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国志 第二章 青青子衿 第二章 青青子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14/


大学生活规律充实而简单,马骏每天一大早起来,就到阿拉伯语角和各位同学相互学习交谈。早饭过后,到中文系上课,下午一头钻进电脑室学习新兴的电脑课程。

吃过两个馒头,一个素菜的下午饭后,马骏骑上自己那辆锈迹斑驳的破凤凰去晚报的发行处取来当天的晚报,沿着平日里的路线,挨家挨户的发送报纸,直到晚上才疲惫不堪的回到学校,接着到图书馆看书。

送报纸的活要求很高,不管刮风下雨,数九三伏,都不能迟到,非常的辛苦,但对于马骏来说,这却是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这份工作为马骏挣到了三年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

在送报纸的路上,马骏一边读阅晚报新闻,一边用阿拉伯语翻译出来,同时又用英语,法语,俄语交替的译读,加深对这几种语言的的理解和领悟。英,法,俄这三种语言对于马骏来说,早已是滚瓜烂熟。

送完报纸,已是七点多,飞快的返回学校,路上不停的用十几种语言转译同样一句话,这能加深对语言的控制和表达能力。

这几年来,北大良好的学习环境对马骏自身的提高提供了了质的飞跃。


北大图书馆虽然藏书众多,但有关于大傲王国的历史书籍却是很少,马骏只好到国家图书馆借阅,在这几天时间里,马骏熟读了西亚各国的历史,特别是绿舟王国和大傲王国的详尽历史资料和地理环境,不由对已经灭亡四百多年的大傲王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周末,马骏到国家图书馆借了一大摞书出来,下楼的时候走的太急,迎面便撞上了一位姑娘,书散落一地。马骏忙一个劲的说对不起,蹲下身子去捡书。

那姑娘哈了一声,笑说:“喂!送报纸的,还真是你啊!”

马骏抬起头来,懒洋洋的拾起书,淡淡的说:“依柯大小姐!您认错人了,我不是送报纸的,我是借书的。”

说完,抬脚就走。

依柯哈了一声,跟着下楼,一把揪住马骏的衣服,说:“嗬,敢情你撞了人了还有理了是不?对不起三字儿你都不会讲了是不?”

马骏漠然说:“谁撞你了?谁看见了?依柯大小姐,你别没事找事!”

依柯张大嘴,死死的盯着马骏,突然放声大叫:“来人啊!非礼啊!”

马骏吓了一大跳,正要解释,却只见好多人一下子全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彪形大汉分开人群,粗声粗气的大声说:“妹子,谁欺负你了?告诉哥哥,哥给你做主!”

马骏心中大急。

依柯食指一指,娇声说:“就他,这个混蛋,臭送报纸的,撞了我的腰,一句话不说,跑了。”

马骏忙说:“不是,这位大哥,您别听她胡说,我没跑,我……”

依柯一脸无辜样,呜咽的说:“你就跑了,就跑了!”

围观的群众纷纷指责马骏。

马骏不再解释,自认倒霉。

依柯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抿嘴直乐。

那彪形大汉越听越恼,指着马骏大声的叱责,说着说着就要动手。

依柯忙挡在马骏身前,笑嘻嘻的说:“谢谢您啊,大哥,我是他女朋友,我们俩闹着玩啦。”

众人一听,啊了一声。


马骏无奈的跟在依柯的后面,到了王府井一家川菜馆。

依柯自己点好了菜,笑着说:“放心好了,一顿饭,吃不穷你的!”

马骏不说话,头偏向别处,说:“你有本事,明明是你撞的我,我还得给你道歉,还要请你吃饭赔罪。”

依柯呵呵笑说:“哪跟哪啊?谁爱撞你啦?你看我长的漂亮就故意来撞我的。”

马骏正要申辩,依柯又说:“还有啊,我告诉你,多少人排着队的请本大小姐吃饭,你小子倒不领情,哼!”

马骏看了看依柯,心道:“你也叫漂亮!?”心中虽然这样想,但还是忍不住又看了看依柯。

依柯娇笑说:“看看,便宜你了不!“

马骏脸一红,忙转头,一看墙上的时钟,心里暗自焦急。

依柯抿着小嘴笑眯了眼,一拍桌子,说:“喂,看什么呢?我在这里。”

马骏无奈的转过头来,依柯看看马骏:“死马儿,你好像有事?”

马骏说道:“你快吃吧,我赶着去北京饭店。”

依柯呀了一声,说:“去北京饭店干什么?找哪个女的?老实交代。”

马骏脸一白,说:“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有个考古会要在北京饭店开, 苏教授给了我一张请柬,叫我去看看。”

依柯点点头,甩甩长长的辫子,娇声说:“我也要去。”

马骏一愣:“我只有一张请柬,要去你自己想辙。”

依柯切了一声,说:“谁稀罕。”


一会儿,依柯点的菜陆续端了上来。

依柯拿起筷子,说:“哎哟喂,我心爱的酸菜园子粉丝汤,还有我的水煮牛肉,哇,好香哦,喂,送报纸的,你也尝尝啊……”

马骏看着一脸馋相的依柯,摸摸自己的钱,心里在盘算这顿饭钱是否够给。

依柯喝了一口粉丝汤,夹了一片水煮牛肉放在马骏碗里,看了看马骏,突然脸上红霞齐飞,柔声说:“你也吃啊。”

马骏哼了一声,说:“我当然要吃,浪费粮食可耻。”说着,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来。

依柯吃吃一笑,看着马骏的吃相,放下筷子,轻轻递给马骏一张手帕,柔声说:“慢点吃,别噎着了,对了,要毕业了,你准备去哪里?”

马骏口中包着饭菜,含糊不清的回答:“回四川,能教书最好。”

依柯不屑的说:“瞧你那点出息!留在北京吧。”

马骏用力的咽下一口饭菜,说道:“我可没那福气,再说了,留在北京我怕我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够请别人吃饭赔罪。”

依柯听了这话,小嘴一噘,哼了一声,说:“你什么意思?好,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偏要让你天天遇见我,天天都要你请我吃饭赔罪,哼!”

马骏没好气的说:“凭什么?”

依柯低声说:“你要敢不请,我就喊非礼。”

马骏吓了一跳,说:“你还讲不讲理了。”

依柯歪着头,笑说:“我就不讲理,我就不讲理,我喜欢怎么着就怎么着,看你能我怎样?”

马骏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依柯看着马骏,笑说:“怎么样,怕了吧?”

马骏摇头说:“你是大小姐,谁惹得起你啊。”

依柯咯咯娇笑说:“留在北京吧,嗯,故宫博物院怎么样?你不是喜欢考古吗?我叫我爸给博物院打个招呼,先在博物院呆几年,完了再转别的单位,行不?”

马骏心里暗自咋舌,口中笑说:“那可就多谢你了,考古可是我毕生的梦想啊,能攀到依柯大小姐这样的高枝,我马骏真是荣幸之至也!”

依柯满心欢喜,娇声说:“那就这样说定了,我一会就找我爸去,”

马骏叫道:“等等,依柯大小姐,我话还没说完。”

依柯笑说:“讨厌,快说。”

马骏笑说:“我毕生的梦想是考古,但是我是个平凡的人,我希望过平凡的生活,我还是想去教书。”

依柯面色顿变,一下子站起来,指着马骏骂道:“死马儿,你混蛋。”说着怒气冲冲的冲出饭馆,马骏嘿嘿一笑,突然面色惨白,摸摸口袋,呆立当场。

这时,依柯又冲回饭馆来,恨恨的看着马骏,大声说:“老板娘,结帐。”说完,没好气的说:“那破考古会几点开啊?”

马骏一看时间,哎呀一声,跳了起来,就向外面冲,依柯一把拽住马骏:“你着什么急啊?瞧你那样!还号称什么‘北大魁首,神驹骏马’,劣马一匹还差不多。”

走出饭馆,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外站着两个高大威猛的青年男子,依柯拉着马骏过来,一名男子立刻打开车门,另一名男子看看马骏,低声说:“小姐,他是……”

依柯漫声说:“他是我同学,而且还是我的……男朋友。”

马骏顿时呆住。

男子十分吃惊的看着马骏,礼貌的点头,依柯挥手说:“去北京饭店,赶时间。”

两名男子点头应是,在男子转身的瞬间,马骏看见了男子腰间别着的手枪,心中着实吃了一惊。


赶到北京饭店,走下车,直上七楼,这里是专门用以召开各种国际会议的地方,径直走到最大的一间会议大厅外,马骏还没掏出请柬,依柯身后的一名青年摸出一个红色的证件递给门口执勤的公安,公安看罢证件,立刻放行,依柯朝着两名青年摆摆手,青年点头,转身就走。


走进会议大厅,马骏顿时惊呆了。

诺大的会场里人头攒动,周围摆放着中国各朝各代的珍贵收藏,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对着眼前的古物评头论足,精美绝伦的宋瓷青花,珍贵稀有的蓝田白玉,历史悠久的编钟,稀世罕见的名家真迹,各个展区内的文物古玩无一不是国宝中的国宝。

马骏呼吸都快要停止,每一件古物都让自己血脉沸腾,伫立在清明上河图下,瞪着大眼睛,仔细的捕捉画中的人物精妙,正在神往间,依柯重重的掐了自己一下,将自己从遥远的宋代拉回现实,回头,依柯嘟着嘴:“你梦游啦?叫你老半天这么没反应?犯傻了!?”

马骏哭笑不得,依柯白了马骏一眼:“看什么看啊, 苏教授叫你过去。”

马骏忙说:“ 苏教授在哪里?”

依柯手一指,孥努嘴:“在那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