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国志 第五章 少林恋记(上) 第五章 少林恋记(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14/


马骏呆呆的望着窗外,脑海一片空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桌上的闹钟滴铃铃的响起,马骏啊的一声震天大吼,接着不停的大喊大叫,直叫来嗓子沙哑,全身再没一丝力气,慢慢的爬上床躺下,眼中全是那些不可思议的画面。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一点多。

拍打着自己的脑袋,疯了似的冲下楼去,狂奔到后面的小树林,趴在地上仔仔细细的找了半天,又发疯似的冲回寝室,蹲在昨晚观观战的位置看了又看,再次冲下楼去,在小树林里找了整整两个小时,最后,长长的吁了一口大气。

笑着回到寝室,仰头大笑,对着镜子大喊大叫:“哈哈哈,做梦!一定是在做梦!梦!他妈的一场噩梦,哈哈哈……真是邪乎,怎么可能做这样的怪梦?哈哈哈,一个说英语,一个说西班牙语,一个说阿拉伯语,还有一个说普通话,他们还可以相互交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啊?还都会轻功,都是剑客,那阿拉伯人还是南海观音阁的……十魔王,十散仙,南海观音阁!当真有南海观音阁吗?哈哈哈……天呐!这叫什么事啊……”

正在癫狂时,一个娇柔的女声响起:“喂!送报纸的,你没事趴在地上干嘛啊?快起来,地上多凉啊!”

马骏歪着头,睁开眼,低低说:“依柯,是你啊。”

依柯刚进来就看见马骏趴在地上,看了自己两眼,嘴里嘟囔着,却一字也没听清楚马骏在说什么?好奇的问:“喂,你在说什么哪?我一字儿都没听明白,呀!你眼睛怎么了?又红又肿的,昨晚没睡好吧。”

马骏慢慢爬起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用沙哑的声音说:“依柯,我告诉你,我昨晚看见神仙了,有四个神仙,一个是我们中国的神仙,一个是西班牙的神仙,一个是阿拉伯的神仙,还有一个多半是美国的神仙,你猜他们干什么了?打架!四个神仙就在天空里飞过来,又飞过去,开始的时候,是阿拉伯的神仙一个打我们中国的神仙和和西班牙的神仙,他都要把这两个神仙打死了,后来,又来了个美国的神仙,用剑几招就把阿拉伯神仙大脑袋给割了下来,中国的神仙还用那什么化尸粉那那个阿拉伯神仙给化成了一滩黄水……”

依柯傻了眼,摇头说:“你在说些什么啊,我还是一字儿也没听明白,什么神仙不神仙的啊?做噩梦了吧,看你,哎呀!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啊!来,马骏,我扶你到床上去。”

依柯扶起马骏,摸摸马骏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额头,大叫说:“哎呀!你的额头比我的烫好多,你肯定感冒了,来,快躺下,不许动,我这就给你去买药,傻小子,做噩梦有什么好怕的嘛,真是的,大老爷们儿,胆小鬼,别动哦,我很快就回来,听话。”

依柯为马骏盖好被盖,又交代了几句,急忙出门下楼,坐上红旗车,急声说:“去海军总医院,快,快。”


马骏服下依柯买来的药,晕晕然然睡了十来个钟头,醒来的时候,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一幕幕离奇古怪的画面,心想:“倒底是做梦?还是真看见了?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抬抬手臂,侧首一看,却见依柯正坐在冰凉的地上,抱着自己的右臂兀在酣睡,秀发柔柔的披洒在自己的脸上和胸前,长长的睫毛丝丝可见,小巧的樱口微微的翘着,就象童话里的公主一样美丽。

马骏痴痴的看着依柯娇美的容颜,嗅着依柯身上的淡淡的幽香,忍不住想低头去亲吻依柯白玉般的脸庞,但却最终忍住,轻轻的理理依柯黑黑的长发,长长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一会又沉沉的睡去。


马骏再次醒来,是被依柯大力的踢门声踢醒的。

懒洋洋起来开了门,看也不看依柯,回到床上,蒙头大睡。

依柯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喂,你还在梦你的神仙啊?”

马骏嘟哝说:“鬼才梦神仙,我是活见鬼了。”

依柯笑了笑说:“你就是鬼,不讲卫生的懒鬼,好了,跟我走了。”

马骏问:“走!?去哪儿?”

依柯回答:“旅游!”

马骏睁开眼,说:“旅游!?去哪?我还要写论文,苏教授回来要检查的。”

依柯走过来,伸手拉住马骏的手,娇声说:“你都分配报道了,还写什么论文嘛,再说, 苏教授去了绿舟国还没回来,你就陪我去嘛,我给你全包了,好不好?”

马骏心一荡,说:“那你家人同意没有?”

依柯笑说:“没问题的啦。”

马骏又问:“去哪儿?”

依柯说:“去南方,海南岛,或者鼓浪屿!”

马骏心中一动,摇头说:“远了,我要去少林寺!”

依柯嘟着嘴说:“我都去过了,那去昆明好不好。”

马骏说:“西藏!”

依柯啊了一声,说:“西藏有什么好玩的呀?要坐好长时间的车,再说,你身体不好,去西藏我担心你受不了高原反应。”

马骏摇头说:“就这两个地方,实在不成,我就不去了。”

依柯一跺脚,恨恨的看着马骏,大声说:“喂!是我请你去旅游啊!你搞清楚你,臭送报纸的,别以为给你一点阳光你还真就灿烂了,哼!我告诉你,只要本大小姐一点头,请本大小姐玩的人就会从街头排到巷尾,瞧你那德行,傻不拉叽的,谁稀罕!”

马骏点上烟,漫声说:“我还是那句话哈,要嘛去少林寺,要嘛就去西藏,你要是心疼我吃不消高原反应,那你就带我去少林寺得了。”

依柯哼了一声说:“臭美,谁心疼你了?谁稀罕你了?别在这孔雀开屏——自做多情了,你爱去不去。”

马骏说:“你爱带不带,咱们俩谁也不欠谁哈,谁稀罕去旅游了。”

依柯大声说:“嗬!敢情你还拽上天了?我告诉你,臭送报纸的死马儿,我就不带你去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马骏不说话,慢吞吞的起了床,洗漱完毕,回到寝室,依柯还没走,正坐在椅子上,恨恨的盯着自己,一言不发的使着小性子。

马骏也不理会,走到床边,拉下遮帘,换好衣服出来,拿出一个包,塞上几件换洗的衣服,从抽屉里取出照相机挂在脖上,从枕套里取出一叠十圆一张的钞票,揣在内衣包里,看了看依柯,漫声说:“依柯大小姐,依柯姑奶奶,小的我今儿个就去少林寺朝拜去了,你爱呆在这就请便吧 ,走的时候请记住随手关门,注意防火,防盗,开放也要有个度的限制,被梁上君子光顾我的房间你可是要负责任的哦!话不多说,拜拜了,祝你在海南岛休闲愉快!”

说完,马骏哼了小调,一闪出门。

刚下楼来,就听见依柯在楼上尖声的大叫:“不许让这个混蛋走了。”

马骏一楞。

远处红旗轿车立刻串出两大彪形大汉来,正是前些日子跟着依柯的那两个年轻人,马骏还没回过神,就被两大汉一把给揪住。

依柯慢腾腾的走下楼来,站在一楼的楼梯上,冷笑说:“你跑啊,你再跑啊,哼,送报纸的混球,你跑得了么?”

马骏被两大汉揪住,挣扎不开,指着一大汉说:“我警告你,你碰我可以,可别碰我的照相机,否则,我跟你没完。”

那大汉看了看,讥笑说:“一破相机还跟传家宝似的,臭美,送我都嫌旧,寒嘇,恶心!”

马骏脸一白,反驳说:“你唬谁啊你?你知道这玩意儿多少银子不?告诉你吧,这可是我攒了四年才买到的相机,你摔了赔得起不?”

那两大汉听了,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那大汉笑说:“臭小子,真够你小子臭美的,还攒了四年,哈哈,你小子该去说相声。”

依柯咯咯笑着走过来,看着马骏,笑说:“你可真逗!”

说着,依柯从手提包里拿出个类似对讲机的东西来,按了上面的几个数字键,放在耳边,顿了顿,说:“喂,妈妈,我要去少林寺,对……我不好玩嘛,嗯……我开车去……谢谢妈,再见,妈!”

说完,依柯走到马骏面前,扬扬那东西,说:“傻小子,知道这是嘛玩意儿不?”

马骏不屑说:“不就一破对讲机嘛,唬谁呢?”

依柯一听,咯咯娇笑起来,笑着笑着,竟笑弯腰蹲在地上。

那两个大汉放开马骏,更是笑的前俯后仰。

马骏呆呆的说:“你们笑什么?我说错了吗?”

依柯笑了半天,捂着嘴,拉着马骏上了车,半天才忍住笑,说:“你呀,真能哄人开心,这是卫星电话,还破对讲机呢!傻小子。”

马骏吓了一大跳,呐呐说:“卫星电话!?国外不是刚出来的吗?怎么你就有了?”

依柯将电话放在马骏手里,笑说:“我现在呀,就是做这个的,傻小子。”

马骏仔细看了看这个黑色的电话,点点头,说:“这玩意儿不便宜吧?谁玩得起啊?”

依柯看着马骏,笑说:“你呀,就是个傻冒,不就几万块钱儿的事呗!多少人排着队等着买呢!告诉你,香港人管这叫大哥大……”

马骏突然回过神来,呀了一声,说:“喂,你们带我去哪儿?我要下车!”

依柯一把握着马骏的胳膊,柔声说:“你不是要去少林寺吗?我带你去!”

马骏看着依柯柔情似水的温柔眼神,心中一颤,笑说:“哈哈,对不起,我改主意了,我要去西藏!”

依柯面色顿变,冷冷说:“你说什么?臭小子,混球,你找抽是不是?”

马骏面不改色的说:“中国可是讲法制的国家,你想怎么着?”

说完,拍拍司机的肩膀,说:“麻烦你,停车,这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坐骑在下没福消受。”

那司机冷冷说:“臭小子,你最好老实点儿,惹急了我们家小姐,我给你丢西山喂狗去。”

马骏冷冷说:“就你!?停车,我告诉你,爷我不是吓长大的,武力是征服不了爷的,你们几个爱谁谁,爷不奉陪。”

依柯静静的看着马骏,泪水淌下,突然哭着大叫:“停车!”

嘎的一声,轿车停了下来。

马骏捣鼓了半天,转头说:“喂!依柯,这门怎么开啊?”

依柯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伸手给马骏开了车门。

马骏哦了一声,说:“谢谢您哈,依柯大小姐,您又让我长了回见识。”

依柯突地的又哭出声来,双手捂着脸,放声的大哭……

马骏刚下车,回头奇道:“你怎么了?”

依柯哭着大声说:“你走!你走,混球,混蛋,臭送报纸的……开车……”

红旗车驶远。马骏背起行包,自言自语的说:“终于甩掉这个死小妖精了。”

一路步行到公交车站,哼了小调,心中大叫:“少林寺,我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