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与争锋 第一部:冷锋出鞘 1、锋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9/

雪白的佛寺,青灰色的吊脚楼。婆娑起舞的凤尾竹,沐浴着阳光的菩提树。悠闲的牛群,到处拱食的猪儿。散发着青草味的牛粪,篱笆墙边芭蕉树上幽幽的清香。加上男男女女欢快的笑声,以及小孩子的欢呼,这一切,显得那么地祥和和安宁。

这情景,发生在云南省和C国交界的原始森林里的一个叫曼改老的寨子里。

今天是个星期天,曼改老像是在过传统的泼水节。曼改老的村民,人人穿着节日才穿的盛装,在寨子中央的佛寺前,穿梭着,忙碌着。

在这些欢快的人群里,有一群人的穿着却与这里的人们截然不同,发白的黄军装,发白的蓝卡叽中山装。他们也在忙碌着,所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笑,也没有什么欢快的表情,他们一脸的认真和紧张。

这些人,来自中国境内的橡胶农场。他们跨越国境线,到曼改老买粮食来了。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只想快点把粮食装好,尽量多装多挑一点。

佛寺前的空地上,除了人群,就是堆得到处都是的南瓜和旱米,以及红薯和木薯,多得从中国境内来的人,根本就没法装完。

老伍拿着一把砍刀,穿行在人群里,不断地催促快装,绑牢,快付钱,有多快就做多快。别跟当地人啰嗦,他们要多少钱一堆就给多少钱一堆,就一个目的——快。

“操,这么急干鸟,又不是在抢,更不是在偷。”一个穿发白黄军装的人骂了句。

“你小子不要命了,滚,今天你别挑了,快点滚回去。”老伍大发雷霆,一脚揣在那人的屁股上。

那人从地上站起来,还想说什么,老伍却对着他一挥手中的砍刀,说;“再不滚,老子一刀收拾了你。”

“你有种。”那人悻悻地盯了一眼老伍手里的刀,拍拍屁股上的灰,一甩手就走了。

看着那人走远了,老伍把砍刀插进刀鞘,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心想,老子早晚收拾你。

老伍四十多岁,但是,常年的阳光曝晒,让他看上去有五十多了。但他的腰板笔直,双脚孔武有力,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他常年挂在嘴角的冷笑,似乎在他眼里,世上人都是可笑之人,这是他不笑的时候,如果他要真的冷笑起来,让人看一眼,浑身都会起鸡皮疙瘩。

刚才被他骂走的这个人叫孙小,广东来的,因为不太愿意,所以就常常牢骚满腹,老伍最看不起他。

老伍转身起走,到其他人面前看看,却看见孙小急急忙忙地又跑来了,而且,看他的样子,真的很急。

“老老老伍,不不不好啦!”孙小大惊失色地对老伍说,本来不结巴的他也结巴起来。

老伍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就认真地问;“什么不好了,慢慢说。”

“来来来人了,拿拿拿枪的。”

“他妈的,镇静一点,快去把依旺找来。”老伍骂了一句,就要孙小去找人。依旺是这个寨子的头人兼大佛爷。类似于现在中国的村长兼支部书记。

孙小走了,老伍一把拉住在他身边的人说;“快让大家集合,先别管粮食了。”这人是农场的一个队长,叫老张,这次挑粮的负责人。

“为什么?”老张没有听到孙小的话,不解地问。

“你要粮食还是要命,先保住命再说,快。”老伍命令道。

老张听到他的话,脸色一变,马上放下手里的活计,扯开嗓子喊了一声;“大家别挑了,快到我这来集合。”她这一喊,所有在场的汉人都听懂了,在抬头看了她一眼之后,都放下手里的活儿,自动靠拢了过来。

这时,孙小把依旺也找来了。

“我操你个大佛爷,来了沙依的人你也不知道,我怎么交待你的,快让你的人都跑吧,跑到寨子后面的老林子里去。”看到依旺,老伍就没了好脸色地说。

依旺也是脸色一变,来不及说别的什么,张嘴就喊;“沙依来了沙依来了!”

佛寺前的广场上,除了来挑粮食的中国人,其他的少说也有百把人,听依旺这一喊,就像一群被惊起的鸟群,四散而逃,广场上的粮食被扔了一地。

也就在这时,寨子前门,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

这枪声,老伍再熟悉不过了。从红军过金沙江,他钻出打猎的林子参加红军,到华北和小鬼子拼剌刀,再到把国民党追到云南,直到追出国门,他就是在这种枪声中走过来的,今天再一次听到,仍然是那么地熟悉。

本来,他完全可以不到这里来的,但他却一直有一个心愿未了,就执意脱下军装,来到新建的橡胶农场,当了一名武装干事。

这声枪声,让他全身发热,好像有一股血气直冲头顶,就连插在刀鞘里的砍刀,也发出了叮叮的锋鸣之声。

“老伙计,别急,有你出鞘的时候。”老伍拍拍挂在身边的刀鞘,像是安慰一个心急的朋友似地说。

“依旺,你把我的人都带进你的佛寺,他们少一根头发都不行,我操你奶奶的,也不知道手生没有。”老伍对依旺喊到。

“我奶奶太老了,什么时候我帮你找一个小姑娘。”依旺说着,就对老伍身边的人一挥手,说;“跟我来。”

“我就要你奶奶,小姑娘不经操,快走。”老伍开着玩笑,对身后的人喊了一声。

“你呢?”队长老张回过头来问他。

“保住你自己的命要紧,进去了没有我喊,你们谁都不能出来,谁出来谁就没命,大家听清了啊,我操。”

听到最后两个字,老张脸一红,心里骂了一句;我操,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没操够哇。老张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在老家读过初小,是个有点文化的女人,加上有点力气,竟然当上了管几十号人的队长。

其实,她并不知道,老伍虽然四十多岁了,却还连女人的胸都没摸过,更别说操了。不过,对于老伍有这么好的条件,却为什么至今仍单身一人的活法,不单老张,全农场的人都搞不清是为了什么。

这是老伍的秘密,也是他执意要脱下军装留下来的原因,只不过没人知道罢了。

看着全部人都随依旺进了佛寺,老伍松了口气,看一眼眼前的广场,再次拍拍身上的刀鞘,说;“老伙计,你真有福哇。”

说完,就见一丝冷冷的刀锋飘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