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动你我 2007征文]梦,引起的回忆





[感动你我 2007征文]梦,引起的回忆


梦伴随了我一生。人们常常谈梦色变,迷信者认为,梦可以导人于天堂或地狱,就产生了‘园梦者’。有人则认为,梦是一种病态,梦一多就忧虑重重,也许由此会引起了真的病态,这又证实了‘梦病论’。一些小说作家,又常引梦于其小说内容,编写离奇的梦源故事,引人入胜。美梦,有梦兆后中状元、得宝物,小至‘黄粱美梦’;恶梦则被抡、被劫、倒霉。<捉放操>中的吕白佘,就是梦后被杀。终究梦这现象是怎么一回事,尚未见到科学结论。我从记得做梦以来,它一夜也没有离开过我,也未见有什么益损。有人说:梦是客观事务在小脑中的反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我信这一点。梦中杂乱无章的内容,谁也无法记清。可有些印象极深者,却会念念不忘。



2007年6月25日,在杂梦之后,将近天明的时候,梦见了母亲。此次之梦,我好像是童年时期。梦中我丢了衣服,妈妈在教训我。教训的内容,同我童年犯有珲失时的教育雷同。此次印象是那样深刻,记忆是那样清楚。省后再也不能入睡。妈妈对我弟兄二人的管理教育,一幕幕涌上心头,像放映电影一样,在心目中反复,记忆犹新。我们的健康成长与此绝对是分不开的。


记得,有一次跟人赶‘口子集’。在一家店铺台阶边,一些杂草叶被风吹动着,我发现有一张纸在煽动着,上前一看,可把我惊呆了,哦!是一毛钱。我伸手就拿了起来,装进口袋,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心想,妈妈知道,一定会高兴极了。钱,可留着过年时帮我买件新衣服用。顾不上玩,扯腿就往家里跑。可使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我告诉妈妈我拾(我家乡称‘拣’为‘拾’)到一毛钱时,妈妈的脸色变得那样难看。“说实话,钱是那里来的!是拾的吗?在那里拾的?咱家虽穷,可不能做那样的事”。显然他是怀疑钱来路不正。我被冤枉得受不了,就哭起来。“妈妈,真的!我还会去偷人家的?是在口子集店铺旁的草里拾的”。妈妈的脸色冷静下来了。他大概也想到,我家的孩子,一般不会做出那样的坏事。于是又说“那么好拾?那么大的钱,人家会丢?你拾的时候,有人看见过没有?”。“有赶集的,不知看见了没有?不信你到那里去问问!”。可他真的放下手中的活,跟我走了3里多路,到了店铺门口。杂草依然在,我讲了情况,他就带我到店铺里,问掌柜的:“这孩子到过店铺没有”?“没有”。“你见过他拾的一毛钱吗”?“我忙着生意哪,没看到”!“你櫃上丢过钱吗”?“过去没有,今天还未结账”。“我孩子在你门口拾到一毛钱,大概是你丢的,交给你吧!如果是顾客丢的,他来找,你还给他好了!”老板意识到一切了,说:“这不行。晚上算账,如果是我们丢的,就去找你。丢钱是常有的事,若丢主来找我,叫他找你就是了!你是那个村?”。“岭上孙家”。“教育孩子是必要的,可无需这样,不就是一毛钱吗,可不要冤枉孩子”。在回家的路上,妈妈说:“不是妈妈多事,‘自小偷鸡摸狗,大了杀人动手’嘛,妈妈担心哟!别生妈妈的气”。我高兴地哎了一声。


一次,冬天哥哥的衣服撕了一块。妈妈问是怎么一回事?哥说:是某某给撕了。他要我同他们一块打‘老’(孩子们玩石头的一种游戏),我的鞋子破得这样了,不能打,他们不肯,就打起来了,撕了。妈妈看看哥哥的鞋,眼泪流下来了。“妈妈穷呀,买不起,等我给你补补。以后不能打,就不要靠近,无论怎样也不能同人家打架,打架不是好孩子”。哥说:以后我改了。


一年,端午节前,孩子们都要到大台村池塘里去拨‘臭蒲子’,准备节日同桃、柳枝等一起插在屋檐下。我也想去,可夹裤、套裤破得不象样子了。妈妈说:咱们不插吧,别去了。我执意要去。为了满足孩子的心愿,他为难了。去吧,吃皮露肉,怎么见人?我姐姐就嫁在那村。做条裤吧,无钱无布。将箱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无材料,突然发现有个灰色包袱皮可用,又从破衣上剪了点,连夜赶做,凑成了一条不过膝的短裤,让我兴高采烈地穿上走了。伟大的母爱哟。


一年秋天,趁有月亮,妈妈要起早到东泊去割黄豆。于是把我叫起,哥哥扔在家里。带上镰刀,和小破被,


领我到地头,让我用被子包好,睡在地头,他开镰割豆。不争气的我,却尿了被子。妈妈心酸地流下了眼泪,却并没有责备我。我只好对妈妈说:我再也不敢睡了。此类小事,永远使我历历在目。故事,几天也无法说完。为了使我俩正确做人,妈妈不知付出多少辛酸,流下多少泪水。可无论我们犯有多大过错,他却从未打过我们一巴掌。他的影响,他的教育方式,在我一生中,也起到不少作用。在我带部队的时候,除非万不得一,从不愿以纪律或压制的方式,处理问题。


妈妈巳经去世30多年了。妈妈的一生,是艰苦的一生,是辛酸的一生,是正直的一生。我父亲早逝,30多岁的他,带着不滿10岁的我弟兄二人。在旧社会,艰难是可以想像的。随着革命大潮的到来,他也被了卷进去,我俩长大一个,就随洪流流淌一个,他仍然孤苦伶仃地一人生活着,每想到这些,就无法制止我泪水的流淌。好在,革命的胜利,使他得到了安慰。可此梦却使我沉闷地回忆这段历史好长时间。

(此帖子,无需发表。我只想试试是否还像12月6日那样,说:“标题不得超过50个字,”不给发。这那有50 个字?我把‘[感动你我 2007征文]’删掉了,就只有7个字了,可还说:“标题不得超过50个字,”不给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