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小姐及其他



俺有过在K厅里招小姐的经历,其实也不是俺自己要找的,是俺们公司业务员的工厂找的(事情比较复杂,后面慢慢说清楚)。呵呵。俺发现可能人都需要有一点道德的相同感,假如有异类,大多数人就一定想办法说服这个异类与他们相同,这也是这次招小姐后的感悟。


俺呢只是一个小跟班,俺知道招小姐陪唱是要花钱的,俺想当然的以为别人不会愿意在俺身上花冤枉钱,所以俺只要在歌厅里老老实实的坐着就好。因此当一大队小姐浩浩荡荡地站在俺们面前,当他们全部挑了一个小姐后,俺就理所应当地说:俺就不用挑了,俺唱唱歌就行。这问题就来了,他们全部到俺跟前对俺进行劝说,最后俺们公司的业务员悄悄说:你赶快挑一个,要不他们玩的也不开心。看来是没办法了,要不万一生意没谈拢以后再怪罪到俺头上,说俺不合群,让客人不舒服,这个罪名俺可吃不起。后来就想:为什么俺不挑小姐他们就玩的不开心?呵呵。你要是不挑一个小姐,那表面上就显得比那些招小姐的人有道德,而一般人又总是受道德约束,在需要表现道德高尚的地方自然就需要表现自己道德上的正确性。而在不需要道德约束的环境下,有人若不是他们同类就一定要说服,只有说服异类保证大家是一样的,就大哥不说二哥,就可以减轻道德上的自我谴责,心里好受些,玩的自然就开心一些。这就像成龙的糗事爆发后说他犯错是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大致是这个意思)一样,因糗事爆发后公众的道德要求和谴责使他必须要找到道德上的同类,而这个同类就是所有男人。意思是他犯的错不过(注意不过这个词)是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其实不严重。这样他就可以在心里自己给自己减轻一些罪恶感,让自己好受些。


俺招手把最近的一个小姐招来就开始没事了。俺说唱唱歌就好,其实俺以前跟领导去过歌厅,还真是轮不上俺唱歌,所以干脆老老实实坐着吧,没事做就看看呗。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俺们这群人里不仅有公司的人、工厂的人,还有几个外国友人。只TNND一会功夫,各人都开始熟悉对方,虽然没有宽衣解带的,但动手动脚的决不在少数,平时看的个个道貌岸然,现在却又如此不堪。以后别跟俺说外国人素质好,说这话的以后有机会到这些场所看看,全是NND一个鸟样。


当然,俺也不想谴责他们什么,可能俺还没开化,呵呵。俺当时也是比较新奇,正看着呢,一个工厂的人说:看什么看,自己玩去。晕,俺还没有在这个环境下的经验,俺都不知道跟人说什么,只好没话找话说。问问家是什么地方的啊,好像是湘妹子。俺以为她们都是歌厅里的人,后来经了解她们不归歌厅管理,由一个应该叫大姐的人安排。好像住宿条件也不好,说是7/8个人挤一个房间,有点像集体宿舍。俺说那也太挤了,人家说了一段话俺才反应过来,她们的所谓工作其实很不正常。她说的是:她们工作要到夜里2点,回家做完清洁就不早了,一般中午之前就要再回来,再说有人晚上还不回来。NND,是俺错了,呵呵。

有人说干这个行业的人都是好吃懒做的,经过了解俺本人不支持这个说法,俺发现这个行业也不是那么好作的。小姐出去后的情况俺并不了解,就说说俺看到的。


后来有一个“麦霸”在唱歌,他还有点身份,大家也就没有跟他抢麦克风的,剩下的人就开始喝酒,红酒白酒啤酒一起上,那阵势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估计俺们这十几个人一晚上喝酒就得几千元,当然,花钱的工厂是私营性质,支配权在工厂厂长手里,这时指责这样的花钱方式,虽不能说错,不过似也不必。


音乐声很高,俺也没和小姐说几句话。俺没有唱歌,又不能喝酒,确实是没事,只好一杯接一杯的喝茶,这样就得上洗手间。在洗手间门口看见一堆女孩蹲在那儿,还有几个趴在洗脸池上吐,另几个在边上照顾的样子。回来后就把看到的跟小姐说了,小姐说蹲在那儿的是等客人的,漂亮些的比较好找客人,不太漂亮的几天没有客人招也是常见的,她们收入是比外面高,但不是高很多。喝酒多了就去吐,吐完了再喝。因有客人喜欢灌小姐酒,小姐呢只能接受,不能让客人不高兴,客人说什么,做什么,小姐都得受着。俺突然觉得这工作其实也很辛苦,俺醉过,知道酒醉后吐其实是很难受的。虽然有“笑贫不笑娼”的说法,可这“娼”万般忍耐、没有尊严的生活有谁能受得了?这是一句“好吃懒做”能解释的了的?


后来发生了工厂厂长骂陪他的小姐的事,起因不知道是什么,反正是厂长把小姐骂了。厂长满嘴喷粪,小姐在边上唯唯诺诺,不断鞠躬道歉。最后是厂长踹了小姐腿一下,叫小姐滚蛋,小姐一个趔趄,赶快就开门出去了。


俺知道小姐们从事的工作很肮脏,可是俺们有权利因这个原因侮辱、鄙视她们么?俺们花钱请小姐提供肉体,因此俺们就可以自觉比小姐高尚么?当俺们这些“衣冠禽兽”们玩了小姐的同时和之后对小姐鄙视或侮辱的时候,其实更应该鄙视俺们自己。有需求才有市场,没有需求就没有供应,是俺们肮脏的需求造就了这个市场。在这个市场中俺们是制造者、消费者,当俺们以为有几个钱就可以任意妄为、肆意侮辱的时候,只能说明俺们比小姐们的人格更不堪。不堪的是俺们小人得志的猖狂及道貌岸然的丑恶嘴脸。在这个关系中俺们只是花钱买服务,俺们没权利对服务提供者进行人格侮辱。


说白了,俺们其实也是“娼”!俺们这些男人有谁没有为了那一些工资奖金而卑躬屈膝过?就是那些老板们又有谁见到工商税务等等人没有强颜欢笑过?俺们为的是什么?也是金钱!俺们只不过不是提供肉体,这样就觉得俺们比小姐们高尚?俺们这些人认为花钱就能买到肉体是应该的,那小姐们以肉体换金钱也就不是俺们这些人能批判的。当然,那些没有做过这些事的男人还是可以批判的,只是别光骂小姐们了。


下半夜2点俺们离开了歌厅,与其他人作鸟兽散,在回酒店的路上,公司业务员突然说:我要是有钱,就不上班了,天天泡歌厅,找小姐。俺问:多少钱?答:500万(4、5年前的500万还是很不错的)。问:真到了500万你就不挣钱了(没说不工作)?一段沉默。答:不会。


本文内容于 2007-12-10 13:38:28 被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