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一章:诡秘事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6/


1944年7月上旬,国民革命军第九战区司令部情报部,截获日军一封绝密电报,电报称;自皇军占领醴陵后十数日,每天都有四名士兵神秘失踪,皇军出动所有战斗人员进行寻找,均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而皇军虽然严加看管和约束,但士兵失踪事件,仍然每天都在发生,请冈部将军速派谍报人员侦破此案。

醴陵地处湖南东部,也属于第九战区管辖,辖区内出了这事,而战区司令部的情报部门竟然毫不知情,于抗日来说虽然是好事,但这是谁干的,采用了什么手法,还做得这么隐秘,情报部门一无所知,这不能不说是一大讽刺。为了弥补过失,马主任还是把这一事件上报给了战区薛长官,薛长官得知后,大为光火,责成马主任马上派人查清此事。

电报中所称的冈部将军,是日军第六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统驭着湘鄂赣十几万占领军,听说此事后,更是怒不可遏,在他的统领下,竟然有这等侮辱皇军智慧的事件发生,也马上派出精干的谍报及暗杀人员前往醴陵,一定要尽早侦破此案并捉拿到凶手,稳定皇军的军心。

于是,怀着不同的目的,双方同时进行了紧锣密鼓的秘密调查。

1944年6月18日,湘东重镇醴陵陷落,平山三郎率领他的大队人马进驻县城,他们占领县城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左右。为了彻底摧毁中国军民的抵抗意志,平山三郎纵兵屠城,进行烧杀抢掠。

大火,硝烟,枪声,爆炸,尸臭,断壁,残垣。西山垂泪,渌水呜咽。日军占领醴陵城的第二日,景象一片狼藉,日军给这座湘东小城,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坏印象。

几日下来,半座城市毁于战火,城郊十里地内,寂无人烟。

城内大火连烧七天,然后才慢慢熄灭,大队长平山三郎这才开始组织维持会,恢复城内和城郊秩序,允许当地居民收尸掩埋,重建街舍。而日军士兵,也开始在城区内享受占领者的喜悦。

平山三郎的司令部,设在东门上的遵道医院里,城内没有抵抗,他就显得无所事事,抱着一只釉下五彩花瓶在把玩着,这只釉下五彩花瓶,是他作为占领者得到的奖赏,那是他手下的士兵在姜湾瓷业公司内找到的。

平山三郎来自日本的瑞浪,而瑞浪也出产陶瓷,但瑞浪的陶瓷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任何名次都没有拿到,反到是醴陵的一只釉下五彩花瓶,得到了评委的一致好评,拿到了金奖,这让世界一下子就知道了醴陵的陶瓷。平山三郎的祖父就是画花瓶的,拿到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展出的那件产品,就是他画的,但却没有获奖,博览会结束不久,平山三郎的祖父就郁郁而终了。

在维持会的帮助下,当地居民陆陆续续重新返回城内,有开始建房的,有清理死尸的,有开门做生意的,醴陵城内,慢慢开始恢复秩序。节节抵抗日军的国民党军,已经逃得不见了踪影,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民间抵抗和一些游击队形式的别动队,在时不时地骚扰一下。

几天过后,日军分兵进犯萍乡及攸县,醴陵成为日军的后方,同时也成为粮食及军需物资的集结地。平山三郎派一个中队驻守县城制高点西山,一个中队驻守阳三石的火车站,一个中队驻在县城内,三个中队互为犄角,其它的一些交通要道,也都派兵把守,盘查行人和物资,严防抵抗分子出入及粮食流失。

一切似乎都平安无事,战事基本稳定之后,平山三郎就要人搜寻釉下五彩瓷的配方和产品以及瓷业技师,他想把这一陶瓷品种带到日本去,尽管醴陵的陶瓷业曾经在1905年的时候,到日本请过技师来传授制瓷技术,但这釉下五彩瓷,却是醴陵瓷工独创的。这釉下五彩瓷,薄如纸,明如镜,白如玉,声如罄,是瓷中极品,配上鲜艳的色彩,极富创意的画面,可以说,件件都是珍品。

自从中日战争爆发,平山三郎就有一个愿望,一定要到醴陵,把这种釉下五彩瓷的配方和工艺搞到手,再拿到日本去,发扬光大大日本的陶瓷业。

一进醴陵城,平山就在陶瓷业集中之地姜湾,进行大肆搜索,并竭力搜寻陶瓷技师和制瓷工人,并想让他们开工烧制这种釉下五彩瓷。

但是,由于日军的烧杀抢掠,瓷厂工人纷纷逃到乡下躲避,又听说日军在城里驻了兵,而且还时不时地到乡下抢粮,奸淫掳掠,谁还敢到城里来做工,人们都是有多远就逃多远。除了一些家在城里的市民之外,姜湾一带,连一个工人都看不到,家家窑上冷火打秋烟。士兵们只在姜湾街上湖南瓷器公司的一个陈列室里,找到一些陈列着的瓷器,其中就有这只在巴拿马获得金奖的扁豆双禽瓶。

平山三郎如获至宝,一有空就拿出来把玩。

在醴陵,没有人会把一件破瓷器当宝贝,军队撤退时,想到的都是如何炸桥炸铁路,阻挡日本人的南下,鬼都不会想到要把这件在巴拿马获得金奖的破瓷瓶带走或收藏起来。一听说日本人要进城了,公司里的人,也都一窝蜂地跑了个精光,谁还顾得上把这件瓷器带走,扁豆双禽瓶就留在了公司的陈列室里。

虽然士兵们不断地送来各种瓷器,但平山喜欢的,还就是这件扁豆双禽瓶,它色彩斑斓,釉面晶莹剔透,画面古意盎然,造型古朴大方,高贵典雅,画上的花鸟活泼可爱,两只鸟儿有振翅欲飞之感。

其实,醴陵瓷器从1909年到1915年的7年间,在国内外的许多博览会上获得过金奖,精品瓷器塞满了瓷器公司的陈列室,只是平山对扁豆双禽这件比较注目,祖父是因它而早逝的,所以,就特别地关注。

平山少佐正在把玩这扁豆双禽瓶,第一中队中队长渡边淳一走了进来,叫了声;“报告!”但看见少佐正在兴致勃勃地把玩一件瓷器,就想退出去,却让平山叫住了,说;“渡边队长来得正好,听说你也挺喜欢中国瓷器的,你来鉴赏一下这件瓷器吧。”

渡边淳一面有难色,他现在哪有心情欣赏瓷器,他来找平山少佐,是要报告一件天大的事情的。

从进入醴陵的第三天起,他手下有一个小队的士兵,竟然有四个士兵未能归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全中队的人都出去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只好杀了十个中国人了事。但是,第二天,又有四个士兵没有归队,就好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渡边这下慌了手脚,八个大日本士兵,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失踪了。还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如果明天还有人失踪呢。

渡边下达了死命令,除了放哨的士兵之外,没有他的许可,任何人不准外出,违者按军法论处。但是,尽管这样,还是有两个士兵在换岗的时候失踪再也没有回来。到下午,又有两个士兵去换岗,大白天的也离奇失踪了。

本来,他还想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但现在看来,不报告大队长是不行了,自己承担不起这个责任。但这个事,也太失大日本帝国的面子了,不宜过分张扬。渡边没有告诉其他人,就自己来到了大队长的办公室。

听完了渡边的报告,平山三郎怒不可遏,不由分说,啪啪扇了渡边两个耳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