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82/


冬天的长白山完全被冰雪所覆盖,零下二十几度的气温让所有的生命都失去了活力。除了一些松枝被大雪压得偶尔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其它时候整个森林像死一般寂静。

我把一块巧克力塞到夜鹰的嘴里,然后又给自己掰了一块放进嘴里,眼睛依然警惕的观察着前方哪怕是最微小的动静。我和夜鹰四个小时前趁天没亮就开始了潜伏,我们象狼一样安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毒牙,你……和她怎么……怎么样了?”第一次在这种气候条件下出现的夜鹰,嘴已经被冻得的利索了。

“看前面!”我用手指了指我们的正面,他兴趣索然的吧眼睛又放回了瞄准镜上。

“如果你少说点话,一、可以减少你身体热量的流失!二、可以减少我们被发现的几率!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可以瞬间捕捉到你说话时嘴里呼出的白色呼气!实在想说话,像我这样在自己嘴前面放上一把雪,说话的时候对着它!明白没有小白痴!刚才说话的时间大约是1.3秒,够你小子死两回的了!”说话时,我的眼睛依然没有离开观察镜。

“注意,11点方向!”观察镜里,一个全身笼罩在败的伪装服里的人慢慢的站了起来。

“看见了!正瞄着呢!”

“瞄个屁!你怎么确定就是一个人!以现有目标为中心现有继续观察周围半径30米的区域!”

没有理会正在树林里左穿右行的人,我知道这是个诱饵。真正的狙击手正在等待我们自己暴露目标!

“注意2点方位!”终于,一丝不应该出现在雪地里的白色呼气暴露了真正狙击手的位置!

“狙击手,注意!方位12-7,射角修正11密位,半速风,距离310米,湿度3!”

“准备完……”夜鹰话还没说完,撞针和子弹已经完成下面的工作。同时,我手里的56C向着正在行走的目标打出了一个点射……

“目标被击中,1号目标判定死亡,2号目标判定重伤失去战斗力!汇报完毕!”

“毒牙,你小子怎么发现我的!妈的,我藏的不错呀!”耳机中,传来了雪虎的报靶和扳机的疑问。我一把甩开了满是积雪的伪装布,一步从雪坑里窜出来,在雪地上又蹦又跳活动着麻木的身体。

“你呀,当歌突击手还凑合!玩狙击你还太嫩了!想知道怎么发现你的,两盒玉溪或者一盒中华。”

“别拽!下回受伤老子要是再救你,我就是你孙子!”一边说着,扳机也从雪坑里爬了出来和我一样活动着麻木的身体。

“毒牙,玩狙你厉害!可是你这步枪用的也太烂点吧!300多米才是个重伤!你丫手里拿的水枪吧!”云豹在树林里扑打着身上雪粉。

“老子这是慈悲心肠……我说,你怎么还趴着呢!”这时我才发现夜鹰还在原地没动。

“手,我的手!”夜鹰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右手。

“哈哈哈哈……”看着他和狙击步枪粘在一起的右手,我哈哈大笑。笑归笑,我从雪地里抓起一把雪赶紧揉搓他被粘在机匣盖上的右手。

“我说你小子傻呀!右手从怀里刚拿出来开完枪,温度太高。直接就去抓机匣盖不黏上才怪!下次可别再干这丢人的事了!”

“快点!今天还有20公里路呢!晚上到不了宿营点,你们都睡雪卧子呀!快点!”

林海雪原中,我们五个人步履蹒跚的行进。除了要一次次把腿从30公分的积雪里拔出来以外,还要对付一路上耗子他们设下的各种陷阱。尽管万分小心,扳机还是一个不小心掉在了陷坑里弄得满脸雪沫被大家一起嬉笑为圣诞老人。

这种高寒状态下的训练是每年冬天必有的训练科目。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仅凭身上的物资我们必须在这片茫茫雪海里生存7天。同时还要完成扑俘、追踪、反追踪等等12个科目的训练。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明天是最后一项整队突击的训练。在40公里外,是由前期完成了训练的雪雕他们守卫的一处模拟基地。想到明天晚上就可以洗到一个舒服的热水澡,我身上反而更加瘙痒难耐。

忽然,担任尖兵的云豹作出了一个全队停止的手语。紧接着,所有人都就地隐蔽在了雪地上。为了减少解释的麻烦,在训练时遇到山民或者猎人我们一般都会尽量避开。

一队边防武警战士和我们一样,一脚深一脚浅的行进在雪地里。枪都背在背后,每个人的脸都冻得通红。尽管都擦了防冻霜,但是在这种高寒状态下一切物质的可靠性都值得怀疑。

“什么人!出来!”一名带队军官发现了正在起身的云豹。在这种环境下,能遇到自己人说上两句话对我们来说是种很好的调剂。

“别紧张,自己人!”说着,云豹脱下了防寒服的头罩。露出了带着八一帽徽的棉帽。

“把枪收起来。是陆军老大哥!”带队的军官朝战士摆了摆手。

聊天中我们得知,这是边防武警的一个巡逻小队。正在例行为期4天的边境巡逻任务。

“兄弟,辛苦了这大冷天的。你们的装具也太那什么了吧,瞧这大衣湿的。”云豹把自己的巧克力掰了一块,递到一个小战士的手里。小战士推搡着不要可最后还是被云豹强赛在了怀里。仔细看看,所有的战士都在瑟瑟发抖,行军的汗水沁透了他们军装。然而只要停下脚步,几分钟内透骨的山风又会把他们吹的从里凉到外。

寂静的山林里,两队肩负不同而又相同的军人互致敬礼告别,然后各自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下午4点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耗子他们布置在一处山洞里的宿营点。洞里点上了篝火,野炊锅里炖着一只野兔加罐头,耗子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些蘑菇,浓郁的香味飘散在整个山头里。用雪砖封闭了洞口以后,我们8个人就在这临时住所里放松着疲惫的身体。还是照老规矩,我和雪虎站最后一班岗。已经是深夜了,寂静的山林里除了呼啸的山风外没有一点动静。从观察孔向外望去,雪林一片洁白雪地反射着月光,林间飘荡着被山风裹起的雪粉显得分外妖娆。看着外面的景色,我恍惚身处于一个通话般的世界。

“哒哒……哒哒!”突然一阵急促的枪声撕破了寂静,随着这阵枪声,所有人都抓起了身边的枪支,跑到我的身旁。

“是八一的声音!连发射击,不像是对付野兽!听声音好像是从西北方传过来的,距离应该在1公里以上。”我象雪虎汇报着我的判断。

“嗯!”雪虎从观察孔里仔细观察着外面的动静。确定没有情况以后,又回到了他的睡袋旁。

“会不会是咱们中午遇到的那队边防武警?”我回头看着正在忙碌的兄弟们。

“很有可能,看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更换实弹!下面开始设双岗,其他人立刻休息,我和毒牙第一班!”

“要不咱们去看看吧!”山猫手里提着03步枪望着雪虎。云豹从后面一个脑蹦砸在他头上。

“你个笨蛋,现咱咱们出去了也没用。黑天半夜的又不知道方位,一切情况都不清楚。真是有什么情况,没等找到他们咱们就先迷路了!睡觉!”说完,云豹一把将山猫拽回了睡袋。

遇到了什么情况!我和雪虎对视着,心里想着同一个问题。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