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公羊子笑得一张脸稀烂。

黎连长不由叹道:“狗日的美国鬼子炸弹真是多啊!”

老虎他们三人急急地赶着路,美军的照明弹,把方圆几公里的丛林都照得闪烁不定。

突然,前面的阿庆发出了信号。

千里眼和老虎从两边,包抄过去。

阿庆正伏在地上,他前方五十米处,有一个人也伏在那里。

不过,这人久久地没动,不象是埋伏也不象是侦察。

三人慢慢地围过去。

那人仍旧一动不动。

“猎人?”千里眼惊叫一声。

是猎人,但是,他却带着一个虎皮面具。显然是从高岩上摔下来的,因为摔得太厉害,那面具也裂开了。

猎人口鼻流血,但是鼻子里还有气息。

情况容不得老虎迟疑,他命令阿庆立刻将猎人送回猎人山庄,与千里眼继续向前赶去。

爬上一个山冈,冲在前面的千里眼突然呆住了,回头一把抓住老虎。

老虎也放眼望去,只见美军的直升机不断地上下翻飞着。美军空降下来的士兵,正在集结。

千里眼轻声道:“老虎,情况似乎有一些变化。”

老虎举起望远镜,突然,身子也是一震。回头盯住千里眼。

千里眼继续观察着,他的眼睛象望远镜一样,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他喃喃道:“是的,这不是我们的营地。美国人为什么要轰炸这里?”

老虎一拉千里眼:“让我们去问公羊子。”

两人继续在丛林里穿行。

一路上,可以看到美军正轰拥着朝他们轰炸的地点扑去。

老虎和千里眼只想快点到达他们的第三营地,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公羊子大意洋洋地说道:“我们用竹子支起来,造了一个假营地。然后把他搞得灯火辉煌。而我们实行了灯火管制。美国佬就很听话地把我们的假营地进行了猛烈轰炸。”

千里眼激动得一把抱住了公羊子:“兄弟,你太有才了!”

老虎点点头:“为什么,跟踪你们的人,见美军炸错了,而不通知美军呢?”

大家一时都答不上话来。

“是向我们报信的人向跟踪人发动了攻击?”老虎四处望着。

公羊子一时也答不上话来。

“加强对美军的监控!”

“我在四面制高点都派出了部队。”

老虎点点头,和公羊子一步步走向竹楼。

没有点灯,只能在窗外透进来的若明若暗的照明弹光亮中,老虎和黎英对视着。

“好吗?”

“好!你呢。”

“同志们好,我就一切都好了。”

黎连长、公羊子和千里眼都走了进来。

老虎继续对黎英道:“我们这两天,连续出现了有人为我们报警的情况。而从两次的情形看。第一次帮助我们的,显然是一个团体,第二次似乎是一个人。我需要你帮我向总部情报机关查询。”

黎英点点头:“我马上叫他们查询。”

老虎回头对公羊子道:“猎人今天带面具而且负了伤,就在离我们营地不远的地方。那么,关于有人跟踪和有人报警这两件事,似乎与他有联系。如果他是报警人,那么,他一定杀死了跟踪人,你现在和千里眼马上到他负伤的地方侦察,找到跟踪人尸体。如果他是跟踪人,那么他没被杀死,将继续威胁到我们的第三营地。总之,立刻对他进行监控。”

他再回头:“黎连长,你马上去找来黎远新,让他和姚先明把重点放在过山贼的头上,想办法找到他。”

他挥挥手:“好!公羊子把一起交给黎连长,立刻出发吧!”

老虎一步步走出竹楼来。

这不愧是一支特别游击队的驻地,一切都有条不紊,静悄悄的。

就是换哨,也悄无声息。

老虎在他们面前走过,他们根本不问口令。因为他们总是从体形上叫认出了他。所以,他们就象和这里的草、树溶和在一起。只有当敌人出现时他们才会有所动作。

他一直爬上了左面最高的山峰,美军的喧哗已经接近尾声。

老虎回首茫茫的丛林,只觉得这就是一片神秘的海洋。

“必须要查出来!”他轻声而坚定地道。

从千人峰遭袭,到第二营地被袭,再到猎人山庄,再到第三营地。

几乎每一次都有一个阴影跟着特别游击队,奇怪地是,从第二营地开始,似乎又总有一个保护神在保佑着游击队。

老虎重新建立会山游击区,要建立成片的战斗村庄,要建立起新的会山游击队。必须弄清楚这些问题。

那么,他现在急需要的是得到黎英的帮助。

美军的照明弹光线已经熄灭了,丛林再度恢复了他原始的安静。

月亮悄悄地爬上了天空,丛林的清凉开始侵蚀老虎的身体。

老虎一步步走下山冈,悄悄地走进竹楼。

黎英却还是睁着亮晶晶的大眼。

老虎在她身边坐下来。

黎英轻声道:“你要注意休息。”

老虎点点头。

黎英继续轻声道:“明日下午,在会山城北会佛庙。会有一个人和你接头。接头人认识你,他会主动找你。他会说一句话:会山今年多风雨。”

老虎点点头。

“总部指示,此事战时只限于我和你知道。”

战争令很多农田都荒芜了,很多村庄也被美军毁掉。

所以,老虎一大早就上了路,一路向会佛庙的行进中,几乎没有遇上什么人。

他只是从地图上知道会佛庙。会佛庙离会佛村很近。

所以,老虎很快地便找到了这里,他进了一趟会佛村,直到下午才一步步地上山来的。

上会佛山的人很多。

东方人是相信鬼神佛仙的,越是战争生活越是急难,他们越是希望得到身佛的保佑。

所以,微闭上眼,穿着老百姓的服装,老虎就被越来越多的人流淹没了。

突然,他面色微微一变。

因为,他看到了胡客家。

公羊子和千里眼是一大早出发的,他们来到了猎人摔下来的高崖下。竟然发现了一台步话机的碎片。

但是他们更进一步的搜索却一无所获。

两人又爬上高岩,结果发现有几处树木和草丛杂乱,隐约有打斗的痕迹。

而且在高岩上还找到了猎人的猎枪。

也就是说,猎人确实是在这里与人争斗过,从而摔下了山岩。

那一个人是谁呢?

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如果照老虎的分析,那一个人是奸细。那么他应该死了?

“不!”千里眼摇摇头:“如果他没死,他仅仅是没了报话机。他就会赶回会山,那么,今天美军又会赶来的!”

公羊子也觉得问题严重,一面让千里眼马上去猎人山庄,让阿庆以照顾猎人的伤为由,监控猎人。自己就急忙赶回第三营地。

猎人是在天亮时,醒过来的。

他的伤确实很重,他看着阿庆,好象在思考着什么。

阿庆知道,那是因为摔得过重的表现,他轻声道:“猎人。我们发现你在丛林里负了重伤。老虎派我把你送回来的。”

猎人微微眨了眨眼睛,轻声道:“谢谢!老虎。”

阿庆笑了起来:“你说过朋友是不能说感谢的。”

猎人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阿庆知道是伤痛,一时也没有办法。

猎人的家人们也着急地在那里躁动。

猎人出了一头大汗,轻声道:“我平日有伤,都是到杨村去找杨老医生。阿庆好人做到底,陪我去杨村一趟如何?”

阿庆是个爽快的人,立刻就答应道:“好啊!伤这么重,我们马上去。”

千里眼的步子是够快的了,但是,他赶到猎人山庄,阿庆他们已走了一个多小时了。

千里眼几乎想到没想,回头就追了上去。

他是特别游击队专门搞侦察的,对于会山周围的村庄,他在几天内几乎就全部熟悉了。所以,追上去并不要人带路。正因为他是搞侦察的,所以,他的感觉也特别敏感,他似乎觉得阿庆这一去有危险,所以,他起劲的追着。

胡客家是认识他的。虽然还没有看见胡客家的手下人,但是胡客家的手下人也是认识他的。

老虎现在不能退。一方面,他必须见到总部要他见的人,另一方面现在无论是进是退都是可能被胡客家发现的。

所以,他一面观察着地形,一面继续保持着速度向会佛庙里走。

他已经走到了会佛庙的右边,这里靠近一片丛林。这是他的退路。

他停了下来,等待着接头人发现他。

然而,胡客家似乎发现了他,正直直地朝这边走来。

交通员有一个不错的建议:“为了以防万一。你们可以把部队全部撤到周围丛林的高冈上,一但发现美军来袭,立刻多路转移。”

公羊子看住交通员:“那么你们呢?”

“如果情况危急,我有自己的转移路线。但是,这都消极的办法。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地察出奸细!我们建一个交通站很不容易。”交通员是一个丛林老战士,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公羊子强烈地感到了他的话语的力量。

公羊子点点头:“黎连长,一切都交给你了。我继续去追踪。”

黎连长点点头。

千里眼的动作是够快的了。

他几乎已经看到了抬猎人的担架,也看到了阿庆。

但那是因为他那望远镜一样的眼力,其实还隔着一道山梁呢!

突然,一群士兵出现了。

是美军服装的士兵。

千里眼嘴里发出了一声咒骂。

脚下不停,下意识地更快地向前冲去。直到摔倒了。

接着,他爬起来,抹了一把脸,突然,又是一下子跳起来,回身向着游击队的第三营地冲去。

阿庆在美军出现的一瞬间就动了。

可是,这些美军似乎知道他是特别游击队队员似的。

几乎全是冲着他一个人来的,有人枪抵住他,有人把他放倒在地,然后就把他脸蒙上。

他听到了猎人和抬担架的猎人山庄猎人发出痛苦的叫声,但是,他没法反抗。

这些人是捆人的老手,让他除了能出气,连叫唤一声也达不上力。

老虎盯着胡客家,胡客家也看到了他,那双深邃的目光,在下午的阳光里,也闪烁着丛林的幽深。

老虎可不是来和他都眼光的,他只得装着不经意地靠近了丛林。

在胡客家走到他十步远的地方,他一翻身进了丛林里。

公羊子是在路上遇到千里眼的,这时千里眼已经跑得很累。

一把抓住公羊子的手:“出事了。”

公羊子知道千里眼和老和尚是十二兄弟中最沉得住气的人,所以,他一把把千里眼的手攥牢了:“慢慢说。”

千里眼简短地说出他看到的事,公羊子一时也有些傻眼:“怎么办?”

千里眼猛吞了一口气:“营地转移安排了吗?”

公羊子点点头。

千里眼闭了闭眼,吐出一口气。

公羊子皱皱眉:“情况越来越复杂,我们回去掌握部队,保证部队不能受损失。等待老虎回来。”

千里眼点点头:“当前的头等大事是保证部队!”

终于,阿庆的绳子被松开了。接着,眼睛上蒙的布也被解开了。

他睁开眼,盯着美军。

突然,他笑了起来。开心地笑了起来。笑得象一个疯子一样,眼泪都笑了出来。

并且,狠很地把眼前的美军揍了一拳,嘴里骂着:“狗日的!狗日的!”

老虎一进入丛林,就象一条鱼入了大海。霎时间就没入了丛林里。

胡客家也一步不拉地进入了丛林里。

他就象一条猎犬,不断地在丛林里跳跃转动,竟然紧紧地跟住了老虎。

直到老虎的匕首一下子抵在了他的后背心脏部位。

胡客家没有反抗,而是举起手,嘴里轻声吟道:“会山今年多风雨!”

姚先明和黎元新根本没有目标。

两人在丛林中转悠着。

黎元新仍然坚持着自己的观点:“过山贼是一条汉子,他不可能投降敌人。”

姚先明却是一个不轻易说话的人,性急的黎元新实在问忙了,他才说道:“我们总是要看事实!”

黎元新叹口气:“过山贼呀,过山贼!你不献身,在这茫茫丛林,我到哪里去找你呢?”

姚先明仍旧不说话,不慌不忙地在丛林中走着,时不时冒一句:“做侦察,就象大海捞针。”

不过姚先明认识很多山里人,几乎遇到的都能搭上话。

这些人却还没有一个人说见到过过山贼这样一个样子的人。

猎人的伤势很重,美军军医看了后,建议送到医院去治疗。

黄道日就骂了起来:“你只管开你的药,怎么做是老子的事情。”

美国医生早领教过这个混混的脾气,也只由了他。

黄道日这才走进屋来,对正在大块吃肉的阿庆道:“怎么样,哥哥这里舒服吧!不过,现在老子要枪毙你!”

阿庆笑翻了:“只要能查出猎人是人是鬼,你就枪毙我一百次,我也愿意。”

原来,老虎找了黄道日(阴阳无常),让他来捉了阿庆和猎人他们。要鉴别猎人的身份。

这会儿,黄道日便叫他们重新把吃饱喝足了阿庆捆了。

这才走出来,指住那被捆起来,吊在房梁上的四个抬担架的猎人山庄汉子道:“你们只说出游击队驻地,我就放了你们。不然,你看老子,把你们一个个地枪毙!直到杀到最后一个人。”

黄道日这狗日是出了名的傻的。

不一会儿,就抬了猎人,押了阿庆和四个汉子出去。

在那挖好了土坑前,把众人眼睛蒙起来。

一阵乱枪。

早有人叫喊起来。

把众人眼上黑布取了。

只见,那阿庆已被打得血肉模糊,眼见是死了。

四个山庄汉子,一个被打破了耳朵,一个被打掉头发。吓傻了。

那两个什么伤都没有的只管叫唤:“我说哦,我说哦!游击队是在我们那里住过的,现在又不知道哪里去了。”

黄道日嘿嘿乱笑:“怕了吧!这个埋了,其余拉回去,给老子再审,再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