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4)鼠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1940年6月日本陆军本部正式讨论了细菌武器的使用问题,并发布了开始细菌作战的命令。命令是以“天皇大陆指第690号”命令发出的。所谓“大陆指”就是根据“大陆命”这一天皇命令,

参谋部长提出的有关作战的具体指标。

6月5号,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作战课的荒尾兴功、支那派遣军参谋井本熊男、南京1644部队长代理增田知贞在一起进行了关于细菌战实施的协商,最后决定以浙江省的主要城市为攻击目标。

作战方法是用飞机散布菌液和空投感染鼠疫的跳蚤。

7月25日,日本关东军发布了“关作令[关东军作战命令]丙第659号”。

8月6日,一列重兵押送的火车从731部队的平房出发,开往杭州。火车上装着“空投炸弹700发、汽车20辆,70公斤伤寒菌、50公斤霍乱菌和5公斤鼠疫跳蚤”。

这是一支轻装前行的特别行动队。由石井四郞只带了100个队员,前往杭州和南京1644细菌部队的20名队员汇合。

石井四郞是行动的总负责人。他命令南京1644细菌部队20队员,分成四个作战小组,各带一部分细菌武器散布到抗战最激烈的地方。

安庆的警备司令官龟田习太郎正愁着没办法消灭湖东游击队,闻听到南京大本营有如此武器,不战而屈人之兵,大喜过望,亲自跑到南京晋见了魔王石井四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硬要着将湖东县纳入细菌武器试验范围。搞得石井四郎毫无办法,只得向湖东派遣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

在安庆,在巨大的湖东地图上,他们圈定了细菌武器试验范围,那就是江心洲,铁板洲,小牛渚,铁铜洲,月牙渚等五个长江上的沙洲,五名特别行动小组成员分作五拨,选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同时投放50克鼠疫跳蚤和已感染的一对红鼠,以便做比对试验。

他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是夜,天昏地暗,风高浪急,长江上老百姓的渔船早早收工了。狂风卷着一道又一道大浪,冲撞着沙滩,哗哗作响,发出了惨人的叫声。

一艘汽艇冒着瓢泼大雨,在疯狂的浪头上颠簸着,浑黄的探照灯照不了三尺远。此次行动负责人小泉伍长不时地举着望远镜,看看前面,依然黑乎乎的一片。一道大浪袭来,把他打了个趔趄,也险些把汽艇打翻了。他扶住一根横杆,擦擦被溅上水珠的望远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对此次行动很不理解。凭大日本皇军的实力,消灭支那是迟早的事,何必要有这些坛坛

罐罐?既然要使用这些细菌武器,又何必遮遮掩掩?直接放到人口稠密的地方,直接放到战场之上,传播的速度不就更快,死亡的人数不就更多,大日本皇军不就更强!何必这么偷偷摸摸,来暗的一手?真是的!然而,既然是天皇的命令,谁敢不执行!

渐渐地,眼前出现了一大片黑黝黝的树木,江心洲快要到了。洲上一片漆黑,老百姓也好,江匪也好,恐怕早已进入了梦乡吧,他们恐怕连做梦都想不到,死神已经降临。

看看汽艇上的日兵,早已准备停当,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防毒面具,一个个都像水鬼,认不出真面目了。

伍长小泉下令,冲!

汽艇便突然加速朝岸上冲来。突然汽艇向上窜,坏了,竟被巨浪颠歪了,险些翻了过来。

“怎么啦?”

小泉冷冷地询问驾驶员。

“水底下埋着木桩,艇吃水较深,上不了岸。”

“支那人大大的狡猾,这些土匪死啦死啦的有!”

伍长小泉望着沙岸,因为涨水,怕有百多米,风高浪急,又加上一身笨重的防护服,是不可能泅渡上岸的。只好下令,绕,围着江心洲绕一圈,寻找上岸的地方。


刘小拉乎一觉醒来,觉得头很沉,昨晚喝酒过多,该死的阴雨天!绑票生意没法做了,呆在小沙洲,还不把人闷死?望望身边酣睡着的吴凤凰,摸摸她温绵绵的肉体,情欲大涨,哪里顾得了什么,正要行那男女之事,忽然墙壁上一亮,一暗,又一亮,不好,是小日本的汽艇上的探照灯!

怎么射到家里来了?小日本汽艇一定开到了岸边,准备偷袭。

刘小拉乎一想到这些,头脑刹时清醒了,情欲像大海退潮一样,连忙一跃而起,快速地向身上套

衣服,鞋都没穿舒服,高一脚低一脚地冲出屋子。

来到大厅,一眼看出值班的小匪正在打瞌睡,东倒西歪的,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他一脚踢倒小匪,当当当地敲响了警钟,坐到椅子上,考虑着应付日本人的方法。刘小拉乎本来不愿意得罪小日本,向来都相安无事,看来,今天,不撕破脸皮不行了,小日本已杀上了江心洲,就要端他的老巢了。他能不战?把老窝让出去?

不可能!必须一战!

不一会儿,六十多个土匪已经来到了议事厅,刘大歪嘴向他报告了日本鬼子的最新情况。说,小日本的汽艇围着沙洲团团转,正在寻找上岸的地方,看样子是埋在水中的树桩起作用了。

刘小拉乎点点头,问道:

“洲上还有多少条能动的船?”

“二三十条还有。”

“好,两三人坐一条船,把所有武器都带上,出击!打沉小狗日的汽艇!”

刘大歪嘴听了,心一慌,欺负小老百姓还行,打小日本心里可没底,这还不把自己老命送掉?

“老大,能不能躲躲小日本的风头?以后再杀回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

“往哪里逃?将老窝丢失,老子还有脸活人吗?”

二掌柜刘大歪嘴听了,心里顿时冰凉,不得不按照刘小拉乎的吩咐准备去了。

刘小拉乎的江匪大多是江上的渔民,被生活所逼才入了伙,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在江上,可比鱼还灵活。再加上在家门口打仗,保自己的家,谁还敢不出力?于是,个个像浪里白条,驾着小小的船,一个拿篙,一个掌桨,下水了。在一波又一波的浪头出没,随心如意。


小日本的汽艇还在转着,好半天都没找到能靠岸的地方。也不知沙洲上的小船怎么出入?肯定有一处隐秘的航道,只是人生地不熟的小鬼子黑夜之中一时找不着罢了。

伍长小泉气得要死,却又毫无办法,拿着望远镜,四处察看。他忽然发现与江心洲连着的一条小沙洲,上面芦苇丛生,不像住人的样子,估计那里水中没埋树桩,便下令汽艇开过去。

果然,很顺利地靠边了。小泉带头跳下汽艇,正要招呼后面的士兵,突然,枪声四起,无数的子弹朝汽艇射击。不一会,探照灯便给予打坏了。小日本鬼子个个像水猴子似的,趴在芦苇丛中,盲目地朝黑暗深处射击。就这样,日匪双方混战了半夜,也不知对方伤亡如何。

不久,居然雨过天晴,月亮挂上蓝天,眼中的景物刹时明显,双方的态势暴露了出来。

小泉一眼望去,只见汽艇已经被江匪用手榴弹炸了一个老大窟窿,已经无法使用了。必须抢夺刘小拉乎的船,不然,就得死在长江中了。

再看自己身边的士兵,已经流弹击中了两个,死了。士兵们还穿着雍肿的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他指着那个特种士兵,命令道:

“你的,带着细菌留在最后,准备随时扔下它们。”

他又用手指指他的四个士兵,叫道:

“统统的脱掉,准备轻装战斗!”

士兵们早就等着这一句,哪管什么细菌不细菌,三下五除二,脱掉防护服,轻松多了,一个一个地跟随小泉,向江心洲杀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