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四章.龙窥四海 209.喋血吴淞(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259旅攻击宝山异常的顺利,这最重要的是因为在南华的特种作战教程中就有军事心理学这个内容。

在倭人刚刚受到攻击之后那些已经睡觉的士兵要着急着拿上武器集结,而且相当一部分人都有想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的心理,因此这个时候炮击给倭人带来的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孙元良将军也没有让机会白白的溜走,立刻下达了冲锋的命令,倭人就这样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尽管倭人士兵意志坚定依托一些地形分散地各自抵抗,但是终究不是有备而来的259旅的对手,倭人再厉害也是两支胳膊,不是三头六臂。

259旅只用了不到1个小时就将倭人的一个守备大队和炮兵大队给赶出了宝山,直到完全肃清宝山的敌人一清点居然还缴获和6门倭人105毫米的火炮和不少炮弹,其他的火炮被倭人撤走一部分,其他的除了被南华的火炮摧毁外大部分都被倭人自己炸毁了。倭人也许对陆军的作战士兵不在意但是对炮兵、坦克兵、飞机员这种需要一定现代科学知识的技术兵种人才还是看得比较重,守备大队在确认无法抵挡259旅攻击的时候接到了掩护炮兵撤退的命令,因此这一仗消灭的倭人只有400多,但是到26日早晨宝山已经完全控制在我军的手中同时倭人的炮兵大队也完蛋了。

植田谦吉已经在游弋在长江上的“出云号”上烦恼了一夜了,他的烦恼并不是259旅凌晨3点攻击宝山开始,而是昨天夜里10点接到大本营转来的情报课电报和上海情报部分搜集的情报开始的。

情报显示中国在上海的部队除了19路军外其他所有部队已经集结在以杨家行为中心的吴淞要塞以西,从表面上看这是一次防御,但是防御需要6个旅一个教导总队,众多地方守备团将近5万人的庞大部队吗?不管中国人的目的是不是守备这样庞大的部队在这里让其他部队攻击只有18旅团防守他不是很有把握,要是在吴淞要塞激战正憨的时候这5万大军突然扑过来就算帝国有海军和空军的帮助形势也将不容乐观。

植田有些苦笑着凝着眉头抽烟,从大本营转来的情报上说集结在徐州的中国第13军25日碗18点三十天黑后开始用13列火车把一个旅装了上去,现在正在来上海的路上。

而早上凌晨3点野战重炮大队所在宝山阵地被中国人攻克,只有9门155毫米重炮被未损坏的汽车拉了出来,由于要迅速撤走大量炮兵,连炮弹都没有运出来,有就是说对吴淞要塞的攻击炮火支援的力度在下一次补给之前要大打折扣,而从本土组织火炮和弹药再运到上海至少需要1周的时间。

现在已经是早上8点植田谦吉的命令依旧是昨天晚上259旅攻击宝山时候的园地警戒待命,他还是相信就算中国人在杨家行有5万人马想要吃掉有空军和海军掩护的帝国3个旅团是完全不可能的。

而杨家行北指的气氛却是完全不同。

“看来我们的部队调动引起了植田那老家伙的警觉了。”蔡军长拿着刚到的侦察报告有些内疚地说着,他和蒋指挥从昨天259旅攻击宝山的时候开始就留在这里等消息,而9路军那边部队只是接到了死守的命令他们在南指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倒是更愿意在这里出谋划策,不过倭人开始变得小心的消息让心里担心着吴淞要塞156旅安危的两位当家人稍稍松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内疚,毕竟他们的心软影响到了整个歼灭计划。

“其实,现在我想起来还是觉得蔡军长的提议没有错,有259旅在宝山倭人北窜路线已经没有了,就算他们到时候向东南面黄浦江撤退,有强大的空军在倭人在相对狭窄的黄浦江大军舰机动不便,他们得不到海军和空军的支持那时候就变成了北水而战的兵家大忌。其实现在倭人已经是我们的囊肿之物了,要给他们造成大的打击并不难,关键是现在倭人还有4万多两个师团加海军陆战队,就算我们有空中优势也很难在短时间吃掉鬼子。”包汉文说的有些没头绪,其实他的心里还是很失望的,如果再等1天倭人不提早采取保守策略那么北线就很可能是大歼灭战,而如若是让第6旅团和江湾的鬼子和北线倭人抱成团的话只怕要打成大消耗战了。

“植采取保守策略,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宝山,他们应该是得到了我们调动的消息,毕竟如此大规模的调动倭人不可能没有察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兵团作战就是这样。”包汉文看着众人有些低的情绪又说:“其实我想植田应该没有摸清楚我们的底牌,今天第4师就可以加入到战斗序列,算上我们南华的部队和孙夫人住址的义勇军7000多人我们有超过7万人的庞大力量,而今天晚上也会有第6师和独33旅加入,再加上汤将军来抢功劳的那个旅,明天我们就有10万大军,而且只要南京方面下决心我们的空中运输部队可以以每天1万人以上的速度向上海运兵,只要南京下决心,就要这些鬼子有来无回!”包汉文的话又一次显得嚣张和高傲,不过他的嚣张并不是没有理由,有100架大型运输机在这样的机动力量不是倭人可以比的,机动的重要就在于随时可以集中所有力量打敌人一点,来自未来的包汉文深深明白其中的优势。

“各位,其实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今天发起攻击,马上就发动进攻,倭人现在开始采取保守策略,若是等到明天只怕鬼子会开始全力构筑防御,那时候就不好打了。”张将军有些担心鬼子有准备之后仗会不好打。

“张将军其实不用担心,倭人构筑必要的工事那是肯定有的,可是他们想加固防御没有钢筋没有水泥,没有劳动力顶多也就是多挖些战壕而已,而我们若是提前发动攻击的话很多部队刚上来来弹药和装备都没有完全到位,怕是会造成混乱,部队的攻击力也要打折扣所以我还是坚持明天攻击。”包汉文其实没有说出真正的理由,其实要提前打也不是不行,可是中国军队不行。说到底中国军队没有完整先进的后期组织,没有参谋体系粗糙,大兵团作战整个部队就好象精密的机器一样要高效地运作起来,而民国军队还不具备临时改变方案而不受大影响的能力。

如果说在战场上最不舒服的人是谁的话,还不是吴淞要塞的156旅,尽管部队伤亡大半但是156旅还算有险可凭,而最难受的部队就是担任吴淞要塞西北面攻击的倭人第24旅团了,下元弥熊的北面侧翼完全暴露给了259旅,时不时地还要受火炮的欺负,更他他郁闷的是从炮弹的破空声到爆炸他都听得很明白这是那些该死的炮兵留给中国人的。

他已经多次打电话给植田歉吉,只是植田完全不同意他攻击宝山的计划,而是要求他就地固守待命。他也知道中国军队不同寻常的调动,但是在北线的帝国军队有2万5千人以上,就算中国军队有5万那也应该是帝国进攻他们。

植田现在管不了24旅团那些坛坛罐罐被中国人几发炮弹砸烂的情况,在早上8点半的时候终于从战情室里出来的植田看着天空不错作出了新的决定。

早上9点杨家行周边的中国阵地上空出现了倭人100多架飞机,这些飞机的目的就是轰炸中国军队,顺便能得到一些植田想要的消息,而这些消息植田也不知道是什么,只不过他觉得情况似乎有些难以掌握,这纯粹是一个当了几十年军人打了十几年丈的老家伙的直觉。

让植田觉得遗憾的是他什么也没有得到,中国军队依旧是防御的阵势,只不过多了些防空炮尽管意在侦察的植田命令飞机避开困难目标,但还是给帝国造成了10多架飞机的损失,接下来就是舰队司令野村吉二郎中将的强烈抗议,并声称不会再让帝国宝贵的飞行员去做这种无意义的牺牲。

接到报告的植田开始怀疑自己的疑神疑鬼,或者中国军队的调动完全是出于自己力量的没有信心呢?如果是那样现在根本不应该停止对吴淞要塞的攻击,而且再过几天白川大将就要来上海,那时候吴淞要塞如果还没有到手自己的名字就会和那个前任少将一样耻辱。

“命令,向吴淞要塞发起攻击。”植田终于还是命令攻击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让部队去拼命,而是意在消耗守军的力量,而且现在的问题是宝山在259旅手里只要西北攻击面稍有大的动作炮火就会随之而来,航空兵不得不连续出击压制宝山的中国火炮,不,应该是倭国火炮。

26日下午的上海战场就是这样变的平淡,然而南京正在试图作出一项对他们来说很艰苦的选择。

“辞修,你觉得我把部队派去上海是对还是错?”老头子第一次在自己的学生面前显得迷惘,他看着窗外桃花努力抽出的细小新芽又觉得一阵无力,如今井冈山在李得胜的领导下月围剿越发展,已经拥有数十万之众隐隐成为党国大患,他也知道老百姓要土地要生存,民国也开展了新农村建设,只不过效果就.....。现在小鬼子又不安生,东北闹完又到上海找事,前段时间上海屡屡取胜他安心不少,可是他始终想不到倭人输了不甘心不断地增兵上海,难道真的要演变成全面抗战?

“校长,如今党国面临的困难前所未有,不‘剿匪’暴民生事,剿匪倭人兵至,若一定要选择,学生以为还是以为两边都要顾。”陈部长的话让委员长看到了希望又有些疑惑。

“两边都顾?拿什么顾?”

“让桂系、东北军、西北军、29军、晋绥军派部队去上海。”

“荒唐,你知道上海是什么地方吗?”

天下人都知道苏浙是老头子的根本所在,这些地方让给那些地方军阀那不是要命吗?

“校长,学生以为他们只能去打仗,别的什么都做不了,上海还是您.....党.国的。”差点说漏了嘴的部长大人小心地看了老头子一眼接着说:“校长若是号召全民抗战,让那些土皇帝派兵去上海,校长就是全国民望所在,若他们不派兵去那就是置民族大义于不顾,若他们去了上海军阀部队派系众多谁也不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若真有人敢动不说其他军阀群起功之,到时候委员长一声令下大军前往剿灭也有借口。”

老头子将手在头上好象了犁地一样在头上挠了挠,觉得可行,又转身对一直没有说话的自己另一位得意部下说道:“敬之以为如何?”

“校长,我以为这个计划可行,好处很多!”何部长和军政部和陈部长本是中央军两个派系,但是何部长也是达人自然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赞成什么时候该反对。

这次的事情老头子办法想不到但是办法出来之后的好处确肯定想得到,一方面可以消耗地方军阀部队,另一方面可以用之抵抗倭人,若作战得力那功劳是老头子领导有方,若作战失利则是地方部队不遵调遣、军纪涣散、军无战力。

就这样委员长在当天下午GMD的全会上发表了誓死抗倭的讲话,并促成大会通过了“方今之急,首曰御侮”的宣言。

当晚全国各大城市的报纸都刊登了大会内容,军政部更是卖力地将委员长的讲话制成小传单分发到各部队,其中就包括有上海战场上的中国部队。

26日夜间注定是一个难以入睡的夜晚,而植田一直想要找的东西在夜晚8点之后从安亭车站开始向杨家行越野集结。

与南华两个装甲营一起行军的还有刚刚到安亭车站的第4师。

整个上半夜中国军队都在按照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兵力调动,如今算上新加入的这个师和义勇军的7000多人北指拥有7万多人的部队,到27日凌晨3点13军独立旅的火车被直接开到上海市区外西北侧然后沿铁路向西北前进,而他们的旅长赵铁生已经在凌晨5点被汽车接到了北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