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四章海上征途 第十二节钻进敌人眼皮低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人工造出来的烟火在空袭之后很快的消失,军港依然完好,油弹补给系统良好维修平台可以正常使用,躲出港的军舰都又回来,仰光号周围全是废油桶,里边刚才还冒着烟冒着火,用烟把军舰遮蔽起来免得遭到轰炸。

张学义下了吉普车摘下墨镜,眼前一艘千吨级的商船俨然显得很威风,120毫米的主炮以及十几座高炮都擦的很干净,船上除了交通艇以外还有两艘小型鱼雷艇停在宽大的艇库里,看来这船是用来袭击敌人航线的,桅杆附近天线不少还有雷达,有雷达就不错,可以提前发现敌舰敌机,用鱼雷艇快速出击解决战斗,真希望船上有架水上飞机,那东西可比雷达好使,保卫长江的战役里中国海军的平海号宁海号都装备飞机,可以适当的抗击空中的敌机。

吉姆提着公文包站在前甲板上,“快上来吧,这船不错,我把象棋和牌都拿到这来,航行的时候我们可以继续切磋。”

张学义吹口哨以后勤务兵跑过来,他吩咐道,“我要出海了,你把车开回去,收拾一下东西上船,今天可是出海的好天气。”

“是。”勤务兵坐上吉普车一溜烟儿不见了。

吉姆站在前甲板看着主炮,张学义跟在他旁边也看,俩人看了一会吉姆说,“就这个东西不好伪装,但没有主炮吧担心遇到武装驳船和驱逐舰,可安着主炮会被鬼子侦察机发现的,怎么伪装一下呢?”

“我看搭个布棚子,不知道风大了行不行,要不找点鱼网铺在主炮上,反正鬼子不离近了侦察,在把几个箱子那来盖在网(伪装网)底下这样就好隐蔽了,其他的炮可以用防雨帆布盖好。”

吉姆点点头叫来几个枪炮兵就开始用一切能用的东西伪装主炮,这可是个麻烦的活,航海长来到张学义跟前敬礼,“长官我们现在要出海么?”

“可以出海,先出港航行一段,检查全舰设备,全部正常后我会把航线标在图上,你们就负责开船,其他的不用想。”张学义回到舰桥里拿着航海图看。


仰光号的收音机总是开着,张学义坐在自己的舱内没事就听广播,参谋们根据海军气象站发布的消息把天气恶劣的海域全标出来,航海长看了一下图向吉姆汇报,“我们只能沿着暴风雨区的边缘前进。”

“我只是他的顾问,我无权决定,派人叫舰长来做决断吧。”吉姆说话的时候海面上已经乌云密布,军舰已经以中速航行,各部门已经全部检查完毕,全舰一切正常。

张学义回到舰桥里,他先弯腰看了看航海图上标出个各种云图,他知道这些显示天气的,他拿起笔来依然画了一条走近路的航线,当然也不是走直线,而是以直线为主还专门走一些天气不好的海区,“航线图已经标出,航海长就按这条航线航行。”

航海长一看就有意见了,“阁下,这样的航线不行,我们的军舰才一千多吨,而且是民船改的,如果在恶劣海况下航行舰船是很危险的。”

“在陆地打仗很多人为了避免侦察而走天气不好的地方,为了安全也有人走直线或者走曲线,但是我听说偷袭珍珠港的鬼子就走的是天气不好的航线,他们一般专选择商船少的航线以避免暴露,我选的这条先正好符合鬼子的习惯,我想天气不好他们的侦察机也很难发现我们,更不可能遇到什么敌舰队,我们悄悄的接近安达曼海,过内格雷斯角的时候小心一点就可以,还有别的问题么,没有的话立即执行,以商船速度航行我向鬼子即使看到我们也不会怀疑。”张学义胆子很大,他不在乎天气,他在颠簸的鱼雷艇上已经习惯,他转身离开舰桥去侧甲板检查去。

仰光号前主炮后边有一座40毫米砰砰炮,前甲板左右右有四门双20毫米炮,舰身后半段还有一门40毫米砰砰炮以及两座20毫米砰砰炮,左右舷上下层甲板还有几门双40毫米炮,全舰队有十四座高炮,厉害的砰砰炮有四座,20毫米和40毫米的双联高炮各四座,另外还有两挺防空机枪似乎用途不大,感觉除了用来欺负落水的鬼子外也没啥价值。

同吨位的民用船比军舰的体积大的很多,所以有着更多的防空武器,鱼雷用的是一座五联装21寸鱼雷发射架,可以转向左右两边打鱼雷,不过这东西到不稀罕,但是鬼子驻缅甸的部队有船让自己打么?

鱼雷艇库是被扩大的交通艇库,除了两艘很小的交通艇外就是两艘几十吨的鱼雷艇,美制鱼雷艇是四个鱼雷发射管的,还有双联装M2高射机枪和单管20毫米炮,火力可比英国的鱼雷艇强的多。

“舰长,您对船还满意吧。”水手伸着脖子问。

张学义点点头,“很好,我喜欢它。”


仰光机场上已经不再繁忙,因为没有炸弹海航部队也就无任务可执行,其实弹药是充足的,可是运输过程中大本营与陆海军大臣协商,把炸弹紧急调配给陆航师团,海航的航队战队暂时没任务也就承担缅甸本土防空任务,永田把无事可做的时候当成放假,虽然陆航无力封锁中印的空运航线,但是防卫缅甸北部的三个方向是足够的,海航负责的区域只是沿海和港口。

铃木坐在茶几旁,手里拿着战情通报,现在美军已经调动一千六百多架战机对关岛和塞班岛的日本航空兵发动最大规模的进攻,第61航空战队被摧毁了500多架飞机,海军大将丰田富武大将带着部队开始阿号作战,小泽将军的第一机动舰队和400多舰载机已经开赴前线,胜败难定呀,能不能通过这一次战斗扭转不利的战局呢?铃木不像永田那样的军官靠什么勇敢和战术取胜,他是靠头脑取胜,海军中层军官里他是少数几个有战略头脑的人,可日本军队就是越有头脑越没官做,要按铃木的意思他早就带零战前往云南打击美国第十四航队的基地,把B-29摧毁于地面,保护日本的工厂不被轰炸,另外他还想摧毁B-25的机场以保证海上交通线的日本船队不被空中打击,海军的岸基战斗机雷电、紫电战机不该部署在前线跟美军性能先进的各种战斗机作战,应该去拦截B-29,海军只想确保占领区并跟美国人决战,但每次战斗都决心不足,决战每次都变成联合舰队的大撤退,确保防线的根本是后方不被轰炸,为什么没人高度重视打击B-29呢,陆航去支援十八师团打英帕尔有什么价值,应该先摧毁中国战区的美军航空队再转而对付印度,自由的空中打击是可以扭转战局的怎么总要争地盘呢?打败敌人地盘不都是自己的么?

“参谋长,你在想什么呢?”永田喝着茶水问,铃木说:“现在陆军指导思想很混乱,他们根本没有尽到保护本土的义务,为什么不先摧毁B-29,没有本土安全要那么多占领区干什么。白白消耗资源。”

“那我们应该干点什么弥补呢?”

“大佐,军令部不许我们转到北线机场,对整天轰炸本土的B-29机群我没办法,对轰炸交通线的B-25也没办法,我们只能防御沿海地区,但情报部门已经知道英国取消登陆缅甸的计划,我们留在这用处不大,真想去参加阿号作战。”

永田想想,“这几天天气不好,我们连侦察任务都没的执行,只能在这里等待补给,不如我们去城里喝一杯,你看如何?”

“当然。”


仰光号在海面上不停的颠簸前进,经过四天的艰难航行他已经进入莫塔马湾,阴云的掩盖下辅助护航舰开进鬼子海军认为是绝对安全的海域。

“终于到这破地方了。”张学义看着海图,航海长报告:“我们已经抵达普雷帕里斯岛以东海面,整个海湾已经处于鱼雷艇的估计范围内。”

“好样的,终于等到这个时候,我们把船慢慢开进降雨云多的海面上,太阳落山前放下鱼雷艇,夜间攻击毛淡棉和仰光港,希望可以捞到大鱼。”张学义心里想着是亲自开着鱼雷艇偷袭日军守卫严密的港口。

“你可不能亲自去开鱼雷艇,你必须在舰桥内指挥。”吉姆想到他要出战就提前限制了他的冒险,说完看了看雷达屏幕,并没有发现日本巡逻机和巡逻舰艇,目前的海面十分安静。

“为什么我不能去?”

“你不用继续冒险,你指挥全舰官兵准备迎击敌机就可以,鱼雷艇一但得手鬼子追也追不上,尤其又是在晚上,你还是陪我下棋去,中国需要的是一个活着的精通各种军舰指挥的海军上将,而不是一个死去的英雄。”

张学义感觉吉姆说的对也就不反驳,他转身往军官餐厅里走,吉姆是很敬佩张学义的勇气,其实如果舰长亲自去,必定激励士气,鱼雷艇可以安全返航,可他不愿意让一个与死神上百次擦肩而过的军人继续去冒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