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5年4月15日,一艘U型潜艇悄然驶离挪威克里斯蒂尼亚港。此时,苏联红军正在对柏林发起总攻。谁都看得出,德国气数已尽。但来自柏林的最后一道命令却要求U-234潜艇立即出海,执行一项绝密任务……

时运不济的U-234

U-234潜艇属于1938年设计定型的XB型远洋布雷潜艇,全艇总长89.9米,排水量1763吨(潜航排水量2710吨),主要武器为66枚大型水雷和2具艇艏鱼雷发射管(备15枚鱼雷)。该型潜艇是德国二战时吨位最大的潜艇,装有特制潜水呼吸管,可长时期潜航。德军共建造有8艘此类潜艇,在战争后期主要用于远洋运输。U-234潜艇似乎从一开始就不顺利。该艇1941年10月1日开建,1942年就在盟军对基尔港的轰炸中受损,直到1944年3月2日才正式交付使用。1945年3月25日,该艇奉命从基尔港驶抵克里斯蒂尼亚接受运输物品,然后经好望角前往遥远的日本。这将是U-234潜艇的首次也是最后一次远航。

特殊货物和神秘乘客

二战期间,德意日3国曾数次通过远程潜艇偷运紧缺战争物资,但U-234潜艇满载的300吨货物可以说是战争期间最特殊的货物。或许是自知难逃劫数,希特勒命令把尽可能多的德国顶尖的军事技术材料都装上了U-234艇。这其中包括足以装配两架Me-262喷气式战斗机的部件、一枚HS-293制导滑翔炸弹、V型导弹零件、“容克”式喷气式发动机、先进火控系统、重达1吨的外交信函等。除此之外,还有10个标着“日本陆军”字样的神秘圆筒形容器。事后发现,这里面装的是铀235,总重量高达560公斤,足够制造两枚原子弹。不过,当时知道这些货物真实情况的只有艇长费勒一人。

此外,同时登艇的12个军衔各异、国别不同的神秘人物也说明此次任务非同寻常:吉哈德·菲莱克中校,德国海军工程专家,能说流利的日语,他的任务是指导日本海军修筑新船厂。理查德·鲍拉中校,军械专家,精通新式技术装备。海因利奇·海伦道恩中校,舰载高炮技术专家……其中军衔最高的是恩利奇·凯瑟莱将军,他是德国空军驻波兰、挪威和法国的“斯图卡”轰炸机部队最高指挥官, 此次前往日本的任务是帮助日本空军组建使用 Me-163型和Me-262型战斗机的新式部队。随同他一起登舰的两位副手分别是E·孟兹尔上尉(航空通信和雷达专家)、弗利兹·冯·桑德拉特中校(高炮技术专家)。此外,还有两名更引人注目的日本军官:三等海佐Tomonaga,日本海军潜艇专家;一等海尉庄司源三,战斗机专家。

死亡航线

由于盟军已破获德国海军的密码,而且掌握绝对兵力优势,通往日本的航线早已是名副其实的死亡航线。对潜伏在航线上的危险,艇长费勒心里最明白。自打离开港口,他就命令临时调整航线,严格保持无线电静默。此后U-234潜艇整整潜航16天,其间只因为遭遇强风暴短暂上浮一次,这才得以成功避开盟军严密守候的反潜部队。

5月初,费勒艇长开始感觉到事态有所不妙。早先负责指示U-234潜艇的哥利亚信号站突然没了音讯,没多久,设在柏林附近瑙恩的海军总通讯站也失去了联系。5月4日,潜艇断断续续收到一份无线电报文,内称德国已宣布投降,帝国海军司令邓尼兹命令所有U型潜艇立即上浮,挂起黑旗,就近向盟军投降!费勒艇长的第一反应是这可能是盟国情报部门的一个阴谋。于是他决定冒险打破无线电静默。他向最近的另一艘U型潜艇发出密电:“我们收到—份有趣的信息。我们投降了吗?”很快传来回电:“消息确凿。我们已投降!”

此时此刻,何去何从?费勒艇长想先听听全艇人员的意见。副艇长卡尔·E·普法弗首先发言:“我们食物充足,因此我们应该向南航行,找个小岛安度余生。”但年纪较大的艇员盼望尽快返回德国,那里毕竟还有他们的妻儿老小。两个日本乘员则建议立即自沉!费勒艇长权衡再三,决定还是向美国人投降。因为他担心直接返回德国可能会被苏军俘虏;如果向英国或加拿大投降,他们很可能要在对方的战俘营停留很长时间;而美国人则很可能会直接把他们送回国。

为了保证这个投降计划顺利实现,费勒首先向最近的加拿大哈利法克斯港发报,称该艇以8节的速度朝西北方向的哈利法克斯港驶来。但U-234潜艇实际上正以16节的速度高速朝着西南方的美国纽波特新港疾驶,以便在加拿大海军截住它之前到达美国。此时,潜艇内部的气氛异常低落,所有的人都不想投降,两名日本军官最终还是选择了自杀。有趣的是,这两个日本人没有按照传统方式切腹自杀,而是把战刀当做礼物送给了费勒,然后服下了安眠药。这种最后时刻对于全艇都是痛苦的折磨,因为药力不够,两人折腾了36个小时才死去!至于这两名日本军官是否知道他们护送的那些特殊货物到底是什么,可能永远都是个谜。

意外收获

美国海军很快注意到了这艘快速驶来的 U型潜艇。5月14日11时,美“苏顿”号驱逐舰在纽芬兰沿岸海域截住了U-234潜艇。美军登艇队员一拥而上,希望找到战争的最后一批纪念品,当发现身着将军制服的凯瑟莱时美国人意识到,这不是一条普通的德国潜艇。

5月19日,U-234艇在美舰押送下驶进新罕布什尔州朴次茅斯港时,早已急不可待的新闻记者甚至租船出海来抢镜头。但预感到会有重大发现的军方迅速转移了战俘。关于潜艇中的特殊货物,新闻界没有得到一丝消息。U-234潜艇的军官立即被送往华盛顿海军部的特别审讯中心。然而,出乎美国人的意料,这名纳粹将军凯瑟莱没有透露任何有用的信息。他坚持表示自己早已厌倦战争。他本人原计划到达阿根廷后溜之大吉。至于随船的神秘货物,他一无所知。唯一知情的费勒艇长也混过了审讯。不过,美国人最终找到了未及销毁的航海日志,这才意识到他们的运气有多好。

在弗吉尼亚州一个海军秘密仓库,美军技术人员打开了装有神秘圆筒的木箱。或许是担心安有饵雷,美国人命令U-234副艇长普法弗一同上前开启。普法弗回忆说:“我旁边那个家伙恳求我不要把大家都炸了。我当时也很担心,但我安慰他说,我也很年轻,并不想死。”圆筒被顺利地打开了,没有爆炸,现场又恢复了轻松的气氛。唯一一个身着便服的技术人员走上前来查看。普法弗好奇地问:“他是谁?”“奥本海默。”有人接茬道。数年后,普法弗才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拘留营的报纸上得知,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原子弹之父”——J·罗伯特·奥本海默。

未解之谜

军史学家认为,围绕着这艘最后的U艇有诸多疑问值得玩味。为什么希特勒会把如此大量的先进军事技术资料装上运往日本的潜艇?为什么日本人需要铀235?这些铀最终归宿又如何?

有种观点认为,希特勒在预知帝国即将灭亡之时,仍然在幻想U-234潜艇能扮演“诺亚方舟”的角色,把帝国最先进的军事技术传到日本,将战争继续下去。至于说为什么要运送铀235,据美国历史学家考证,早在1943年7月,美军密码破译系统“魔术”破获了一份日本驻德国大使馆的电报,其中即提到日本请求德国为它的原子弹计划提供铀。这也是盟军首次发现日本人也有核武器计划。战后,美方技术人员在东京实验室里发现,盟军当时只重视阻止希特勒的原子弹计划,谁也没有想到,日本人实际上也走得很远。美国人发现的材料表明,战争结束之前,日本还拨款2500万日元(相当于现在的1亿美元),用于在日本占领的中国地区,特别是上海加紧采购铀。U-234艇上的10筒铀235或许是日本人最迫切想要得到的货物。如果这批材料能顺利到达日本,如果战争还能持续一段时间,很难说第一个受到原子弹轰炸的国家不会是美国。

至于说这批铀235的最后归宿至今仍是一个无解之谜。有种说法认为,奥本海默将这些铀带回了阿拉莫斯实验室,而且还用在了轰炸广岛、长崎的那两枚原子弹上。但更多的人认为,这种说法在时间上过于勉强,然而,这些核物质被用于此后在比基尼环礁或内华达州的后继核试验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但所有这些猜测都有待美国官方解密文件的证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