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郎 第一卷 一职难求 六、性感需要好心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性感需要好心情,要细心体会才能感觉到。最好是吃饱了饭,没事干,有闲心。饱暖思淫逸,财帛动人心。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吃了上顿没下顿,饿得前心贴后心,三天不洗一次脸,十天不梳一回头,哪里还顾得上性感。姚洁身上潜在的性感素质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需要发现,需要挖掘,需要进一步培养和锻炼。

性感的一瞬间可能发生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在灯下学习,从浴室里刚出来,赤脚站在地毯上,敞着门上厕所,在酒吧里叼着烟,撒娇的时候,洗脚的时候等等。若隐若现的乳沟绝对是抓住视线的法宝,完全展现的乳沟更让性感美胸直击眼球,绝对性感。姚洁为工作的事整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心思展现性感。就业压力大的并不是政府,政府关心的是政绩,官员关心的是升迁。就业就像一座大山,压得毕业生喘不过气来。

韩刚从老家里回来了,两人见了面,在夜市饭场的小桌旁坐了下来。

姚洁连一张假的就业登记表都开不出来。在省城里,她除了韩刚之外,举目无亲。韩刚正好想回家一趟,给姚洁稍来一张登记表。老家里熟人多,小企业还把大学生当人才,不怕你弄假成真,可惜不受大学生青睐。

姚洁并不怎么关心就业登记表的事,反正是假的。她只是问韩刚家里说了什么。韩刚说,没说什么。姚洁心里就很不高兴。因为她明白没说什么意味着什么。

其实还真是说什么了,只是韩刚不说。

韩刚的父亲最关心姚洁的事,韩刚每一次回家,父亲都要问,姚洁的工作找的怎么样了?韩刚说,在省城里找工作,到处都是,几百块钱,其他什么都没有;想找个理想的,有保障的,那是太难了。

父亲说,没有正式工作,和临时工有什么两样,你找她干嘛?

韩刚也想散啊,可是,已经谈了好几年了,因为工作的事,又要吹,一时难以开口。再说,姚洁如果能找到好的工作,能留在省城里呢?不是可惜了?

韩刚找到工作有90%的把握。韩刚的父亲虽然是一介农民,可是他的战友至少有两个是局级干部,其中一个就是公安局局长,韩刚又是上的公安专科学校,专业对口,找工作当然比较有把握了。

韩刚要了一个小手雷,不过2两酒,喝一点是那么个意思。韩刚问姚洁喝不喝,姚洁赌气地说:喝。

姚洁还真是第一次喝酒,因为心里难受,喝下了酒,更难受,过了一会儿,才感到舒服。就像喝农药自杀的人一样,农药难喝,可是心里的滋味比喝农药更难受,所以就敢咕咚咕咚地喝。最后两腿一挺,舒服了。喝了农药,如果不能换来舒服,谁还喝农药?

2两酒很快就喝完了,韩刚问还要不要?姚洁说:要。

一个手雷又喝光了。

吃完了喝完了,两人找个小树林,在黑暗处抱在一起。韩刚有些亢奋了,说要不找个小旅店住一晚上。姚洁不同意,把韩刚推走了。

如果韩刚的家里有了明确的态度,姚洁是不会拒绝的,就算不住旅店,在小树林里也能把该办的事办了。

姚洁不想回学校,她对学校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心里憋闷,风一吹,头一晕,酒劲上来了,于是踹出租车的事就发生了,桑春华就及时地赶到了。

青年人偶尔一次失态算不了什么,一辈子一次失态都没有的清醒者大概不多。


学校大门紧闭,姚洁喊开门,没有人来。姚洁晃门,大门咣咣响。门卫出来说,什么时候了,什么组织纪律?不给她开门。姚洁用脚踹大门,门卫气呼呼地扭头跑屋里去了。

桑春华叫门:小姚,开门,开门。

小姚来开门,说:桑队长,是你呀。

桑春华很生气,不说话。

姚洁一踏进大门,明显老实多了,学校是文明的标志,不是撒泼的地方。桑队长说:以后注意点,不要喝那么多。一个女孩子,不好的。

姚洁满口酒气,小姚的狗鼻子早就闻到了,说没见过你这样的,太不像话了。要不是桑队长,我就不给你开门,让你在外边呆一夜。

姚洁又恼了,大骂小姚混蛋,还本家呢,狗屁。

看看姚洁又要撒野,桑春华就说算了算了,赶快回宿舍休息去吧。

到一水龙头旁,姚洁咕嘟咕嘟灌了一阵凉水,又蹲在那里不动了。

桑春华又跑过去,扶她起来,她已经站不住了,面条似的倒在桑春华怀里。桑春华犹如抱着一个性感尤物一般,因为他结过婚,和女人睡过。单身汉的寂寞,更能体察女人的性感。

桑春华不知道她在哪个宿舍里,问她,她也不说,只用手指着。桑春华简直就是抱着她向前走,喊开了门,却不是。再去喊门,连喊连三次都不是。

桑春华就那么抱着她,他倒乐意这样抱着,用警犬似的鼻子闻着姚洁身上特有的性感气息,追问她到底是哪个宿舍。姚洁嘟嘟囔囔说:后边,后边。原来不是这一排宿舍。

桑春华没事的时候就坐在传达室里,向外观察女学生,像个馋虫。女生都不爱搭理他这个民警,而他又特别想接触大学生。在他看来几乎每个女生都性感,女大学生本身就是一面性感的旗帜。他处理过一回姚洁同宿舍的女生丁戋戋彻夜不归涉嫌卖淫的事,给她们宿舍的女生每人都发了一张名片,说有事的时候找我,一定会帮忙的。谁要他帮忙?难道都是丁戋戋吗?

因为丁戋戋的事,桑春华对她宿舍的每个人都进行了询问,桑春华说,你们都不要怕,别说没什么事,就是真有事,我也会让你们都没事的。什么玩意,什么话?有的说丁戋戋平时表现很好,有的说偶尔出去一回,一夜一千块钱,其他人从来都没有夜里出去过。有的说出去了又怎么样?你又没什么证据。只给了丁戋戋一个口头警告,就没事了。

姚洁依然狼狈不堪地四处奔走找工作,依然没有着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