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宁古塔的围猎活动

长期以来,在咱们中国一直把狩猎或打猎叫做打围,河北省承德地区还有一个县叫做围场,即打围的围场。可见这一叫法由来已久。到底有多少年的历史?这要从四五百年前的牡丹江流域———老宁古塔说起。


在我国清代,黑龙江省东南部(今牡丹江、鸡西、七台河等地区)与吉林省东部、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是有名的老宁古塔地区。长白山脉东段支脉老爷岭,那丹哈达岭,与向北伸延的牡丹岭、张广才岭、在这广大区域形成茫茫的山海,山海上原始森林十分茂密。尤其是牡丹江上中游地区即今黑吉两省交界的方园三四百里之内,苍茫林海遮天蔽日,几百里连绵不绝,是名闻华夏的大窝集、小窝集。窝集也写作乌稽、渥吉、阿(音恶)机等,都是满族及其先世女真人语言中的大森林之意。这一片茫茫原始大森林汇成的林海———窝集或乌稽,甚至成为一千多年前东北古老民族与地区的名称。如西汉时期这里有北沃沮、东沃沮,南北朝时东北中部、东部被称为勿吉。显然它们都是窝集的转音或同音异写。可见直到二三百年前,这片广大黑土地上的山海与原始大森林,其规模是何等之大。清代初期百年间,无数关内各地流人从这茫茫林海走过,许多人或堕落悬崖或被熊虎吞掉丢了生命。吴兆骞等流放文人及其后人,写诗写文记述了他们的艰难旅程。吴兆骞的《大乌稽》、《小乌稽》二诗,吴桭臣的《宁古塔纪略》、杨宾的《柳边纪略》等都真实而生动地记录下这原始大森林无边无际、遮天蔽日,虎狼横行,跋涉其间时刻有生命危险的恐怖情景,读来令人惊心动魄。流人们甚至把宁古塔人也叫作窝集人或阿机人。大森林是各种野兽、飞禽的生活栖息之地,流人的著作也记载了那时熊、虎、野猪、狼等猛兽十分之多。浅山区到处都可以见獐狍野鹿狐兔野鸡等。那时,由于宁古塔地区人烟稀少却山林密布,獐狍野鹿与野鸡(雉)等飞禽不怕人,狍子野鸡等白天常到有人居住处活动觅食。所以“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在百年前并非夸大之词。早从三四千年前的东北古肃慎人始,满人的历代先人都是以渔猎为生。兽皮是蔽体御寒的衣服原料,兽肉是主要的食品。所以狩猎是满族人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生存本领,是经常性的生产活动。杨宾在《柳边纪略》记云:宁古塔人“十月,人皆臂鹰走狗,逐扑禽兽,名曰打围。”宁古塔著名流人吴兆骞之子吴桭臣,生在宁古塔长在宁古塔,其晚年在《宁古塔纪略》中说:宁古塔人“四季常出猎打围”。出猎时间长短不一,“有朝出暮归者,有两三日而归者,谓之打小围,秋天则打野鸡围。”宁古塔人多在秋天打围,除猎取纷纷飞到平原丘陵地吃庄稼子实的野鸡之外,以捕鹿取鹿茸为主要目的。鹿茸是贵重之物,秋季里鹿茸最饱满,所以宁古塔地区把秋围称之为打“红围”。


从前清到民国,因野兽太多,狩猎武器主要是冷兵器和铳枪之类,宁古塔人狩猎主要是集体行动。清代时由部族头领或屯长穆昆达、嘎山达或牛录组织,把男人们编成猎队,挑选有经验的老猎手担任猎达即“猎长。”一般是秋收之后粮食进仓,十月间祭过祖先祭天,祈求祖先和天神庇佑族人“太平无事,平安吉福”,然后乘着准备往回运猎物的大车或大爬犁,带着一群猎狗,浩浩荡荡地前往事先选好的猎场。来到行猎的山下摆好供品,由萨满带领猎手们向最高的山头叩拜———一说那里是山神居住的地方,也有说高山头就是山神,祈求山神保佑平安,多获野物。然后猎头布置猎手们在山下两个或三个方向排好,各就各位,下令行动。猎手们带领猎狗,呐喊着,用梭拨罗棍(进山必带的木棍)敲打着树木,哄赶野兽。包围圈不断缩小,待距离树木稀疏的中心山场一里之遥,一齐放出猎狗。让猎狗们与野兽先撕咬混战,以便消耗野兽们的体力,使之惊慌失措。这时猎头一声呼啸,猎狗们闻声退出战斗,在近处监视。猎头又一声喊叫,下令射箭。猎手们上前冲着早已瞄准的野兽一齐放箭,猎狗们随之再次冲上去与野兽们混战。猎手们紧随其后喊叫着冲上去,挥舞手中的大刀铁矛猛劈猛刺,野兽们大多毙命与重伤倒地。在猎头指挥下,猎手们一齐动手收捡猎物,打扫围场。此时萨满又冲着高山头摆好几具猎物做供品,召集猎手们再次叩拜,感谢山神相助大获全胜。大家扛着、拽着猎物下山,装满一车又一车,车把式们甩起鞭声驱车上路。猎手们上车后,或举着酒壶仰脖饮酒,或唱着山歌,说笑着,一路上人欢狗叫欢声笑语不绝,丰收而归。正是这种数百年前东北———宁古塔等地区满族与他们的先世女真人采取的普遍性集体行猎———围猎方式,即众人包围,聚而射杀之的狩猎传统,后来的狩猎便被叫作打围了。


清代的宁古塔与吉林将军、各副都统衙门———官方的围猎规模更大。因为这些地方官府每年都要担负向北京朝廷进贡大批珍贵皮毛、鹿茸、虎骨、熊胆、麝香、珍珠、人参与各种兽肉、鹰隼的任务,而且春、秋、冬三季进贡,贡品量很大,非大规模扑杀野兽而不能完成。杨宾、吴桭臣有关宁古塔的著作里都有这方面的记载。如《宁古塔纪略》中记云:“仲冬打大围,按八旗排阵而行。成围时无令不得擅射,廿余日乃归。”宁古塔、吉林等地冬季虽然已大雪封山,但地面冻实便于行车,山林里已树叶落尽,能见度好,野兽易暴露,便于射杀。按八旗布阵,显然是出动八旗官兵,每旗500名士兵,至少会有4000人出动。八色大旗凌空飘动,兵士们顶盔贯甲,身背弓箭腰挎刀剑。也或有八旗披甲兵———骑兵出动,战马嘶鸣,鼓角起伏,山海呼应。这官府出动围猎的军阵,一路上浩浩荡荡,无异于去冲锋陷阵。由于是军队行猎,八旗士兵从各方向向中心推进,即使猎物就在眼前也不会擅自发箭。待到时机成熟,将军或副都统号令一出,号角齐奏。高处的传令官红旗摆动,霎时间万箭齐发,山场上的野兽纷纷中箭,嚎叫声惊天动地。又一阵号角响起,指挥官下令冲锋,数千八旗兵挥舞着长枪大刀杀向受伤的和没受伤的野兽。“山林里展开一场人兽大拼杀……”吴桭臣说廿日乃归。一方面猎场———围场较远,但多是因为要猎获大量野兽,要进行多次围猎,有要转场———先后到几处山林围场进行围猎,不是一次两次围猎就可以办得到。300多年前东北的东北部气候异常严寒,常有大风雪。围猎的八旗士兵要在大风雪中打猎,与野兽厮拼,被猛兽咬伤、致死;要在酷寒条件下露宿山林,有的冻伤冻残。宁古塔等地官方组织的冬季围猎,为了清廷皇家享乐,八旗士兵(多数是当地满人青壮年平民)是要冒着生命危险,饱受艰难困苦的。

本文内容于 2007-12-10 19:27:50 被wl197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