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国志 第七章 纵论天下 第七章 纵论天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14/


第二天起来,已是十点多,一个宅院的人都已走完。

马骏看完少林寺的塔林后,向后山行去。

走在山林间的小道上,聆听着鸟叫虫鸣,喝上几口山泉,站在一块巨石上,观赏着少林美景,对着山谷一阵大喊,倾听着山谷的回音,心情愉快,忍不住长空念道:“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乐,不堪持赠君。”

这时,一个苍老刚劲的声音传入马骏耳中:“这位施主好兴致。

马骏循声看去,老远的,一朵白云从西边的山道飘来,眨眼间,白云就到了马骏面前,是一位白眉老僧,马骏心中大骇,慌忙跳下巨石,对那老僧躬身行礼。

那拉僧微笑着合什还礼。

马骏抬头看那老僧,白眉白须,红光满面,眼中慈祥无限,一身素白僧衣,左腕挂着一串玉白色的念珠,飘然出尘,活脱脱一位大罗金仙下界,心中崇敬之情顿生,再次向老僧行礼。

老僧呵呵一笑,宣了声佛号,说:“施主哪里人氏?”

马骏如实回答。老僧点头说:“原来是北大骄子,马施主,老衲失敬。”

马骏忙说不敢。

老僧说:“相逢既是有缘,山林之中,林荫蔽日,不知道马施主可愿意随老衲暂行片刻。”

马骏见那老僧年纪虽老,说话却颇带古者风范,心中敬仰,忙说:“马骏不胜荣幸。”

跟随在老僧身后,漫步在林间小道,谈论着佛法,历史,经文书籍,不一会,太阳已当正中。

走到一处山势险峻处,老僧停住脚步,说:“不能再上去了,那里是达摩祖师修真面壁之所。”

马骏无限神往。

老僧带着马骏从右边的一条小径往下走,来到一座挨着飞瀑的亭子里,马骏心中惊讶:“这里是什么地方?”

亭子里早有两名黄衣僧人在那里等候,奉上茶点后,恭敬无比的向老僧合什行礼告退。

马骏又是一惊:“看来这位禅师的来头很大,不知道是少林寺的哪位得道高僧?”


坐在亭子里,清风徐来,满山青松轻摇,松涛阵阵,让人忘然出尘,蓝天之上,浮云朵朵,光照大地,风动神州。

马骏胸中豪情万丈,马骏忍不住大声念道:“禅门来往翠微间,万里千峰在剡山。何时共到天台里,身与浮云处处闲。”老僧微微一笑:“马施主超脱俗世,老衲佩服。”品了一口山茶,轻声说:“古往今来,帝王将相,或为名利,或为财色,冲冠一怒,导致生灵涂炭,王国更叠,虽得佛法至高,渡尽善缘,却无力化解世间干戈,不知道马施主对此有什么看法?”

马骏心中一惊,看了看老僧,心中敬佩万分,站起身来,遥望远处如画风景,思索半响,一阵清风吹来,马骏忍不住大声说:“只因江山多娇,才引得英雄折腰。”

老僧淡淡一笑,不为所动,说道:“马施主天资聪慧,老衲佩服,试问施主,江山已然在手,天下尽归施主所有,施主又做何安邦定国之道?

马骏应声而答:“天下为公,载舟为水,施仁政而不失手段,交万国而不失国体,以国之强盛而不凌弱,以国之弱小而不畏强霸,此乃定国安邦之道。”

老僧微微点头,说:“马施主见解超凡,若生于乱世,必为张良武侯之材。”

马骏低头说:“我怎么能和子房孔明相提并论?”

老僧淡淡说:“此处无他人,老衲此次闭关八年,前日方出,在此八年中没有一天不在试想个中原委,无奈资质浅愚,还是不能参透其中因果,今日偶遇施主,见施主光华内敛,虎相麟步,将来必成一代雄杰,忍不住动了尘念,故而相问,见笑了。”

马骏忙说不敢。

微微一笑后,轻声说:“说句实话,其实我没什么治国安邦的策论才能,不过我很敬佩子房孔明,他们生于乱世,得机遇而展雄才,救民于水火,助君王成霸业而流芳百世,只要是中国人,无不对他们景仰膜拜。”

老僧点点头,说:“老衲在达摩祖师当年参悟无上绝学之所闭关八年,就是想找出世界和平之道,哎!阿弥陀佛……”

顿了顿,老僧说道:“马施主,请恕老衲冒昧,老衲有一事请教。”

马骏恭敬的说:“老禅师只要不嫌马骏浅薄无知,马骏知无不言。”

老曾缓缓说道:“试问马施主,若在当今世界,重建一个国家的机率比起推翻一个国家的机率,两者之间谁更有希望?”

马骏一楞,心说:“这是什么问题?”

思绪急转,俄而,大声说:“现代战争打的是金钱,比的是军事力量,而人力资源已不再居第一,对老禅师所说的两个问题而言,在下认为重建一个个国家的机会相比推翻一个国家的机会要小,但是也不无可能,只要有强大的储备资金,先进的军事装备和技术,换句话说,只要是当今世界的一小部分人掌握了世界各大经济领域的一部分,或者是一小部分,那么重建一个国家并非天方夜谭,而推翻一个国家也不是不可能,关键的一点我认为每一个动作都能让全世界和联合国措手不及和束手无策或是投鼠忌器,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老僧霍然起身,深深凝视马骏,又自坐下,点头说:“若当年张良武侯在世,恐也不过如此,马施主好深城府。”

马骏又说:“然武侯曾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切万物,皆由佛法定论,因果轮回,早已注定!”

老僧闭目长叹,悠悠说:“阿弥陀佛,老衲参悟百年光阴,却不抵施主一句‘佛法定论,因果轮回’好一个马骏!”

顿了顿,老僧轻声说:“马施主,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老衲神空在此代天下苍生谢过施主,阿弥陀佛!”

佛号声中,飘然而去。

马骏乍听此老僧自报禅封,暮的大惊失色:“神空大师!?”

抬眼看去,哪里还找得到神空大师的踪影。


心中大骇之下,呆若木鸡。

“神空大师!神空大师!他就是举世闻名的神空大师,传说中的活菩萨!昔日世界佛教界四大高僧见了他都要躬身致礼的神空大师!天呐……。”

当今佛教界有四大高僧。中国的大难禅师,印度的大厄禅师,泰国的大慈禅师,绿舟国的大悲禅师,这四位高僧年纪都已在百岁开外,在1988年的4月初8这一天,大难,大厄,大慈三为禅师在同一时间不同的寺庙同时圆寂,举世轰动。

四大高僧硕果仅存的大悲禅师已闭关三十余年,至今仍未出关普渡众生。

然而,这四位佛教鼎足高僧见了神空大师,都要躬身行礼,口称弟子,由此可见,神空大师的地位何其之高。

传说,被誉为世间活菩萨的神空大师的年纪至少有两百岁了,是全世界佛教界的泰山北斗,全世界佛教信徒们梦想一见的活佛。

昔年在泰国仰光的佛教论坛,泰国政府以大慈禅师的名义邀请了当世最为有名的十七位得道高僧参加,包括当年的大宝法王,班禅活佛。

泰国国王派遣自己最宠爱的公主前来少林拜偈神空大师,这也是神空大师唯一一次与世人见面。

那次盛会空前绝后,被称为佛教界近五百年来最盛大的聚会。

数以千万计的信徒们从世界各地赶来,齐聚仰光,目的就是想瞻仰神空大师的绝世风采。

在那次论坛上,当世十六位佛教界鼎足神僧逐一登台,神空大师最后登台,不是走的,而是凌空而起,施展的是佛家无上绝学——步步生莲的绝世轻功。

神空大师一出现,在场所有的神僧无不起身,向神空大师躬身合什行礼,在场所有信徒无不跪顶膜拜。

而马骏却在此时此地,与世间活佛共处了整整四个小时。

马骏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神空大师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语:“神空大师,神空大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