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民党军的壮士(敢和蒋介石叫板)[版主已阅]

陈明仁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蒋介石的黄埔嫡系,他厌恶国民党内的明争暗斗、官僚腐败,对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不满,最终投靠共产党,走上了反蒋的道路。


据理抗争险被押


1941年冬天,陈明仁率新编第二师在前线与日寇浴血奋战,他的一部分官兵在云南驻防。蒋介石在昆明著名的西山游览,当他路过壁鸡关时,发现公路两边许多士兵正在修筑工事,而这些士兵个个衣衫褴褛、棉衣飞花,如此破烂不堪的情景与西山美景形成鲜明的对照,真显得不协调,蒋介石心中感到十分不快,“这是谁的部队!”蒋介石问道,这时他身边的十一集团军司令宋希濂说:“委座,这是陈明仁的部队在修工事。”


三天后,陈明仁从前线被召回,他的二师师长职务被撤销,提升为七十一军副军长。陈明仁不知什么原因明升暗降,心中很生气,他对部下说,蒋介石要见他,豁出去问个究竟,“我若回不来,你们就好自为之吧!”


“子良,你这个师长没当好呀!”蒋介石说。


“委座说我这个师长没当好,我怎么没当好?是作战不好,还是训练不好?”陈明仁越说越声高,“论作战,我次次都受你的嘉奖,论训练,回回校检成绩第一,不久前,你还夸我纪律严明,我究竟错了什么?请委座指示。”


“你部队的衣服没有穿好嘛!不像个样子嘛!”


“衣服是你发的,两年一发,可是只穿一星期就破了,而且去年只发给我们旧的,所以我的部队没有穿好,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要怪你自己。”


“岂有此理,你居然怪起我来了。你说,我看了那么多部队,还没像你这个部队穿那么破的,七十军为什么没穿烂衣服?”蒋介石说。


“别的部队不让穿烂衣服的士兵出营房,出来要穿新衣服,我要让你了解真实情况。七十军是刚从重庆调来的,所有装备都是新的。”


蒋介石大声说:“那你这个师长应该想想办法嘛!”陈明仁毫不退让:“我手中没有钱,你让穿什么我就穿什么,你叫我怎么办?”


“叫我怎么办?我看你不行!”蒋介石理屈词穷,开始以势压人了。


“我不承认,我不承认我不行,我什么都行!”38岁的陈明仁居然喊了起来。“好!好!你敢侮辱领袖!外面的,去把宪兵叫来,押到重庆严办!”窗外边人很多,他们还没有见过有人敢与蒋介石吵架,宪兵又不在跟前,无人去叫宪兵。蒋介石又说:“你先回去,下次再如此,我就办你!”“不!我到底犯了什么罪?犯了什么法?要是真犯了,就这一次把我办了,不用待下次!”陈明仁钻了牛角尖了,愣不给蒋介石台阶下,蒋介石气急败坏,两眼瞪着陈明仁,陈明仁豁出去了,也两眼瞪着蒋介石,好一阵令人窒息的对峙。


宪兵营长进屋来,打破了僵局,生拉硬扯地挡住陈明仁。陈明仁大声喊叫:“押我!别说把我押到重庆,杀我的头我也不服!”陈明仁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扯下自己的中将肩章,狠狠地摔在蒋介石面前:“这是什么国家的中将,我不当了,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吧!”陈明仁被宪兵营长给劝走了。龙云和戴笠一再说陈明仁是忠于党国和委座的,蒋介石才消了气。


陈明仁想:我还是中央军黄埔嫡系呢,尚且如此,可想而知那些杂牌军下场如何了。


战四平功高不赏


1947年5月,林彪率领东北人民解放军发动夏季攻势。从6月11日起,林彪率十余万大军从西南北三面包围位于长春和沈阳之间的战略要地四平。而防守四平的国民党军队只有两万余人,守城司令是国民党著名战将陈明仁。


6月13日,林彪下令总攻已被炮火轰击3天的四平,一场激烈的攻坚战全面展开。四平路西已经全部被解放军占领,陈明仁率领不足万人的七十一军残余退守路东,继续顽抗,林彪的炮火向路东纵深猛轰,国民党的空军向路西狂轰滥炸,双方阵地均成为一片火海,陈明仁的胞弟被解放军俘虏,他的工事也全被炸平。


如果在此时,林彪集中兵力集中炮火猛攻路东,也许能够冲过路东将陈明仁活捉。但是,林彪此时被陈明仁的顽强防守所迷惑,竟然错误地以为陈明仁兵马甚多,便分兵扫清四平外围,放弃了正面进攻,结果给了陈明仁喘息的机会,使陈明仁很快地抢修了工事,配齐了弹药。解放军以重大的代价攻占了四平市街,但是突破口却很小,大部队没能跟进。陈明仁下死命令集中全力争夺突破口。他绝望地向沈阳的杜聿明发电告急,准备“以身殉国”。杜聿明电令他不惜一切代价坚决顶住,援兵很快就到。国民党派五十三军,五十二军,九十三军和新六军向四平挺进,此时我军如不撤退,将陷入两面作战的危险境地。林彪考虑再三,下令撤兵,四平街又回到陈明仁手中,国民党4个军与陈明仁在四平会师。此时的四平,硝烟弥漫,残垣断壁,死尸成堆,鲜血成河。


陈明仁在四平的顽强防守,震动了全国。蒋介石欣喜若狂,大声称赞陈明仁:“奇迹,真是人间奇迹!陈明仁真是国家栋梁,黄埔名将!”


在沈阳,国民党几十万军队举行“祝捷”大会。国民党参谋总长陈诚,把一枚光辉耀眼的青天白日勋章挂在陈明仁的胸前,并宣布:陈明仁为国民党陆军第七兵团司令官,蒋介石亲自接见陈明仁和他的夫人。


陈明仁受到蒋介石的宠爱和大力表彰,在国民党军官中树立起很高的威信,这引起了参谋总长陈诚的嫉妒。陈诚在沈阳一面极力吹捧陈明仁,一面调查陈明仁的“失职”之处。过后陈诚竟以陈明仁“纵兵抢粮”、“破坏百姓纪律”和“引起民众对党国不满”为名,向蒋介石奏了一本。陈诚是蒋介石的心腹干将,在国民党军人中是掌握人事升迁的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话蒋介石自然相信。正当陈明仁得意非常耀武扬威之时,一纸撤职令飞到陈明仁手中。调陈明仁往南京政府担任中将参议。明升暗降的命运降临在陈明仁头上。


陈明仁被这种明升暗降的阴险手段惊得目瞪口呆,“蒋介石呀蒋介石,我为你卖命20余年,出生入死,却落到这个下场!”真是朝有秦桧,岳飞不得不死。

说实话,如果陈明仁是浙江人,或许他与陈诚的位置将会调换,因为陈诚在东征时和陈明仁一样,都是连长,可陈诚做事圆滑,结果步步高升,一直爬到2级上将的位子。蒋介石用人如此,焉有不败之理?大家可以读一读《陈明仁将军传》,这是本不错的书,以上两则故事均摘自其中!


本文内容于 2007-12-12 17:27:22 被一鹤飞天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