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张学良、9.18、12.12看浅显权术手段

这个题目有点大,可能会给人标题党的感觉,不过我也没打算写什么很深层次的政治军事历史问题,只有一点很浅显的权术手段,因为这里是铁血,不少人比较讨厌这个的。

首先先说说张学良罢了。

张其实算是个很坚挺的人物,一身坎坷波折,顺带五毒具全,居然活了一百多岁,另人感叹,不服不行啊。

其父死前,不过一花花公子罢了,老爹死后,化装潜回,继位成功,名义上是新东北王了,但论及手下,不是老北洋出生的官僚军阀,就是和其父一起漂白的的强盗土匪,没一个数的上号的,本来有位郭松龄,结果作乱被毙,还被小张的老爹老张给暴尸三日,其他将领行军打仗根本不入流,拥兵自重、相互排挤、抢地盘都是第一流的人才,对张也只是表面臣服而已,还老惦记着小张早点挂掉,或是私下和日本人眉来眼去,日本人自然是一直虎视耽耽伺机下手,整个一内忧外患。这种状况,古有说法叫做叫做“主少国疑,大臣未附”。张到也光棍,易帜了。言下之意,现在大家至少名义上都是吃国民政府的饭了,你们算计掉我张某人,政府肯定是要派人来接替的,一朝代天子一朝臣,到时候大家日子恐怕更加难过;而且,小张我促成了名义上的国家统一,你们反我就是分裂国家,大逆不道,大义上站不住脚,会遗臭万年的,所以不如大家一起乖乖的缩着脑袋,低调做人,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你好我好大家好。这里看来,小张还是有点头脑的,虽然以前大烟抽的不少,女人玩的不少,但一来“家学渊源”,二来形势迫切,也算走了步好棋,得到了喘息时间,可以慢慢调和内部矛盾,对部下进行清洗换血。

然后过了两年,老蒋、老阎、老冯互掐,你来我往,打的好不热闹,史称“中原大战”,小张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两年前的战战兢兢,审时度态的火候又深了几分,先是做山观虎斗,等双方筋疲力尽了,才明确表示支持老蒋,出兵入关,击破老冯后路,占领了河北、北平、天津、察哈尔等地,顺带收编了其他军阀的一些队伍,比如老冯手下宋哲元部,及日后的29军。小张的这次出手,时机恰到好处,兵出的也名正言顺,土地、部队都见涨,发了战争国难财,呵呵,算的上是个比较成功的军阀。

又过了段时间,9.18了,不要说老蒋指令张不抵抗,就算是要求抵抗了,张的手下大大小小的头头门,也是不会抵抗的,他们会认为,老蒋指令其抵抗是为了削弱其军事实力(当然,这个心理在当时军阀们的中是普遍存在的),说不定会因为畏惧对外战(中东路事件的阴影在东北军中一直存在)、保存实力,从而倒向日本人。此等情况下,一直对日本政府、乃至国联抱有幻想的老蒋就顺带着卖了个人情给奉系。张退却的时候,留下了大量工厂和物资,仅沈阳一地,日军就缴获了金库中现金7千万元,9.5万多支步枪、2500多停机枪、2300多门迫击炮、650多门大炮、260架飞机,以及相应的弹药、兵工厂,补充一句,当时沈阳兵工厂为全国最大,从步枪到大炮均可制造。当时日本关东军越过内阁擅自发动事变,日本内阁大为愤怒,准备掐段关东军补给。本来,粮食被服可以“就地补给”,但是军火就只能靠日本本土供应了,但是,张给日军留下了大量军火物资,甚至是兵工厂,日军推进之时,除了惊讶进展之神速、抵抗之微弱,就是对张所遗留大量的礼物惊喜万分。这才使关东军完全在东北站稳,为后几阶段的战斗的、以及伪满州国的建立大下了“坚实的物质、军事基础”。

先着重说说9.18前后日本的国内环境:

当时日本,军国主义还完全没有达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很大一部分上层官员,是亲中的;而军方,少数海军高级官员、陆军的大部分官员、以及几乎所有的下级军官,都有强烈的军国主义倾向。日本当时从1921年盛顿九国会议后开始裁军,十年中,许多基层军人失业,这些人除了当兵根本没有其他谋生手段,三十年代全球性的经济大萧条,日本很受冲击,民众生活更加艰难;还是由于大萧条,英国实力大为削弱,整个欧洲还没有从一战中恢复,美国虽然在一战发了财,生产能力有世界第一,但军事实力还不是一枝独秀。在亚洲,日本早就击败了中国、沙俄,并取得了辉煌战果。日本军方认为自己国家的崛起和当世大国美国有必然的一战,一为洗刷当年被美国人打开国门之耻辱而战,二为向不打败美国就算不了真正意义上的强国。随着”满蒙生命线’的提出,以及稍晚时期的“田中奏折”,都明确指出了日本今后的道路,侵中是不可避免的;又因为中国是农业国,受大萧条影响相对比较小,日本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土地开发和产品倾销地,中国首当其冲。

就日本政府本身来说,部分日本高官,早年就结识孙国父,受个人友谊影响,对中国抱有好感;另外,怕入侵中国影响了欧美国家在华利益,招来各国的制裁。最主要的是,日本还没有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自己也没有把握占领东北。

9.18事变的第二天,日本内阁制定了“不扩大事态”的处理方针,禁止事态扩大,禁止关东厅、满铁公司参与事变,禁止驻朝日军增援关东军,入侵辽宁关东军于奉天集合、入侵吉林的关东军在长春集合,准备撤退,部分内阁官员要求追究擅自发动事变的军人,而军方则要求奖赏发动事变的军官士兵,并且在媒体上进行右翼宣传,抨击内阁“要放弃到手的胜利果实”,民众群情激奋,国内形势一时几乎失控。而日军几个中级军官、甚至是参谋就有这么大能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原因在于,其一日军中下层受军国主义思想严重腐蚀,迫切渴望战争;其二,日军的参谋还是比较有实权的,和咱们“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的制度显然不同。而当时的日本天皇,虽然对几个中层军官擅自行事不满,但是发现中国政府居然不抵抗,从而取得巨大战果,显然也就玩了个“先上车后买票”,态度越发暧昧起来。几方嘴仗一直打到伪满州国成立,各方面矛盾越积越深,终于暴发了5.15事件,时任首相犬养毅被杀,海军将领斋藤实上台。虽然这只是个没什么资历的过度首相,但是我个人看来,从此就标志着日本政党内阁的没落,右翼军人从此正式走向前台,换句话说,军国主义从此开始主导日本。顺便说一句,此人终究也没善终,死与军方内讧的2.26事件,算算历史上那几年日本被右翼分子刺杀的的N多高官,再想想到了1952年军方还有人筹划刺杀首相组建右翼政府,看来这日本右翼“以下克上”的政变激情,一点都不输给法国人对”革命“的热诚。恩,有点走题,不过当时日本国内政治环境勉强是交代清楚了。

三十年代初期,日本关东军军力还是比较紧张,有说两个师团的,有说是四个师团的,但是9.18事变中,日军出动一万多人是可以肯定的,中后期从朝鲜增援了三万来人,结果就这这么点军力把奉系的二十多万人(也有记载说是四十万或十多万)撵出东北。

张为什么就接受命令不抵抗了呢?当时不要说国际上了,就连日本国内相当一部分人,初期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次踩过界的边境军事冲突,当时环境,各国虽有衰败但日本如此的明目张胆,显然是不适的,国际上反应强烈,这样日本军方又搞出了1.28事变来转移各国视线。60年后,张接受日本电视台的采访,论到此事也承认是自己判断失误。从小张本身来说,还是有点才能的,从9.18之前的几番动作还是可以看出来的,但是,其才能还是很有限,没有可以足够坐镇的政治智慧,手下一没有可以独挡一面的人才,尤其9.18后,失去了根本之地加上不抵抗的狼籍名声,手人人心离散,渐渐失去部队控制权,所属部队虽然人数众多、装备精良,但是实际的战斗力却并不突出与其他军阀,这样的情况从中原大战到剿共作战,都有所表现。

张在9.18中吃了大亏,虽然是因为其手段以及认识上的不足造成的,但是,根本问题在于,使用手段的对手出现了问题。通常说来,对付勇武之人,可以用计阴之,对付聪慧之人,当可以力屈之,目前所说的“不对称战争”就有这么点意思。但是遇见韦小宝程咬金之类的福将,得万万小心,这类人总能因为上天眷顾来点突发事件让你全盘计划落空,或是因祸得福,不一而足。当然,最可怕对手的还是疯子,不但不按牌理出牌,还经常把双赢的局面搞成双败,通俗的说法就是这样的人总干点损人不利己的事。

显然二战中的日本人就很符合疯子这个词语,不但几个中级军官就敢发动9.18事变,山本56也敢主动去咬美国人的屁股。不和疯子过招,是玩权术的最基本常识,可惜当时没人能意识到日本人已经开始发疯了。张用就稚嫩的权谋手段来对付发疯的日本人,不失败才奇怪。

再说说西安事变。张一生最大的失误就是和杨一起发动“西安事变”,当然这是从个人来说的,民族利益上,他是成功的。(西安事变前后的各方情况,大部分朋友都明白的,少部分的资料或是晦涩难懂或是相互矛盾或是容易引起党争,所以这里不做表述)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搞一个事变,最起码要有明暗两条线,一明一暗一前一后,一方失败还有另一方作为保险,也等于给自己留个后路,万一事不成,还有人救助自己,作个黑色的比喻:某某犯案被抓了,若是有同伙相助,就可以捞自己出来,就算捞不出来,关照下家人、给自己递个盒饭是可以的。

张不应该去做这个出头鸟的,他没有经营稳固的根据地,没有誓死追随的部下、没有密集良好的干关系网保护自己。张对于老蒋来说,东北易帜使自己名义上统一全国,政治名望大涨;中原大战关键时刻力挺自己,使自己在军事斗争中得胜;9.18与自己一起背黑锅,算是患难与共了;一起出兵剿共,勉强算是同仇敌忾。老蒋对小张一直是有点香火情缘的,所以日后杨横死张幸存,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是就这么点功劳就想让老蒋日后放过自己,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应该鼓动杨单独出头自己隐于后。事变后若蒋不死,则在国共之间努力斡旋,力求保全老蒋,可做“救驾”功臣,更加亲近老蒋,又可得抗战的名声,洗刷过去“不抵抗”的耻辱,稳赚不赔;事变后若蒋死,暗下手杀杨,做个为主报仇的姿态,拉拢同时被囚禁的陈诚卫立煌等人,亲近宋美龄、孔祥熙、宋子文等亲英美人士,就近夺权,与GCD明面谈判停战腾出时间稳固自己地位,就如同异帜后做的一般,而后或与GCD携手抗日,或与亲日派的何应钦等人互掐打内战,或对GCD反戈一击,甚至倒向日本,都不在话下。

可结果呢?结果西安事变后,张、杨二人被囚,军权被夺,东北军和西北军被改编。老蒋虽然丢了脸,但是也得到了部分利益,第一,进一步掌握了东北军东北军的军权,使自己的权力范围大增;第二,GMD中很多假意迎合自己的人士浮出水面,消除了日后的一些隐患;第三,由于表示抗日,也安抚了部分原来强烈要求抗日的军人和民众,稳固了权位。当然,GCD在此得到了更多的利益,第一,缓解了苏区的战争压力,自身也由原来被定义的“共匪”变成合法党派,武装力量也成为国家合法军队,成功获得当权政府认可进行了漂白;第二,大大提升了党派政治地位,使普通民众认识到GCD已经可以和GMD比肩了,为日后吸引人才打下坚实基础;第三,逼迫GMD一起共同高举抗日大旗,并且准备在可以预见的短时间内,单独扛起这面旗帜;第四,通过西安事变,有效的分化了GMD内部,使得老蒋对其他非嫡系人员更加的猜忌和打压,抑制了GMD的壮大与发展;其他还有几点可能被斑竹喀嚓掉, 暂且不写了嘿嘿。再说说张得到了什么。张得到了良好的名声,被称呼为“爱国将领”,而不是之前的“逃跑将领”“不抵抗将领”,从民族败类变成了民族英雄,但是这么个民族英雄的不完美结局,世人皆知了。

有一点智慧的人,都会知道,能吃肉的时候坚决不啃骨头,能活下去就坚决不要寻死,慷慨就义或许很悲壮,但是对于一个立志成功的人来说,毫无意义,玩手段有时候也要讲究隐忍不发,忍受各种暂时的名利诱惑,忍受各种的痛苦悲伤,慢慢的壮大自己的力量,然后一举破敌,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成功者。显然,张没笑到最后,虽扬眉吐气了数日,但也为日后被囚的生涯埋下了伏笔。不过,话说回来,能被历史浓墨重彩的写下一笔,哪怕只辉煌个三五天而郁闷个三五是年,大部分人还是认为可以接受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