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女博士没钱交房租被迫做“二奶”

今年27岁的方思雅出生在杭州市的一个工薪家庭,父亲方刚在单位从事工程技术工作,母亲王思芸是单位的一名会计。小思雅一直很为父母争气,不仅长得漂亮,身材高挑,成绩也一直很好。


1998年8月,方思雅如愿以偿收到了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她兴奋得一晚上也没有睡着,妈妈王思芸却显得心事重重。原来,王思芸看到同事的孩子成绩比女儿差,长相更是一般,但她们从英国留学回来,月薪都是1万元以上。她心动了,决定送女儿去英国留学,并相信女儿一定能更行。


王思芸突然的决定遭到了父女俩的一致反对。一番争执之后,方刚被妻子彻底说服了。丈夫的思想工作做通后,王思芸开始做女儿的工作。方思雅任凭妈妈怎么游说,就是不松口。当看到妈妈声泪俱下恳求时,她才违心地答应了妈妈。


他们开始忙着筹钱,把房子卖掉后,几乎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终于凑够了50万元(保证金和学费共计46万元,剩下4万元作其他开销)。凭着方思雅的高考分数,她很快被英国一所著名大学的计算机系录取。


1998年8月26日,方思雅背着如山般沉重的债务,飞向万里之遥的英国。


方思雅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很快,她发现这里的一切同国内差别太大,尤其是学习方法、生活习惯和交流方式,以前作为佼佼者,她现在却显得那么平凡,她备感失落。课余时间,看到班上的同学三五成群去酒吧,去听音乐会,她没有钱,就只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以前学习是一种兴趣,现在每当想到妈妈的话,她就有一种压力,担心回国找不到月薪1万多元的工作,几十万元的债务还不起。


半年后,方思雅最担心的问题终于出现,她身上仅剩下半个月的生活费,而家里已经负债累累,不可能再给她钱。她不得不利用课余时间去找工作。没有文凭和实际工作经验,她只能做一些洗碗刷盘子的事情。可这种工作薪水很低,根本付不起她的房租和生活费,而应聘其他工作均以失败告终。


她变得恐慌起来,去超市买了一箱子方便面,天天吃泡面。一边艰苦打工一边刻苦上学,她很快消瘦下来。每过一天,恐惧感就加重一天。


1999年3月17日,房东敲开了方思雅的房门,要她交房租。她每月15日交房租。方思雅向房东说好话,请求再宽限几天。看着平时学习刻苦而诚实的她,房东很同情她,答应再给她宽限半个月时间。


房东走后,看着方便面也快吃完,她一下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她好想拨通家中的电话,可打电话比吃饭还贵。父母知道后,也无能为力,反而会更着急。哭完后,她又抱着书本读了起来,可每次写信不得不向家里报平安。


方思雅向几个留学生求助,均遭到无情的拒绝。因为国外情况复杂,陷阱多,虽同为留学生,他们也不敢随便出手帮人。此时,方思雅打工的薪水连吃饭都不够。她陷入无助的深渊,不得不作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被房东撵出去后,她就卷着铺盖睡地铁。如果实在没钱读下去,她就放弃学业,要求遣送回国,到深圳打工,帮着把家中的债还完,然后永远不再回家。


生活所迫


乖乖女当了“洋二奶”


1999年3月25日,正在方思雅绝望的时候,学校安排他们去一家大型的计算机公司进行社会实践。方思雅被分配到一个名叫赫马特的计算机编程工程师手下。赫马特是一名长相粗壮魁梧的英国人,51岁。


3月29日,方思雅跟着赫马特学习编程操作时,因身体极度虚弱,她突然晕倒在计算机房。赫马特立即手忙脚乱地将她送到医院。经医生诊断,她只是缺乏营养。注射了营养液后,方思雅慢慢苏醒了过来。


走出医院,赫马特将方思雅带到一家中国餐厅,给她点了一桌子中国菜。方思雅来到举目无亲的英国,第一次得到别人的关心和帮助,她对赫马特充满了感激,情不自禁地讲述了自己被父母逼着来英国留学的经历。


第二天,赫马特约方思雅去了—个布置得异常浪漫而富有情调的咖啡屋。听着动听的乐曲,品着浓香的咖啡……赫马特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将一张早已写好的协议递给了方思雅说:“你只要在这里签个字,你不但能顺利完成学业,4年后我给你50万。”


方思雅接过那张纸,只见上面赫然写着:甲乙双方自1999年4月-2003年4月同居,甲方付给乙方50万元人民币,乙方不得干涉甲方的婚姻生活,甲乙双方同居期满后,甲方必须按协议数目将钱款打到乙方账户,为保证协议的执行,特拟定如下协议:一、甲方负责乙方同居期间的房屋租金和生活费用,不含购置衣物、旅游等开销。二、甲方将50万费用按年度分期支付给乙方,延期将交滞纳金。三、乙方不得干涉甲方的婚姻和私生活,同居期间,乙方负责做好家庭事务。四、同居期间,乙方应在甲方需要的情况下,与甲方保持性关系。


方思雅连恋爱都没谈过,看完这个无耻的协议后,她愤然地离开了咖啡屋。回到居住的小屋,方思雅哭得伤心欲绝。她对妈妈充满了怨恨,恨妈妈武断地将她送到国外落到这般境地!她对漫长的留学生涯,充满了恐惧,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一个星期后,她由于打工时总是心不在焉被辞退了。绝望无奈的方思雅含着泪水,颤抖着手在那份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拿着协议,赫马特一阵狂喜过后,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方思雅一把抱到了床上。她吓得瑟瑟发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从此,她开始白天忙学习,晚上回家给赫马特做饭、洗衣服,随时满足他的兽欲。赫马特还命令她做各种下流动作,她若不从,赫马特就威胁终止协议。


赫马特给钱还算爽快,从不拖欠。每次拿到钱,她都会寄一部分给家里还账。家里问时,她总是说在一家计算机公司打工,老板见她能干给开的高薪。母亲对此竟然深信不疑。


2003年1月,由于他们的事被赫马特的妻子发现,两人的协议只好提前结束了。赫马特也没为难方思雅,按照约定支付了剩余的费用。


这段受辱的苦日子终于宣告结束;方思雅决定好好把握自己,把握好未来。


幸福葬送


她用身体报复男人


方思雅的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拿到了学士学位后,她又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本校计算机专业硕士研究生。2003年10月,她期待已久的爱情终于降临 ——她和来自中国大连、留学本校物理系研究生的英俊小伙高原一见钟情。这个闻名世界的大学校园里,从此留下了他们一起互相勉励、求学上进以及牵手花前月下的身影。


2005年,方思雅又以优秀的成绩考上本校的计算机博士。他们学校计算机专业在全球大专院校一直坐头号交椅,一些优秀的博士都被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微软公司高薪网罗旗下。成绩一直优秀的方思雅对自己充满信心。她对自己的未来作了美好规划:博士毕业后同心爱的男友都留在美国,然后在美国神圣的大教堂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她要为高原生3个孩子……


然而这份真挚而浪漫的爱情,最后还是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冥冥之中,方思雅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方思雅虽然同赫马特分手几年了,但赫马特一直没有忘记她。


一天,他突然又打电话给方思雅,希望继续同居,遭到方思雅断然拒绝。


2005年10月13日,激愤的赫马特看到她同高大帅气的高原如胶似漆,醋意大发,他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刺激,他将他和方思雅之间的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高原,还将他们签的协议展示给高原看。


高原得知事情的真相后,犹如晴天霹雳,他做梦也没想到,纯洁而美丽的方思雅会背地里做出这样肮脏的事来!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受到莫大的欺骗和羞辱,愤然提出与方思雅分手。


被恋人残酷地抛弃,方思雅受到了巨大的打击。2005年10月25日,无法走出这场情变的她,写了一封简短的遗书后,割腕自杀。幸好被房东发现及时送进医院急救,才免去一死,但她左手腕留下了永久性的伤疤。


这件事发生后,方思雅整个人彻底变了:她觉得自己的幸福之所以这样被葬送,是金钱和好色的男人作梗。她要用自己漂亮的脸蛋和性感的身体去玩弄男人,报复男人,来抚平自己内心的伤。


第一个进入她视野的是来自中国山东一位富豪的儿子,他们认识第四天就同居在一起,这个男孩很爱她。同居时,对她有求必应,一个月就给她两万元零花钱,还不包括出入高级娱乐场所和买昂贵时装的钱。


2006年1月16日,她不顾这个男孩跪在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残酷地将他抛弃。那种复仇的快感,令她的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到一个星期,她又同一个爱慕她已久的留学生同居。这个男孩来自中国杭州。


2007年1月24日,她跟着这个男孩回杭州。男孩的父母见儿子带回一个如此漂亮又是名校留学博士的女孩,高兴得合不拢嘴。他们哪里知道方思雅把爱看作一场交易,游戏爱情……


令人深思的是,方思雅陪同居男友回杭州,几次开着男孩的奥迪车路过家门时,她只是从车窗淡漠地看看那一晃而过的家,没有下车去看看当初卖房筹集巨款送她留学、以她为骄傲的父母一眼。


2007年5月3日,方思雅再度远离了家乡。她能否真正走出心理阴影,重新拥抱真正的人生?我们只能为她许下美好的愿望,并希望她焕发青春后,常常回家看望爸爸妈妈,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