成了希腊和土耳其这两个北约盟国的巨大仇怨。如果塞浦路斯问题也趁机热闹一下,巴尔干半岛就会爆发超级地震,欧盟自身恐怕将会自顾不暇。

其实,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并不希望看到塞尔维亚的分裂,科索沃能够留在塞尔维亚版图内符合世界主流渴望。在不希望科索沃独立的世界潮流中,俄罗斯的表现最为抢眼,除了所谓的“斯拉夫兄弟”的感情外,一方面俄罗斯担心科索沃独立可能为欧洲分裂势力开了危险的先河,另一方面则想通过科索沃问题抗衡欧美势力的进一步扩张。更何况,俄罗斯存在同样的车臣问题,阿柏克兹亚和南欧希提亚曾经闹过独立,其他不少地方也很不稳定,一旦科索沃作出危险的示范,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就会承受巨大的压力。格鲁吉亚的状况与前南斯拉夫非常相像,尽管美国实行两个标准,一方面在科索沃力促独立,另一方面又坚决反对格鲁吉亚的分裂。但是,一旦科索沃打开独立的潘多拉的盒子,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和阿扎尔三个地区就会拥有更加正当的理由和榜样,脱离格鲁吉亚的政治版图的决心就会更加强烈。

中国也存在独立和分裂主义,其中台独就是最为显著的难题。但台湾的民族构成与大陆一样,汉族仍是绝对主体,两岸同讲汉语共用汉字,深厚的传统文化一脉相连,所以台湾问题与科索沃问题截然不同。但是台湾问题远比科索沃来得出名,其影响力也远在科索沃之上,不仅因为中国是世界举足轻重的大国,而且以美国、日本为核心的势力一直在阻挠中国统一,甚至美日为达目的可能卷入有可能爆发的台海战争。除了台湾问题外,新疆和西藏还存在些许麻烦,这两个地方有东突和达赖喇嘛的势力在作祟,还有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势力和西方大国介入其中,比如前不久美国总统布什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分别会见过达赖喇嘛。但是,与科索沃问题不一样的是,这两个地区目前大体稳定,绝大多数的民众支持一个统一和强大的中国!

同中国存在边境之争的印度,不仅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争战多年,而且自身也面临着分裂主义的强大威胁。印度是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最大的民族兴都斯坦人只有2亿多一点,仅占总人口20%左右。另外,泰卢固人约有7000万,泰米尔人有6000多万,连同其他少数民族共有接近三百个民族。因此,缺乏象中国的汉族这样的主体民族。尽管印度83%的居民信奉印度教,但印度教残忍落后的种姓制度阻碍了相互之间的民族认同,再加上***教、***、锡克教、佛教和耆那教等宗教的存在,所以总起来看印度缺乏民族认同和文化认同。目前,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和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一直在闹独立,这两个地区都拥有独立的反叛武装,一直坚持不懈地同印度政府进行着军事周旋。此外锡克教人一直要求建立锡克人占多数的大旁遮普邦,并由此引发了旁遮普问题,锡克宗教狂热分子和分裂主义者年复一年地制造暴力恐怖事件和大规模骚乱,印度前总理英·甘地因此遭到锡克教徒刺杀。应该说,像印度这样的国家,一旦有像美国那样的国家从旁煽风点火居心叵测,就很有可能四分五裂一蹶不振。

斯里兰卡的猛虎组织非常出名,该组织为了泰米尔人的独立进行了长期不懈的斗争,它同政府的漫长对立使得双方都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继东帝汶独立之后,亚齐又成了印度尼西亚另一个要求独立的地区,此外苏门答腊等地区也存在着潜在的独立倾向。一旦科索沃做出危险的示范,尤其是亚齐在独立征途上取得进步,拥有一百多个民族的印度尼西亚就会走上彻底解体的道路。值得中国人关注的琉球群岛曾是一个独立王国,被日本侵占后种族和历史惨遭屠戮和灭绝,日本战败后依据《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只能保有本土四岛”,其它武力吞并的包括琉球群岛在内都必须放弃。但是,1970年美国和日本签订的《美日旧金山和约》却私下将琉球划归日本,自那以后琉球人独立或复国的呼声就不绝于耳。如果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和援助,同科索沃问题相比,琉球的独立倒是最合情合理并最符合国际法,因而也就能理所应当地予以独立。

达尔富尔问题更加类似科索沃,而且比科索沃还要复杂和混乱。非洲曾经是欧洲列强的殖民地,列强间的相互争夺和妥协使得独立后的非洲国家边界呈现世界罕见的直线,达尔富尔地区就在这种背景下曾经被分割给好几个国家,所以这个地区同周围国家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苏丹独立后,达尔富尔一直是该国领土和主权的一部分,由于幸运地发现和开采出了石油,该地区才一下子陷入混乱和割据之中。该地区存在两股独立割据武装,他们同政府军相互激战,造成一万多人丧生,100多万人流离失所。同科索沃战争前西方指责南联盟对阿尔巴尼亚实施种族灭绝一样,欧美政府一直指责苏丹政府在达尔富尔搞种族屠杀。如果不是因为中国急不可耐地找石油而一头扎入达尔富尔,苏丹就将会是另一个南联盟,达尔富尔就是另一个科索沃。但是中国为此饱受西方责难,欧美不惜将那里的所谓种族灾难一股脑地算在我们的头上,还在我们不为所动时蛮横地将之同北京奥运捆绑到一块。

不管科索沃、库尔德还是台海、高加索,地区分裂主义都是极其重大的危害。然而百草止水想说的是,最严重的分裂主义浪潮还在西方,尤其是英国和比利时。英国不仅跟随美国在全球热衷于分裂别的国家,而且本身也是分裂他国的个中高手,在他抽身离开印度之前实行的印巴分治就是他的经典杰作。然而这个联合王国,昔日的世界霸主,今天居然也沦落到面临着严重分裂的地步。北爱尔兰、威尔士和苏格兰的独立主义倾向日趋严重,甚至连英国的主体部分英格兰都热衷于分裂和独立。据英国主流大报《星期日电讯报》去年的调查显示,不仅过半英国人认为苏格兰应当独立,一半以上的英格兰人认为英格兰也应该独立。今年五月份,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击败工党成为苏格兰议会第一大党,从而成功掌舵了苏格兰的地方政权。11月13日,苏格兰首席部长、苏格兰民族党领袖亚历克斯·萨蒙德发表演讲称,苏格兰将在2017年脱离英国,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届时英国人就会象他们拥有数个独立的地方足球队一同参与国际比赛一样,大不列颠联合王国就会真的分裂为数个独立的新国家同时加入联合国。比利时的问题同英国非常类似,比利时由三个联邦行政区组成,包括首都布鲁塞尔、讲荷兰语的弗兰德斯地区和讲法语的瓦隆尼亚地区。荷兰语区和法语区分歧严重,自今年六月份完成议会选举以后,分别代表两个地区的议会代表无法达成一致,致使新政府连续半年多无法产生,比利时当下就已面临着极其严重的国家分裂危机。民调显示,四成三的荷语区民众赞成“分家”,法语区民众也有五分之一支持此观点。比利时的《晚报》9月10日详细介绍了捷克和斯洛伐克“和平分裂”的经验,称比利时可以予以参考。

科索沃战争牵一发而动世界全身,如果在塞尔维亚不同意的情况下科索沃宣布独立,塞尔维亚就有权以维护主权为由发动平叛战争。如果西方再次悍然介入并帮助科索沃,在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加持下独立的科索沃,就会创造一个主权国家不同意前提下的辖属省区被外界强行保护并独立的危险先例。这个先例一开,受此鼓舞,西班牙、俄罗斯、格鲁吉亚、伊拉克、土耳其、斯里兰卡、印尼、苏丹等国就会陷入更深的危机,英国、比利时、印度、加拿大等国也很难独善其身。如果塞尔维亚最终抗不住外界压力,屈辱地接受科索沃独立,西方国家仍然会背上肢解主权国家的罪名,其他试图谋求独立的民族或地区也会纷纷寻找强大的国际后台,整个世界就会乱象纷纷苦难处处。

为什么世界会有如此之多的分裂主义?百草止水认为有四个方面的因素需要说明。首先西方国家责无旁贷,为了自身自私的利益,分裂或肢解中小国家或不发达国家就是西方一直惯用的伎俩。英国在离开亚洲之前,成功地将一个庞大的印度分解为现今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不仅埋下印巴争端的火种,而且避免了印度作为一个世界级大国立身于世。拥有盎格鲁萨克逊血统的美国,成功继承了大不列颠联合王国的伎俩,不仅擅长以强大无匹的军事力量欺负其他国家,而且擅长分而治之和肢解他国。苏联垮台后,欧美不仅助推各加盟共和国脱离俄罗斯,而且进一步支持俄罗斯境内的种族分离主义。南斯拉夫伴随着苏东剧变变换了颜色,这个多民族国家立即就被西方纳入肢解和分裂的视野,不仅导致数个国家在南斯拉夫的废墟上建立起来,而且还让科索沃问题继续炙烤塞尔维亚和整个世界。台湾问题虽与科索沃截然相反,但美国已经许多次地策划过他的独立,所幸都为当时执政的蒋家父子拒绝。李登辉和陈水扁等台独势力的崛起令美国喜出望外,可是伴随着大陆的迅猛崛起,这一切似乎来得都不是时候!

其次就是所谓的民主问题。南斯拉夫因为模拟西方制度而四分五裂,苏联变了颜色后跟着分崩离析,这些都使得不少中国人产生恐惧,一时间“民主等于分裂”就在中国舆论中有了很大的市场。再加上加拿大魁北克省的数度独立公决,台湾民主后的政治和经济乱象以及台独势力的崛起,世界新兴民主国家的持续贫困和混乱等等,都让大陆的中国人心有余悸。一旦中国也民主了,台湾、西藏、新疆等地会不会以民主的旗号独立?如果那样,届时西方还会不会插手其中?事实上这种顾虑是多余的,因为即便独裁和专制政体也很难保障领土和主权的永久。阿拉斯加半岛是俄国的沙皇卖给美国的,毛时代的中国将长白山的一半赠送给了朝鲜,满清后期的中国领土更是被切割得七零八落。何况,全世界的任何王朝帝国都寿命短促,伴随着王朝帝国崩解的就是新一轮的领土和主权的重新调整。值得注意的是,被魁北克搞了多次独立公决冲击的加拿大迅速修改了主权法律,从而使得魁北克的独立从法理上变得不再可能。可见,分裂主义浪潮与民主与否关系不大,人类历史从来就不存在永恒的领土和主权,世界分分合合变化无常,领土和主权的变更原因太过复杂。

再次就是民族问题。世界上的民族多种多样千奇百怪,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对立、冲突和融合自古以来就永恒存在。构成一个民族的最主要特征就是血统,用现在科技区分就是所谓的基因,此外语言、宗教、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也是重大区别。在民主制度诞生以前,全世界无一例外地笼罩在独裁政体之下,独裁政体往往以某个强势族群为主干和骨架,其他族群不是归顺臣服就是被弱化乃至灭绝。但是,任何族群都无法长盛不衰,旧有的强势族群衰落的时候往往伴随着其他族群的崛起和兴盛,原有的独裁政体就会消亡,新的独裁政体就会产生。民主体制的诞生有助于族群间血腥残酷争斗的终结,但是,由于选票的作用,不仅多数族群会持久地把持国家权力,而且国家利益分配也会朝多数族群严重倾斜,少数族群自然极为不满,反抗甚至独立的倾向就会自然发生。何况,某些少数民族精英的政治追求极其强烈,多数族把持下的政治环境不利于他们兑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于是就会走上鼓动族人独立从而得以过把领袖瘾的危险道路。

第四,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也会导致独立倾向的出现。目前很多地区分裂主义都与经济与资源问题密不可分,印尼的亚齐和苏丹的达尔富尔都是因为资源丰富而独立愿望更加强烈,英国和比利时的分裂也掺杂着地区间经济利益分配不平衡的巨大矛盾,魁北克闹独立的一个重大原因就是不愿意加拿大其他地方分享它发达经济所提供的丰厚国家财政。当然,台湾一直就比大陆富饶,这不仅令台湾人一度异常骄傲,而且很瞧不起大陆人,不甘心被大陆统一并被分享经济成果一度是台湾人排斥两岸统一的重要理由。同样我们可以确信,以美国移民国家的特征,如果美国陷入全面衰退,国势一落千丈,美国再民主也会爆发此起彼落的独立运动,因为发达地区都不想为次一等的地区埋单,人类的自私本性将使加盟各州的离心力日益严重。

总之,目前的全球分裂主义浪潮内外因兼具,内部民族隔阂和政治经济利益分配的不均等导致的独立诉求,与外部别有用心的国家或势力相结合,就会导致类似科索沃、库尔德、达尔富尔以及高加索地区那样的问题。但是,外因总是通过内因起作用的,要知道苍蝇不会专盯无缝的蛋,如果各个国家都能实现民族和解和共同繁荣,又焉能有那么多层出不穷的分裂运动?问题是如何实现民族和解与共同繁荣?民主与独裁哪种效果最佳?抑或是还有其他更好的形式?希望关注这个问题的诸君,群策群力,共同拿出一个最佳的方案!

本文内容于 2007-12-10 18:48:11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