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二十三章 披发女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江若虚的手很快就从腰间离开,虽然毛骨悚然,但还是为自己惊慌下的条件反射暗暗发笑,如果是“那种东西”的话枪有任何用处吗?江若虚遇到过一些人,其中不乏那些自称能和灵界打交道的人,他们中不少认为枪这东西可以避邪,在江若虚看来,其实这纯属是无稽之谈,自我安慰而已。可以肯定这种人,从没有遇到过真正怪异的事物。


江若虚非常清楚,自动手枪的威力是惊人的,它可以带来很大的物理伤害,但如果是“那种东西”话,物理伤害到底会产生有什么用处呢?如果真的有用处,那就肯定不是“那种东西”了。


“贞子?午夜凶铃?”面对着那披发女人的样子,这种想法在江若虚脑中一闪而过。


在日本传说中,贞子是一个充满怨念的厉鬼,据传,只要看到贞子的目光,就一定会死。——因为,她的怨念会随着目光传入体内。关于神怪的传说,那些奇异的东西往往强烈地吸引着人们的好奇心,但对于有智慧的人来说,它们是缺乏科学根据的。但对于有大智慧的人来说,往往能从这奇异中发现新的科学根据。谁都知道,目光是无法携带任何有形,或者是能量的。但如果假设,贞子的目光能传递一种让人致命的量子,那完全是解释得通的。


江若虚在日本呆过一段不短的时间,看过这部原声片子。而花娇,就是那时候在日本认识的,只不过那时候她还小,后来她把自己忘了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依据,也没有任何预兆,但江若虚就是感觉到,面前这个女人最大的威胁将会来自她的眼睛!


而现在,这个女人把她的眼睛隐藏在厚厚的头发之后。


角落中对着自己侧身而站的这个女人,活脱脱就是一个“鬼”。不仅看上去是这样,此时江若虚的内心真的感觉到了一种威胁,这种感觉让江若虚非常奇怪。他心里虽然充满了害怕的感觉,但逻辑能力还是存在的,江若虚在思考,到底是什么在威胁自己?小店的摆设,凄厉的氛围,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都不是,那么这威胁只能是站在阴影中一动不动的那个女人了!


暗杀自己的台湾间谍?不可能,如果台湾特工有人能提前算到这个时候,自己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山村,那么他就是神了。再说,自己已经离开了处置台海危机最高指挥官的位置,暗杀自己也没什么用处了。


江若虚相信科学,正因为对科学有深刻的理解,他才相信科学并不能解释这个浩渺宇宙所有的一切。


预感告诉他,如果离开,将不会发什么,但只要让那个长发遮脸的女人动一动,就会有事情发生!江若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预感,但潜意识就是这样告诉他的,这大概就是科学也无法解释的“第六感”吧。


看来,对于科学也无法解释的东西还是用科学也无法解释的“第六感”来应对更有效。


没人知道为什么江若虚没有选择离开。


他站在漆黑的夜色中,盯着着昏暗的房间,看来是要继续做他的事情。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买水和食品,在这件事没做完之前,江若虚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请给我拿一瓶水一个面包!”江若虚脸对着货架,声音很正常,甚至有些温和。


他的声音立即被黑暗吞噬,房间内静的可怕,外面同样是。


江若虚看到自己自脖子以下白色的衬衣此时已经全部变成绿莹莹的,看不见自己的脸,想必也是同样的颜色。


突然,“刮——乌”一声凄厉的叫声从头顶传来,在这突然的刺激之下,江若虚被刺激得差点跳了起来。接着空中传来一阵扑棱棱的声音,原来一只大鸟从头上飞过,投入了路边树林。


江若虚舌顶上腭,默想全身发出一层能抵挡一切光晕的意念。同时,力灌双掌,警戒着任何方位可能的来袭。看上去江若虚的身体并没有发出什么光晕,但是如果用量子场频谱仪器检测的话,说不定能看到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不过此处也没有这样的装置,所以江若虚看上去和刚才没有改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当他心存意念的时候,身体内部微循环、神经电压、脑回沟活动肯定和没有意念的时候有非常大的不同。


“请你给我拿一瓶水和一个面包!”江若虚这次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角落中那个女人。


他想,这个女人就要露出她的眼睛了。


“就要来了!”江若虚的心中再次升起强烈的预感。


“唉!”江若虚似乎听到了一声若有如无的叹息,这声音就像远处飘来的一曲琴韵的末尾,一闪即逝,又像月色藏入云中时最后留下的一丝亮光。


江若虚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江若虚紧紧盯着那女人,她居然还是没有动。让人怀疑是不是还活着。


“我买一瓶矿泉水,一个面包!你不拿的话我自己来拿好吗?”看来江若虚是那种面对越害怕的事情越想去经历一下的人。


“你真的要!”女人突然说话了,声音很冷,冷得就像刚打开冰箱从里面窜出来的空气一样。身体依然没有移动分毫。更没有抬起头,分开头发。


“当然是真的,肚子很饿。”


披长袍女人的下一句话让江若虚十分意外。


“你要的东西就在柜台上。”


“柜台上?”


“红绸下面!”


江若虚伸手捏住红绸,面料很好,光滑又沉甸甸的,他一把掀开红绸,赫然露出一瓶卧着的矿泉水和一个面包。


桌面上有好几处刻痕,弯曲转折像是什么花纹,看上去有一种似曾相识感觉,只是心中充满恐惧,一时间想不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