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二卷 第六章 流浪耗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直升机起飞后那个国安局的人说话了:“这次呢,我们要搞个年终考核,这可关系到广大战斗在暗处的特工们的福利问题啊。而我刚好听到你们这里来了三个新人,也就是你们,反正你们后期还有个反审讯训练也要找我们,我一寻思,不如就一起搞了吧,于是就找到这里来了……”

白帆听完这个人的叙述,才明白自己是被拉过来当道具使的……

等下了直升机,白帆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一群大汉架到了一间屋子里。

妈的,这可是一个虐待人的好地方啊!电视里经常演的那些什么一间宽大明亮的屋子里放上一个单面镜,镜子后面再坐上几个头头指挥着工作人员全是扯淡。

真的有没有那种房间白帆不知道,至少他在的屋子里没有那些玩意。再说了,这是什么地啊?从这一亩三分地上随便提溜出来一个都从骨子里流着暴力的血液。再看看摆设,啧啧,多简陋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在房顶的角落里挂着几台摄象机,后面还有一个像是超市里的货架一样的架子,上面摆放的东西都用红布盖着。

活动了一下四肢,看着比拇指还粗的铁链,再看看自己对面那个五大三粗满脸落腮胡子像是铁塔一样强壮的男人,心里面涌起了一阵失望:为什么不能对我用美人计?!

“现在开始做记录,这对呆会审讯你的人来说就是一份标准答案了。现在问你第一个问题,姓名、性别、年龄、籍贯!”铁塔男开口了。白帆一听不是他审讯,心里又燃烧了希望,可是那从小养成的谨慎不得不让提防这是一个陷阱:“姓名二叔,18岁以前是女的,当兵之前刚做完变性手术,还有一个星期就过80岁大寿了,籍贯是银河系牛郎星人!”白帆吊儿郎当的说道。

男子摇了摇头,知道白帆不信任自己,打了电话让刚才去接白帆三人的胖子来到这个房间。胖子证明了这个男子确实不是审讯人员后飞快的跑了。搞的白帆还以为他有尿急。

“现在我们继续,你的姓名,性别,年龄,籍贯,所属部队,职务!”白帆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答道:“白帆,男,18岁,山西五台县人,雪狼突击队东大队,现在还是替补所有没有职务。”

男子哦了一声,刷刷的在纸上写了起来,又问道:“为什么了来当兵?!”一听这个问题,白帆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神色:“为了在2049年建国一百周年大阅兵时站到天安门上!不过,到时我一定会站在最前面的!”

“看的第一本书是什么?”

“《资本论》!”

“最喜欢看什么?”

“《金瓶梅》!”

“手淫过么?”

“没有!”

“第一次遗精是什么时候?!”

“10岁!”看着男子脸上那不信的表情,白帆像是骄傲的小公鸡一样昂着头道:“老子是男人中的男人!”

……

问题千奇百怪,什么隐私秘密,只要不牵扯到军事机密的都问。末了:“看这本书投票了么?!”白帆心里一惊,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没有票或是忘了投怎么办?”

铁塔男闻言大怒,拍着桌子吼道:“你不知道新书是最需要推荐票的么!竟然没有投票!来人呐把这个看书不投票的人绑在Su—27上绕地球一圈!”

白帆马上就慌了神,绕地球一圈这本书岂不是要扑街?那自己不就是没有出场的机会了,赶紧求饶道:“别介啊!等看完这一章我就投票好了!”铁塔男怒视了他一眼后哼哼的说道:“看完这章不要忘了投票!”

“好了现在问题问完了!过会会有两个人对你进行审讯,提醒你一下,你是雪狼地2588个替补,你前面的那些人有的是成为雪狼的正式成员,有的落选了,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管怎样的酷刑刑讯甚至有人在过程中企图自杀,他们都没有一个人招供!”铁塔男说道,说到最后自己脸上也不禁露出佩服的神色。

施加压力,绝对的施加压力!也不想想雪狼的替补都是从全军多少万精锐里选出来的,能让你们得逞么?!再说,铁塔男的意思就是不就是说:如果你小子不想当雪狼历史上第一个反派人物,不想以后雪狼图书馆里被后辈翻过《雪狼志》上印着“准2588是我部队第一个经受不住考验的人”的话,就咬牙坚持下去。

铁塔男转身走了出去不到一分钟就进来了俩人。白帆一看乐了,一男一女,还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女的顶多二十三岁,修长的大腿在白帆面前一晃一晃的。你说冬天了还穿着短裙,这不是勾引我么,还打算来出美人计?再看脸蛋,白白的皮肤夹透红晕,乌黑亮丽的头发扎成一束随意的在脑后飘荡,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娘的,这正是我喜欢的类型啊!至于后面那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二十五岁小青年被白帆直接过滤了。

“弟弟,我知道你也有难处,可我就要结婚了,要是能从你口中套出点情报我就可以再升一级了,到时我就有房子住了,好么~?”这娘们进来看到白帆直愣愣的看着她也不恼怒,反而走到他面前媚声说道。

我靠!结婚了,老子对已婚妇女没有什么兴趣的!白帆脸上换出一副假正经的表情说道:“姐姐,不是我想帮你,可是我说了后回去就讨不着什么好了~!”

美女一听不愿意,嘟着红唇跺了跺脚对身边的那个小青年道:“乐乐,他不愿意啊,怎么办?”白帆乍一听这个名字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名字怎么和我邻居家的狗同名啊!

“人丹你看着办吧!另外,在工作的时候请叫我的代号:流浪耗子!”昵称乐乐的流浪耗子瞪了正在偷笑的白帆一眼无奈的对人丹说道。

我靠!他们的名字还真有个性啊!人丹?老子还叫清凉油呢!都是他娘的防中暑的!

刚才还笑脸如花发动美女攻势的人丹突然冷下脸来了,双眼间变的一片冰冷,与刚才判若两人。白帆心中肯定道:她绝对是四川辣妹,变脸绝活啊!国安局真是卧虎藏龙啊!

“上刑!”人丹寒声道。虽然是寒声,他听在白帆耳里怎么那么像是撒娇啊!

真暴力啊,一言不合便动手,君子动口不动手不知道么!我漫天要价你坐地还钱,有事好商量啊!白帆还同情的看看流浪耗子:这小子与这暴力女搭档,真是难为他了!……

流浪耗子走到货架面前,挑了半天,回头问道:“人丹,给他上什么刑?”“先来个爷们喂乳!”人丹果然不是好惹的,全然不见那副娇滴滴的样子,露出了凶悍的一面。

爷们喂乳?不会吧!日啊,这名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实大老爷们张的那俩东西就是摆着看的,跟女的功能没法比,人家的男女老少都喜欢。可看到流浪耗子拿着一个盒子过走来时,白帆知道今晚他的这俩摆设就要遭殃了。

流浪耗子双手解开白帆的衣服扣子。白帆故做惊恐的喊道:“你个死老鼠,我知道自己魅力大,可你也不用这样吧,就算我男女通杀,可我告诉你,我对男的真的没有兴趣啊!”

啪!

白帆刚说完脸上就被人揍了一拳,流浪耗子阴侧侧的看着他说出了施暴者最常说的经典名句:“叫,使劲叫!喊破喉咙都没人理你!”

白帆看看他,摇了摇头,把头一扭咬住下唇,做出一副任君采摘的架势,嘴里可怜兮兮的说道:“耗子哥,我可是第一次,你要温柔点啊!”

可是一个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皮肤跟包公有的一拼的,全身肌肉盘根错节往那一坐像做山一样的壮汉说这话,怎么感觉这么恶心?!还是对大老爷们说的!

白帆仰在那里半天没听着动静,睁开眼一看,流浪耗子脸色铁青的指着白帆,嘴唇哆哆嗦嗦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额上的青筋像是装了弹簧一样,一跳一跳的。

但耗子也不是菜鸟了,明白自己现在需要冷静,做了几次深呼吸揉揉脸,终于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平静的对白帆说道:“我知道你这是心理战术,可惜对我不管用。我也要结婚了,很坦白的告诉你,对方是女的。所以,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白帆听后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好奇的多了一句嘴:“咦?你也要结婚,是不是与人丹姐?”流浪耗子听了这话后表现出一副你很没眼光的表情,压低声音说道:“怎么可能是她!一点都不般配!”

声音再低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还是能听清的。原本站在一边双手叉在胸前看好戏的人丹一听,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一把撕住流浪耗子的耳朵恶狠狠的吼道:“你那句话什么意思!老娘配不上你就是了,老娘还看不上你这只又瘦又小的老鼠呢!”抬起玉足就踢了过去。

“这不是这个问题啊!你扯哪去了!喂……不要踢这啊,我还没有结婚生子啊!……”流浪耗子只能捂着耳朵狼狈的躲闪还有在暴力面前那苍白无力的辩解

今晚的主角好象是我吧!白帆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这对不小心被自己离间的搭档哭笑不得。他现在只想同情的对对流浪耗子唱首歌: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