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泣血锥心,獠牙(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战地医疗队,夜,四寂漆黑。

刚刚身体状况有些好转的连长怎么也睡不着,偷偷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他呆呆坐着,两眼挂着泪,但不久他就听不远处的唏嗦声。他发现一个人影慢慢爬到了自己床边,立了起来,跪在了自己面前。

“连长……”一个熟悉的声音抽泣着,那是刚病情好转的邱平。

“连长,我对不起您啊……周医生这么好个人就因着我……我……”猛然间值班护士小萧发现了他们的异常,打开了灯,连长在刺眼的灯光里,看见了黯然泪下,形销骨立的邱平两肩剧烈抽泣着。

邱平看见了连长那迟暮,绝望的眼神,他不知哪来的力气,疯狂用两手扇着自己耳光,哭嚎道:“我TMD就是畜牲……畜牲!连长,我该死啊!那天我怎么就想着要喝水!?喝水!?就是拿着我这100条烂命也换不回周医生一条啊!连长,毙了我吧!毙了我,也能让你我好受些!”

我永远也忘不了连长在周蝶牺牲三天后的第一句话。他猛地抄起病床边的唐瓷杯,愤然向邱平狠砸了去,流着泪,咆哮道:“你TM带把没!?男人活着,就该去战斗!1团参战以来丢了多少人?多少!?就只有一个小蝶啊!?你TMD不是老子的兵!六连没你这号孬种!没有!杀你?别叫你个狗日的孬种污了老子手!小蝶,是我不该爱你……不该爱你啊!”

“连长啊……”邱平闻言瞬间爆发了,他一声哭嚎,想扑上去抱着连长痛痛快快哭上一场,但连长拖着病体一脚将他踹了下去。连长继续流着泪,咆哮道:“你滚!滚!滚远点!”

邱平抹着眼泪,喃喃道“我滚……我滚……”

此时值班护士小萧已经到了,一面两眼抹着泪,一面免不了责备几句。她扶着邱平回到了自己病床上,熄了灯。

第二天,邱平消失了,在戒备森严的团部驻地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们这支自南昌起义以来就跟着党打天下的光荣部队在自卫反击战出现了第一个逃兵……

连长气晕了,团长震怒了,师长也震怒了,军长得到通报下了死命令要求全军组织人员一定要将邱平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邱平便如人间蒸发了一样整整7天没了消息,直到第八天正午被第五侦查大队的人压回了团部……根据当时的军法条例,逃兵没有上军事法庭的权利,邱平会被压送到所属部队执行枪决;以达到惩戒众人的目的。就在团长愤怒地拔出了枪,在机步连众人的目光中要将邱平拖出去亲手毙了他时,邱平平静着没有争辩,只是两眼流着泪,默默走向刑场。正此时一个人开着辆老解放吉普飞速开了来拦在了团长与邱平的前面……

那人跳下了车来,他浓眉大眼,高大魁梧;穿着一身自制的吉利服,脸上抹着油彩,背上背着杆当时战场异常罕见的M40狙击步枪。他征尘未洗,不论车还是自己都裹红色的泥水,但他将自己的证件递给团长后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撼了:“我叫陶自强……”

邱平闻言顿然如遭雷击,静静的抽泣变成了剧烈的哭嚎,他跪倒在陶自强脚下的烂泥地里惨烈地嗥嚎大哭着。

团领导与机步连的兄弟们看着那自称陶自强,身上却没有分毫杀气的男人,心底疑惑着;这就是那个在对越自卫反击战里被喻为‘南疆死神’陶自强么?

陶自强同样跪了下来,用他强健的臂膀一把将邱平瘦弱的身子抱在怀里,两眼滚涌着热泪,道:“兄弟,你的信我收到了……我来了!我带来了傅军长的命令,你没事了!”外人难以想见这还是陶自强与邱平的第一次见面……

在陶自强怀里的邱平情绪更加激动了,他浑身剧烈抽搐,惨嚎道:“我只想给周医生报仇……谢谢陶队长!谢谢!”

陶自强用衣袖给邱平擦着类,一面自己流着泪,大声道:“你该感谢周医生……叫老陶,知道不?现在是战友,以后是兄弟!咱们相互学习,共同进步;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就是你的观察手!”

邱平一面泪如泉涌,一面却欣慰的笑,道:“对!兄弟……”

陶自强同样没抑制住心中的冲动,一把又将邱平抱得更紧,两眼泪流得更加畅快了,他同样想起了那些在身边倒下的战友,激情道:“兄弟啊!”随即两人抱着嗷嗷大哭起来……

团领导与机部连的兄弟们当时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漱漱落了来。

团长插着腰,流着泪,仰天长叹着:“王八羔子的!王八羔子的!老岳,老子抗不住了……借个膀子成不?”

一旁的副团长同样流着泪,气道:“去死!老子可没断袖之癖!”

众人含着泪哈哈大笑,惹得正上演‘激情戏’的陶自强与邱平闹了个大红脸。

“老宋……”团长对政委唤道。

“老李,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呐……”政委急道。

“涂参谋……”团长唤道。

“我……我昨儿个挂彩了……”涂参谋窘迫应声道。

“那你们这群狗日的还围着看啥稀奇?”团长气道:“搞啥不好搞玻璃!?(PS:那时不知道有没这名词……)恶心死我了……收队!MD,真恨没早枪毙了邱平这狗日的,简直就是咱红1团的耻辱……”

众人哈哈一笑,解散了。那时闹得陶自强与邱平好不尴尬……

后来,陶自强与邱平成了最要好的朋友。陶自强留在了1团1个月专门教导邱平狙击技术。当我们凯旋之时,邱平已经从一名普通士兵变成狙杀143人的特等射手了。也许这样的成绩在老山的优秀狙击手里仅仅只能排名第八,但他从敌人手里带回了56支各式狙击枪——

猛然座下‘雪狼’突击队的小兵们一片哗然,作为特战队员的他们当然最明白这是多么令人恐怖的数字。狙击手是单兵对战的时候最令人恐惧又难缠的角色,要击毙一名狙击手不容易,要带走一名狙击手视之为生命的狙击枪就更难了。因为那大部分时候意味着,他要一个人同时面对至少两名敌人,并将他们瞬间击毙!(PS:一点常识,只有那些极少部分的狙击超级王牌会单人行动;一般会是组成2人经典的狙击小组作战,即一个观察手,一个狙击手。当然在后来也有像格罗兹尼之战中出现的5人为一组的狙击班。但那一般适用于城市巷战。要带回一名敌人狙击手的枪难度与击毙一名狙击手要困难危险得多。以现代经典的2人编制狙击小组为例,击毙一名狙击手只需要发现,瞄准,扣扳机,转移就OK了。但如果要击毙狙击手并带回他的枪就需要在击毙狙击手并在观察手未持枪逃跑(狙击枪很贵的,但这种情况很罕见),或在观察手开枪击毙你之前将敌人击毙(这才是普遍情况)。需要提醒的是现在的经典2人编制狙击小组经常采用的是双狙,即2人同为狙击手,配双狙击枪,只是司职不同,能力略微有些差异;因此现代要指望在不被第二名司职观察手的狙击手击毙之前击毙他,带回敌人的狙击枪……祈祷吧!)这个邱平到底是什么人?作为特战队员的他们对前辈的光荣事迹可谓是如数家珍,但他们从未听说过在自己的队伍里有这样一号也许比被尊称为‘解放军现代狙击手之父’的‘南疆死神’陶自强更恐怖的人物。

“疑惑了?”廖佑铭笑了笑,道:“因为后来邱平耻辱的退出了我们的队伍,所以他的真名并不为你们这辈人熟知,但他有一个代号特战部队里可是如雷贯耳;还记得我给你们讲邱平刮蛇吃肉的事吗?”

突然,雪狼突击队里的上尉陆超混身剧震,讶然道:“司令员,难道您说的是与‘南疆死神’齐名的……‘捕蛇者’!?”

廖佑铭点点头,沉声道:“没错,邱平就是‘捕蛇者’……我们这支队伍里的第一颗‘獠牙’。但成为‘獠牙’的代价真的太沉重了!我们用一个值得我们毕生生命守护的天使换回了他这第一颗‘獠牙’;我们情愿没有‘獠牙’,邱平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但这世界没有后悔药……”

雪狼突击队的战士们沉默了,他们从没有意识到原来在特战部队里获得令人羡慕的‘獠牙’这个最光荣称号原来有着如此沉重与辛酸。他们也理解了为什么每一颗‘獠牙’都是所以狙击手的噩梦,敌特战部队的噩梦;那并不是仅仅因为他们有着超人的军事素质与非凡的战绩,而是他们的心中有更多的牵挂与值得用自己生命捍卫的东西罢了。

廖佑铭继续道:“这不是什么秘密,每个将获得‘獠牙’这个光荣称号的人都会被告知这个故事。从此,周蝶再也不会单单是老山红1团战士心中的天使,而是每一颗‘獠牙’心中必须坚持的信念和必须守护的胜利女神。在仪式结束前,每一颗新生的‘獠牙’都会在光荣的军旗前立下这样的誓言:‘因为珍惜,我会以我的生命与一切守护祖国;守护人民;守护战友;守护身边每一位亲人!’……这是每一颗‘獠牙’心中最神圣的誓言。”

(PS:最后一句是个大伏笔,以后当又有‘獠牙’出现时我不会再用这个词去形容。希望大家自己去判断哪个是那颗牙。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