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14/


举世闻名的嵩山少林寺位于河南登封,属伏牛山脉。

史料记载,公元495年,印度僧人麻陀在北魏孝文帝的大力支持下在少室山下建立了最初的少林寺。

公元527年,菩提达摩来到少林寺传扬佛法,面壁九年,创下了威震天下的禅宗和少林武学。历经千百年的传承,少林绝学已成了不可战胜的神话。

近几年,许多著名的新派作家对少林寺的推崇,以及各部电影对少林寺的描述,更加神话了少林寺的传奇。

少林寺最大的一次灾难是在1927年,抗日名将冯玉祥的手下石友三一把火把少林寺的主体建筑,十八个主要建筑全部烧毁,其中还有少林寺历年保存下来的佛经,度牒,石刻也没有幸免。损失无法用金钱计算。

少林寺历经千百年的劫难与辉煌,现在已成为全世界华人心中的圣地。

少林寺虽历经沧桑,但是留存下来的文物仍然相当丰富,如:北齐以后的历代石刻四百余品;唐至清代的砖石墓塔二百五十余座;北宋的初祖庵大殿;明代的五百罗汉巨幅彩色壁画;清代的少林拳谱和十三棍僧救唐王等彩色壁画等等,都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这也是马骏此行的目的之一。

解放后,国家数次拨下巨资重建少林寺,使少林在短短几十年就迅速恢复了昔日的辉煌。

近年来,国家对少林寺的大力扶持和开发,随着全球少林热的升温,少林寺也成为了世界各国游客的新宠。

马骏随着众多的朝拜者和游客缓缓徒步而上。

一路走来,山势渐陡,海拔渐高。

清风抚来,风景如画,令人心怀大畅,行于青松翠柏间,与大自然溶为一体,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渐行渐高,累了的游客纷纷走进路边上的亭子,喝几口清冽的山泉,凭栏远眺,指点如画江山,一时间,诸多烦恼皆抛之脑后。

马骏俯视着苍茫大地,心中不胜感慨。

身后,几个学生摸样的年轻人正在议论纷纷:“这个亭子看来就是当年张三丰带着中了玄冥神掌的张无忌前来求取《九阳神功》时候,中途休息的地方了。”

“没错,再上去,就是张三丰和郭襄女侠相遇的地方了。

马骏淡淡一笑;“又是一群武侠迷!”

看着这些年轻人,不由想起了自己在大学时候,和几个好友争抢武侠小说的事来,心中也默默祝福兄弟们分配到地方后工作顺利,想起不知哪年才能和好兄弟们相聚,马骏心里又是一阵感伤。

拍了几张照片,和那帮年轻人合影留念。互通姓名,原来这些年轻人是南开大学的一年级新生,全是天津人,这次是趁暑假结伴来少林寺观光的,当他们得知马骏是北大留校任教的北大学生时,都十分敬仰。

马骏少年心性,和这群刚进象牙塔的年轻人到是很说得来。

一路说说笑笑,向少林寺急行。

当走到一处山势陡峭的阶梯时,马骏兴奋的说:“这就是当年李寻欢背着心眉和尚回少林时,路遇少林高手,施展蜻蜓三抄水的地方。”

另一青年叫道:“不是,这里是令狐冲当年率江湖豪客攻打少林,中途歇脚的地方,你们看,这附近的松树上依然保留着当年那帮人的印记。”

马骏等人看着附近这十几棵松树树干上的一道道的伤痕,不少人大声的说:“对啊,没错!”

马骏笑着说:“令狐冲当年率群魔攻打少林救盈盈距今至少也有八百年了,那时候,还没这些松树。”

另一个学生大声说:“你们都错了,这里是达摩祖师悟得少林绝学火焰刀的地方。”

大家一听,都笑着说道佩服。

刚才马骏等人说的都是有书可以考证,而这名学生所说的虽然是自己瞎捏的,但是却是无书可考,自然是佩服之及了。

流连一会,大家再次出发,一路兴高采烈,颇有当年令狐冲攻打少林的豪情。

停停走走,不知不觉真的到了少林寺的门前。

几棵苍翠挺拔的古松下,少林寺的真容映入眼中。

寺门正中的牌匾上,少林寺三个大字刚劲而有力,正是出自清康熙大帝之手。

山门下,代表着吉祥和镇邪的明代石刻精髓的两尊石狮见证了少林寺近数百年来的沉浮与辉煌。

苍松应着寺门,石狮应着阳光,放眼望去,少林寺显得古朴厚重,庄严肃穆,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名刹。

一刹那间,让激动不已的马骏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震撼,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说:“达摩祖师,我们来了。”

不少中外游客纷纷在古送寺门外合影留念,马骏也不例外,换了一卷胶卷,猛拍了数张后,怀着崇敬仰慕的心情踏入寺门。

少林寺历经一千五百年的沧桑,不断的重建修葺,民国石友三放的那场大火让整个少林遭受到史无前例的大劫难。

解放后,在国家的帮助下,再次重建,到今天,少林寺的规模已远胜从前。总面积达三万多平方米,分七个主建筑群,数百处名胜古迹。

在武侠小说里,通常把少林寺分为达魔堂,戒律堂,罗汉堂,林塔,藏经阁等各个堂院。

现在的少林寺主要包括少林寺常住院、塔林、初祖庵、二祖庵、达摩洞、十方禅院、武术馆等主要旅游景点。

马骏一行人跟着导游逐一的参观少林寺的每个地方,走着走着,马骏在千佛殿停住脚步,流连于五百罗汉的彩画,沉醉在藏经阁里的经文中……



天色已晚,回头一看,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找了位僧人问路,那僧人十分客气的将马骏带到住宿处,合什告退。

马骏登记住宿后,一个小沙弥带着马骏到了一幢四合院的房屋,刚进大门,就看见天井里聚着一帮人正在大喊大叫,其中就有和马骏一起上山的那几个学生,一个日本人的声音传入耳中:“我崇拜少林寺,我景仰中国功夫,但我讨厌中国人。”

马骏一听日本话,心里已有了火,再听到后面的话,勃然大怒,急走上前,那几个学生见了马骏,大声叫道:“马哥, 马老师,你快来,这狗日的小鬼子不知道在说什么?”

身后代小沙弥合什说道:“佛门清净地,请各位施主不要高声喧哗。”

马骏拉着小沙弥,说:“小师父,你等等,你知道刚才那日本人说了什么吗?”

小沙弥摇头说:“不知道!”

马骏走进人群,只见一个长的十分丑恶的日本人抱手仰天,马骏用日本话大声说:“你妈的,小鬼子,你再敢侮辱我们中国,老子和你单挑。”

说完,又用汉语说了一次。

在场的国人一听,义愤填膺,纷纷大叫起来。

马骏又把刚才那日本人骂的话翻译出来,一下子,在场的国人们个个怒火冲天,指着那日本人破口大骂起来。

那小沙弥眨了眨纯真的大眼睛,向那日本人合什说:“施主,佛说‘众生平等’,您为什么要骂我们中国人?你们当年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恶,难道你们不承认吗?”

众人大声叫道:“对!”

马骏当下将这句话用日语说给那日本人听。

却不料,那日本人不屑一顾的说:“这都是你们支那人瞎编乱造的,你们支那人大大的不行,没有苏联红军和美国人,你们支那现在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殖民地,东亚病夫!”

马骏一听,怒不可遏,大叫说:“放屁!”说着,一拳就挥了过去,却不料那日本人头一侧,避开马骏的攻击,反身一脚将马骏踢出老远。

马骏站起来,见自己的相机完好,心中大定。大声说::“小鬼子骂我们是东亚病夫。”

众人一听,全火了。

中国近百年来屡屡遭受外国列强的欺辱,国人无不引以为耻。而日本国在中国大地犯下的滔天罪行更是神人共愤,对于日本国近几年来极力否认当年的罪行,尤其是南京大屠杀,更加让国人愤慨,现在在少林寺听到东亚病夫四个字,心底燃起冲天怒火。

那几名学生大喊一声,冲了上去,其他的国人一声呐喊冲了上去,围着那日本人一阵狠揍。

那日本人身手甚是灵活,一溜烟跑出包围圈,大声的叫喊:“大郎,四郎,快出来,支那猪要和我们打架!”

马骏冲上去,一脚飞踢,那日本人又一闪,抱着马骏扭身一摔,马骏结结实实的被摔在地上,眼前一片星星。

此时,东边的宿舍里冲出两个日本男子,大叫:“二郎君,发生什么事了?”

那日本人退回与那二人站成一排,说:“这些支那东亚病夫要和我们打架。”

那两个日本男子哈哈大笑:“打架!?打架还用得怕这些支那猪吗?”

国人里一声大喊:“打死他们!”无数同胞一拥而上,绕过马骏,冲上去,将那三个日本人围起来一阵猛打,但是,只听见数声闷哼后,冲上去的国人全被打倒在地,那三个日本人站在那里哈哈的得意大笑。

马骏爬起来,大叫说:“你妈的,小鬼子,有种把我们打死,来,再来!”

小沙弥看见在场的同胞们全被这三个日本人打倒,上前两步,大声说:“三位施主,这里是少林寺,不是你们日本,我来和你们打!”

马骏拦住小沙弥,说:“小师父,这几个鬼子一定是日本国术队或者柔道队的,你年纪还小,打不过他们的。”

小沙弥说:“打不过也要打,师父和方丈经常说,生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一副臭皮囊,拿来何用?总不能看着这些人欺负带我们头上来,我们却袖手旁观吧?”

马骏心中一动,怪不得少林寺能延续千年不灭,除了他们那博大精深的文化外,还有他们骨子里的家国一体的精神同样传承千年。

拉着小沙弥的手,大声说:“你先等着,我再去和他们打,打不过,你再去,你打不过,我们俩一起上!”

说完,指着那三个日本人大声骂:“你妈的小鬼子,老子和你们拼了!”

冲到最前头的那个鬼子面前,一脚飞踢那日本人心窝,那日本人侧身闪过,顺势抱住了马骏的腿,正是刚才被摔倒的那招,马骏来不急多想,右拳挥出,那日本人伸手一格,但速度似乎慢了许多,“砰”的一声,那日本人捂着鼻子蹲了下去,鲜血从他的手指间淌了出来。

后面的两个日本人楞了一下,大叫一声:“八格呀路!”

分两头包抄上来,双拳齐来,直取马骏胸口和头部,马骏吓了一跳,突然脚一软,蹲了下去,双手还没握成拳,却身不由己的一抬,这一下正中那两日本人的小腹,那二人登大了眼睛看着马骏,身子慢慢倒了下去。

马骏惊呆了,伸手看看自己的双手,心道:“天啊!我什么时候变超人了!?”

国人同胞们见马骏两招就把那三个日本人打趴下,纷纷高呼万岁。

马骏十分得意,站在三个日本人跟前,大声说:“怎么样?小鬼子们,滋味如何啊?再来打过啊!?我告诉你们,这里是中国我们的地盘,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们靠着几杆破枪破炮就叫我们割地赔偿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知道不?当年平行关,我们是怎么收拾你们的不?……我还没下重手,换了这位小师父,你们三早就去见你们的裕仁狗皇帝去了,还不快滚蛋。”

三个日本人相互扶着站起来,冷冷看着马骏,一个人恨声:说:“你有种,我们是福岗柔道队的,我记住你了,有的是机会!”

马骏冷冷说:“奉陪到底,滚!”

那三个日本人蹒跚的走回自己的宿舍,重重的关上门。

众人涌上来,将马骏抛上半空,大叫万岁。

俄而,那小沙弥带着马骏回到自己的房间,马骏仍在兴奋的回味中。

小沙弥说:“施主,你其实并不是那三个日本人的对手。”

马骏笑说:“这叫天助我也!”

小沙弥摇摇头说:“不是天助施主,阿弥陀佛,而是人助施主!”说完,向马骏合什告辞。

马骏一楞之下,回过神来,追到门口,大声问:“那人是谁?”

远远的,小沙弥的声音传来:“阿弥陀佛,小僧不知!”

马骏摇头冥想,却想不到是谁帮了自己,直到半夜才沉沉睡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