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法毁灭选举 陈水扁阴毒凶险难测

【大军事网讯】中评社香港12月8日电/陈水扁说,民进党“立委”若大输,“总统”大选也不会赢,不可能有”钟摆效应”。


台湾联合报今日刊登社论指出,这话是说给谢长廷听的。谢长廷迄今视与陈水扁同台辅选“立法委员”为畏途,显然是不愿被陈水扁过度挟持,以免为陈水扁的出言无状背书;谢长廷且扬言,将待“立委”选后再来”盘整”民进党。谢的这个算盘,不免被扁解读为”辅选不力,意图切割”,甚至有坐待“立委”选输再来”盘整”之图。因此,陈水扁警告谢长廷,别作”钟摆效应”的春秋大梦。


然而,一般预测皆认为民进党“立委”选举会输,即使陈水扁的“目标五十席”也是输,何况甚多观察者估计民进党可能仅得四十席上下,那就是大输。接着,民进党“立委”若输,倘无钟摆效应,“总统”大选恐怕又输。因而,陈水扁愈来愈走偏锋、愈来愈趋极端的“选举语言”及“竞选策略”,非但使民进党选赢的机率更形趋低,甚至被解读为是一种“已知要输,只是想决定如何输法”的政治操作。


社论指出,陈水扁大概知道民进党可能选输,他目前的一切挣扎,就是要为自己布置“如何选输”的情境。即使选输,也要保全他在深绿极独这一块最后基地;陈水扁绝不会纵容选输的民进党,回头走向“中间路线”,更不容对他阿扁发动清算斗争。因此,陈水扁在形式上似在为谢长廷及“立委”选举辅选,其实只是盘踞着辅选的舞台以巩固自己深绿极独的教主地位。他希望谢长廷、苏贞昌与他一起站台,只是要谢苏为他的台独教主地位背书,并挟持谢苏为“选输”共同负责;相对而言,谢长廷、苏贞昌迄今不愿在“立委”辅选台上与陈水扁共塑“三位一体”的形象,则正是不愿为扁的路线背书,正是要扁独自承当“选输”的责任,正是要保留选后“盘整”的空间。也就是谢苏欲以“立委”选输,来证明陈水扁的路线错误。


社论说,民进党内部渐渐出现陈水扁“准备选输”、“打算选输”、“不想选赢”,甚至“正设法毁灭这场选举”的警觉;否则即无法解释陈水扁何以将选举操弄到这种无人性、无廉耻、无原则的境地。一般的臆测有二:一、如前所述,陈水扁将选举操作成巩固自己台独深绿教主地位的舞台,并欲全力将谢苏等党内要角一起拖下水,以防杜这些人在“立委”选输后对他展开“盘整”反扑。因此,谢如今欲与扁保持距离,自非扁所能容忍。二、更耸人听闻的臆测则是,陈水扁虽未必有停办“总统”大选的胆量,但如今他不断挑激凝聚深绿极独的势力,却极有可能以暗杀或遍地烽火大规模破坏“总统”大选投开票所的卑鄙手法,来毁灭二○○八的“总统”大选。有人说,陈水扁不敢掀牌(知必选输),就可能掀桌(毁灭选举);此一臆测,足以解释他不断煽动深绿极独的动机。倘系如此,谢长廷将做为与扁一起毁灭选举的共犯,或选择与扁翻脸?


社论认为,种种迹象显示,陈水扁的心态与手法,已经从“赢的策略”,转化至“输的策略”;从“设法赢得选举的策略”(掀牌),转化至“设法毁灭这场选举的策略”(掀桌)。因此,扁谢二人之间的矛盾与斗争,即扁欲挟持谢为共犯,谢欲挣扎与扁切割,也就在相激相荡下更形尖锐与惨烈。陈水扁若欲谢长廷认命输掉选举,而保全了陈水扁的台独旗手地位,谢恐怕咽不下这一口气;但是,陈水扁若积蓄台独深绿的力量,以遍地烽火一举毁灭了这场选举,则浑水摸鱼,也许对谢长廷仍是致命的诱惑。


陈水扁说“没有钟摆效应”,这形同谕知谢长廷应有“输的策略”的打算,也应有“毁灭这场选举”准备。至此,陈水扁不但与谢长廷摊牌,也形同已与全体人民摊牌。然而,一个明知不可能赢,又打算毁灭这场选举的独夫陈水扁,更将是阴毒凶险难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