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西汉王朝失去西域历史教训的思考

关于西汉王朝失去西域历史教训的思考

1。西域远离汉朝,农耕经济文化的局限性决定了汉朝没有充裕的实力为西域诸国反抗匈奴控制、颠覆而引发的一系列内乱外战而付出太大的成本。汉武帝时期处于汉朝国力鼎盛时期,一场远征大宛的战争耗费了汉朝十万军力,数亿财力,换来的却是几千匹良马。虽然西伐大宛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获得的良种马对于发展骑兵,反击匈奴具有不可估量的军事意义,总体上是亏本买卖。以致古今中外的历史学家褒贬不一。

汉宣帝即位初期,汉朝和乌孙联合出动二十万大军反击匈奴,取得决定性胜利。在汉朝十五万大军由东向西出击的有利配合下,乌孙王亲率五万精兵,千里奔袭匈奴右谷蠡王王廷,大获全胜,俘获匈奴单于的大批亲眷和命王将士近四万人,缴获的牲畜多达七十万头。而汉朝的五大将军合计杀敌不过是乌孙的零头,还有许多将军虚报战绩被军法处置。在经济上汉朝劳师动众,长途跋涉,付出的战争成本与战利品相比,更是得不偿失。因而使得汉朝大臣对乌孙甚为不满,对汉朝与乌孙和亲政策消极抵触。从局部利益上看,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

历史地看,那时汉朝还没有实现对西域的统一,就是后来的西汉王朝在如何管理西域上也没有摸索到“以夷制夷”的统治对策,更不可能寻求出近代民族区域自治的统治办法。在和亲乌孙联盟对付匈奴的同时,汉朝对乌孙的强大也是期望过高,很不满意,甚至顾虑尾大不掉。本来乌孙与汉朝约定第三代再次和亲,因乌孙发生政变,汉朝只好采取不顾大国脸面,不顾和亲公主死活的对策,认可匈奴公主的儿子泥靡篡位的既成事实,并加以扶持。在乌孙内乱期间,不但对参与谋杀狂王泥靡的汉朝使者处以极刑,还对主谋刺杀狂王的解忧公主肆意辱骂、严厉惩罚,对侥幸逃命的狂王百般抚慰,极力扶持,后来又发生翁归靡与匈奴公主所生之子乌就屠趁乱杀死狂王泥靡,自立为王,四处散布娘家的大军就要来了,乌孙贵族和民众纷纷投靠乌就屠,造成汉朝极为被动的局面,最后靠解忧公主的侍女冯嫽出面斡旋,出现转机。汉朝又作出派遣冯嫽位特使,前往册封乌孙大小昆弥,导致乌孙国分裂的抉择。虽然省却了战争手段,迅速平息了乌孙内乱,却留下无穷后患。最直接的恶果就是乌孙的衰弱导致汉朝对西域的统治力不从心。

《汉书。西域传》中可见对西域首任西域都护郑吉褒奖殊荣,而对在西域长达五十年的解忧公主的褒奖则是天子怜悯,恩准归汉,接待仪式、晚年待遇等同公主。现代中国历史教科书中对冯嫽调解乌孙内部王储纠纷,平息乌孙内乱给予极高评价,史称“冯嫽定局”。从古到今的正史都掩盖了汉朝帝王乃至汉廷对和亲乌孙大政方针的失误,掩盖了汉朝在与匈奴争夺西域、管理西域上存在的严重失策。汉元帝竟宁元年[前33],汉朝把王昭君出嫁给匈奴单于,从此获得长达六十余年的和平岁月。解忧公主的孙子伊秩靡在位时期[前33---前16],乌孙恢复到解忧公主和翁归靡时期的强盛局面,汉朝也没有再与乌孙和亲。汉平帝初年,乌孙大昆弥雌粟靡[解忧公主的孙子]与匈奴单于一同到长安朝贡,汉朝以此为荣。

2.从汉宣帝末年到汉元帝初期,匈奴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争相对汉朝献媚,遣使进贡,送子入质。汉朝放松了对匈奴的警觉,以为大局搞定,天下太平。汉朝做出了将在乌孙的屯田部队撤离的严重错误。匈奴郅支单于看到解忧公主归汉去世,乌孙分裂两部,大小昆弥内部不和,乘势挺进西域,首先击败乌孙小昆弥乌就屠,随即挥师北上吞并呼揭、坚昆、丁零三国,建都于今西西伯利亚的坚昆。汉朝还乐滋滋的认为:“郅支远遁,匈奴乃定”。甚至派出使者不远万里把郅支单于的儿子送回国,以致郅支单于有恃无恐,不但杀害了汉朝使者,一再对汉朝玩弄两面派手段,把汉朝耍弄的无可奈何。郅支单于西迁康居后,两国和亲联姻,多次向康居借兵袭击乌孙,深入至乌孙国都赤谷城附近,疯狂杀掠民众,畜产,搞得乌孙西部千里空无人烟。至新任西域都护甘延寿、陈汤率领屯田部队和西域各国联军前往讨伐郅支单于时,中途还遇到康居兵到赤谷城抢掠归来,甚至肆无忌惮的劫掠汉军大队的辎重物资,嚣张至极,可见教训沉痛。从郅支单于西迁康居到甘延寿、陈汤毅然决定铲除西域毒瘤郅支单于,其间长达近十年之久。乌孙遭受的苦难,对汉廷权贵来说完全无动于衷。功高盖世、凯旋而归的甘延寿、陈汤,竟然在论功行赏问题上还在汉廷政府内部引起一场大辩论。可见西域诸国的命运在汉廷权贵心目中的地位如何。

3.公元前1年春,匈奴单于和乌孙大昆弥都到汉朝来朝拜,汉朝以此为荣。就是这个乌珠留若鞮单于在位时期.[公元前8—13年在位]公元10年,王莽将匈奴分为15个单于,导致匈奴内乱;同时,由于王莽推行民族歧视政策,导致西域大乱。

公元16年,王莽派往西域的武威将军王骏在焉耆被杀,数年后王莽被割舌而死,汉朝在西域最后一任的都护李崇失踪,从此西汉王朝失去了西域的统治权。匈奴重新控制西域后,仍然和过去一样,奴役西域各族人民。此时在位的匈奴单于为王昭君的女婿匈奴大臣须仆当所拥立的乌累若鞮单于执政。 [乌累若鞮单于,名咸,乌珠留若鞮之弟。 公元13—18年在位。]

从《汉书。匈奴传下》中不难看出,自从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入朝称臣,两单于向汉朝争相献媚,汉朝对匈奴染指西域放松了警惕。汉朝没有料到郅支单于最终会和汉朝作对,更没有料到郅支单于会西迁康居,为祸乌孙,称霸中亚。竟宁元年[前33],汉朝把王昭君嫁给匈奴,呼韩邪单于感激不尽,自请为汉朝保卫边塞,并提出一个要求:请汉朝撤回守卫边塞的官吏士兵,美名其曰:好让天子的臣民得以休养生息。当时汉廷的主管大臣们都认为这样做十分便利。若不是那个郎中令侯应及时提出十条颇有远见的反对意见,心慈手软的汉元帝也会答应呼韩邪的要求。果真出现那种情况,恐怕西汉的历史更加短命。

从郅支单于为祸乌孙、称霸中亚,以及西汉末年匈奴卷土重来,恢复对西域的统治,这两个历史教训足以说明执政者居安思危的重要性。国家和民族的安危绝不能在一时的和平友好、太平盛世的气氛中掉以轻心,更不能把国家的统一,各民族团结的大业寄托在一两个、乃至一两代外邦贤明君主的身上。

4. 或许有人认为西域远离汉朝,汉朝鞭长莫及,而匈奴与汉朝相邻,历来为劲敌。搞好与匈奴的关系远比西域重要,即使放弃西域也是无可奈何,情有可原。姑且不论这类论调是否卖国言论,对比汉朝与匈奴对西域的对策就可看出汉朝权贵的迂腐所在。西域诸国是汉初匈奴冒顿单于和老上单于时期开拓的疆域。从汉武帝时期到汉宣帝时期,汉朝对西域的方略主要靠和亲乌孙、争夺西域门户车师国[今吐鲁番地区],维护丝绸之路的通畅,积极扶持亲汉国家脱离匈奴。经过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艰辛努力,在乌孙为首的西域诸国共同奋斗下,汉朝统一了西域。汉朝在西域的政府管理机构就是西域都护府,汉朝在西域的驻军在乌孙最多,大约数千人,而西域都护直接管辖的屯田部队有1500余人,公元前59年,西域都护府建立后,汉朝在西域的屯田部队增加了不少,丝绸之路南北两道均有汉朝常住军队。怎么说也比匈奴在西域的管辖机构“僮仆都尉”多得多。匈奴的“僮仆都尉”设在新疆焉耆县以北,所属兵员不详。从史料反映看,僮仆都尉只是个代行收缴赋税、征调粮草的机构,并没有多少战斗力。可见人数最多几百人。而汉武帝以来长达半个世纪开拓的西域疆域最终被西汉晚期的败家子丧失殆尽。

同样是远离西域的匈奴,管理机构和驻军远逊于汉朝的匈奴最终何以重新恢复在西域的霸主地位的呢?原因就在两点:

其一,匈奴的历代单于几乎都没有忘记西域是他们的先辈打下的江山,不遗余力的使尽招数,和亲牵制、安插心腹,拉拢腐蚀、精心颠覆、甚至不惜血本誓死相争。就是最困难的时期,匈奴也没有放弃争夺西域的努力。就是王昭君的女婿扶持的匈奴单于也没有放弃对西域的争夺。而汉朝中后期的无能天子毫无唇亡齿寒意识,诸多权臣安享富贵,甚至卖了祖宗的江山也不会心痛。西域诸国的使者来进贡了,汉朝以此为荣,西域的使者来求救了,他们觉得西域是个好沉好大的包袱。甚至拒绝接受西域国家馈赠的礼物,遣返西域国家表示亲附行为的入质王子,自吹自擂为胜过古代圣贤美事的英明之举。迂腐的不仅是昏庸无能的天子,更多的是那些囿于农耕经济自给自足的封闭守成意识作祟。当中原王朝强盛时则表现出露骨的大国沙文主义言行,中原王朝衰弱时,西域就是可有可无的外邦,和亲公主就是后娘养的子女,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

其二,匈奴对西域的影响力主要是靠昔日铁骑横行的威望,和坚持不懈地的奋争魄力,以及行之有效的拉拢牵制、渗透颠覆的对策。汉武帝派出细君公主和亲乌孙,匈奴针锋相对抢先出嫁公主予以牵制。汉朝刚刚在西域建立屯田基地,匈奴就派龟兹国亲信唆使出兵将汉朝屯田将士杀害;汉朝把解忧公主嫁到乌孙,延续乌孙与汉朝的和亲联盟,匈奴更是不断加强与乌孙上层贵族的联姻,积极培植亲信势力。汉朝出兵迫使车师国降属于己,匈奴派出大将重兵反复争夺;汉朝在车师国驻军屯田,匈奴派出更多地军队到车师国驻军屯田;当看到解忧公主的儿子当了莎车国王,马上策划莎车政变,并策动丝绸之路南道诸国联合反对汉朝;当看到乌孙在解忧公主的努力下如日中天,乌汉和亲联盟牢不可破时,就出动大军大举入侵乌孙,占地略民,并屡屡派出使者勒令乌孙王交出解忧公主,断绝与汉朝的来往;当乌孙与汉朝积极筹备第三代和亲时,匈奴暗地里指使乌孙内部心腹看准时机发动政变,同时积极与青海一带的西羌勾结,发动叛乱,切断河西走廊通道,遥相呼应;汉朝派出使者刺杀亲依匈奴的楼兰、龟兹国王,匈奴派出使者携带重金引诱西域要冲楼兰等国反叛汉朝,劫持、杀害汉朝使者、商队;最终成功在乌孙获得亲匈奴派的登台掌权,而汉朝则采取听之任之,顺其自然,迁就认可对策。在西汉时期的西域史上,匈奴与汉朝争夺乌孙与车师两国的斗争尤为激烈。两汉时期西域“三绝三通”的历史明显对照出匈奴与汉朝两国领导人的政治胆识不同。两汉西域历史的最后赢家都不是汉朝,而是匈奴。纵观两汉西域史,不禁长叹:千古汉武,光武不武!是非曲直,任人评说!

几句题外话:

联想到当今世界,雄风不再的俄罗斯对待乌克兰、对待中东、中亚诸国的政策,可谓诸多摩擦、诸般艰难,均可看出,他们从来没有忘记哪里是他们先祖打下的江山,在离心力日趋强劲的背景下,既没有忘记那些已然独立的国民曾是自己先祖的子民,更清醒地认识到美国插手东欧、渗透中亚的严重威胁,连事实上强占日本的北方四岛始终拒不归还,种种外交伎俩、军事举动都可管窥一斑,对比中外诸般闹心事,是否发人深省呢?现今诸多人物非议毛泽东时代勒紧裤腰带造两弹一星,搞得国人穷困不堪,鄙薄第一代领导人打肿脸充胖子,无私援助非洲等等罪恶的高论,青史有鉴,视而不见么?用心何在?昭然若揭。

本文内容于 2007-12-9 8:03:56 被胡辣羊蹄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