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35、屠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35、屠场

5月9日,俄国人的第一辆满载着士兵的火车进入黑水车站,稍作补充停留后,马不停蹄的向辽阳方向飞速前进。10日凌晨到达北安车站,疲惫不堪的俄国士兵们涌到车站上,每人领取了一个巨大的面包,然后喝了些汤,半小时后上车,向左强等人的陷阱逐步的靠近。这辆车过去2小时后,另一辆满载士兵的火车也来到车站,休息完毕后,继续上车前进。

从5月9日中午就开始等在铁路边上的复仇队战士们焦急的看着逐渐爬高的太阳,都抱怨这些俄国人怎么那么慢,还不到,却不想人家俄国人是来送死的,还需要着急吗?

谢利掏出怀表看了看:5月10日10点,身边的胡三笑下道:“谢兄弟,别急,你都看了十几次怀表了!这俄国人始终是要来的,你几也没用啊。”

这时,在前面观望的战士用手挥动着一张红布,大家立即紧张起来,俄国人来了!没等多久,就听见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回荡在山野之间,渐渐的在视野里出现了黑呼呼的煤烟,走在前面的是一辆架着一门57mm山炮和2挺机枪的巡逻车,趴在平板货车箱上麻袋工事内的俄国士兵用望远镜警惕的观察着铁路两边的情况,后面的客车车厢内坐着几十个俄国步兵。只拉了3节车厢的巡逻车要灵活的多,迅速的爬到坡顶后,向埋设炸药的铁路桥飞奔过来,速度越来越快的巡逻车很快的越过了铁路桥,向前面的弯道飞奔而去。

胡三看了看飞驰而过的巡逻车,嗤笑下对谢利小声说道:“你说这老毛子的巡逻车跑的飞快,能看见两边的情况吗?我看比扎个稻草人的效果好不到那里去。”

“别说话,小心警戒,我去看下起爆的战士,千万别按错了!”谢利低声说下就向后面的起爆点走去。胡三满不在乎的说道:“这火车哐当哐当的响,别说说话了,你就是放鞭炮俄国人也听不见啊。”

喷着黑烟冒着白气的运兵火车终于慢腾腾的爬到了坡顶,在下坡路上速度渐渐的快起来,“哐当哐当”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很快冒着烟的车头从谢利等人正面一晃而过,转眼间车头就到了埋炸药的铁路桥上!

早就全神贯注的死盯住铁路桥的队员见到火车车头出现在桥中间,狠狠的压下连着电池和炸药的起爆器,瞬间在铁路桥的桥墩下的泥土内冒出了耀眼而强烈的火光!几百斤炸药爆炸的冲击力冲到刚越过桥墩位置火车装媒的车厢,巨大的能量将车头和媒车厢后的车厢连带着高高抬起,在黄红的爆炸火光中,火车像一条虫一样猛然间头部高高抬起,转眼间从煤车处断为两截,被炸的高高飞起的煤炭冲到几百米高的空中,很快的在方圆几百米范围内下了一场黑色的媒雨。车头后面的车厢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继续向铁路桥冲去,在爆炸的黄红色火光还没消失的时候,几节车厢接连不断的冲进去,淹没在强烈的火光中,片刻之后传出惊天动地的金属扭曲和碰撞的巨响。随后的车厢被巨大的力量一带,翻出了铁路倒在路基上,在惯性作用下擦着路基上的碎石前进了十多米的距离才慢慢的停住。

爆炸的巨大冲击力和声波向飓风一样刮过周围的树林,距离铁路较近的树木被压的深深的弯下去,树叶像雪花一样飘落,将地面盖了厚厚的一层。待硝烟散开后,进入左强等人眼里的,是地狱一样的场景,被炸断的铁轨高高的向扭曲的麻花一样指向天空,下面接近铁路的地方还摇摇晃晃的挂着几根燃烧着的枕木!这边运兵车歪歪扭扭的倒在铁路边,铁轨被车厢巨大的力量拖离枕木,很多枕木也被铁轨带着翻起来,像院子的栅栏。空气中混合着新鲜的树叶汁液味和呛人的硝烟味。

铁路上靠近桥的地方,全是残缺不全的火车扭曲残破的零件,被炸碎的火车锅炉内高温高压的蒸汽把铁路桥笼罩在白雾之中,附近全是残缺不全的俄国士兵尸体,前三节车厢内的俄国士兵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被压的扁扁的,像压缩饼干一样叠在一起。后面的车厢内传来凄惨的呻吟声,从残破的车厢缝隙中流出大量鲜红的鲜血,将路基上的碎石染红了几百米长。

足足几分钟后,才陆陆续续的有俄国士兵从车厢内艰难的爬出来,后面几节车厢内的俄国士兵情况要好的多,每个车厢内爬出了几十个血流满面的俄国士兵,跌跌撞撞的蹲在路基边上。

跑到前面的巡逻车听见后面惊天动地的爆炸,立即刹车,车厢内的俄国士兵撞成了一团,在尖利的刹车声后,巡逻车开始向后倒过来。被撞的七荤八素的俄国士兵来不及臭骂火车司机,纷纷趴到工事上和窗口向树林里面漫无目的的射击。当火车倒到转弯处的时候,早稳稳拿住起爆器的队员引爆了炸药,剧烈的爆炸将巡逻车从铁轨上狠狠的掀翻,被炸破的火车锅炉高压蒸汽尖利的啸叫着冒出,冲上100多米高的空中。炸的死伤惨重的巡逻车上的士兵又被蒸汽掠过,距离最近的士兵转眼间被烫熟透,流着油的皮肉从骨架上成片的滑落,后面的也被烫的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叫出就倒地死亡。在爆炸的烟尘落下后,只余下几个血肉模糊的伤兵拼命的向路基外爬,留下几路斑驳的血迹。

边上准备继续伏击的复仇队战士们全都看的傻了眼,没料到高速火车在被炸后会有这样凄惨而恐怖的场景!1000多俄国士兵,十几节车厢,居然就没有看到几个完好的人!不是残缺不全的死亡就是伤的不堪入目,那些从车厢内爬出的士兵基本上全都存在骨折,要不就是内脏内震伤,倒在路基上奄奄一息。

胡三在边上颤抖着问左强:“队、队长,我们还、还引、引爆路基上的炸药吗?吗的,老子也算见、见、见过场面的人、人了,这么血腥和凄惨的场景还、还真心虚。”

左强强忍着心头的恶心和想吐的冲动,咬咬牙道:“对敌之根本在于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千万不能有妇人之仁,这些毛子兵屠杀我江东父老的时候可曾心软?这些年洋人残害的中国百姓不知凡几?是时候算账了,胡三,马上叫人给我炸!”

那些从火车倾覆中死里逃生的几百俄军士兵还没来得及清醒过来,铁路两侧突然间像火山爆发一样沸腾起来,随着剧烈的火光,大量的碎石和泥土从地面高高的喷溅起来,巨大的冲击波甚至将隐蔽在400米外的复仇队战士掀倒在地,天地间弥漫着浓烈的泥土和石屑烟雾,耳朵全是嗡嗡的响声!平静之后看向铁路方向,从车厢爬出的俄国士兵全没了踪影,只有暗红色残缺不全的躯体和血肉挂在两侧的树木之上,原本就残缺不全的火车车厢再次被翻了一遍,现在成了轮子向天。铁路已经没了踪影,沿线全是2米多深的大坑,部分扭曲的铁轨和车厢部件甚至飞到了几十米外的树林中,将树木打断一大片。

瞠目结舌的复仇队战士们眼睁睁的看着这整整一火车的俄国士兵在眼前化为灰烬,铁轨和车厢被炸药强大的能量蹂躏了两遍,坚固的钢铁在炸药的冲击力和高温下像麻花一样扭曲变形,这一公里左右的铁路算是彻底的毁了,跟着铁轨和火车殉葬的还要方才还欢蹦乱跳的一车俄国人!

惊愕之后的左强喃喃的说道:“天啊!几千斤炸药的威力还真不是吹的!每个俄国士兵起码平均摊到3斤炸药,想不粉身碎骨都不行。原以为还要乒乒乓乓的打一场的,现在看来不需要了,马上收拾家伙,撤退!”

胡三连忙问道:“队长,前后还有各一处炸药没引爆呢,是不是不管了?”

谢利道:“这打老毛子还嫌多啊?叫前后的兄弟,等老毛子的支援火车来了就炸,实在不行,也要把桥炸了,让老毛子多修一段时间。”

胡三听了道:“那好!我就负责带兄弟们引爆这两处炸药,等两小时,不管俄国人来不来都炸,然后到密林里面找你们,实在找不到我就直接回山寨。”

收拾完家伙的复仇队战士跑到后面的营地,并把预先埋设还没有上弦的地雷起出来,背到身上,骑马就向密林里面撤退,只留下胡三和前后炸药点各两个战士等待引爆。没等太长时间,第二辆满载着俄国士兵的火车到了面向北安方向的炸药埋藏地点,这时车上的俄国人还不知道前面已经出了大事,在车上昏昏欲睡。

躲在铁路外面500多米远树林内的两个战士见火车到了埋炸药的桥上,重重的按下起爆按钮,瞬间在火车的第三节车厢下腾起了冲天的火光,巨大的爆炸把火车车厢和铁轨像麻花一样炸断,高高抬起的车厢像眼镜蛇的头一样翘起来,然后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向爆炸的火光中冲去。在刺耳的金铁碰撞摩擦声后,翘起的几节车厢冲出路基,摔到路基之外30多米远的地方,后面的十几节车厢如多米诺骨牌一样挤成一团,侧翻到路基之外,巨大的能量将带着枕木的铁轨从路基上翘起。前面几节车厢内的俄国士兵死伤惨重,先是被巨大的爆炸震的五脏移位,然后被车厢变形的钢铁挤扁。大量的鲜血向暴雨一样从钢铁的裂缝中滴滴答答流出,很快汇聚成了几条蜿蜒曲折的小溪,在铁路边的排水沟中肆意流淌。

残余的几百俄国士兵挣扎着从后面几节扭曲变形的车厢内钻出来,不断的开枪向两侧的树林内射击,带着电话的俄国士兵掏出埋在铁路下的电缆,惊恐的向车站报告被袭击的情况。起爆炸药后稍微观看下这恐怖场景的两个队员丢下起爆器转身就跑,到栓马的地方解开缰绳,上马向小兴安岭深处狂奔而去。

残存的俄国士兵在一个多小时后才渐渐的清醒过来,除留下部分人收拾现场,救助伤员外,剩余的人在军官的指挥下向两侧的树林搜索,很快发现了被丢弃的起爆器,两眼喷血的俄国军官恶狠狠的将起爆器摔到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密林,无助的狂吼。

俄国人运兵车被袭击的消息很快的通过车站的有线电报传到黑水的俄国人基地,再通过无线电发到辽阳的方面军司令部。捏着电报的库罗巴特金目瞪口呆,自从来到吉林后,自己就一直流年不利,先是稀里糊涂的和中国人干了一场,打的损兵折将,现在还没有摆平,日本人又气势汹汹的几路围攻,好容易盼来国内的援兵,却在铁路上被人炸的死伤惨重。库罗巴特金暗暗寻思,估计自己的方面军司令一职当不了多长时间了,再这样下去,俄国还真会在远东栽个大跟斗。

参谋在一边提醒库罗巴特金道:“司令,估计又是日本人干的!日本人在远东经营多年,纠集了不少反俄的中国土匪武装,如果不及时歼灭,就无法保证铁路线的安全,我们就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后勤线!”

库罗巴特金恼怒的吼道:“我知道,可是黑龙江那么大,这些可恶的土匪又藏在茫茫的森林里面,怎么去找他们?”

参谋考虑下道:“我们可以采取两中办法保证铁路的安全,一是严令铁路沿线的部队严密防守,增加保卫铁路的部队,要求他们必须下车一个枕木一个枕木的检查,不能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火车上来回巡逻。”

库罗巴特金来了精神:“继续说!”

“第二就是留下一支部队剿灭土匪,即使不能将土匪完全的消灭,至少也能把土匪赶的不断逃跑,让他们没有时间去袭击铁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