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两军相逢勇者胜,不对敌枪过草地。

却说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师之后领导层对下一步向何处去产生了分歧,在这段时间里,挡在红军北上路前的胡宗南在已占领的重要之地平武,松潘,毛儿盖等地深沟壁垒,严阵以待。红军在失去了宝贵的四十多天时间后,面对四面之敌,向胡宗南发起了攻击毛儿盖战役。

当初,胡宗南派出营长李日基率一个加强营守毛儿盖时过分相信藏族土司提供的报告,认为松潘大草地是插翅难过的死亡陷阱,他自己由于没有通行的军用地图,看不出毛儿盖的真实地形,也没有没有亲临毛儿盖勘察,了解毛儿盖的真正战略价值。只是命令该营“搜索、警戒、打游击”,指示李营长:“能打不能打由你自己做主,不要向我请示。”

李日基到达后立即发现毛儿盖地区的重要战略价值,他发电给胡,表示要固守毛儿盖,最少要一个团的兵力才能守住。胡宗南于是再派一个副团长带一个营进一步到毛儿盖了解情况。这位贪生怕死的副团长到达之后却认为毛儿盖是块死地,于是笼络了被胡宗南派往阿坝联络藏族土司途经毛儿盖的师部参谋,请其暗中帮忙。这位“钦差”回松潘后禀告胡宗南:“守住毛儿盖至多一个营就行了。”于是胡宗南受这些部下的蒙蔽,调回了这个营和那位副团长。

攻打毛儿盖,红一与红四各出动了一部兵力执行进攻任务。红军虽有优势兵力,但是胡军以逸待劳,凭险据守,在装备火力上又占有优势,使红军打得相当艰苦,前后一共打了8天,红军才于7月16日攻占了毛儿盖。在战况最为激烈的时候,李日基连续向胡宗南发出求援电报,胡宗南怀疑是红军玩的是“引蛇出洞”、“围点打援”的老战术,故而一律置之不理。一直到李日基弹尽粮绝的时候,胡宗南才下令撤退。李日基带着百余残兵逃回松潘。

此时,胡宗南依然认为,胡军守住了松潘,扼住了川甘咽喉,红军仍然会陷入重围;毛儿盖只他的一个加强营就坚守了8天,足以说明红军转战万里,已成了强弩之末。而蒋介石也认为,几十万国民党军将红军追击了大半年,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这次胡宗南抢先一步占领了松潘城,已将红军逼入了绝地。于是,蒋在大小军事会议上对胡宗南赞赏有加。

实际上毛儿盖的丢失,给了红军一个脱离险地的机遇。

红军占领毛尔盖后,开始攻打松潘。松潘城小而坚固,城外有山可做制高点,易守难攻。胡宗南听当地藏族土司说:“自包座以北,尽是荒无人烟的沼泽地,就是鸟儿也飞不过去。只要守住松潘,保险可以堵住共军。”既然包座方向是如此情况,他立刻迅速收缩兵力至松潘城内外准备顾守。

攻打松潘的部队是林彪的红一军团和许世友的第4军及红30军,自7月下旬起,红军从几个方向对松潘外围守敌发起进攻。但胡军顽固抵抗。在松潘以西的羊角塘,红一军团与胡宗南的廖昂旅激战,敌军凭借碉堡工事和优势的火力,使红军难以前进。红4军与胡军的丁德隆旅对阵,丁旅挡不住红4军的猛烈攻击退到离松潘城十几里的牦牛沟。此时胡宗南硬着头皮顶住不逃跑,还把指挥部移到前线山上,亲自坐镇。红军攻打了十天,没取得大进展。由于缺粮,红军攻击部队每日一干一稀两顿饭,肚子填不饱,冲锋没力气。一边作战还要一边筹粮,还怎么打仗?再有,红军长征以来,重武器都丢光了,只有步枪和很少的机枪,在碉堡面前无计可施。强行攻坚只能白白牺牲战士的生命。

面对这样的情况,红军总部下令停止进攻,将部队撤回毛尔盖。原订的松潘作战计划实际上无法再实施。

其实,胡宗南的日子也不好过。胡军到松潘后,多数人水土不服,吃当地产的青稞就泻肚,从400里外的江油雇挑夫向松潘运粮。道路艰险,运力有限,不能满足部队的需要。胡宗南下命令说:“上至长官下至士兵,每天只吃一餐。”于是全军勒紧裤腰带。当红军到来时,究竟能否守住松潘,胡宗南也没有把握。想不到抵抗了几天,红军居然主动撤离了。

这正应了那句话:两军相逢勇者胜。

同样是缺粮,胡军顶住了而红军退却了,如果红军再努力一下,攻下了松潘城,也许过草地那样的行军奇迹就不会发生了。

由于红军与胡军作战的最佳机会已经丧失,红军决定改道草地北上。与其打松潘,用红军战士的生命到胡军的枪口下去夺一条通道,不如向大自然闯出一条生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