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三十二节 平田联队

“攻击迫击炮工厂的时候,我军只是一个小队,面对顽强反抗的1000名支那兵。我们是带刺刀突入的。支那军方面的损害是奉天城内外大约死伤有150名左右。被我军解除武装的大约有3000名。”(《大阪朝日新闻》号外 “带刺刀突入迫击炮工厂。——谈苦战的平田联队长。”)

这是史书上记载的,占领奉天城(沈阳)的二十九联队(29团),平田联队的原话。他自吹自擂,“我率领800名战士,反击4000名支那兵……。”又用一个小队,反抗1000名中国士兵。实际上,他根本未遇到任何的抵抗。

不过,原本属于他,辉煌的业绩,由于卫华这只小蝴蝶的扇动,化成了泡影。

第二十九联队(29团),是一个缩编联队,不足一千人。柳条湖一声巨响,29联队的任务是攻占北大营后,再去进攻沈阳城。由于卫华的到来,620团的抵抗比历史上的要强烈,在给了29团以巨大的伤亡后,主动撤出。平田幸弘和第二师团主力,最终占领的是一座空无一人的北大营。日军恼羞成怒,放火焚烧了北营,大火一直烧了一整天。然后29团继续照原来的计划,去进攻沈阳城。第二师团主力,则去进攻东大营。

由于人29团人太少,沈阳城又太大,29团一入沈阳城,便如同一滴落入沙漠中的水,没影了。

沈阳城内怪事连连,一支支小分队,大白天就莫明其妙的失去了消息。派人去看,竟然发现这些失去消息的小分队,全都挺尸了,有的甚至身首异处。

由于手中兵力太少,平田没办法追究帝国勇士死亡的原因,只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吞。整个白天,唯一的亮点是进攻沈阳内城的那个大队,三百多人,没有费多大的劲,就占领了。一整天下来,平田也搞清楚了一些情况。情况不清楚还好,一旦弄清楚了,平田吓得几乎魂不附体。原来,这些都是那个“杀神”的杰作啊。

平田是学历史出生的大学生,对中国历史,日本历史,了然于胸,还是一个围棋高手。他根据各路情报,以及目击者对卫华的口头描述,平田叫人画了一张卫华的素描。画完了,平田将素描拿到手中一看,气得七窍生烟。

画中的卫华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身高九尺,腰大十围,眼大如铜铃,卧蚕眉,枣红脸,鼻孔朝天,就像二门迫击炮。手执一把青龙偃月刀……

这是人还是妖怪?至少在平田的一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特殊的人。所以,他断定这张素描严重失实了。如果将这样的画张榜贴出去,怕是要“涨他们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待攻占沈阳内城之后,平田清点人马,到吸了一口凉气,除了联队部的人,整个平田联队,就只剩下这个大队了。“杀神”在几千人的第二师团重围中,都能全身而退,平田的二个大队已经报销在卫华的手中,剩下的这一根“独苗”还能做一些什么?再者天色已黑,平田只有下令,将整个大队缩作一团进行防御。

在夜间,关东军总司令本庄繁到了,他将平田叫去,问了一下情况,然后用耳光,将“八嘎”、“笨蛋”、“无能”等标签贴在平田的脸上。平田捂着火辣辣的脸,看着带着满天星星离去。临时司令部内,只留下本庄繁和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

本庄繁余怒未消,“你们可相信平田的话?”

“大脑”石原莞尔平静的道:“无论相不相信,平田联队受到了重创是事实。从平田的指挥来看,他过于急进,将兵力分散得太开,以至于被支那军队各个击破,应当给予严惩!”

进攻东大营的第二师团主力,已于18时,占领东大营,支那军队向南逃窜,已不足为虑,我们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无论那个人,本领再大,也不可能改变这一场战争的结果。我建议,将第二师团连夜调回,休息一夜,再于明天一早,对兵工厂发起进攻。”

“大刀”高参板垣征四郎,目光像刀子一样的盯着平田离去的方向,砸吧着大嘴道:“明天的敢死队,就由这个平田联队担任!”

本庄繁轻轻点头。

平田又是一夜未眠,从昨天到今天,平田整整两天没有睡觉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瞪着那双眼,如同嗜血的狼。事实上,他的士兵,也是如此。

这一场进攻兵工厂的战斗,被日军认为是摘桃子的战斗。很多平田的同僚甚至认为,这是本庄繁司令送给他的一份战功。一份足以为他赎罪的大战功。

从双方实力对比上,这样想并没有错。一方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人数有上万人,再加上应征而来的在乡军人二万多。合计有三万多人。另一方是几百警察和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

只有那些真正了解实情,知道“杀神”的恐怖的人,才知道,仅平田这三百多人,等同于送死。

在大战面前,送死也得有人去。

因为,没人送死,就试探不出,对方有多少实力。

为鼓舞士气,平田亲自带队,他在联队本部的警卫簇拥下,大摇大摆的往兵工厂走去。

今天的天色很不错,秋天的阳光,不冷不热从东方射来。天底下的一切,在阳光下,都清清楚楚。

但平田联队,一进入铁西区,他们就不清楚了。尽管他们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很细致,曹长以上的军官手中都有一份铁西区的地图。但是,这里还是铁西区吗?平田怀疑他走错了路!

原本繁华铁西区,二十四小时都可以听到机器的轰呜,大街上人来人往,接踵摩肩,现在,连一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人都到哪去了?

还有,那些大街小巷,怎么也消失了?就在平田联队的眼前,一条原本有二十多米宽的大街,竟然平空出现了大量的砖瓦碎石,有三四米高,延绵有数十米。平田联队如果想搬掉这些瓦砾,清出一条路来,最少也得一个星期。显然,平田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的。

这一切迹象表明,中国人已有了准备。所动员的人肯定还不少,否则的话,无法在一夜之间,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平田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了,喘不过气来,背后的凉气一阵一阵的吹来。

但身后,是本庄繁严令,还有板垣征四郎那吃人的眼睛。想后退是不行的。

平田将指挥刀,高高的举起,向前一挥,扯着嗓子喊:“杀格格!”

声音刺耳得如同公鸡打鸣。

整个平田联队都动了起来,三百多人艰难的爬上路障,如同一块黄色的风湿膏,贴在惨白的骨头上。

在一则的平房中,两名厂卫队员,正拿枪瞄准这些翻越障碍的日军。其中一个只有十六七岁,嘴上绒毛还没有褪干净。他是第一次扛枪,第一次上战场,却要面对这么多的日军。很紧张,手心都冒汗了,压低了声音,小心的问。

“打吗?”

“不打,我们的任务是观察敌人,数清楚敌人数量。然后报告给上级。”旁边的这位,戴着眼镜,年龄稍长。他的皮肤比较白,手上也无茧,穿着学生装。估计是某位工人的子弟。

“一、二、三……”两人轻轻的数了起来。

平田攀上了路障,站在高处,他看得更远了,感觉腿肚子在发抖,背后有嗖嗖冷风,全身起了鸡皮。

这个铁西区太诡异了,除了身边的日军,就看不到一个百姓。街道两边的门窗,都被砖头堵死了,用望远镜细细一看,这些门窗上还留有射击口。中国人可以随时从某个射击口射出要命的子弹,而在外面的日军,则全部暴露在敌人枪口下。换句话说,日军等同于在和一个看不到的敌人在作战!

平田命令部队散开,然后命令迫击炮,对周围的民房进行无差别的炮击。

嗵嗵嗵嗵……,一连数响,迫击炮弹拉长了声音,呼啸着上天,又尖叫着落地,最后落到地地,民房顶上,轰轰轰……刹那间倒塌了数间房屋。平田听到有小孩的哭声,但很快就没有声音了。

“撤!”“学生装”一见日军架炮了,便弯着腰,从“猫洞”里钻了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些残破的民房,日军要炸就炸吧,反正还没有一发炮弹值钱。铁西区,最外层的百姓全都撤走了,所留下的也只有一些,认准了日军,不敢拿他们怎么样,“死不肯走”的“老顽固”。

日军打了一阵炮,见没什么动静,胆子就大了起来,以班为单位,逐家逐户的进行搜查。搜了半晌,只找到了几根鸡毛。

由于害怕中了埋伏,平田一路搜索着进去。这样做,保险是保险,但推进速度太慢了。而日军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在这里耗。直到上午十点,平田连队推进了不足二公里。正要跃过第三道障碍时,本庄繁的催命电报就来了,他问平田是勇士还是蜗牛?

平田扯碎了电报,命令队伍加速前进。

在后方的本庄繁,是无法想象平田处境的,更不知,如今的铁西区,已变成了一座战争堡垒,他的这一份“激将”电报,将本田联队送进了坟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