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苏全面对抗背景下的金日成苏联之行

1984年5月17日到6月21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家主席金日成率朝鲜劳动党和国家代表团先后对苏联、波兰、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南斯拉夫、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访问。


这是金日成自1982年9月访华后第一次出国访问。在此之前,金日成邀请胡耀邦在84年5月上旬访朝一周(4日到11日),双方就国际形势和双边关系、特别是朝鲜半岛局势深入交换了意见,取得了完全一致的看法。鉴于朝鲜半岛南北尖锐对峙,对话陷于僵局,金日成这次苏联、东欧之行在国际上受到广泛的重视。


金日成一行从5月17日抵达苏边境城市外贝加尔斯克开始,到27日出境为期整整10天。其中5月23日至25日在莫斯科的活动为正式友好访问。朝鲜代表团成员包括:政治局常委、人民武装力量部部长吴振宇,政治局委员、总理姜成山,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李钟玉,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兼外长金永南,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孔镇泰等人。这是金日成自1961年以来首次公开访问苏联(据传金日成曾于1967年内部访苏)。


苏方对这次访问十分重视,给予高规格的接待。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雅茨库里耶等专程到边境迎接。契尔年科(苏共总书记)、吉洪诺夫(总理)、葛罗米柯(外交部长)、乌斯季诺夫(国防部长)、戈尔巴乔夫(苏共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等主要党政军领导人出面参加主要活动,并组织了多年来未搞的群众夹道迎送。


主要活动


在3天正式访问期间,双方代表团举行了两次会谈,金日成和契尔年科还举行了一次单独会谈。此外,两国总理、国防部长、外交部长分别举行了对口会谈。据塔斯社报道,双方通报了各自的情况,就双边关系的现状和前景以及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研究了扩大和加深苏朝合作的具体措施”,“认为就范围广泛的国际局势问题定期举行苏朝磋商是重要的”。会谈的具体内容和成果未予透露。金日成邀请契尔年科访朝,契尔年科表示“欣然接受”。金日成访苏没有举行告别宴会,没有发表联合公报。只有金日成和契尔年科在欢迎宴会上的讲话表明了双方在双边关系和国际问题上的观点。


观点之异同


关于双边关系:金日成说,苏联是朝鲜的“亲密邻邦、长期的战友国家”。朝苏友谊“建立在牢固的阶级同盟关系和同志友爱的基础上,具有悠久的传统”。“苏联人民过去在我国人民光复祖国的事业中,在反对美帝浸略的祖国解放战争时期和战后恢复建设的困难时期,在物质和精神上支持和声援了我们。今天对我国人民的社会主义建设和自主和平统一祖国的斗争给予积极支持和合作”。契尔年科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困难时期,苏朝曾为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共同战斗。在反对美帝侵略的斗争中,苏联人民又帮助朝鲜人民克服侵略所造成的后果。他对苏朝关系各方面的顺利发展表示满意.并说今后两国要加强合作。


关于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局势及国际形势:金日成说,国际形势十分紧张,新的世界战争的危险日益增长。朝积极支持苏“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消除新的世界战争和热核战争危险而采取的正当立场和措施”。朝提出“三方会谈新建议,根本目的就在于缓和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消除战争危险,以此创造自主和平统一国家的条件和前提”。契尔年科说,在苏联边境附近存在着危险的军事紧张状态的发源地使苏联深感不安。苏强烈谴责美、日、南朝鲜企图拼凑“三角军事同盟”,主张美从南朝鲜撒军,表示支持朝鲜人民关于统一祖国的重要倡议。但是,他没有明确提到三方会谈建议和联邦制方案。


关于苏中关系:契尔年科说, “苏中关系这个因素对亚洲大陆局势的发展十分重要”。苏“一贯主张使苏中关系健康化并加以改善,但不能以牺牲第三国的利益为代价”。他还影射中国是 “霸权主义”,表示“完全赞同”越南在东南亚的作为。金日成说,“社会主义的威力是团结和合作。只有加强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团结与合作,每个国家才能粉碎帝国主义者的经济封锁和各种破坏活动,卓有成效地建设社会主义。”他对契尔年科关于苏中关系、印支问题以及蒙古关于亚洲国家缔结互不侵犯和不使用武力的条约的建议,均未表态。


双方对访问的评价


两国的通讯社、报纸、电台、电视台对这次访问都作了大量报道。《真理报》说,苏朝最高级会谈“有助于进一步加强两国人民和两国的友好关系,并使它们的合作提高到新的阶段。”朝《劳动新闻》在访问开始和结束时先后发表了两篇社论。社论说,金日成访苏之行,“显示了日益发展着的朝苏友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进一步扩大和发展朝苏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建立了新的里程碑。”人们注意到,双方没有采用“看法一致”之类的提法。


西方的评论


《读卖新闻》认为,苏邀请金日成访问的目的是,.在对美、对华关系毫无进展的情况下苏联想通过改善与北朝鲜的关系,在东南亚地区谋求外交上和军事上的反击”。路透社援引西方外交官的话说,“莫斯科大概要接受北朝鲜一份购买新式武器以取代过时武器的订单,作为达到使平壤更靠近苏联轨道的目的的一部分”。


法新社说,金日成的三天访问“给人们留下了这两个共产党国家之间存在种种分歧的印象”。“作出这种估计是基于访问结束时没有发表任何联合公报”。“这通常表明双方对讨论过的问题未能取得一致的态度”。


路透社说,“苏朝双方对欧洲的看法一致,对亚洲的看法不完全一致。问题大概在于对中国的态度方面,看来近几年北朝鲜偏向中国,尽管它尽力在中苏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意味深长的是,契尔年科没有直截了当地支持金日成的三方会谈建议。这可能意味着莫斯科一直在迫使他要求苏联也参加这个问题的会谈”。法新社说,契尔年科两次赞扬蒙古提出的关于缔结亚洲互不侵犯条约的建议,“但是没有引起北朝鲜领导人的任何正式反应”。“苏联对日本的猛烈抨击也未引起金日成的附和,金日成只是重复平壤历来对东京‘军国主义’的批评”。《读卖新闻》说,金日成对美、日的谴责“没有苏联那么强烈”,对美、日的谴责将成为间接谴责同这两个国家处于良好关系的中国”。


《读卖新闻》说,总的看来,“虽然苏联也有一些成果,但可以说金日成外交取得的成果更大。自从去年仰光事件以来在国际上处于孤立境地的北朝鲜,在对中苏等距离外交的前提下,从苏联得到了军事和经济援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