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9/


“嘟——嘟”哨音厉声而起,马上此起彼伏,保密室哨兵吹响哨声后,所有哨兵马上联动,四个大门和围墙哨立即进入紧急战备状态。

方阵刚通过楼道,就听到了楼下阵阵哨音,摆头向窗外,手电划破长空。

他目标明确,再次加紧脚步。黑皮上楼便看到了方阵背影,声嘶力竭大喊:“方、方阵!”

方阵消失在黑皮视线里,两秒钟,方阵下到一楼地下人防,后面黑皮叫声依稀可辨。

地下通道黑暗漫长,方阵手拿机要袋急驰,脚步声脆亮,光线将他的影子拉长。黑皮如疯了一般从上面冲下,面目狰狞,方阵再一次消失在他视线,他大喊一声沿着消失的影子追逐。

方阵从地下上台阶时,脚步变轻,窗户还开着,他四周看一眼,跃身而出。正门哨兵看到一个影子从门前快速奔过,马上发现有人从地下上来,遂跑到哨楼查看,正好黑皮露头,哨兵听到声响,已拿好木棍站在台阶处等待。

黑皮抬脚上来,眼睛还未适应外面环境,正打算翻窗而出,兜头一记闷棍劈来,黑皮倒地不起。

大门哨兵正将黑皮拖于明亮处,哨楼门被推开,哨兵马上起身:“连长,就是此人刚才冲闯机要室,刚才还跑了一个。”

连长看了看打开的窗户,问:“还有一个是从这里逃走的?”

哨兵点头:“是的。”

连长沉吟道:“难道是他?”

是的,研究三所的外围警戒有一处弱点,有一处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弱点,其中一人是警卫连长何尚,另外一人是方阵。

没人想到方阵还敢在研究三所出现,但现在何尚却无法不想起他,因为只有一个人对他提过此处,此人便是方阵。

一年前的事了,有一次,方阵来取件,碰巧遇到何尚,方阵满是亲热的看着老同学说:“和尚,你这个警卫连长当得不合格啊!”

在学校时,方阵、林光、何尚三人就已经是响当当的人物了,方阵是侦察兵出身,在侦察工作中已经初露头角;林光是步兵,对敌方的逮捕堵截小有手段;何尚是神枪手,出枪又快又准。三人互相早知道对方,做了同学,就走得更近一些,成了学校有名的铁三角,何尚的名字特别,还喜欢理个光头,战友们就都管他叫和尚,和尚脾气暴,但在这名字上却很乖顺,叫什么应什么。

“哪儿不合格了,妈的,见了面就给我背黑锅,在这里干了好几年,还没有几个人敢说我不合格!”和尚眉毛一皱。

方阵笑了:“哦,是吗,难不成和尚都修练成方丈了?”

“你别给我说那个,我怎么就不合格了?有我在这里,我告诉你,连只野猫都别想进去,我那些兵都不是吃素的。”

“别说那么早,你不怕说出的话到时候收不回去?”

和尚心里虽然吃惊,架子上还不倒:“你别给我说大话,我在这里当连长,还真没有几个人敢来胡搅,去年,有人想来窃密,老子一枪就搂了他一个,以后再也没人敢来。”

方阵盯着和尚眼睛:“没人敢来?信不信,我只身一人,不用任何工具就能随意进出你研究三所。”

和尚开始有些不自信了,呵呵冷笑两声:“是吗,你不会跟老子吹吧,有什么说,我最烦搞得神神秘秘的。”

方阵拍拍和尚肩膀:“别着急,只能算你们部署上的一个漏洞,我给你说出来,尽快弥补上就行,你们正门旁边的哨楼是不是经常开着窗户?”

和尚对整个研究三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想都未想说:“是的,开着。”

“哨楼下面还有地下人防?”

“怎么了?”

“通过地下人防可以随意进到你们所警卫目标,和尚,这哪还能称得上万无一失?”

和尚摸了摸头:“这还真是个漏洞,不过有几个人知道得这样清楚,除非像你这样的内部人员。”

方阵开玩笑:“你就不怕像我这样的内部人员作案,到时警卫目标失窃了可别怪我,赶快找个办法弥补吧!”

和尚挥了挥手:“尽跟我在这里胡鸡巴扯。”

这件事情就过去了,想不到现在一语中的。

和尚看着窗户出神,外面黑夜沉重如山。如果真是方阵,他该如何处理此事,一个是曾经好情好义的兄弟,一个是自己负责的警卫目标被人突破,面对公与私,他做何交待?

哨兵打断了和尚的思绪:“连长,这个人怎么办?”

和尚虎背熊腰在黑夜中映衬:“先将他看好,等他醒来马上通知我。我去核实一下,是不是他,他又领走了哪些文件?”

哨兵回答“是”,有些不解的目送连长离去。

和尚大步到机要室门口,询问哨兵情况,警卫连人员也不能进去,和尚只得给机要值班室打电话,通知刚才发生的事情,两分钟后,科研三所值班领导赵前进和刚才值班员匆匆从楼上下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