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9/


“你真的下定决心?”小谢一边在为晚睡而铺床一边回头问着。

“是的,你老公我早就打算好了,不止咱们俩还有上梁山分队那些家伙,大伙儿一起热热闹闹的出去玩一玩,这一来嘛可以避避风头,二来可以开开眼界,三来让你见识见识你老公的庞大产业。”我不等小谢铺完被子就搂上她的细腰,把她往自个儿的怀里一带,一双手在她的身上温情的抚摸起来。

“死人!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般色急?”小谢了嗔我一下,忙将一双巧手回过来稳住我的山禄之爪后接着问道:“那大哥没说什么?”

“嗯!。。。他们有什么好说的,咱们是光明正大的度蜜月!又不是偷偷摸摸的私奔!我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啊!你那儿更大了。。。。。。”我一只手攀到她的胸前。

。。。。。。

10月26号,援助的设备全部到货,高射炮培训开始。

11月10号,为期半个月的高射炮初级培训营结束,池大炮的机炮团已经能够单独操炮射机了,接下来能不能打下飞机来就靠他们自己了,正所谓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11月11号,我动身了,跟我走的人有小谢,戏子,小刀,神三以及我手下的八个机器人,我们带的东西很简单除了必备的衣服、钱和吃的外,剩下的就只有防身的武器,在这个乱世,防身的东西是不能少的,为了大伙儿的安全我特意给了戏子他们三人一人一件防弹服,就是给谭大哥他们的那种,我没有明说衣服的用途,只是交待他们一定要贴身穿好,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脱下来。他们三人以前都是在外面混的,虽不知道这衣服作什么用的,但看那衣服的面料和做工就知道是好东西,故当即照我的话去做,把衣服穿在了最里层。

在一大帮子老熟人的拥送下,我们这群“友邦人士”好不容易出了村口,正当我要回过头来在向他们告别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串悦耳的声音“王先生!请等一下!等一下!”。

原来是王丽这个文书,因为跑得快导致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张俏脸也因为喘气而涨得通红。

“不好意!来晚了!不过还算是赶上了!”

戏子两眼放着光,总算是望断秋水,盼到了!呵呵!

王丽这么急着追上来送行,主要是为了一件事,给我们拍照留念。她手里拿的那个照相机可是这个时代最著名的德国照相机——徕卡Ⅲ型。

我对这款照相机很是眼熟,因为我曾经按照戏子的要求在德国劫了一批回来,记得当时我还问他为什么非要这一款,一样是拍照其他的就不行吗?他说这款照像机皮实,构件简单,很耐用,并且是35mm镜头中最好的一款,采用横走布帘快门,不怕重拍。

我眯着眼睛扭过头,看了看戏子,示意你真大方啊!要知道王丽可是空着手被我从监狱里救出来的,根据地的地头上根本就没这么好的机子。

戏子一脸尴尬,耸着肩膀算是默认了。

接下来就是集体照,双人照,单人照。王丽前前后后拍了两大卷胶卷,才肯放过我们这群大佬爷们,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中的镜头。

留完纪念后我们整好行理,开始上路了。秋日的阳光照耀着我们,为我们拖下一条长长的背影,在那背影后是那久久不肯放下双手的送行人,别了!大哥!别了!朋友们!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